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天道之變 第二卷第十章天道宗之變(上

“景風!”看到景風被極羽散人一劍刺穿胸口,胸口被仙劍的靈力爆開一個大洞,尸體重重摔落茫茫大海中消失不見,紅玉腦中一片空白,景風不甘的眼神不斷出現的腦中,紅玉無助的跪在崖邊哭泣著。

“刷!”凌竹真人趕到了崖邊,看到紅玉跪在崖邊哭泣,化蛇巨大的身體被劈成兩半躺在血泊中,卻沒有景風的身影。慌忙問道:“師叔,景風那個叛徒呢?”

極羽散人氣喘籲籲的說道:“景風這個叛徒被我的仙劍貫穿胸口而亡,尸體掉進茫茫大海消失不見。”

極羽散人經和化蛇一戰,消耗了大部分靈力,最後又鼓足全力扔出仙劍,擊殺死景風,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凌竹真人忙問道:“這叛徒這次不會死不了吧!”

“凌竹你大可放心,這叛徒被我仙劍貫穿胸口,我的半仙靈力已經把他的經脈,元嬰全部震碎,就算金仙也不可能救活,你放心吧。現在當務之急是趕快救治凌風和甯光子的傷勢,再推選一名宗主,我們天道宗經此一役,損失太大了,至少要修養百年才能恢複元氣。”極羽散人籲籲說道。

聽到極羽散人要再次推選宗主,凌竹真人眼中一亮,扶著極羽散人說道:“師叔,我們先去看看凌風師兄和我徒兒甯光子怎麼樣了,再趕回開天殿吧,等我們恢複了靈力把凌苦師兄及其死去的弟子遺體埋葬了,讓他們入土為安吧。”

極羽散人滿意的看了凌竹真人一眼滿懷深意的說道:“凌竹,在你們凌字輩弟子中,就屬你心細,大局觀好,不向凌風有勇無謀,凌雨冰冷如霜,以後天道宗就靠你了。我們去後山把凌風和甯光子帶上,趕回開天殿吧。”

“紅玉,別哭了,景風這個叛徒死不足惜,沒必要為他傷心,想想因為他死去的凌苦真人以及門下這麼多弟子,這樣死法算是便宜他了。”凌竹真人呵斥道。

“對不起師叔!”紅玉在地上站起了,擦了擦流出的眼淚,整理了一下情緒和極羽散人等人一起來到了云霧峰的後山,凌風真人以及甯光子受傷的地方。

遠遠看見甯光子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甯石子能在為全身是血的凌風真人療傷。

聽到有人來了,甯石子緩緩收功醒來,看到極羽散人急迫的問道:“太師叔,景風呢?”

“景風這個叛徒被我仙劍穿體而亡,尸體掉入了大海之中。”極羽散人不帶感情的說道。

聽到景風已死,甯石子心中一痛,一旁的凌風真人捂著胸口說道:“景風這個叛徒死不足惜,這樣死了真是便宜他了。”

凌竹真人看到愛徒奄奄一息,著急的來到甯光子身邊說道:“甯光,你要堅持住,師傅這就為你療傷。”甯光子是凌竹真人最得意也是最喜愛的弟子,看到甯光子奄奄一息,凌竹真人心中一痛。

極羽散人走到甯光子身邊說道:“凌竹,扶起甯光子,我來為他療傷,我的半仙靈力可以加速他傷勢的恢複!”

“好重!甯光子受景風這叛徒全力一擊,體內存留著一股魔氣真在蠶食他的靈力,如果不及時救治,甯光子很可能被魔氣蠶食而死。凌竹,你快抱甯光子去我們後山的驚天洞口,我去開天殿拿宗主令牌,現在之有驚天洞中的仙靈氣才能完全清除甯光子體內的魔氣。”極羽散人為甯光子療傷時,發現他體內有一股很可怕的魔氣,急迫的說道。

“凌風、甯石子,紅玉你們隨我一起回開天殿。凌風你去把景風身死之事說給大家聽,穩住大家的情緒,並盡快療傷,等我救治了甯光子,我們大家再商議宗主之位。”說完,極羽散人沒等凌風真人幾人,急匆匆的向開天殿後院飛去。

破云峰驚天洞口。

凌竹真人抱著奄奄一息的甯光子焦急的等待極羽散人,不多時,極羽散人所化靈光拖著一道長長的光痕飛速的飛來。

“呼!凌竹,你在這里等我,驚天洞一般人是進不得的,我帶甯光子進去,甯光子交給我你就放心吧!”說完,極羽散人接過甯光子走進了虛幻的驚天洞。

凌竹真人瞪著大眼盯著極羽散人的背影,一陣白光亮起,抱著甯光子的極羽散人憑空消失,凌竹真人看到眼前一幕心中一驚,越加想盡快競的宗主之位進入驚天洞一探究竟。

極羽散人把甯光子放在一張由靈氣形成的靈云床上,取出一個白氣繚繞的青色綠果放進了甯光子口中,對奄奄一息的甯光子說道:“甯光,這是我千年前無意間得到的一顆綠滄果,此過具有強大的恢複作用,可以加速你傷勢的恢複。你一會護住心脈元嬰,太師叔借助驚天洞中充足的仙靈力為你驅散體內的魔氣,知道嗎?”

“謝謝太師叔!徒孫知道了!”甯光子虛弱的說道。

由于服下綠滄果,盤膝閉目打坐的甯光子身體綠光不斷閃現,極羽散人雙手貼在甯光子胸口,一道道強大的半仙靈力不斷渡入甯光子體內。

三天三夜過去了,極羽散人由于連續厮,殺半仙靈力未能全部恢複,貼在甯光子胸口的雙手微微顫抖起來,但極羽散人卻發現渡入甯光子體內的充足半仙靈力並未使甯光子體內的魔氣減少,反而魔氣越來越強大,越來越狂暴。

就在極羽散人准備收回靈力研究研究甯光子體內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異常時,突然一絲絲金色蠶絲在甯光子體內鑽出,緊緊纏住了虛弱的極羽散人,極羽散人頓時感到一絲不妙,想用體內剩余的半仙靈力震斷纏住自己的金色蠶絲。突然,纏住極羽散人的金色蠶絲瞬間滲入極羽散人的體內,包裹著元嬰,使得極羽散人使不出一絲半仙靈力,金色蠶絲不斷的吸收著極羽散人剩余的半仙靈力。

甯光子和極羽散人迅速形成兩個巨大蠶繭,只是甯光子所形成的蠶繭不斷擴大,極羽散人所形成的蠶繭漸漸萎縮。

又過了一天一夜,極羽散人所形成的蠶繭已經化出人形,極羽散人皮包骨頭的躺在云床上,身上沒有一絲靈力,而甯光子卻滿身仙氣繚繞的沖破蠶繭。吸收了大量的半仙靈力,甯光子的境界一躍提升到渡劫中期的頂峰,成為天道宗的第一人。

極羽散人不敢相信的看著甯光子問道:“為什麼,你為什麼會這麼邪惡的魔功,你到底是誰?”

甯光子滿臉邪笑的看著奄奄一息的極羽散人說道:“我就是你的徒孫甯光子啊!也是天道宗千年難得一見的修真天才,但我還有個身份,我兩千年前乃是黑龍島魔龍最得意的弟子,魔龍為了他稱霸修真界的雄心,廢除了我的魔攻,千辛萬苦把我送入你們天道宗,成為你們天道宗的驕傲。”

極羽散人聽到甯光子所說心中一窒,悔恨的說道:“原來天道宗的奸細是你不是景風。”

“哈哈!太師叔,我要謝謝你幫我除了景風這個勁敵,本來我不想殺景風的,我很想讓景風成為我手下第一大將,只是景風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快我的計劃,並在我手中搶走我心愛的紅玉,我只能設計殺死他。如今景風已死,我又可以實行我的計劃了。”甯光子面露狠色的說道。

“不要激動太師叔,你以為天道宗就我一個奸細嗎?我在天道宗的師傅凌竹真人也是魔龍手底下的一枚棋子,只是我知道他是魔龍的棋子,他卻不知道我。如今黑龍已死,黑龍島現在魔龍掌權,他會利用我和凌竹真人來掌控天道宗,已完成他稱霸修真界的第一步,但我甯光子卻不向我師父那樣傻,我不會任命,聽人擺布的,只要我掌控了天道宗,利用天道宗護山大陣的威力提升至渡劫後期,取代魔龍的位置,我就可以利用黑龍島和天道宗一正一邪來稱霸修真界的夢想。好了太師叔,我最後叫你一遍太師叔,你知道的也夠多的了,可以放心的去了!”說完一張蓋在了極羽散人的頭頂,強的大靈力順著頭頂,瞬間震碎了極羽散人的元嬰,天道宗僅剩的散仙就這樣悔恨而終。

甯光子盤膝坐在極羽散人尸體旁,緩緩運功,之間周圍的仙靈力不斷被甯光子吸入體內。兩個時辰過去了,甯光子滿頭大汗的睜開眼,一個細如薄絲的金蠶被甯光子逼入體外,甯光子冷很了一聲自語道:“魔龍,你太小瞧我了,你以為用金蠶蠱就能控制住我,如今我已經煉化了巫獸金蠶蠱,又把金蠶蠱的蠱魂逼出體外,你就等著為以前所做的事悔恨吧。”

甯光子站起身來,從極羽散人尸體上拿過宗主令牌,並把極羽散人的尸首放進儲存戒指中,邪邪一笑離開了驚天洞。

洞外苦等五天的凌竹真人看到驚天洞口發出一陣耀眼的白光,甯光子獨自走出驚天洞心中一喜連忙說道:“甯光,你沒事了吧,你太師叔呢?”

甯光子微微一笑,把極羽散人的尸首從儲存戒指內拿出來,看到凌竹真人震驚的表情說道:“師傅,你先別激動,我乃現今黑龍島島主魔龍派來幫助師傅接管天道宗之人。師傅這是宗主令牌,你拿好,徒兒願意追隨師父,一統天道宗,並實現師傅的夢想。”

凌竹真人接過天道宗宗主令牌心中一片激動,說道:“好徒兒,不管你和魔龍什麼關系,只要今後一心為師父做事,師傅不會虧待你。”

“師傅,你趕快把極羽散人的尸首放進儲藏戒指中,我們去開天殿就說極羽散人把宗主之位讓給你之後閉關修煉去了。”甯光子催促道。

凌竹真人收了極羽散人的尸首和甯光子一起來到了天龍峰開天殿內。

如今受傷的弟子除了凌雨真人中毒較深一時未能複原,其余弟子經過這段時間的恢複傷勢已無大礙。

凌風真人經過甯石子為他療傷,傷勢已經基本複原,正焦急的站在大殿門口等待著極羽散人幾人。

看到甯光子以及凌竹真人正飛速向開天殿飛來,凌風真人一顆焦急的心漸漸輕松下來。

“甯光子你的傷都好了,境界也提升了?師伯我都看不透你了,看來你是因禍得福啊!凌竹師弟,極羽師叔呢,怎麼沒有前來?”凌風真人看到甯光子心中微微一震,大聲詢問道。

“嗯?極羽師叔把掌門之位讓給了我,獨自回後山修煉去了。”凌竹真人把宗主令牌亮了出來說道。

聽到極羽散人把宗主令牌給了凌竹真人,大家心中一驚,虛弱的凌雨真人冰冷問道:“這麼大的事,師叔為什麼怎麼不親自前來宣布而獨自回後山修煉去了?”

凌竹真人聽到凌雨真人所說一皺眉頭說道:“極羽師叔為了就甯光子消耗了過多的靈力,宗主之位是師叔親自傳給我的,不信你問甯光子。”

“是嗎?甯光子!”凌雨真人冰冷的問道。

甯光子看了一眼凌竹真人,凌竹真人頓時感到一絲不妙,甯光子害怕的退後兩步說道:“師傅,我身為天道宗的弟子,實在不能看到天道宗毀在您手里啊!凌雨師伯,凌風師伯,師傅為了得到宗主之位,把極羽太師叔殺死,現在尸首正在他的儲藏戒指中。”

凌竹真人一聽頓時怒火沖天,狠狠的一掌劈向了甯光子,甯光子沒有閃躲的硬結凌竹真人一掌。“噗!”甯光子被凌竹真人憤怒一掌擊飛,口吐鮮血的躺在開天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