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天道之變 第二卷第五章凌云飛升

景風懷著一顆忐忑的心鑽出寒潭,落到了正在寒潭邊為凌風真人療傷的凌云真人身旁。

景風在凌風真人面前跪下內疚的說道:“對不起凌風師叔,小黑是我好朋友,我是不得已才出手的,傷了師叔是我不對,請師叔責罰,景風沒有半點怨言。”

由于凌云真人已經半仙之身,體內的仙靈力已經轉變了大半,大約半天的時間,身受重傷的凌風真人就被凌云真人強大仙靈力很快恢複了七成傷勢。

恢複七成傷勢的凌風真人,狠狠瞪了跪在地上的景風一眼說道:“你別跪我了,你這種大逆不道的弟子,我可承受不起。”

景風聽到凌風真人不肯原諒他,深深的給凌風真人磕起頭來。

“凌云師兄,那魔獸化蛇剛剛渡完魔劫,我們一定要趁它魔靈力未完全轉化前擊殺死它,不然它很可能會危害我們天道宗弟子。”凌風真人並沒有理會不斷磕頭的景風恨恨的說道。

“是啊師兄,這魔獸化蛇在我天道宗,如果讓其它宗派知道,我們天道宗的名聲就完了,所以我同意凌風師兄的意思,在化蛇未完全進化成魔獸之前,擊殺死它,如果等它完全進化成魔獸,想殺死它就難了。”凌竹真人附和道。

“師伯,你們不能傷害小黑啊!”景風跪著挪到凌云真人面前,抓著凌云真人的衣角淚流滿面的說道。

凌云真人眉頭緊皺,思索了一陣說道:“景風,你能保證化蛇不會傷害我天道宗嗎?”

“師伯,我拿生命保證,小黑不會做出了危害我們天道宗的事。”景風堅定的說道。

“哼!如果這魔獸做出了危害我們天道宗的事,你的爛命能賠得起嗎?”凌風真人大喝道。

“好了凌風師弟,這魔獸化蛇已經在我們天道宗存在這麼多年了,都沒有危害我們天道宗弟子,我想他對我們天道宗沒什麼惡意,再說當年它乃邪宗左護法所封印的靈獸,擊殺我們天道也是情非得已。這樣吧,我用仙靈力在這寒潭中布下一道仙法禁制,讓魔獸化蛇只能在寒潭中活動,這樣我就他就不會危害我們天道宗了。”

說完,凌云真人凌空躍起,飛到了寒潭之上,雙手連打五個手印,形成了一個靈光罩。靈光罩慢慢變大,罩住了整個寒潭。

“奉天符!”一道金色靈符被凌云真人祭出,印在了靈光罩上。

“轟!”整個靈光罩震動了一下,又恢複了平靜。

“呼!”凌云真人飄落下來,喘了一口粗氣道:“好了,我想以化蛇的魔靈力是很難沖破我布置的仙法禁制,除非它飛升魔界,不然很難再出來,這樣就不會危害到我們天道宗了。”

“可是師兄,要是其他宗派知道我們天道宗竟然有一只魔獸,那我們天道宗的萬年聲譽不就毀了。”凌風真人大聲說道,“只要我們幾個人不說,誰能知道,除非有人故意把魔獸化蛇在我天道宗的事說出來,不然其它宗派怎麼知道。”凌云真人很有深意的說道。

聽到凌云真人這麼說了,凌風真人和凌竹真人都沉默了。

“景風,雖然你為了救魔獸化蛇而向凌風師弟出手,但這以下犯上乃是我們天道宗的大忌,我罰你在靈霧洞面壁千年,以作懲罰,你可服氣。”凌云真人十分喜愛景風,但景風所犯之罪過于嚴重,不得已深吸一口氣說道。

“弟子願意接受掌門師伯的懲罰,去靈霧洞面壁千年。”景風看到化蛇雖已保命,但卻限制了自由,現如今凌風真人咄咄逼人,無可奈何的應道。

云霧峰靈霧洞。

景風靜靜的盤膝坐在靈霧洞中,而靈霧洞口被凌云真人布置了一道仙法禁制,使得景風被完全孤立在靈霧洞中。

現在的景風心中一片寂靜,自己冒犯了性格剛烈的凌風真人;自己和化蛇一樣被限制了自由;混沌前訣又停滯不前;師傅和紅玉又在閉關。這一切的一切使景風就這麼靜靜的盤膝坐了十年。

破云峰驚天洞。

由于門規規定,破云峰內的驚天洞曆代掌門和境界達到渡劫後期的弟子可以在驚天洞中修行天龍祖師留下的法訣十年。十年之後驚天洞會自動把修煉之人送出來。

站在驚天洞口的凌苦真人全身散發出一股超然的氣息,經過在驚天洞十年的修行,凌苦真人的靈魂之境已經到達了渡劫後期,本身的境界也提升至渡劫中期的頂峰,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渡劫中期到達渡劫後期了。

“也不知道景風和甯石子這十年怎麼樣了,是不是又有所突破了。景風這孩子一次次給我驚喜,說不定這次又給我一個大驚喜。也不知道凌云師兄體內的仙靈力轉化完了嗎?是不是已經飛升仙界了。”想著想著,凌苦真人來到凌云真人所在的翔龍洞,想看看凌云真人是否飛升了。

剛到翔龍洞,就聽見洞內凌云真人的聲音:“師弟,你出關了,恭喜你啊!”

聽到凌云真人的聲音,凌苦真人走進了翔龍洞。

一進翔龍洞,凌苦真人感到一股仙家之氣撲面而來,凌云真人全身仙氣繚繞的坐在石床之上。

凌云真人現在基本上已經轉化完仙靈氣,而地之界存在的乃是普通的靈氣,所以現在凌云真人身上的仙靈氣十分明顯的顯露出來。

“師兄,你現在已經完全轉化完仙靈氣了。”凌苦真人感覺如今凌云真人身上散發的氣勢使渡劫中期頂峰的自己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恩!師弟,我已基本轉化完了仙靈氣,為了等你從驚天洞出來,我一直苦苦壓制體內的仙靈氣。現在你閉關出來,我就可以放心飛升仙界了。”凌云真人面帶笑容的說道。

“對了,凌苦!你在驚天洞閉關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大事。你閉關沒多久,你當初給我說的你們云霧峰後山的魔獸化蛇,竟然渡魔劫了。由于魔劫的影響過于巨大,使得我、凌風師弟、凌雨師妹,凌竹師弟和你徒弟景風全都趕到了云霧峰。我也知道景風和魔獸化蛇的關系,但景風為了魔獸化蛇,和凌風師弟發生了沖突,景風出其不意的把凌風師弟打傷。我不得已罰他在靈霧洞閉關千年來懲戒他。”凌云真人說道。

凌苦真人聽到景風把凌風真人打傷心中一驚,說道:“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景風這孩子太沖動了,當初真不該放任景風和魔獸化蛇再一起。”

“師弟啊,你不要有門戶之見。就算是魔道也有心地善良之人,而我們正道也有一些心懷不軌之人啊。景風這孩子心性不壞,只要善加培養,我相信景風一定會成為我們天道宗未來的希望。”

“好了師弟,我們去開天殿吧,把眾是兄弟都召集過來,我正式把掌門之位交于你,我也好了無心事的飛升仙界。”說完,凌云真人領著凌苦真人一起飛向了開天殿,在飛往開天殿的途中,凌云真人把昭明台中的天龍鍾的用法告知了凌苦真人。

不多時,凌字輩五位真人以及門下弟子全都聚集到了開天殿內。

由于凌風真人和景風的沖突以及凌竹真人和凌苦真人的宗主之爭,二人看到凌苦真人出關並沒有欣喜的表情,而是冷漠的看了凌苦真人一眼沒有說話。

令若冰霜的凌雨真人平時也很少說話,沖著凌苦真人微微一笑也沒有說話。看到自己的師父都沒有說話,三大真人門下弟子也都沉默了。

一時間,大廳中陷入了沉靜之中。

凌云真人看到此情此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說道:“我即日就要飛升仙界了,現在正式把宗主之位讓給凌苦師弟,我希望大家一定要團結,全力支持凌苦師弟,光大我天道宗。”

“凌苦師弟,你來坐到這里,你以後就是我天道宗的宗主了,全部弟子都由你來領導,如果有那個弟子不聽從你的命令,你可以去後山找兩位師叔祖的幫助知道嗎!”凌云真人把開天殿中宗主的寶座讓給了凌苦真人。

凌苦真人拘謹的坐在宗主寶座上,看著大家。看到凌風真人以及凌竹真人不善的目光,漸漸感覺的自己肩上的責任沉重。

凌苦真人深吸一口氣說道:“既然坐上這個宗主之位,我凌苦就一定不辜負凌云師兄對自己的期望,廣大天道宗,重現天道宗當年的輝煌。”

凌風真人突然說道:“凌苦掌門,你門下弟子以下犯上,偷襲我並使我身受重傷,你說該怎麼處罰。”

凌苦真人聽到凌風真人不向原來叫他師兄而叫他掌門,心中一涼說道:“凌風師弟,我門下弟子景風冒犯你,凌云師兄已經懲戒他在靈霧洞中面壁千年,我尊重師兄的懲罰,難道你覺得這也還不夠嗎?”

凌風真人受過凌云真人的警告,並不敢把景風為救魔獸化蛇而出手傷他說出去,聽到凌苦真人把凌云真人搬出來,也陰著臉不說話了。

“凌風啊,我們修真之人重在心性的修為,不要再斤斤計較了,我希望你和凌竹師弟摒棄前嫌,輔佐好凌苦師弟。”凌云真人頗有深意的說道。

“好了,我如今體內的仙靈力已經完全轉化了,前段時間為了等凌苦師弟閉關出來一直苦苦壓制體內的仙靈力,現在凌苦師弟已經閉關出來,我也把掌門之位讓出,我也可以放心的飛升仙界了。”

說完,凌云真人看了眾人一眼,飛出了開天殿,身體發出一道金光直沖云霄,天空中出現了一個黑洞,凌云真人受到黑洞吸引,緩緩的飛到黑洞中,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