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天道宗 第十七章凌竹歸來

天龍峰,開天殿內。凌竹真人云游了八十後返回了天道宗。

“師弟,你這次云游了八十年,在這八十年中,修真界有什麼大事發生嗎?”凌云真人詢問道。

“師兄,我這次下山,我得到兩條重要消息。第一:五魔宮再次現身,在他們的宮主金魔帶領下,攻打了位于仙足島的仙劍派,最後多虧了仙劍派的兩大散仙現身救派及玄心宗白鶴掌門帶領門下弟子及時趕到,經過一場厮殺,最終趕跑了來犯之敵,但仙劍派經此一役,派中的劍為,劍亦兩大真人和不少弟子身死,損失慘重。第二:五魔宮現世,震驚真個修真界,玄心宗為了抵禦外敵,召開修真大會,誠邀我們天道宗參加,共同商討應對之策。”凌竹真人詳細的介紹著這些年修真界發生的大事。

“師兄,這是玄心宗掌門白鶴的信劄,青師兄一覽”。說著,凌竹真人把信劄遞給了凌云真人。

“嗯~~事關重大,還是召集其它三位師弟妹前來開天殿商議再做決定吧。”凌云真人看完信中所寫後說道。

“師弟,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說完,凌云真人離開了大殿,來到了開天後殿內的昭明台,凌云真人站在天龍鍾面前,緩緩敲起了天龍鍾。

不多時,天道宗五位凌字輩真人全部聚集到開天殿內。

“凌竹師弟,你回來了,一切可好。”凌風真人看到凌竹真人坐在殿內,親切的打著招呼。

“凌風師兄,我回來了,謝謝師兄關心。”凌竹真人微笑著回應道。

“好了,既然大家都到了,我就把召集你們前來的事,給你們說說,凌竹師弟這次云游歸來,帶來了兩條重要的消息。第一條,五魔宮重現我們修真界,並攻打了位于仙足島的仙劍派,仙劍派中劍為,劍亦兩位真人慘死,仙劍派損失慘重。第二條是玄心宗為了對抗五魔宮,召集我們天道宗前去玄心宗,商量共同抗敵之事,這是白鶴真人的心紮,大家可以一觀。”說著,凌云真人把信遞給了離他最近的凌風真人。

凌風真人看後眉頭緊皺說道:“師兄,我們和玄心宗一向不和,三千年前我們天道宗的那場大禍,玄心宗就是為了和我們爭修真界第一大宗的寶座,沒有派人前來相助。這次他召集我們前往,我們就一定要去嗎?再說,我們天道宗的護山大陣已經沒有三千年前那麼堅固了,我們幾個可萬萬不能全部下山啊!”

凌苦真人也微微點頭回應道:“我同意凌風師弟的話,我們不可全部下山,如今五魔宮現世,黑龍島又對我們天道宗蠢蠢欲動,我們幾個人不可下山啊。”

凌云真人眉頭緊皺說道:“既然白鶴真人都發來了邀請,我們不可為了三千年前的恩怨,強化和玄心宗的矛盾,至所有修真之人生命于不顧。”

凌竹真人突然說道:“師兄,既然這樣,我們都派自己門下一名道法高深的弟子前去,這樣既保存了我們天道宗的實力,有顧全了白鶴真人的臉面,師兄你看這樣可否。”

凌云真人仔細想了想凌竹真人的話說道:“目前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好吧,大家都回去,在自己門下選一名道法高深的弟子,三日之後來我開天殿集合。”

“是師兄,我們告退了。”四人向凌云真人施了一禮後,回到了各自的修煉之地。

云霧峰,天靈洞內。凌苦真人在苦惱的沉思道:“我到底該讓誰前去呢?甯石子道法深厚,為人謙和,至今跟隨我修行了兩千六百余年,是這次前去的上上之選。而景風呢?為人機靈,很有靈性,雖然修行時間尚短,但修真境界卻不在他師兄之下。我到底該讓誰前去呢?”

沉思了一會,凌苦真人無奈的說道:“哎,先把他倆召集過來,把這件事給他們說說,聽聽他們的意見吧,在決定人選吧。”

天靈洞內,景風和甯石子一臉迷惑的站在凌苦真人面前。

景風迷惑的問道:“師傅,這次您把我和師兄叫來,有什麼事嗎?”

“景風啊,這次師傅把你和你師兄叫來,是有一件事和你們商量。你師叔凌竹真人云游歸來,帶來了兩條重要的消息。其中一條就是讓我們天道宗派人去玄心宗參加由他們召集的修真宗會,凌云師兄決定,我們五位凌字輩真人就不前去參加了,而是在我們每位門下找一名弟子前去。你們誰願前往。”凌苦真人詢問道。

景風一聽,立即雙眼放光,懇求的對凌苦真人說:“師傅,我想去,能讓我去嗎?自從九歲上山,我還沒出去過呢!”

聽到景風這麼說,凌苦真人微微笑笑說:“甯石子,你說呢?”

“師傅,弟子自從上次想提升到大道中期走火入魔後,剛剛複原,現在想靜下心來修煉,以盡快提升到大道中期。再說上次和小師弟比試,我們不分上下,難分伯仲,所以這次讓小師弟去吧。”看到景風激動的表情,甯石子大度的把這次下山的機會讓給了他。

“好吧,景風,既然你師兄把這次下山的機會讓給了你,那這次就由你代表我們云霧峰一脈參加玄心宗召集的宗會。景風,你是第一次下山,這次你可代表著我們云霧峰一脈,所以這次出去,一定要控制好自己,不可惹事,凡事多忍耐,多聽你師兄師姐的話,知道了嗎?”凌苦真人嚴厲的說道。

“是師傅,徒兒一定牢記師傅的訓斥,凡事多忍耐,為我們云霧峰一脈爭光。”景風堅定的說道。

“景風啊,師傅不要求你為我們云霧峰一脈爭光,只要平安回來就行。”凌苦真人欣慰地說。

“是師傅。”景風感動的說道。雖然只有只字片語,但凌苦真人對景風的關心表露無疑,讓景風很是感動。

“好了,景風,你回去准備一下,三天之後,隨為師到開天殿,和你幾位師兄師姐一同下山。”凌苦真人捋了捋胡子說道。

景風和甯石子出了天靈洞,景風感激的對甯石子說:“謝謝師兄把這次下山的機會讓給了我,我一定不辜負師兄,為我云霧峰爭光的。”

“景風啊,下山以後,記得多看少說,凡事有你幾位師兄、師姐撐著。一定要安全歸來啊。”甯石子拍了拍景風的肩膀說道。

“是師兄,我回云霧洞了。”景風滿臉笑容的對甯石子說。

現在的景風臉上一直掛著笑容,下山的喜悅,在景風的臉上表露無遺。

回到靈霧洞的景風,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終于可以下山了,也不知道外面是什麼樣子,是不是和落霞村一樣漂亮。”

想著想著,景風暗自傷心起來,死去親人的樣子在景風腦中不斷飄過。“爹娘,大哥,妹妹,孩兒一定會給你們報仇的。”

“對了,這次也不知道哪幾位師兄和我一同前往,紅玉師姐會去嗎?”想到紅玉美麗的臉龐,景風漸漸在傷心中恢複過來。

“還有三天就要下山了,這次下山還不知道要去多久,走之前去寒潭看看小黑吧,給它說一聲,讓他放心。”景風突然想到了化蛇,決定走之前去找趟化蛇。

云霧峰後山的寒潭邊,景風站在潭邊,大喊化蛇的名字。

“小黑,快出來。”景風用上靈力,一道道聲波在口中不斷發出。

“嘭!”的一聲,化蛇在寒潭中鑽了出來。

“吼吼!”,化蛇看見景風,高興的吼著。

“小黑啊,我今天來看看你,我再有三天就要隨我幾位師兄下山參加什麼玄心宗舉辦的修真宗會了,再回來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走之前來看看你,我會想你的。”景風撫摸著化蛇的大腦袋說道。

“吼吼吼!”化蛇不舍得怒吼著。

“小黑,你放心,我會安全回來的,到時候我們比試比試,看看誰厲害啊!我走了小黑。”

當景風提到要走時,忽然,化蛇的大嘴咬住了景風的衣服。

“怎麼了小黑,放心吧,我會安全回來的。”景風看到化蛇咬住他不放,以為化蛇不想讓他走。

“吼吼!”化蛇搖了搖他的大腦袋,“嘭”的一聲跳入寒潭中。不一會,化蛇叼著一個發著暗光的靈甲出來。

“小黑你這是。”景風看到化蛇在潭水里叼出一個戰甲,迷惑的說道。

“鐺”的一聲,化蛇把靈甲扔到景風身上,並沖他不住的點頭。

“你這是給我的。”景風看著掉在身上的靈甲疑惑的問道。

“吼吼!”化蛇點了點他的大頭。

“謝謝你小黑,我知道你是怕我在外面有危險”。看到化蛇給他一件靈甲,景風很是感動。

“嗞”!景風滴血認主後,靈甲消失在景風手中。不管靈甲,仙甲,只要滴血認主後,就會融入主人身體里,只要主人心意一動,靈器就會出現。

“這是……穹光戰衣。好強大的防禦力啊,我穿上這個戰甲,防禦至少提升四五倍,但為什麼這個戰衣充滿了殺戮的邪氣啊!看來我還是關鍵時候再招出來吧,以免師父他們誤會。”當景風滴血認主穹光戰衣後,自然感覺到戰衣強大的防禦力,但又感到此戰衣充滿了邪氣。

其實景風不知道,這件穹光戰衣乃是當年邪宗左護法邪戮的戰甲,乃是中級魔甲。邪戮在侵占天道宗時身死,魔甲自然被化蛇得到,放在入寒潭之底,這次景風下山,化蛇害怕景風有危險,所以把穹光戰衣送給了景風。

“謝謝你小黑,我走了。”景風戀戀不舍的離開了寒潭。

三天之後,五位凌字輩真人和其下下山的甯韻子,鳴玉,紅玉,甯光子和景風來到了開天殿。

甯韻子,凌云真人門下大弟子,為人隨和,在天道宗修行了兩千八百余年,大道玄指心法已經練到第九層,境界也達到了大道中期的頂峰。武器上品靈器空幻刃,里面封印了一只上級靈獸火光鼠。

鳴玉,凌風真人二弟子,和凌風真人一樣,脾氣暴躁,嫉惡如仇。在天道宗修行了兩千二百余年,大道玄指心法修煉到第八層,境界達到了大道初期武器中品靈器飛鳳劍,里面封印了一只中級靈獸雷鳥。

紅玉,凌雨真人二弟子,冷若寒霜,在天道宗修行了兩千一百余年,大道玄指心法修煉到第八層,境界達到了大道初期。武器火龍鞭,上品靈器,里面封印了一只火龍的靈魂。當景風看到下山的隊伍里有紅玉,激動的渾身發顫。

甯光子,凌雨真人的二弟子,為人機智,是天道宗百年難得一見的修真天才,修行兩千四百余年,大道玄指心法已經練到最高的第十層,境界達到了大道後期的頂峰。武器上品靈器六妖蛇劍,里面封印了一只上級靈獸兩頭妖蛇。

好了,既然大家都到齊了,你們就准備下山吧。在下山之前,我有幾句話要給你們交代一下:“這次下山,是為了參加玄心宗召集的四宗大會,你們本著學習的目的前去,不可惹事,凡事多忍耐,知道嗎!”凌云真人交代道。

“是師伯,我們一定不會辜負掌門師伯對我們的期待。”五個人一口同聲道。

“甯韻,你是大師兄,在路上多約束幾位師弟妹,尤其是景風,他第一次下山,保護好它的安全,知道嗎?這是玄心宗的信劄,你拿好。好了,你們下山吧,祝你們一路順風,早日平安歸來。”幾位真人一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