第五卷 第九章水火宗
看到景風醒來,若靈忘記了自己如今危險的處境,激動地說道:“你醒了,太好了,你現在覺得好些了嗎?”

看到若靈因激動而通紅的小臉,景風心中一片感動,感激的說道:“若靈姑娘,多謝你相救,不然我可能早已喪命了。”

“要不是為了救我,你也不會受了這麼重的傷,我照顧你是應該的,也是我自願的。”說到最後,若靈聲音越來越小,美麗的臉龐再次紅了起來。

景風剛想再說什麼,一旁的水烈上人不耐煩道:“你們兩個親親我我夠了嗎?小子我問你,你修煉的是什麼功法,為什麼體內可以同時存在水火兩種相克的屬性的靈力,如果你老老實實告訴我,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不然,休怪我辣手無情。”

聽到水烈上人威脅的話語,景風眉頭一皺,而一旁的若靈連忙傳音,把剛才的情況給景風講了,當聽到水烈上人乃是一名一級魔君時,景風緊皺的眉頭更緊了,但聽到若靈為了救自己和水烈宗的人厮殺時,景風心中一片感動,不由自主的抓住了若靈白皙的嫩手。

感覺到景風強有力大手抓住自己,若靈心中一緊,一種甜蜜的感覺湧上心頭。若靈也不是扭捏之人,平靜了一下情緒,任由景風牢牢抓住自己的小手。

看到景風沒有說話,水烈上人憤怒了,全身散發出一股強烈的火屬性魔氣,想要震翻二人。

感覺到火屬性魔氣不斷的沖擊著自己和若靈,景風連忙控制自己體內的神月珠,在自己休外形成了一層金色的水靈盾,包裹住二人,抵禦著水烈上人強大氣勢的沖擊。

看到景風體外招出的金色水靈盾,水烈上人感到了一絲驚訝,緩緩收回釋放的強大氣勢壓力,陰沉的想了一會說道:“這位公子,剛才多有得罪,請你原諒,不知公子到底修行的什麼功法,能否告訴老大呢?老大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看到水烈上人突然變臉,景風早已在若靈口中得知水火門乃是修行水火屬性的宗派,會心一笑,知道水烈上人為了獲得自己的修煉法訣,不得不低下頭,看到水烈上人如此動作,景風突然計從心來,面帶微笑的說道:“小子可以告訴水烈宗主我修煉的法訣,也可以教給水烈宗主你修煉的法訣,只是小子我日傷未愈,不能長時間說話。如果水烈宗主能給我們二人找到一個舒適的場所恢複功力,小子一定告訴水烈宗主你修煉的法訣。”

聽到景風竟然答應告訴傷害自己的水烈修煉法訣,若靈生氣的抽回了被景風抓住的小手,看到若靈的舉動,景風連忙傳音道:“若靈姑娘,你別生氣,我這麼做有我的目的,難道你不想報仇嗎?相信我。”

聽到景風自信的話語,若靈釋然的點了點頭表示回應。

而一旁的水烈上人聽到景風所說,連忙說道:“公子要是不嫌棄,請公子來我們水火宗,在柳宿星我們水火宗內是最安全的,公子在我們水火宗內療傷,絕不會有人打擾你的。”

“小子我正有此意,水烈宗主我們走吧。”景風催促道。

“好!我們走。對了公子,水烈還不知道公子的姓名以及公子師承何處呢?”走在路上,水烈上人詢問道。

景風會心一笑,把早已想好的說詞給水烈上人說道:“在下名叫日京,師承烈霜宗宗主”烈霜上人。”

“烈霜宗?天之界還有烈霜宗嗎?”水烈上人疑惑的問道。

“水烈宗主,你知道天之界有多大嗎?我們烈霜宗在天之界最北邊的冷炎星上。整個冷炎星一半冰雪極地,一半火海岩漿,而我們烈霜宗就坐落在極地火海交融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我可以修得水火司身的原因。”景風面帶微笑的說道。

“你是說如果在一個水火同在的環境中,就可練得水火通體嗎?”水烈上人激動地詢問道。

“嗯~”景風點了點頭回應道。

看到點頭景風默認了,水烈上人激動地老臉通紅,不斷的盤算著該如何營造一個水火同在的環境供自己修煉。看著不斷冥思的水烈上人,景風露出一絲壞笑,牽起若靈的玉手,跟在了後面。

看到景風露出的一絲壞笑,若靈也露出了述人的笑容,緊緊握著景風的大手,感受到若靈手中傳來的體溫,景風有些癡了。

由于天意客找和水火門距離很近,只走了一刻鍾的時間,景風就隨著水烈上人來到了水火門的門口。

“日京,這就是我的水火門,我這就派人安排你療傷之所。只是這位姑娘,你喜歡幽靜的環境,還是跟日京兄在一起啊。”水烈上人詢問道。

若靈看了一眼景風,鼓足勇氣道:“我和他在一起就行,不用勞煩水烈宗主另行安排了。”

“那好,日京,姑娘,我們進去吧。”說完,水烈上人帶著景風走進了水火門中。

“水尚,帶這位公子和小姐去我們水火門後堂的碧波府休息,記住不可怠慢了二人,否則休怪我對你不客氣。”水烈上人指著站在門口,長相很秀氣的年輕男子命令道。

“是宗主。公子、小姐這邊請。”水尚一抬手,尊敬的說道。

“日京,你好生療傷,如果我在修煉中有什麼疑問,我可否前去請教一二呢?”水烈上人詢問道。

“可以,只是最近三個月請水烈宗主不要前來打擾,小子我受傷頗重,需要靜修療傷,請水烈宗主見諒。”景風誠懇地說道。

其實景風體內的傷勢由于木靈強大的恢複作用,已經基本痊愈,但景風之所以說三個月後才能痊愈,是想在這三個月中讓水烈上人強行在水火同在的環境中修煉,從而走火入魔爆體而亡,以報水烈上人傷害若靈之仇。

“放心吧日京,我不會打擾你療傷的。只是我強行營造一個水火同在的環境在其中修煉,不會走火入魔爆體而亡吧。”水烈上人謹慎的問道。

“放心吧水烈宗主,如果走火入魔,我的師門怎麼還會存在,我又如何修煉成水火同休呢,你就放心的修煉吧,日京在這先預祝水烈宗主早日練成水火同休。”景風誓言旦旦的說道。

“對了水烈宗主,可能剛開始修煉時,你會感到胸口一陣陣氣悶,體內的兩種屬性的靈力也會劇烈的對抗,不過水烈宗主你放心,只要你成功堅持這最重要的一關,你體內的水火兩種屬性的靈力就會慢慢交融在一起,形成水火同休。”景風提醒道。

在景風說話之際,水烈上人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試探著景風內心的變化,由于景風身懷靈隱飄這等異寶,使得水烈上人根本試探不出什麼,觀察了一會,水烈上人沒感覺景風有不軌意圖,放下心來說道:“日京,你好好療傷,老大我走了,我們三個月後再見。”說完,水烈上人離開了景風和若靈,獨自修煉去了。

看到水烈上人走了,景風和若靈跟著水尚來到了水火門內碧波湖中心的碧波府中。“公子小姐,碧波府到了,我先告退了,如果有什麼吩咐,大可找門外弟子,我會給他們交代好的。”水尚說道。

“謝謝水尚兄,只要水尚兄告訴他們不要前來打擾我們就行。”景風施了一禮後說道。

“放心吧公子,我會告誡他們的。公子小姐,沒什麼事我先告退了。”說完,水尚離開了碧波府。

看到水尚走了,整個碧波蕩漾的碧波府只剩下自己和若靈了,景風和若靈並肩走進了碧波府中。

景風看著這個打破自己早已死去的心,為救自己和一級魔君水烈上人死拼的女子,景風內心深處感到了一絲幸福,景風溫柔的對若靈說道:“景風再次感謝若靈小姐相救,讓小姐在這陪伴在下,實在是委屈了小姐。”

聽到景風一口一個小姐叫著,若靈微微感到有些生氣道:“什麼小姐小姐的,你以後叫我若靈就行,在小姐小姐的,我就不理你了。”

“是是,若靈!”景風溫柔的叫道。

“對了,日京真的是你名字嗎?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血邪宗的人要追殺你,還說天之界好多人都追殺你呢?”若靈不解的問道。

“若靈,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你要相信我,就不要抵抗,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景風說道。

“好吧!”

看到若靈同意了,景風利用靈隱飄化出一個幻影,盤膝坐在床上,並留下一道靈魂之力,心意一動,帶著若靈來到了虛獨鏡中。

若靈眼前一閃,來到了虛獨鏡中,看著虛獨鏡夢幻般的世界,一時間有些癡了,震驚的問道:“日京,這是什麼地方,這個地方好美啊。”

景風看著震驚的若靈,滿臉笑意的說道:“這是我一個空間靈寶的內部,在這里很安全,不會有人打擾我們的。”

“你到底是什麼人?如此空間靈寶,就是我的父王也沒有。”若靈震驚的說道。

“若靈,不知你聽沒聽說過一個飛升者在飛升台被仙界高手追殺之事呢?”景風微笑的說道。

聽到景風所問,若靈心中一突,無比震驚的看著景風道:“你是說那個身懷異寶的飛升者景風,你!你不會……”說到最後,若靈感到了一陣口干。

“嗯!我就是那個飛升者景風。日京加一起就是我的姓。現在你應該想到為什麼這麼多人要追殺我了吧。”景風面帶微笑的說道

“不過若靈你知道我的身份後,還會像剛才那樣對我嗎?”景風死死盯著若靈說道。

感受到景風炙熱的眼神,若靈感到了有些無力,冥思了一會,若靈一咬牙說道:“不管你什麼身份,不管你什麼地位,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聽到若靈如此直白的話語,景風心中一陣感到,上前緊緊抓住若靈的玉手,把若靈摟在懷中,景風撫摸著若靈烏黑柔順的長發,溫柔的說道:“若靈,你知道嗎?自從我在味仙樓見你第一眼就喜歡上你了,就不能自拔了。若靈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幸福的,就算失去生命,我也不會讓你受到傷害。”

聽到景風真摯的表白,若靈心中一片感動,回應的進進抱住了景風,把頭埋在了景風堅實的胸口中。

景風緊緊摟住若靈,說道:“若靈,我帶你去逛逛我的虛獨境,這里的景色絕對會讓你流連忘返的。”

“嗯?”在景風懷中有些意亂神迷的若靈回應道。

突然,景風和若靈腳下出現了一團金色仙云,托著二人緩緩向虛獨境深處的虛獨林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