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天道之變 第二卷第十三章初入龍宮

第十三章初入龍宮“咦?我們這時在哪?”景風看到自己和五爪離開虛獨境後出現在一個深海之中,海中不時游來一條條巨大的怪魚。

五爪搖了搖頭大腦袋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這里很好玩,我們能在這深海之中多玩段時間嗎?”

沒等景風回話,一只體型巨大的海龜出現在五爪的眼前,海龜一看道五爪一臉壞笑的表情,心里一緊,掉頭逃竄。

“別跑!”五爪大叫一聲,飛速的追趕瘋狂逃竄的大海龜。

景風無奈的看了一眼玩的不亦樂乎的五爪,搖了搖頭。如今景風受此大劫,師傅凌苦真人和化蛇慘死,紅玉的背叛,使得景風深受打擊,景風除了對五爪和大哥海天,對其他人沒有了一絲感情,對任何事物都感到心灰意冷,提不起興趣。

不多時,五爪高興的晃著大腦袋,單手舉著四肢鑽進烏龜殼中的大海龜來到景風面前興奮的說道:“景風,這只大海龜還想捉弄我,一個急轉鑽進海底泥土中一動不動,被我一眼看穿捉到。哈哈,你說好玩不好玩!”

景風苦笑的看了一眼五爪說道:“快放了它吧!它長這麼大也不容易!”

“不行,這只大烏龜這麼聰明,放走了就捉不回來了。景風你來坐到上面,讓它馱著你一定很舒服。”五爪眼珠一轉說道。

“快出來,別藏里面了,再不出來,小心我把你烏龜殼砸碎了。”五爪用他的大拳頭狠狠的砸了兩下烏龜殼。

大烏龜受到威脅,不情願的鑽出頭來,可憐的看了景風一眼,低著頭,馱起來景風,緩緩的游著。

“景風,舒不舒服!”五爪看到景風在大烏龜殼上閉目養神,歪著大腦袋問道。

看到景風並沒有理他,轉了轉眼珠喃喃自語道:“我再抓一只不就知道舒不舒服了嗎?”

“景風,你們慢慢游著,我去去就來。”說完五爪化成一道光影,消失在景風面前。

坐在烏龜殼上慢慢游動的景風突然感到前面海水一陣強烈波動,一群群海魚瘋狂的向他這邊湧來,感到十分疑惑,突然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景風眼中,五爪正在海中上下亂竄的捉烏龜玩的不亦樂乎。

一只比景風坐下還大的烏龜被五爪抓住,五爪用靈力變成一根細絲,牢牢綁住烏龜的大頭,拍了拍他的烏龜殼說道:“不要害怕,你就馱我一會,等我玩夠了就放了你。”

兩只大海龜無奈的對視了一眼,馱著二人在海中緩緩前進。

坐了一會,五爪感到大海龜游的太慢,而景風又在領悟虛獨境的奧妙,不理他,漸漸無聊起來,雙手托腮,來回觀望起來。突然,在巨大的珊瑚礁旁,一只長達百米的巨大八爪魚出現在五爪視線范圍之內,五爪心中一喜,雙腳狠狠蹬了一下大海龜的龜殼,大海龜猝不及防,被五爪巨大的力量蹬到海底,五爪化成一團旋風,彈向了八爪魚。

百米八爪魚感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向他游來,心中一緊,噴出一團黑霧,把周圍的海水染黑,迅速的向海底深處游去。

五爪游速太快,突然眼前一黑,反應不及,大頭一下子紮進巨大珊瑚礁中。“嘭!”珊瑚礁承受不住五爪強大力量,瞬間破碎,破碎的珊瑚把五爪的外衣割破,五爪狼狽的鑽出八爪魚噴出的黑霧中,憤怒的尋找剛才那只八爪魚。

景風聽到巨響睜開眼睛,看到五爪狼狽的樣子露出一絲笑意。五爪放出強大的神識,尋找逃走的八爪魚,突然,幾萬海里深處,五爪感到了一道強大的神識出現在海底。

“嗯?海底那是什麼,好像挺厲害的樣子,我去找他玩玩。”五爪心意一動用靈氣變化了一件衣服,添了添嘴唇說道。

“景風,你坐在海龜殼上慢慢游著,我去去就來。”五爪給景風傳音道。

沒等景風回話,五爪化作一道電光,飛速的向深海底部飛去。一條長達百里的鴻溝出現在五爪眼中,鴻溝的的表面布置了一道透明的禁制,而五爪感應到的強大神識就出現在鴻溝深處。

“嗯?怎麼深海中有一道禁制。”五爪站在鴻溝禁制之上疑惑的自語道。

“咦~~好像下面不止一個厲害的家伙,太好了,有得玩了!”五爪感到鴻溝深處有不少強大的神識在游走,興奮的說道。

“轟!”五爪鼓足靈力,一拳轟到了禁制之上,禁制受到五爪的強大靈力,顫抖起來。

“嗯?還挺堅硬,給我破!”五爪緊握了一下拳頭,大喝一聲,一拳把禁制轟了一個直徑三米的大洞。

五爪滿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傑作,就想鑽進去。突然,禁止之中傳出一聲巨吼,一條長達千米的黑蛟鑽了出來,怒視著一臉納悶的五爪。

不容五爪反應,黑蛟猛地一甩龍尾,攻向了五爪。看到黑蛟攻來,五爪不憂反喜,舉著大拳頭,帶著一道拳芒,迎了上去。

“吼!”黑蛟被五爪一拳擊退,蛟尾重重的砸到了地上,黑蛟疼得大吼一聲,憤怒的看著五爪說道:“你這個龍龜的走狗,有種你別走,我們龍宮不會放過你的。看到五爪實力過于強橫,黑蛟打了退堂鼓,准備回去叫人。

看到黑蛟要跑,五爪被沒想黑蛟所說的話,化作一道光影躍到黑蛟的頭頂,雙腿緊緊夾住蛟頭坐了上去。黑蛟感到五爪坐在自己頭上,怒吼一聲,在海中瘋狂的翻滾,想要把五爪在頭上甩出去。

五爪雙腿緊緊夾住黑蛟的蛟頭,興奮的跟隨著黑蛟不停的在海中翻滾。黑蛟瘋狂的翻滾了一個多時辰,看到始終甩不掉頭上的五爪,漸漸感到力不從心,翻滾的速度也越來越慢。

坐在龜殼上面領悟虛獨境的景風也感到不遠處靈力不停的波動,害怕五爪出現意外,雙手一劃,化成一道電光飛向了鴻溝,看到景風和惡魔五爪都走了,大海龜扭頭逃竄,消失不見。

景風看到五爪玩的不亦樂乎,而他騎的千米蛟龍已經累得氣喘籲籲,景風無奈的一笑,喊道:“五爪,別鬧了,看你把這蛟龍累的!”

五爪聽見景風所說,乖乖的躍下龍頭,游到景風身邊仰頭大吼一聲說道:“吼吼!真好玩,真痛快,景風你要不要也上去坐坐。”

景風無奈的看了五爪一眼搖了搖頭。

黑蛟憤怒的對五爪說道:“你這個龍龜的走狗,不但破壞我們龍宮之外的禁制,還如此欺辱我,有種你就別走,我們龍宮不會放過你的。”說完,黑蛟驚慌的鑽入鴻溝之中。

景風疑惑的自語道:“誰是龍龜的走狗,龍宮又是什麼?你破壞人家禁止了?”

聽到景風所說,五爪裝作一臉迷茫,搖了搖大腦袋,表示不知道。

“五爪我們走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不要惹事的好。”景風沉思了一會說道。

五爪不情願的看了一眼深不見底的鴻溝,隨著景風准備離開。

就在二人准備離開時,鴻溝之中散發出一陣陣強大的氣息,一聲聲龍吟傳入景風和五爪的耳中。

“怎麼回事?”景風頓時感到一絲不妙,就想拽著五爪趕快離開,可是五爪聽到龍吟,不顧景風拽扯,仰天大吼一聲,興奮的等待著蛟龍的出現。

“嘭嘭嘭!”五條長達千米的蛟龍鑽出鴻溝,張牙舞爪的怒視著五爪和景風,想要把二人生吞活剝。

景風眉頭一皺,看到五只怒視洶洶的蛟龍。自從天道宗之變,景風心中已死,也不願再招惹是非,看到由于五爪的貪玩,招惹了這麼多蛟龍,感到十分無奈。

“你們這些龍龜的走狗,如此大膽,竟然敢在我們龍宮的入口破壞禁制,打傷我龍龜護衛,我要吃了你。”其中一條白色蛟龍怒吼道。

五爪看了怒吼的白色蛟龍一眼,壞壞的一笑,白色蛟龍心中頓時感到一絲不妙,五爪化作一道殘影,沒等白色蛟龍反應,硬硬的騎到了他的頭上,雙腿緊緊的夾住白色蛟頭,高興的仰天大吼。

“吼吼!你這個大笨龍,趕快翻滾,剛才我還沒玩夠呢?”五爪興奮的說道。

其余四只蛟龍看到五爪身影一閃,就騎到了白蛟的頭上,白蛟連一點反應也沒有,心中一緊,知道自己和對方實力差距過大,感到了一絲害怕。

景風看到眼前一幕生氣的說道:“五爪,快下來,不然我以後不帶著你了。”

五爪聽到景風所說,吐了吐舌頭,乖乖的躍下蛟頭,來到了景風身邊,懇求的說道:“景風別生氣,我以後一定乖乖的。”

景風看到高大威猛的五爪懇求的表情,渾身一顫,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歎息了一口說道:“好了五爪,我原諒你了,你也是堂堂五爪開明獸,如此威猛,怎麼這般孩子氣,這般肉麻!”

“吼吼!”聽到景風原諒了他,五爪興奮的高吼了兩聲。

五只蛟龍看到五爪的強大實力,又看到五爪如此害怕那個看似文弱的年輕人,膽缺的的說道:“你們不要在這惺惺作態,有種你們別走,我們龍王這就出來。”

剛才五爪騎到白色蛟龍頭上的時候,其中一條蛟龍就傳音給龍王,說龍龜派來一個十分厲害的大將,眾人不敵,讓他火速支援。

“這位蛟大哥你們別誤會,我們不認識什麼龍龜,也不是他的走狗,我們兄弟二人只是路過,我這個兄弟十分貪玩,多有得罪,請你們原諒。”景風誠懇的說道。

“哼!你別在這花言巧語,我們龍王來了,就由你們好看的了。”其中一只青色蛟龍憤怒的說道。

正說著,鴻溝之中傳來一陣強大的氣息,比之這五只蛟龍散發的氣息都要強盛,一只渾身金黃,長達兩千多米的巨大金龍鑽出鴻溝,金色巨龍身後,跟著十多只神采各異的巨龍,虎視眈眈的望著景風和五爪,想要把他們撕裂了。

突然,金龍的仙識感受到五爪身上散發的氣息,渾身一震,幻化**型,一臉震驚的瞪著大眼對五爪說道:“這位小哥,請問你的本體是什麼?我怎麼感覺到我們龍族皇者五爪金龍的氣息。”

聽到金龍所說,跟隨金龍出來的十余只巨龍以及剛才五只蛟龍全部變**型,震驚的看著一臉疑惑的五爪。

“我的本體?我不能告訴你。”五爪受過巨人的警告,他雖然貪玩,但還不敢把自己的本體說出來。

金龍想了想說道:“我乃是龍宮的宮主金崛,我沒有什麼惡意,如果二位沒什麼事,我誠邀二位去我們龍宮一趟。”

“龍宮好玩嗎?”五爪瞪著大眼興奮的問道。

“我們龍宮寶物應有盡有,美食也數不勝數,二位一定會不枉此行。”金崛誠懇的說道。

“那好我們走吧!”五爪興奮的對景風說道。

景風看了一眼滿臉誠意的金崛,想到如今自己經過這段時間領悟虛獨境,自己和五爪已經可以隨意進入虛獨境,而虛獨境的防禦又如此堅韌,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看到景風同意,五爪興奮的大吼起來,抓著景風緊緊跟隨著金崛來到了神秘莫測的龍宮。

再去龍宮的途中,景風傳音給五爪說道:“如果有危險,及時靠近我,我把你帶到虛獨境中,那樣我們就安全了。”

五爪滿不在乎的點了點頭,興奮的看著眼前一幕幕新奇的景色。

突然,一座發著金光的海底宮殿出現在景風和五爪眼前,五爪揉了揉眼,張著大嘴看著這座漂亮的宮殿,景風看到這座神秘的海底宮殿,冰冷的心也波動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