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流落人間 第十一章冰火石
景風和刀霸正在陳氏家族所安排的房屋內閉目養神,突然,陳向風匆匆趕來說道:“大哥,三弟,不要意思打擾你們休息了,我父親有事找你們,可否去大殿一敘。”

“呵呵!二弟,我早知道你父親會在第一時間找我們,我們早就准備好了,走吧!”刀霸乃是老江湖,對人心世道看得很透,早已猜中陳從南的所想,說道。

“大哥果然是老江湖,看事就是看得透徹,我們走吧!”陳向風敬佩的說道。

“大哥,三弟,我相信你們的為人,不過現在是敏感時期,一會我爹要是有什麼冒犯你們的地方你們多多包涵。我爹他沒有惡意,只是不想我陳氏家族任何人受到傷害。”陳向風也是精明之人,他知道自己父親不會這麼輕易的相信景風和刀霸的,抱歉的說道。

“沒事二弟,大哥不會讓你為難,大不了我和三弟離開陳家堡,不過只要你們陳氏家族出現危機,大哥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前來幫助你。“刀霸誠懇的說道。

景風也點頭附和道。

“謝謝!大哥,三弟。不過我爹也不是迂腐之人,我想只要他弄清事情的由來,就會相信你們的。”陳向風感激的說道。

三人一路暢談的來到了陳家堡的主殿雷心殿。

“爹,大哥!我把我結拜大哥和三弟帶來了!”陳向風尊敬的說道。

刀霸做氣的看了陳從南和陳向雷一眼,沒有說話,景風知道自己結拜大哥是因為結拜之情才來陳家堡的,對除了陳向風和陳冰彤之外的人不感興趣,為了緩和僵硬的氣氛,景風瓣L道:“景風拜見陳堡主!”

陳從南沖著景風點了點頭說道:“你就是景風啊,不用多禮,來到這里就當回到自己家一樣,不要狗束。”

“這位一定是威震江湖的刀霸了,老大之子向風有幸與你結拜成兄弟,真是我們陳家之幸啊!”陳從南贊賞道。

“不過如今我們陳氏家族正在風口浪尖上,不知二位對我陳氏家族所面臨的危機有什麼看法和解決的辦法嗎?”陳從南問道。

景風想了想說道:“我覺得這件事一定是有人栽贓陷害,想要削弱陳氏家族的勢力范圍,我想栽贓陷害之人應該是四大家族之人。

“嗯~你是說慕容家族想要陷害我們?”陳從南問道。

“不,我覺得此事沒有這麼簡單,雖然大部分的人都說有關陳氏家族的流言是在慕容郡傳出來的,但我想如果慕容家族真想陷害你們,不會這麼傻在自己的范圍內流傳,那樣是個人都會懷疑慕容家族的居心。”景風分析道。

“那會不會是慕容家族故意這樣欲蓋彌彰呢?”陳從南反問道。

“不會,因為慕容家族的家主北魔慕容北曾經野心向外擴張,受到你們三大家族的鎮壓,慕容北如果還想他的陰謀的話,就不會這樣大張旗鼓的把別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他慕容家族的范圍內,那樣他會舉步維艱的。”景風分析道。

“那照你這麼說,你覺得誰是陷害我們陳氏家族的真凶呢?”陳從南詢問道。

“柳氏家族!”景風堅定的說出四個字。

當景風說出柳氏家族時,雷心殿內一片震驚,陳向風的哥哥陳向雷大呼道:“不可能!你誣蔑柳氏家族有何居心,說!”說著,看了他爹陳從南一眼,拔出寶劍,帶著雷電的轟鳴聲,刺向了站在大殿之上的景風。

看到自己的哥哥出招,陳向風就想出手阻攔,被一旁的刀霸拉住胳膊,小聲說道:“二弟,靜觀其變,以三弟的武功,你大哥是傷不了他的。你大哥敢在大殿之上動武,肯定是受了你爹的指示,想要試探一下三弟的武功,看看三弟的武功路子,只是你大哥招招殺招,我就有點看不懂了。”

“哎!我大哥一直很喜歡柳氏家族的大小姐柳小夏,為了追求柳家大小姐,和柳氏家族的族人關系十分融洽,一聽到三弟說陷害陳氏家族的元凶是柳氏家族,大哥急火攻心,可能要下根手了。”陳向風為刀霸解惑道。

由于陳向雷乃是陳向風的大哥,雖然陳向雷招招發狠,但景風不想打上他,一直閃避沒有還手,手持重鐵劍不斷的來回抵擋,但由于陳向雷所用長劍乃是一把十分鋒利的利器雷鋒劍,而景風並沒有施展靈力,只是單純的拿重鐵劍閃躲,重鐵劍被陳向雷的雷鋒劍劃出了一道道裂紋。

看到景風一直閃躲,並不攻擊,陳向雷心中一急,大喝一聲,使出了落雷劍法第九式,劃出一道長長的劍氣,劈向了景風。

景風拿重鐵劍一阻,“鐺”的一聲,重鐵劍被陳向雷奮力一劍劈斷,景風看到在人間大陸一直伴隨自己的重鐵劍被劈斷,心中憤怒之火燃燒,扔掉手中的斷劍,“唰”的一閃來到了陳向雷面前。

看到景風主動出擊,陳向雷心中一喜,就要出招,就在他出招的一剩那,景風單指突然點中他的手臂穴道,陳向雷眼前一花,手臂一麻,身體一窒,景風單掌重重劈到陳向雷的胸口,陳向雷不敢相信的睜大雙眼看著憤怒的景風,噴出一口鮮血,重重捭到了地上。

景風就要在再陳向雷身上補一掌,以報斷劍只恨時,陳向風大呼道:“三弟,手下留情。”

聽到陳向風的呼喊聲,景風深吸一口氣,停下了腳步,對這陳氏家族的家主陳從南說道:“陳堡主,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我也知道你是為了天山劍派的信符而懷疑我的,但我確實不能告訴你信符是怎樣得來的,如果你不信景風,我現在立即離開你們陳家堡。”

“景風啊!你別生氣,老大一生閱人無數,但是你我真看不透,不過我有種感覺你是我們的朋友,不會做出危害陳家堡的事情,我為剛才的事向你道歉。”陳從南誠懇的說道。

“哈哈!陳堡主,我刀霸一生沒佩服什麼人,但就在這最近一段時間讓我碰上了兩個讓我佩服的人。第一就是我的三弟景風,我佩服他的為人和武功。第二就是你陳堡主,我佩服你的胸襟和膽量。”刀霸豪氣的說道。

“哈哈!能讓威震江湖的刀霸佩服,老大真是三生有幸啊!”陳從南同樣豪氣的說道。

“爹!你怎麼心……”在地上爬起來的陳向雷憤怒的剛想說道,被陳從南打斷道:“向雷,我剛才只是讓你試探一下景風的武功,你卻出招狠毒,劈斷了景風的重劍,想要致景風于死地,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向雷啊!我們陳家都是光明磊落之人,我知道你因為柳家大小姐的原因和柳氏家族關系一直很好,但你也不能因為這個而下殺手啊!”

“我現在命令你立即回屋閉門思過,沒有我的允許,不得踏出房門,否者趕出我們陳氏家族。”陳從南嚴厲道。

陳向雷聽到他爹陳從南嚴厲的話語,陰狠的瞪了景風一眼,離開了雷心殿。

“刀霸,景風,你們回去休息吧,或者在我們陳家堡內逛逛,不過千萬別進入陳家堡外的冰火幻陣啊!我現在要和向風以及陳氏家族的主要成員商量一下如何化解這場危機。對了景風,剛才向雷把你的重劍劈斷,我一會讓人帶你去我們陳家堡內的武器庫挑選一件兵器,作為賠償。”陳從南說道。

“謝謝陳堡主美意,不過景風不需要武器了,要是沒什麼事我們告退了。”景風向陳從南施了一禮,和一臉做氣的刀霸離開了雷心殿。

“三弟,你為什麼不去選一把兵器,我想陳家堡內的兵器不會比你的重鐵劍差,我們留在陳家堡很可能會面臨一場血戰,你沒有兵器怎麼殺敵。”刀霸不解的問道。

景風微微一笑,在路邊折下一根樹枝道:“大哥,你看好了!”景風輕輕一刷,一塊堅硬的山石被景風的樹枝劃開一道口子。

刀霸震驚的看著景風道:“三弟,你是怎麼做到的,你現在的武功練到返璞歸真的極致了嗎?”

“呵呵!大哥,這就是一種領悟,如果你能真正和你的武器融為一休密不可分,天下萬物都是殺敵的利器。”景風講解道。

聽到景風所說,刀霸一時間陷入了沉思。

“大哥,剛才比試了一場,我有點累了,我們回屋休息吧!”景風說道。

刀霸點了點頭,心有所想的跟著景風回到了陳家堡所安排的屋子內。

刀霸回到屋中就在次陷入了深深的深思中,景風發出一絲靈識在刀霸屋內,回到自己屋中,心意一動,消失在房內,進入到了虛獨境中。

“嗯?答應給冰彤一根長鞭的,看看虛獨境中有可煉器的材料嗎?”景風獨自走在虛獨境中的密林中喃喃自語道。

由于景風功力提升,已經可以深入一些虛獨境內了,走著走著,一塊紅白相交的靈石出現在景風眼前。

“嗯?那是什麼?”景風靠進靈石自語道。

景風單手貼在靈石上,放出一絲靈識,感應到靈石內有一股強大的冰火屬性靈力,景風心中一喜自語道:“如果用這塊靈石給冰彤做鞭子,她一定會喜歡的。”

“嗯~~如果用這塊冰火屬性的靈石做陳家堡外面大陣的陣心,那大陣的威力至少可以提升十倍,並增加了攻擊威力。”景風冥思道。

“好吧!反正虛獨境中的東西都是我的,我就砸下兩塊冰火石吧!”說著,景風祭出好久沒用的降龍木,狠狠地砸到冰火石上,冰火石瞬間爆裂開來,景風滿意挑選了兩塊冰火石自語道:“一塊給冰彤煉長鞭,一塊當冰火幻陣的陣心,呵呵,看來我的虛獨境中寶貝真不少啊!”

“對了,讓降龍木中的龍龜在虛獨境中修煉吧,虛獨境中靈力如此充沛,龍龜在這里修煉應該比在降龍木中快,龍龜力量越強,我的降龍木威力就越大。”景風看到降龍木,想起來自己在深海中收服的龍龜,心意一動,在降龍木中招出了修煉中的龍龜。

龍龜看到景風,化**形,尊敬的說道:“主人,不知叫我出來有什麼事嗎?如果有事,您盡管吩咐。”

“龍龜,我今天叫你出來沒別的事,就是讓你在我的虛獨境中修煉,在這里修煉比你在虛獨境中修煉速度要快很多。”景風一臉笑意道。

“主人這是你自己的空間?”龍龜聽到景風所說震驚了。

“不,這是我的一件空間寶物,你好好在這修煉吧,五爪也在這里,不過你可不要去打擾五爪,他現在正在蛻變神獸的緊要關頭。”景風提醒道。

“是主人!我不會打擾五爪老大蛻變的!”說完,龍龜找了一片湖泊,沉了下去,繼續修煉了起來。

“恩,利用這回功夫,我試試用體內的火靈把這塊冰火石練成一根長鞭。”景風盤膝坐好,心意一動,把冰火石融進體內,使用體內的地界真火煉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