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流落人間 第三卷第五章甘願為仆

“如今五爪也到虛獨鏡中進化去了,又剩下我一個人了,哎!先把你們弄醒後,我就該離開了。”景風脫掉身上印有龍虎鏢局字樣的衣服,變出一身十分儉樸的青衣,看著昏迷中的龍虎鏢局眾人喃喃自語道。

景風一揮手,釋放出一陣靈力,瞬間化解了龍虎鏢局受傷昏迷的眾人,景風自己也消失在虎跳山的叢林深處。

醒來的龍山看到周圍一片狼藉,離自己不遠的一塊地上,被鮮血染紅了顏色,自己所押鏢物不翼而飛,景風和五爪也不知去向,生氣的說道:“誰看見景風和五爪這兩個叛徒了。”

“哼!我想他們一定是只顧自己逃跑了,下次不要讓我碰見他們,不然我一定讓他們好看。”傲珊看到景風不辭而別,憤怒的吼道。

一旁的徐卓和趙牛聽到龍山和傲珊的話,二人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眾人帶著滿臉的沮喪,離開了虎跳山,回到了龍虎鏢局。

“對了,那個劍神揚羽留下的天山劍派的信符我忘了拿了,也許以後會有用,就是不知道信符會不會讓龍虎鏢局的人拿走。”想到信符,已經離開虎跳山范圍內的景風又折了回去。

“咦!竟然還在,看來他們沒有注意到。”景風撿起放在石頭上的信符,想放入了凌苦真人留下的唯一遺物天靈法戒里。

但看到手上帶著的透明天靈法戒,景風頓時感到一陣悲傷,“師傅,徒兒如今實力太弱,還不能查到真相為您報仇,師傅您的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徒兒,讓徒兒早日找到凶手,為你報仇。”

景風不知道,當初下毒殺死凌苦真人的元凶凌竹真人已經被他的徒弟甯光子殺死,景風最忌憚的天道宗極羽散人也被甯光子吸掉靈力死去,景風曾經的愛人紅玉也因為親眼看到景風的死去和對她無微不至的甯光子漸漸走到了一起,景風的師兄甯石子卻因師傅的慘死和景風的背叛,瘋狂的修煉著。如今甯光子在天道宗一手遮天,正在向他的野心進發著。

而黑龍島自從魔龍掌權後,魔龍並沒有大張旗鼓的進行他野心的擴張,而是把大權交給了他的徒弟海天,自己獨自修煉去了。只是這一切的一切景風都不得而知。

“哎!算了,還是別在腰上吧!”景風喃喃自語道。正想著,景風感到又有四名高手正飛速的向他這邊奔來,景風本想立即離開,但想到剛才叢林深處那伙沒有出現的神秘之人,又停下了身形。

四人來到剛才厮殺的現場,看到這里一片狼藉,地上泥土沾著一些血跡,除了景風傻傻的站在那里,沒有一個人。

一個身穿紅衣,頭紮兩條小辯,天香國色膚如凝脂吐氣如蘭的少女對這景風大喊道:“小子,你知道這里發生什麼事了嗎?剛才這里的人都跑哪去了。”

景風看到這個少女心中一震,感到這個少女的長相很像自己死去的妹妹景萱,不由得愣在了那里。

看到景風的表情,少女一陣惱怒,拿起手中的長鞭,就要抽向景風,少女身邊和他長得很像的白衣少年連忙阻止少女的行徑,呵斥道:“冰彤你想干什麼,不得無禮。”

這個叫冰彤的少女一跺腳,指著景風生氣的說道:“哥,是這個小子無禮,他老盯著人家看,哥不信你看。”

白衣少年無奈的搖了搖頭對這景風說道:“這位兄弟,剛才令妹無禮,請你多包涵。”

景風對文雅的這個白衣少年頓時產生好感,連忙說道:“不礙事的,剛才是我失禮了。”

“哎!小子,你是什麼人,你看到這里發生什麼事了嗎?”冰彤刁蠻的問道。

景風想了想說道:“我乃是一個四處為家的苦命人,我無意間來到這個虎跳山,看到好多人在厮殺,我一時害怕就躲了起來,他們打了一會,被一個人的幾句話給驚跑了。”

“你是說被一個人的幾句話驚走了,你知道是什麼人嗎?”白衣少年詢問道。

景風搖了搖頭懦弱的說道:“我不知道,當時我嚇得沒敢露頭,當他們走了好久我才出來,正好碰見你們。”

看到景風什麼都不知道,幾人就想離開。突然,冰彤看到景風腰上別著的信符很好看,說道:“小子,你腰上的這塊玉牌很好看,哪里來的。”

經冰彤這麼一說,眾人都看向了景風腰中的信符,當看到這信符竟然刻著天山二字時,眾人心中一震,白衣少年說道:“小兄弟,不知你可否把這玉牌拿給我一覽。”

景風知道眾人認出這個天山派的信符,裝傻道:“好啊,這是我剛撿到的,你想看就給你看。”

白衣少年接過信符仔細看了看,確認這信符就是天山劍派的掌門信符,詢問道:“小兄弟,這信符是不是一個和我一樣身穿白衣,面目清秀的中年男子留下的。”

“不好意思,剛才我實在太害怕了,所以敢抬頭。”景風含糊說道。

白衣少年有些無奈的說道:“小兄弟,我十分喜愛這個玉牌,不知能否送給我呢?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吃虧的,這是三錠金元寶,就算是我買下這個玉牌了,行嗎?”

由于景風現在沒什麼事做,也十分好奇由寒光劍引發的這一幕幕事件,想了想說道:“我可以把這塊玉牌送給你,不過我有個條件,我要跟著你們,不然你就算給我一座金山我也不賣。”

聽到景風所說,少年躊躇起來,冰彤卻看著景風露出了一絲詭笑:“跟著我們,好啊!不過你要給我當仆人伺候我。”

景風不加思考的說道:“好啊,只要你們能讓我吃飽了。”

白衣少年看到自己的妹妹都同意了,也無可奈何道:“哎!小兄弟不是我們不想帶你,只是我們這一路上危機重重,害怕你出現危險。”

景風一挺胸脯說道:“沒事,我不怕,我自小也學過一些手把式,可以自保的。”

“那好吧,既然你這麼說了,你以後就跟這我們吧。我叫陳向風,這是我妹妹陳冰彤,這兩位是我兩位叔叔陳笑白和靖昌。”陳向風介紹道。

聽到陳向風介紹,景風並沒有什麼反應,景風並不知道眼前這幾人就是陳氏家族的主要成員,這個陳向風和刁蠻的陳冰彤乃是江湖大大有名的江湖四公子和江湖四美中的人物。

“不知小兄弟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了。”看到景風對他說出名字後沒有一絲反應,陳向風詢問道。

“我叫景風,今年……二十歲,我們倆名字都有個風字,看來我們很有緣啊。”景風笑嘻嘻說道。景風不敢說自己已經好幾百歲了,因為修真無歲月,雖然景風已經修煉了好幾百年,但他在修真界還只是一個起步階段,而且景風的相貌也就和二十歲左右的少年一樣。

“吭哧!”景風剛說完,就被冰彤野蠻的一腳踹到腿上,冰彤指著景風說道:“少在這拉關系,你記住,我們收留你那是因為你要給我當仆人,你後給我老實點,別這麼多廢話。”

景風看了看長相很像他妹妹的刁蠻冰彤,低下頭說道:“知道了小姐。”

看到景風的表現,冰彤滿意的點了點頭。

“景風,那你現在能把這玉符給我了嗎?”陳向風說道。

“恩,我留著也沒用,你拿著吧。”景風說道。

陳向風收起了天山劍派的信符,向著陳笑白和靖昌小聲說著什麼。

一旁的陳冰彤卻野蠻的對景風說道:“景風,我渴了,你去給我去摘幾個水果解渴,記住摘完了水果洗乾淨了再給我拿回來,我可不吃髒乎乎的水果。”

聽到陳冰彤所說,景風一臉無奈的向山林深處走去,看看有什麼可吃的水果嗎?不多時,景風抱著一些洗乾淨的水果來到坐在岩石上休息的陳冰彤面前,說道:“小姐,水果采回來了,也洗乾淨了,請吃吧。”

陳冰彤滿意的看了景風一眼,在景風懷中挑了幾個水果說道:“我吃這幾個就行,其他的你去給我哥他們吃吧。”

景風又把水果拿到了陳向風等人面前說道:“少爺,請吃水果,我都洗乾淨了。突然,陳向風身邊的靖昌突然向景風出手,由于景風早已感覺到靖昌體內內力的波動,沒有反抗,一掌被靖昌擊飛,重重的摔倒了五米之遠的岩石上,景風噴出一口鮮血,顫抖的說道:“你們想干什麼,得到了玉牌就想殺人滅口嗎?”

陳冰彤也被靖昌的突然襲擊景風弄得心中一驚。靖昌看到景風受到攻擊並沒有任何反應,對陳向風小聲說著什麼。

聽到靖昌所說,陳向風連忙走到景風身旁,拿出一顆療傷丹藥給景風服下,抱歉的說道:“對不起景風,我們只是想試探一下你的武功,並沒有惡意,你剛才服下的乃是我們家族的療傷丹藥清心丹,你趕緊打坐,我來幫你療傷。說著陳向風雙手貼在景風後背,向里渡著內力。

陳向風感覺到景風體內沒有一絲內力,但是經脈出奇的堅韌,終于放下心來。兩個大周天過後,陳向風收起傳入景風體內的內力,對景風說道:“景風,好點了嗎,我們真的不知道你不會武功,剛才聽你說會一些手把式,想試探一下你的武功呢。”

景風心中微微一笑,知道剛才陳向風一開始不相信他在試探他,假裝不知情道:“我好多了,以後你想要試探我武功最好給我提前說一聲,我真怕被你一掌打殘了!”

“景風啊,我剛才為你療傷的時候感覺你體內的經脈異常堅韌,你乃是一個練武天才,我教你一套武功,你照著這套武功修煉下去,用不了多久你也會成為一個武林高手。”陳向風相信景風後,感覺景風是一個練武天才,起了愛才之心。

“這套武功叫落雷劍法,乃是蘊含內功心法的絕世武功,只要你好好練,一定會成為劍法高手的。”說著陳向風在懷中取出一本黃色的武功秘籍遞給了景風。

“景風,你好好看看,把這武功秘笈中的所有內容都記到腦子中,我再慢慢教你其中的武功。”

“對了景風,你喜歡什麼武器,我們下山我給你打造一把去,你跟著我們不會武功可不行,不會武功會很危險的。”陳向風好心說道。

景風撿起離自己不遠剛剛扔掉的重鐵劍說道:“我就用它吧!”

陳冰彤看到讀書人模樣的景風拿著一把比他還重的重鐵劍,“撲哧”一笑說道:“看著你柔柔弱弱的樣子,沒想到你力氣還挺大,不錯不錯,以後本小姐的髒活累活都交給你干了。”

“景風,你真的選中它做你的武器,你能揮的起來嗎?”陳向風看到景風竟然選中如此笨重的武器,疑惑的問道。

景風拿起重鐵劍揮了揮,說道:“我就選它了,太好用了。”

“那……”陳向風張了張嘴沒有說出話來。

“哎!既然你喜歡你就用它吧,你現在抓緊記住落雷劍法里的內容,記到腦中就把武功秘籍還給我,記住在沒我的允許下,不可把這套武功私自傳授給別人,知道嗎?”陳向風說道。

“我知道了!”說完,景風拿著落雷劍法認真的看了起來。

云淚給大家推薦一本好書‘煉器修真’這是一本很不錯的修真武俠小說,作者很努力,大家有機會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