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流落人間 第十四章來襲
第二天一早,陳家堡主殿雷心殿內,陳氐家族的主要成員全部聚集到此。

陳從南一臉輕松的對這靖昌問道:“靖昌,你可在公乘身上問出什麼重要消息?”

“回家主,一開始公乘咬緊牙關不肯說,屬下並沒有用武力鞭打他,而是威脅他如果不說,就把他渾身赤裸出現在我們陳家堡外的事張揚出去。公乘聽到屬下要把他的丑事張揚出去,嚇得連忙把自己所知道的事都說了出來,並央求家主您一定要給他保守秘密。”聽到靖昌所說,眾人大笑了起來,一時間雷心殿內眾人也輕松了許多。

“公乘說,這次發起討伐我們陳氏家族之人好像是北魔慕容北。但是傳言我們陳氏家族派人去偷天山劍派的鎮派之寶寒光劍的好像不是北魔慕容北,而是另有其人,只是公乘也不知道。”

“公乘說,慕容北現在已經和南宮家族以及柳氏家族和好如初,已經聯合了三大家族一起來討伐我們陳氏家族,但公乘也不知道慕容北用的什麼理由說服的兩大家族。”靖昌詳細的說著。

聽到靖昌所說,除了沉穩的陳從南,眾人都表現出一臉震驚,陳向風深吸一口氣道:“父親,怎麼辦,以我們的實力,不可能和三大家族抗衡啊,我們要趕緊派人去和他們解釋。”

“爹!你放心,讓我去吧,以我和柳氏家族的關系,我想一定可以說服柳氏家族的。”陳向雷站起來說道。

“向雷,我們陳氏家族的危撕艮可能就是柳氏家族挑起來的,你去找柳氏家族一點意義也沒有。”陳從南說道。

“爹!你是不是也受到景風的挑撥,想要冤枉柳氏家族。爹,你難道要相信一個外人的話而不相信你的兒子。”陳向雷大聲反斥道。

“住嘴向雷!在這非常時期,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外出,違令者永遠趕出陳氏家族。”陳從南嚴厲的說道。

陳向雷聽到陳從南嚴厲的話語,憤憤的坐了下去。

“好了,如今我們陳家堡外面的大陣我已經可以完全掌控了,大家可以像原來一樣進入大陣,只是如今的陳家堡外面的大陣不再是冰火幻陣而是冰火殺陣了,有了這個殺陣,我想我們陳家堡一定可以渡過這場危劄”陳從南自信滿滿的說道。

“笑白,你帶著這塊天山劍派的掌門信符,快馬加鞭的趕往天山劍派,去找劍神揚羽,務必請他來我們陳家堡,我會為他澄清我們陳氏家族的是清白的。”陳從南命令道。

“是家主,笑白這就趕往天山劍派,去請劍神揚羽。”陳笑白接過天山劍派掌門信符,信心滿滿的說道。

“嗯,好了,大家這幾天都累了,都回去休息吧!讓我們以最加狀態,來迎接這場危機。”說完,陳從南首先起身,一臉輕松的離開了雷心殿。

看到家族陳從南輕松的表情,眾人感到十分詫異,但心中緊張的心情不由自主的被陳從南輕松表情所感染,輕松了一些。

景風和刀霸的屋中,刀霸正在請教景風對武功的理解,這時,陳向風突然推門進來說道。

“大哥,三弟,不好了,聽我爹說,三大家族摒棄前嫌,聯合起來准備討伐我們陳氏家族。”陳向風急匆匆的說道。

“你爹什麼看法,現在當務之急應該是派人向三大家族解釋清楚啊!”聽到陳向風所說,刀霸焦慮的說道。

“我當時也是這麼給我爹說的,但我爹好像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在大殿之上氣定神閑,只是派出笑白叔叔拿著天山劍派的掌門信符趕往天山劍派,去請劍神揚羽,命令其他人沒有他的命令不可隨意外出,並讓大家在這個緊要關頭回去休息,我真的不知道我爹這是怎麼了?”想起陳從南在大殿上自信滿滿的樣子,陳從南感到十分疑鯨

“這~”聽到陳向風所說,刀霸也感到疑惑。

“大哥,二哥,你們就不要多想了,既然陳堡主成竹在胸,我們就要相信陳堡主,是吧?來,大哥二哥,我教你們一套武功心法,雖然你們修煉這套心法並不能使你們修煉到應有的境界,但對現在的你們提升功力,會起到一個顯著的作用,並會加深你們對招式和空間的理解。”說著,景風仗著對武學的深度領悟,把自己曾經學到的天陽法訣改變了一下,拿了出來。

“三弟這是……”刀霸看著景風拿出來的法訣疑惑的問道。

“這是我曾經師門的入門法訣,我把這法訣又修改了一下,如果你們練好了,你們的武功層次會提升得很快。”景風想要在他離開人間大陸時,快速提升刀霸和陳向風的武功。

“好吧,我一生沒怎麼佩服別人的武功,就是南聖北魔的武功也不能讓我真正佩服,但三弟的武功讓我打心眼中佩服,二弟,三弟不會害我們,我們就修煉他給我們的法訣吧”刀霸豪氣的說道。

“好吧!既然爹讓我們好生休息,不讓我們隨意外出,我就趁這段時間領悟一下三弟修改後的師門的法訣吧。”陳向風附和道。

“大哥二哥,這個天陽法訣講究吸收天地靈氣供于修煉,而我修改後的天陽法訣並非吸收天地靈氣供于修煉,而是加速你們體內的氣不斷擴散,這在我們師門是不可取的,但是你們修煉的內力乃是在體內產生氣擴散到全身修煉的,所以你們修煉這個法訣對你們內力的提升幫助很大。”景風講解道。

“大哥,二哥,你們好好領悟一下吧,又不懂的地方再問我。”說完,景風把修改後的天陽法訣遞了過去,刀霸和陳向風接過天陽法訣認真的看了起來。

“三弟你給我的的天陽法訣果然不一般。我發現我原來很多困惑都無師自通了。”刀霸認真的看著天陽法訣贊歎道。而一旁的陳向風完全被天陽法訣的博大精深所震撼,完全融入到其中。

由于二人聚精會神的領悟天陽法訣,時間過得很快,天漸漸的黑了下去。而這時的陳向雷卻不顧當初陳從南的警告,仗著熟知原來冰火幻陣的陣法,私自闖出了冰火殺陣。

“爹!孩兒一定要證明給你看,孩兒比二弟強,孩兒一定會勸服柳氏家主放棄討伐我們陳氏家族,到時候爹你就不會看不起孩兒了。”說完,陳向雷運起輕功,消失在夜色里。

第二天一大早,陳向雷的丫鬟拿著陳向雷留下的一封信,急匆匆跑到陳從南房門前說道:“老爺,不好了,大少爺留下一封信不知所蹤了。”

聽到丫鬟所說,陳從南立即起身,打開房門,一把抓過陳向雷留下的信,看了起來。

“這個逆子,這個不懂事的逆子!”看完信後的陳從南用氣的顫抖的手把信一把抓爛,深吸一口氣說道:“這個事不要給任何人說起,你快去把流沙鼠給我找來,我有事找他。”

“是老爺!”丫鬟施了一禮,急匆匆的向流沙鼠所住的房間跑去。

不多時,身材瘦小的流沙鼠急匆匆的來到了陳從南房間內詢問道:“家族,怎麼了,出什麼事了,這麼著急讓丫鬟把我找來。”

“流沙啊,你的輕功在我們陳氏家族中乃是首屈一指的,你現在抓緊時間向柳氏家族的勢力范圍內追去,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向雷這個逆子給我帶回來,這是我的令牌,如果他不聽,你就把我的令牌拿出來,告訴他,如果他不會來,我就當沒他這個兒子。”陳從南憤怒的說道。

“是家族,流沙一定不負家族所托,流沙這就去追趕大少爺,把他帶回來。”聽到陳從南憤怒的話語,流沙鼠堅定的說道。

而讓陳從南沒有想到的是,陳向雷沒走出多遠就碰上了討伐陳氏家族的三大家族的人馬,而追趕陳向雷的流沙鼠也被柳氏家族的大將千旋千瑤合力抓住,柳氏家族的家族柳霜以她的女兒柳小夏和幫助陳向雷爭奪陳氏家族家主之位作為條件,控制住了一心想要說服柳氏家族的陳向雷。

陳家堡內。

“大哥二哥,你們感覺怎麼樣,感覺功力提升了多少。”景風感覺到刀霸和陳向風修煉了天陽法訣之後,整個人的氣勢也發生了改變。

“三弟,你給我們的天陽法訣果然厲害,我和二弟才修煉了兩個多星期,我就隱約感覺到我如今的內力修為已經到了玄級中期了,而二弟也到達了玄級初期的水准,而且我感到我對武學的領悟更加透徹了。你教給我們的天陽法訣真是太神奇了。”刀霸震驚的說道。

“大哥,二哥,我想只要你們按著天陽法訣中的武功勤加修煉,我想在武林中沒有人是你們的對手。”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景風,你的師門到底是一個什麼門派,入門的法訣都如此強大,而更深層次的法訣會是什麼樣子呢?”陳向風詢問道。

而就在這時,陳家堡外面的冰火殺陣突然震動了一下,一陣陣喊殺聲傳入了景風三人的耳中。

“怎麼回事!”景風心中一驚,冰火殺陣的威力自己是知道的,怎麼會有這麼多人神不知鬼不覺的破陣而出。

“好像堡外出事了,大哥,三弟,我們快去看看吧!”陳向風關心自己家族安慰,第一個沖出房門,向陳家堡外飛奔入去。

陳家堡的高台之上。

“爹!這些人怎麼會不驚動我們,就神不知鬼不覺的穿過我們的大陣來到這里。”陳向風沖著氣得渾身發抖的陳從南詢問道。

“還不是你那個叛徒哥哥,這個逆子,老大怎麼會有這麼一個兒子。”看到站在柳氏家族身旁的陳向雷,陳從南氣的渾身發抖。

“是大哥?大哥竟然背叛了我們,怎麼回事?”陳向風不解的問道。

而這時,城下的北魔慕容北發話道:“陳從南,當初你派流沙鼠偷得天山劍派的鎮派之寶寒光劍,想引起我慕容家族和其他兩大家族厮殺好漁翁得利時,想到你奸計會被人識破的一天嗎?”

“慕容北,事情不像你所想的那樣,我們陳氏家族是被人冤枉的。”陳從南站在高台上說道。

“陳家主,是非曲折,我們一問便知,但你把我們三大族不少族人困在你們的大陣中,又高高在上,站在高台上,這是待客之理嗎?”一個慈眉善目頭發全白的老者說道。老者說話的聲音不大,但站在高台之上的陳氏家族眾人感覺聲音猶如在耳邊響起,聽得真真切切,這個白發老者就是當今武林的翹楚,南聖南宮雨。

陳從南感覺到在第一時間感覺有人闖陣,立即關閉了冰火殺陣,使得不少三大家族弟子困在了里面。

“是老大怠慢了各位,但是各位不經我的允許就擅闖我陳氏家族的冰火大陣,我不得已只能這樣待客了。”說完,陳從南帶著眾人跳下了陳家堡的高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