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一統修真界 第二十章陳真兒
就要飛升天之界了,景風一時還舍不得在地之界的時光,雖然景風經曆了一次次挫折,但也使自己更加成熟,景風想臨走之前去看看自己在人間大陸結拜的大哥二哥,害怕以後沒機會再相見了。

如今景風掌握了瞬移的神通。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來到了人間大陸陳氏家族范圍內。如今陳氏家族已經掌控了人家大陸的半壁江山,在新的家主陳向風帶領下,把陳氏家族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峰,陳向風和刀霸也取代了南宮雨和慕容北在武林中的地位,屹立在武林的最高峰。

景風漫步在酒泉鎮中,看著淳樸悠閑的民風,聞著一陣陣清泉酒香,想到自己的結拜大哥和冰彤的爭斗,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走著走著,景風走進了酒泉樓中,在一個窗邊的桌子上坐了下來。當初景風在南苗鎮典當青質石還留下不少銀子,也就無所顧慮的點了幾個小菜,喝起了清泉酒。

一壺清泉酒下肚,景風感到心中一片甯靜,景風越來越喜歡喝下清泉酒的感覺,也越來越向往甯靜的日子,但景風知道自己面前的道路十分曲折,但自己也會義無反顧的把它走完。

就在這時,喧鬧的酒泉樓內安靜了下來,一個身穿紅衣的小姑娘在一樣公子哥眾星捧月般走了進來。看到小姑娘,酒泉樓的掌櫃連忙出來,熱情的招呼道:“真兒小姐,您來了,里面請,里面請。

這個叫真兒的小姑娘看到景風坐了她一直坐的桌子,一跺腳生氣的給店掌櫃說道:“我的座位你怎麼讓別人做了。”

真兒旁邊的公子哥們聽到真兒所說,也附和道:“真兒姑娘來你們酒泉樓是給你們面子,你竟敢把真兒姑娘的經常做的桌子讓別人占了,還不趕快讓那個人走,惹急了我們真兒小姐,我讓你們酒樓吃不了兜著走。”

“是是,是小老兒的錯,我這就讓那位客官讓地方。”店掌櫃連忙賠禮道。

“這位客官,實在不好意思,這頓飯你不用付錢了,你能把這張桌子讓出來嗎?”店掌櫃請求道。

景風剛才也聽到這幫人說話,對這幫人的所做所舉感到十分反感,但又看著這個小姑娘一舉一動很眼熟,就好像當年的冰彤,決定不讓這個桌子,看這幫人會有什麼舉動。

“不好意思掌櫃,我不缺錢,也不想白吃你這頓飯,更不想換地方,對不起了掌櫃,你讓他們找別的地吧。”景風面露微笑的說道。

沒等掌櫃說話,其中一個身穿紫衣長袍的公子哥沖了過來大吼道:“小子,你不要給你臉不要臉,你知道真兒小姐是誰嗎?惹急了她,定讓你後悔來這個世上。”

“是嗎?那我就要領教領教怎麼讓我後悔來這個世上。”景風喝了一杯清泉酒說道。

“好小子,這是你自找的。”說著,紫衣公子就要出手。

突然,叫真兒的姑娘叫住了紫衣公子說道:“陳通,不要惹事,既然這位公子不想換地方,我們就和他一桌好了。”

“真兒,這種粗人和我們一桌,真是降低了我們的身份,我這就讓他滾開。”陳通大吼道。

“哼!我說坐就坐,你要不喜歡坐可以站著……說完,真兒做到了景風身邊。

景風看著真兒美麗的臉龐,越看越像陳冰形,景風詢問道:“這位姑娘很像我一個故人,不知姑娘……”沒等景風說完,陳通大吼道:“小子,你不要在這湊近戶,什麼故人,向你這種手段我們見得多了。再廢話我一定打斷你的狗腿。”

聽到陳通所說,景風並沒有生氣,而是尷尬的笑了笑,景風沒想到會被人當作登徒浪子。

這時一邊的真兒說話了,“這位公子,我叫陳真兒,乃是陳家家族之人,我爹叫陳刀霸,我娘叫陳冰彤,不知這位公子認識我爹娘嗎?我和你那位故人長得很像,不過看公子的年齡應該和我相仿吧。”

聽到陳真兒竟然是大哥刀霸和冰彤所生,景風感到心中一片激動,沒想到大哥刀霸竟然和冰彤走到了一起,景風連說了三個好字。看到景風異常的表情,陳真兒皺折秀眉問道:“公子你怎麼了,有什麼可好的。”

景風也感到自己剛才有此不妥,連忙說道:“真兒姑娘,不知你們一會去哪,是回陳家堡嗎?”

“是啊!現在我爹和我娘都在陳家堡了,我這會也要趕去陳家堡找我爹娘。”陳真兒不假思索的說道。

“我現在閑得無事,想跟著你們一起去陳家堡,不知可否。”景風詢問道,“嘭”的一聲,憤怒的陳通猛地拍著桌子大吼道:“小子。給你臉你還反了天了。”說著就准備抽出寶劍刺向景風。

但陳通不論怎麼使勁,就是抽不出手中寶劍,急得陳通大汗淋淋。看到陳通的窘像,陳真兒哈哈大笑起來,說道:“陳通,你怎麼了,寶劍繡住了嗎,連拔都拔不出來了。”

陳通秀臉一紅,擦了擦臉上的汗水,站起來大聲說道:“是誰在捉弄我,給我出來。”

陳真兒聽到陳通所說,連忙拉了一下陳通的胳膊說道:“陳通你趕快坐下吧,別在這胡說了,能讓你拔不出劍的人,你想過他的實力嗎?”

陳通想了想陳真兒的話,也不敢言語了,默默地坐下喝著悶酒,一時間眾人都靜了下來

酒尋飯飽之後,陳真兒和眾人就想離開,景風再次說道:“真兒小姐,我閑得無事能和你們同行嗎?”

“小子,想追真兒的有的是,追真兒的那個不是富甲一方或者是武林中後起之秀,你再看看你自己,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陳通不屑的說道。

景風沒有理會陳通不屑的話語,再次問道:“不知真兒小姐願意和在下通行嗎?”

陳真兒露出一絲迷人的微笑說道:“只要你能跟上我們,我就和你通行。”說完,陳真兒和四位跟隨者走出店門,騎著神駒向陳家堡奔去。

看到陳真兒的一舉一動,景風想起了第一次遇見陳冰彤的事,決定跟上陳真兒,和她一起通行,但讓景風苦惱的事,自己該送給陳真兒什麼禮物呢?景風決定在路上問問陳真兒。

已經奔出十里之遠的陳真兒回頭看了看景風沒有跟來,露出了一絲失望的表情,陳真兒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見到景風就有一種親切感。就在陳真兒准備快馬加鞭的趕往陳家堡時,景風突然在一棵大樹上躍了下來說道:“真兒小姐,我跟上你們了,不知這次真兒小姐會同意和我一起趕往陳家堡嗎?”

一旁的陳通驚訝的說道:“你,你怎麼這麼快就跟來了,你到底是誰,對真兒有什麼企圖,你可知道真兒的三叔是誰,惹了真兒,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聽到陳通提到陳真兒的三叔,景風會心一笑,假裝不知道問道:“真兒,你的三叔很厲害嗎?你見過你三叔嗎?”

陳真兒一臉崇拜道:“我沒見過我三叔,但聽我爸媽說我三叔是這個世上最厲害的人,沒有人是我三叔的對手,我三叔也是我們陳氏家族的恩人,我真想見見我三叔的樣子。”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叫什麼啊。”陳真兒詢問道。

“我叫日京。”景風想了想說道……

“日京,好怪的名字。”陳真兒說道。

“呵呵,名字只是一個人代號,無所謂奇怪不奇怪。真兒,我們快去陳家堡吧,我現在很想去見見我那幾位故人。”景風催促道。

“哼!小子別裝了,你以為我們看不出你的心思啊,就憑你這年紀會在陳家堡內有故人,連我都不認識還敢說大話,真兒我們別理他,我看他分明是心中有鬼。”陳通冷哼一聲說道,其余三位公子哥也附和道不讓景風跟著大家。

“我說讓他跟就讓他跟,你們誰不願意,自己先行就可。日京,上我的馬,我們同騎一匹馬去陳家堡。”說完,陳真兒遞過秀手,把景風拉上了馬,沒理眾人,飛速的向陳家堡奔去。

看到景風竟然和陳真兒司騎一匹馬,眾人都起了妒忌之心,但又無可奈何,只能跟著陳真兒向陳家堡奔去。但由于景風給陳真兒的坐騎渡入了一絲靈力,使得陳真兒的坐騎飛奔的速度越來越快,遠遠拉下了幾位公子哥的坐騎。

“真兒,你喜歡用什麼武器啊。”馬背上的景風詢問道。

“我喜歡長鞭。我娘有一根長鞭,是我三叔給他的,我娘愛不釋手,就連讓我碰都不行,我就夢想有一根那樣的長鞭。”陳真兒一臉向往道。

聽到陳真兒竟然喜歡自己當初給陳冰彤的長鞭烈霜,景風決定也給陳真兒煉化出一根。幾人不停的趕路,用了五天的時間,趕到了陳家堡外的冰火殺陣旁,在這五天之中,景風和陳真兒漸漸熟悉了起來,越來越喜歡這個天真活潑的小侄女,景肋u用閑暇時間為陳真兒打造了一根和當初送給陳冰彤一模一樣的烈霜鞭,准副目認的時候送給陳真兒。

景風站在冰火殺陣外,靜靜看著自己當初改造的冰火殺陣,一時間心有感觸。“日京,這就是我們陳家堡最著名的冰火殺陣,也是我三叔所布,如果有人擅自闖陣,陷入其中,除非我二叔打開大陣,不然不出一炷香的時間,再厲害的高手都會命喪其中。”

“日京,你說到了陳家堡就告訴我你來找誰,如今陳家堡到了,你能告訴我你要找誰嗎?”陳真兒詢問道。

“我要找我大哥二哥,我大哥二哥就在陳家堡中,我先進去了,我們陳家堡外見。”說完,景風突然闖進了冰火殺陣中。

看到景風竟然擅自闖入到冰火殺陣中,陳真兒著急的喊道:“你這個傻瓜,趕緊回來,快回來,這冰火殺陣可不是你能闖的。”但景風沒有理會著急大喊大叫的陳真兒,消失在了冰火殺陣中。

就在景風進入冰火殺陣的一刹那,陳通等四位公子哥也趕到了陳家堡外的冰火殺陣外,遠遠看到景風不知死活的闖入冰火殺陣,四人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

陳真兒一跺腳,快速的進去到冰火殺陣中,想要求自己的二叔陳向風放出擅闖大陣的景風。

可是當陳冰彤穿出冰火殺陣的時候,卻驚訝的看到景風正在冰火殺陣口等待著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