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天道之變 第二卷第一章護山大陣的真正威力

云霧峰天靈洞內,凌苦真人,甯石子,景風盤膝坐在石床之上交談著。甯石子看到景風安全歸來十分高興,不停的詢問景風這次下山的事情。

“甯石,你先別問了,景風這次下山遇到了很多事,凌云師兄的大徒弟甯韻子,凌風師弟最得意的徒弟鳴玉都命喪于此次下山。”凌苦真人制止了甯石子的詢問。

聽到甯韻子和鳴玉雙雙損命,甯石子心中一痛也不敢再說話了。

“景風,剛才聽你所說,那神秘高手法力通天,簡單的一招就破了我們修真界威震一方的人物的合力一擊並使他們重傷,那他為什麼把這麼珍貴的五彩神石留給了你。”凌苦真人疑惑的問道。

“師傅,我也不知道,當時我被那人擊成重傷,突然,那人金光一閃,把五彩神石留在石台上就消失了。師傅,甯韻子師兄和鳴玉師兄為了救我死在白鶴那個老匹夫劍下,我現在心中很亂,我能先回靈霧洞嗎。”景風害怕凌苦真人在深入詢問,找了個借口,早早回到了靈霧洞。

回到靈霧洞的景風陷入深深的沉思中,心想:“真的像天機前輩所說,因為我們功法很像,才幫我?可是這也太牽強了,哎~~~也不知道天機前輩能救活兩位師兄嗎?”

就在景風深深沉思時,凌云真人把五彩神石放入了護山大陣的陣心之中。突然,整個云龍山白光大作,映的靈霧洞內都亮了起來。靈霧洞內靈力突然充足起來,並不斷漂浮著一絲絲有如實質的虛幻靈氣絲。

“怎麼回事,出什麼大事了,難道……”景風在沉思中醒來。

景風急匆匆跑出靈霧洞,看到整個云霧峰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陰陽八卦圖,空中的云彩也變成五彩色。整個云龍山不斷從泥土中鑽出著虛幻靈氣絲,樹林中的綠光也漸漸增多,整個云龍山猶如仙境一般“好充足的靈力啊,好美的云霧峰啊。咦!天空中怎麼出現了一個陰陽八卦圖。”景風震驚的自語道。

“景風啊!這陰陽八卦圖乃是我們天道宗護山大陣的最強陣法陰陽八卦陣,此陣法攻守兼備,如果擅闖此陣,陣中就會生成仙火進行攻擊。而如果擅自攻擊此陣,陣中就會生成寒光罩進行防守,就算一般仙人前來也休想攻破此陣。此陣法還可生成大量的靈氣,對我們修煉也會事半功倍的。”凌苦真人聽到景風疑惑的話語,為景風解惑道。

“景風啊,這一切都是你的功勞啊,為師一直相信你會給我們天道宗帶來福音,為師果然沒有看錯你。”看到如今的天道宗的護山大陣的威力更勝三千年前,凌苦真人激動的說道。

“好了,景風,你和甯石子回靈洞中修煉去吧,如今天道宗內的靈氣比以往充足百倍,其中更是摻雜著這五彩神靈氣,我想你們的修煉速度也會提升百倍。”凌苦真人平靜了一下激動的心情,看到如今天道宗的護山大陣已經恢複如初,威力更勝以往,催促二人抓緊修煉,提升境界。

景風回到靈霧洞,平靜了一下心情,決定修煉那人傳給他的混沌前訣來提升功力,好去給甯韻子和鳴玉報仇。

修煉混沌前訣主要是按五行相生的原理,把一種屬性的靈力練到極致就可慢慢生成另一種相生屬性,如此反複,提升境界。

由于景風在五色寶塔的褐色沙漠中,吸收了大量的土屬性靈力,使得體內的土靈已經達到了頂峰,再進一步就能修成金靈,提升至地沌後期。

天龍峰內的龍翔洞,天道宗的宗主凌云真人也在盤膝吸收著充足的靈氣修煉著。

原來天道宗由于護山大陣的陣心被毀,靈氣稀薄,使得凌云真人的靈魂境界、本身境界一直停留在渡劫後期,未能感應到天劫。只要凌云真人的靈魂境界到達了大成初期,就可感知天劫到來的時間。

而如今,景風下山帶回了五彩神石,凌云真人用五彩神石作為護山大陣的陣心,不但使護山大陣的威力提升至頂峰,還使云龍山內的靈氣充足起來,其中還不時漂浮著化虛為實的五色神靈氣,使得修煉中的凌云真人靈魂境界飛速的提升著。

“嗡!”凌云真人腦中靈光一閃,凌云真人通過一年多吸收神靈力,使得一直停留在渡劫後期的靈魂境界一下子提升至大成初期。

凌云真人睜開眼睛,眼中白光一閃,喃喃自語道:“天劫終于要到了,還有九個月我就要渡天劫了,沒想到景風帶來的五彩神石,使我心境一下子提升到大成初期,看來我要把幾位師弟妹召集過來,商量一下接任掌門之事。”

凌云真人來到開天後殿內的昭明台,利用天龍鍾把大家召集到開天殿內。不多時,凌苦真人,凌風真人,凌雨真人,凌竹真人都急匆匆來到了開天殿內。

“怎麼了師兄,這次召集我們前來是為了什麼事。”凌風真人看到心事重重凌云真人問道,“各位的境界提升的很快啊,看來景風這次下山帶回的五彩神石,對我們天道宗日後的崛起起到了決定性作用。我這次召集大家前來是因為,我通過這一年多的修煉,靈魂境界終于有所突破,到達了大成初期,我已欲知九個月後,我就要渡仙劫了。”凌云真人平靜的說道。

聽到凌云真人即將要渡仙劫,每個人心中都震驚了一下。凌竹真人詢問道:“師兄,渡仙劫可不是小事,我想你也知道,渡仙劫的概率只有十分之一二,凌云師兄,你有把握嗎。”

“大家不要擔心,天劫之所以難度,那也是考驗人而已,不管如何,總有一線生機,絕對不可能讓渡劫之人完全沒有希望,實在不行,我也可以舍棄肉身,修的散仙啊。”

“我這次召集大家前來,是為了接替宗主之位。大家也知道,如果我渡劫成功,體內的靈力就會慢慢轉變成仙元力,向我們天道宗目前的狀況,云龍山內靈力充沛,其中還摻雜著五彩神靈氣,我想用不了一年,我體內的靈力就會轉變成仙元力飛升成仙。我想在我渡劫之前,把宗主之位定下來,那樣我就了了一件心事,就可以專心來渡天劫了,你們覺得可否。”凌云真人微笑的詢問道。當聽到宗主之位時,凌竹真人眼中一亮。

凌云真人現在已經把自己即將要渡天劫的事放到了腦後,凌云真人現在最關心的是挑選一名可以服眾,可以日後壯大天道宗的宗主。

“你們覺得誰可以接替我宗主之位呢?”凌云真人詢問道。

“我提議凌苦師兄接任宗主之位。”一向沉默寡言,寒冷如冰的凌雨真人說道。

凌苦真人聽到凌雨真人竟然選他作為接任宗主人選,眉頭一皺,就像推脫。突然,凌苦真人腦中一閃,凌雨真人傳音道:“師兄,為了我們天道宗,千萬不能讓凌竹師弟當選宗主。”

凌苦真人一聽感到詫異,傳音道:“為什麼。”

凌雨真人傳音道:“我無意間發現了凌竹師弟的一些事,這些事如果是真的,那對我們天道宗危害會很大,不過現在我還不能完全確定,等我確定了以後再給你詳說。凌苦師兄,為了我們天道宗,我想你是接任凌云師兄的最佳人選,千萬不要推脫。”

聽後,凌苦真人沒有傳音,陷入了沉思。

正想著,一旁的凌風真人發話道:“我提議凌竹師弟接任宗主。凌苦師兄平時一向沉默寡言,不理世事,為了我們天道宗日後考慮,我認為凌竹師弟最合適。”凌風真人平時和凌竹真人關系最好,所以力挺凌竹真人。

“那好,宗主之位就在凌苦師弟和凌竹師弟之間產生。我認為給他們二人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誰完成得好,誰就成為下任宗主,你們認為可否。”凌云真人一臉笑意的問道。

“那是什麼任務呢掌門師兄。”凌竹真人急迫的問道。

“嗯~~如今我們天道宗護山大陣已經恢複,山中靈氣充足,很適合一些珍貴的靈獸生存,但我們云龍山內的靈獸實在太少了,那就以八個月為期,看誰能抓到更多的靈獸放到我云龍山中,可否。”凌云真人思考了一下說道。

“好,我同意。”凌竹真人一口答應道。

“凌苦師弟,你同意嗎?”凌云真人詢問道。

“同意!”凌苦真人簡單地說出了兩個字。

“那好,既然你們都同意,那就這麼辦,你們倆也快去想辦法抓靈獸吧,我也回翔龍洞准備渡劫之事了,我們八個月後開天殿見。”說完,凌云真人離開了開天殿。

云霧峰天靈洞內。

凌苦真人皺著眉冥思著:“凌雨師妹所說的事會是什麼呢?凌竹師弟真的會做出危害天道宗的事嗎?哎!!算了,先不想這麼多了,等有機會找凌雨師妹問清楚再說。可是靈獸,上哪去抓靈獸呢,在修真仙山,靈獸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算抓到一只都很艱難,再說只有八個月時間,哎!!算了,順其自然吧,也許凌竹師弟不向凌雨師妹所想的那樣,也許凌竹師弟比我更適合這個宗主之位,比我更能領導好天道宗。”

而與此同時,凌竹真人卻獨自一人下山去了。

十八個月過去了,景風還在苦苦修煉著混沌前訣,想一舉提升到地沌後期生成金靈。如今景風體內無數個土靈正在劇烈的顫抖著。突然,一絲強大的五色神靈氣被景風吸入體內,景風體內的土靈瞬間吸收掉五色神靈氣。“嗞嗞嗞!”土靈裂出一道道細口,生出了一個個小金珠。

景風腦中一閃,忽然醒來,觀察了一下自己體內的情況後欣喜若狂道:“我終于修煉成金靈了,終于提升到地沌後期了。如今我的攻擊力比以往更強了,不但可以使用火靈,還可以使用威力更勝的金靈。”

“對了,天機前輩送給我的虛獨境自從完全煉化後,我還沒好好領悟一下呢!上次天機前輩說我境界低,等提升了境界再慢慢領悟虛獨境的奧秘,現在我提升到地沌後期了,試著領悟一下虛獨境,看看虛獨境到底有什麼獨到之處。”

景風一絲靈魂之力融入體內虛獨境中後感到了深深的震驚,景風感覺到虛獨境內就是一個獨立的世界,而現在自己只能在虛獨境的邊緣活動。這個世界有天有地,有山有水,有不少稀奇的靈獸正懶散的在山林中嬉戲。景風心意一動,正在追逐嬉戲的靈獸突然定止不動了,驚恐的看著眼前景風的靈魂。景風已經完全煉化了虛獨境,自己就是虛獨境的主宰,虛獨境內所有一切都屬于景風,只是景風如今境界不夠,只能領悟虛獨境的冰山一角。

“呼!”景風心意一動,靈魂離開了虛獨境。心想道:“果然是個好東西,不知道我身體能進去嗎?”

景風試了幾次,肉身根本進入不到虛獨境內,景風一臉遺憾的自語道:為什麼虛獨境內有這麼多靈獸,而自己卻進不去呢?嗯~~~是不是自己境界太低。哎!等以後提升了境界再試試吧。”景風放棄了想進入虛獨境的想法。

“現在去找師傅,我如今的境界相當于大道中期了,應該和甯石子師兄一樣了,讓師傅也替我高興高興。”景風高興的跑到了凌苦真人的天靈洞。

由于景風害怕耽誤凌苦真人修煉,悄悄的站在洞口,向里望了望,想看看凌苦真人有沒有在修煉。

看到凌苦真人並沒有修煉,而是坐在石床上發呆,景風疑惑的想道:“師傅這是怎麼了,怎麼一個人發起呆來。”

“師傅,你怎麼了,在想什麼?”看到凌苦真人一個人發呆,景風走進天靈洞疑惑的問道。

“景風啊,怎麼不繼續修煉了,如今我們天道宗靈氣充沛,正適合修煉啊。”凌苦真人心不在焉的說道。

景風感覺今天的凌苦真人和以往不一樣,關心的問道:“師傅,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怎麼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凌苦真人聽到景風所說,整理了一下情緒,並沒有把凌雨真人對他所說告訴景風,只是把凌云真人即將飛升和競選宗主的事給景風說了。

“師傅,你是說凌云師伯就要渡天劫了?還有誰在這八個月中抓的靈獸多,誰就接任他掌門之位。師傅您是不是為了靈獸發愁啊!你不是沒靈獸嗎?徒兒有啊!”說著景風靈魂融入虛獨境內,抓出了百余只靈獸。這百余只靈獸驚恐看著虛獨境的主人景風,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怎麼突然來到了這。天靈洞內一時間百獸齊鳴,這百余只靈獸驚恐的看著陌生天靈洞。

景風傳音對這百只靈獸威脅道:“你們以後自由了,不用回虛獨境內了,但你們必須生生世世留在云龍山內,如果你們誰不願意,哼!我就會讓它魂飛魄散。”

百名靈獸點頭齊鳴,全都表示願意生生世世留在云龍山。

“很好,你們先回虛獨境,過幾天我就解除你們的靈契,恢複你們的自由。”景風滿意的點頭道。

景風心意一動,百只靈獸消失不見,只剩下瞪著大眼震驚看著景風的凌苦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