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流落人間 第十三章坦白
“靖昌,你先把這個公乘關起來,嚴加審問,看還能在他口中問出什麼話來嗎?”陳從南命令道。

“是堡主!”靖昌抓起不斷拿手遮攔私處,滿臉黑里通紅的公乘,向陳家堡內走去,在路上正好碰見剛剛睡醒的,聽到消息趕來的陳冰彤。

“呀!靖昌叔叔,這是誰,怎麼這個樣子。”陳冰杉看到赤身裸體的公乘,連忙扭過頭去,滿臉通紅的大呼道。

“大小姐,這是我們剛剛抓到的一個奸細,堡主讓我把他關起來。”靖昌說道。

“那我爹他們呢?”陳冰彤問道。

“堡主他們在冰火幻陣那呢?”靖昌,剛說完,陳冰彤頭也沒回的飛奔了過去。

陳家堡外。

“爹!”陳冰彤跑到陳從南身邊叫道。

“你怎麼跑這來了?你先站一邊,我還有事給你哥哥個你幾位叔叔商量。”陳從南說道。

冰彤剛想撒嬌,被一旁的景風拉了一下,小聲說道:“冰彤,我有好東西給你,你跟我來。”

聽到好東西,陳冰彤眼中一亮,不再糾纏陳從南,乖乖的跟著景風來到了陳家堡的堡下。

“對了,景風,你答應給我做的烤魚呢?”想到好東西,陳冰彤想起當初景風答應給他做烤魚的事,問道。

景風頓時感到一陣頭大,含糊的說道:“這東西比烤魚好!你一定喜歡!”說完,在懷中把包裹好的烈霜長鞭拿了出來。

看到烈霜長鞭,陳冰彤眼中一亮,興奮的接過烈霜贊歎道:“好漂亮,景風,你真的給我嗎?”

雖然這麼說,陳冰彤卻死死抓著烈霜,生怕景風反悔。看到景風點頭,冰彤一臉興奮的說道:“謝謝你景風,這長鞭有名字嗎?你是在哪買的。”

“這長鞭是我專門打造送給你的,名叫烈霜,你喜歡就好!”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來,你試試這長鞭的威力。”景風指著陳家堡下的一根六米高的大樹說道。

“嗯幾”陳冰彤點了點頭,手握烈霜長鞭一使力,烈霜長鞭化作一道紅白相交的鞭影,把高達六米的大樹從中間劈開,巨大的聲響把議事的眾人嚇了一跳,眾人震驚的看著劈開的大樹。

“這是怎麼回事?”陳從南震驚的問道,眾人也震驚的搖了搖頭,陳向風說道:“好像妹妹在那邊。”

“走我們去看看!”陳從南害怕陳冰彤出現意外,帶著眾人飛速的奔了過去。

陳冰彤看到自己沒用多大力氣就把這麼一棵大樹劈開,越加喜歡烈霜了,滿臉笑意,愛不釋手的撫摩著烈霜。

“冰彤,剛才怎麼了,這棵大樹誰劈開的?”陳從南大聲詢問道。

“是我!”冰彤興奮的說道。

陳從南剛想刮斥陳冰彤不懂事,在這非常時期弄出如此大動靜,但看到陳冰彤手中的烈霜長鞭,心中一驚,不由的贊歎道:“好鞭,冰彤,你這根長鞭哪來的?”

“爹!是景風送給我的!”陳冰彤興奮的說道。

“冰彤,能把這根鞭子給爹看看行嗎?”陳從南問道。

“給你爹!”陳冰彤把烈霜長鞭遞了過去。

陳從南感受到烈霜長鞭散發出來的力量,不由自主的贊歎道:

“好鞭,真是好鞭,景風,你在哪尋的得此鞭啊!我怎麼沒看見你拿出來過。”

“嗯~”聽到陳從南所問,景風猶豫了。

看到景風猶豫的表情,陳從南看了一眼冰火殺陣說道:“景風,我們能找個地方好好談談嗎?我有一些話要問你!”

“嗯~~好吧!”景風無奈的點頭回應道。

“你們先回去吧,就按我剛才給你們布置的那樣去做。向風,你回去把你哥哥放出來吧,如今我們陳氏家族正是用人之際,就讓他戴罪立功吧!”陳從南命令道。

“大哥,你也回去吧,我去去就來!”景風沖著刀霸說道。

“嗯!”刀霸看了陳從南一眼,點了點頭,隨著眾人回去了。

“我們走吧,景風!我們去陳家堡東邊走走!”陳從南和景風沿著日月湖畔並肩走著。

走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看到四周已經沒有人了,陳從南嚴肅的問道:“景風,你能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如今這個冰火大陣是你弄得嗎?”

聽到陳從南所說,景風知道因為烈霜長鞭的事讓陳從南看出了端疑,佩服的說道:“陳堡主,你為什麼感覺是我改變的大陣而不是別人?”

“哈哈!景風。老大我一生閱人無數,你是第一個讓我看不透的人。而且剛才我們大家看到冰火幻陣威力暴增後,除了你,每個人都表現出了震驚,我當時就在想,這不應該是你這種年紀所應該表現出來的鎮定。”

“剛才又看到你送給冰彤的長鞭,感受到長鞭所蘊含的力量,我就更加肯定大陣威力暴增和你有關。景風,你很神秘,你到底是誰,從哪里來,來我們陳家堡有什麼目的。”陳從南不客氣的問道。

“陳堡主,我實在很佩服你的敏銳洞察力和分析力,看來我還有很多地方要向你學習。沒錯,你們陳家堡外面的冰火幻陣威力暴增是我重新布置的,我在你們冰火幻陣中加了一個陣心,使得冰火幻陣變成了冰火殺陣。但我沒有惡意,只有好意,如果陳堡主不相信,我可以把你們冰火幻陣恢複如初。”景風佩服的說道。

“景風,我相信你,如果我不信你,我不會單獨和你交談,我不會把自己放在一個刀口浪尖上,只是我想知道你為什麼這樣做,你的目的是什麼,現在我不以陳氏家族家主的身份,而是以向風的父親身份,懇請你告訴我!”陳從南誠懇的說道。

景風深吸一口氣道:“好吧陳堡主我可以告訴你!不過陳堡主,我說的這些你信嗎?而且我今天所說的我不希望你告訴任何人!”

“景風,你連老大的為人都不相信嗎?你放心,今天我們之間的談話,我不會告訴第三個人!”陳從南堅定的說道。

“陳堡主,我不是你們人間武林之人,而是一名修真者。我曾經的師門發生了一場大變,我的恩師慘死,而我卻被冤枉成殺師滅祖的叛徒,遭到全宗弟子追殺,我被我的始祖打成重傷,掉落懸崖,我師門的人都以為我死了,我鼓足最後一絲力量,流落到你們人間界。”

“而我流落人間第一個落腳的地方乃是雷山城的龍虎鏢局,所壓得第一趟鏢正巧就是天山劍派的鎮派之寶寒光劍,在正邪高手爭奪寒光劍過程中,我在虎跳山化身成虎跳老祖嚇跑了慕容北、七煞教,生死判的魔道高手,把寒光劍還給了劍神揚羽,但我發現在在虎跳山山林深處還有一伙神秘之人沒有現身,就在我拿劍神揚羽留下的天山劍派的掌門信符時,遇見了你的兒子陳向風,我是無意間把天山劍派的信符送給我二哥的,並不想因為天山劍派的掌門信符給陳氏家族引來這麼一場災難。”景風慢慢講述著。

陳從南被景風的一席話鎮住了,久久沒有緩過神來,景風看到陳從南的表情微微一笑,知道自己說的太匪夷所思了,如果自己沒有遇見師傅凌苦真人,而在落霞村長大,自己聽到這席話,一定會認為說話的這個人瘋了。

漸漸回過神來的陳從南深吸了一口氣問道:“我很早的時候就聽人說過,在我們武林大陸的最東邊有一群仙人,可以騰云駕霧,開天辟地,景風你們門派就屬于這群仙人嗎?”

聽到陳從南所問,景風點了點頭回應道。

“沒想到這會是真的。景風,不,我該怎麼稱呼你呢?”看到景風點頭,一向沉穩的陳從南一時也慌了手腳。

“陳堡主,你還是叫我景風吧,我和你的兒子結拜,是我心甘情願的,我被你兒子的胸懷,為人所感動,這也是我為什麼會來到你們陳家堡,為你們重新布置大陣,抵禦外敵的真正原因,陳堡主你放心,等你們陳氏家族的危機過去了,我就該離開了,我還有去調查恩師的死因!”景風說道。

陳從南思索了一會景風所說問道:“景風,你剛才說的虎跳讓,山林深處那伙未現身的神秘之人就是陷害我們陳氏家族的元凶嗎?是你當初說的柳氏家族嗎?”。

“陳堡主,我在你身上真的可以學到不少東西,我也發現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好一個家族家主的。沒錯,我想應該就是柳氏家族,我能感應出他們身上散發的氣息。”景風堅定的說道。

“可是,可是柳氏家族為什麼這樣做呢,作為四大家族之人,雖然他的實力比我們陳氏家族要強,可是要強吞並我陳氏家族,並威震其他兩大超級家族,這是不可能的。”陳從南不解的說道。

“陳堡主,你現在還想趕景風走嗎?”景風一臉笑意的問道。

“景風,老大現在更不會趕你走了,也許只有你,才能幫我們陳氏家族擺脫危機!”說完,陳從南放肆的大笑起來。

“陳堡主,本來我想把這大陣的控制方法交給我二哥,但我現在認為陳堡主更適合來掌控這個大陣。陳堡主,你要相信景風,你就閉上眼,站著別動,景風我把掌控大陣的方法融到你的腦中。”景風含笑說道。

“好!就讓老大也感受一下傳說中仙人的手法!”陳從南豪氣的說道。說完,堅定的閉上了眼睛。

景風站在陳從南面前,連打兩個手印,手中形成了一團靈霧,心意一動,靈霧從景風手中飛向了陳從南的頭頂,慢慢的融了進去。

陳從南只感覺腦中一閃,無數字符融進了腦中,一會功夫,冰火殺陣的控制方法出現在腦中。

“好了陳堡主,你可以睜開眼了!”

“陳堡主,感覺如何?”景風微笑的問道。

“哈哈!仙人的手段果然不一般,老大我感到很榮幸啊!”陳從南大笑道。

“景風,有你在此,老大我也放心了。走!景風,你帶我去試試控制這個大陣吧。”由于陳從南第一次掌控如此大陣,雖然陳從南已經好幾百歲了,但還是感到很新奇。

說完,景風和陳從南並肩向冰火殺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