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天道宗 第八章極寒地脈

云霧峰,天龍洞內。凌苦真人眉頭緊皺的坐在石床之上。

“景風,你為什麼不堅持一下,也許凌雨會最終答應我的請求的。再說我們云霧峰哪有什麼修煉玄陰訣的好地方。你真是太任性了,枉費為師的一片苦心。”凌苦真人生氣道。

“師傅,徒兒真知道一個至陰至寒的地方,我想在那個地方修煉玄陰訣一定會事半功倍的,而且在那個地方修煉很安全,不會有凶獸來打攪我修煉的”。景風答道。

“如果師父不信,徒兒帶您去看看那個地方就是了。”說完,景風拉起凌苦真人的袖口向洞外走去。

二人風風火火的來到了景風當初遇到化蛇的那個寒潭。

在陽光的照射下,此寒潭表面泛起一道道寒氣,讓人看著都冷入心扉。

“師傅,我所說的地方就是這,這也是我當初遇見小黑和降龍木的地方”景風指著寒潭說道。

“恩,此寒潭冰冷無比,至陰之氣頗重,確實是一個修煉玄陰訣的好場所,只是這里在山林深處,不可避免你在修煉中有山中凶獸來打攪你,你現在修行尚短,修煉中最忌諱打擾,一個不好,很可能受到玄陰訣的反噬,爆體而亡,為師不放心你在此修煉啊!”凌苦真人關切的說道。

正說著,忽然寒潭之中發出一聲低吼,一個碩大的腦袋緩緩浮出水面。

“是小黑!小黑,我是景風啊,你還記得我嗎?”景風激動的喊道。

化蛇本來在寒潭中修行,忽然感到潭邊有一股熟悉的氣息,就悄然浮出水面,看個究竟。剛露出頭來,就聽見潭邊景風的叫喊聲,仔細一看,原來是八年沒見的景風,雖然景風的樣子、體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化蛇還是從景風身上發出的氣息認出了他。看到景風激動的樣子,化蛇也受到了感染,快速游到岸邊。

“吼吼吼!”化蛇不停的拿他的大頭拱激動的景風,根本沒理一旁看著眼前匪夷所思一幕而感到震驚的凌苦真人。

凌苦真人做夢也想象不到,為什麼凶殘的化蛇會和景風的感情這麼好,雖然從景風口中得知了一二,但親眼看見,還是感到震驚。

“好了,小黑,別鬧了!”景風拿手輕輕敲打著化蛇的大頭。

“師傅,這就是小黑,我想在此修煉,有小黑保護我,是不會有凶獸敢來打擾我的。是不是啊小黑。”景風撫摸的化蛇的大腦袋說道。

“嗚嗚嗚!”化蛇回應著。

“可景風,你真的相信他嗎?你真的相信他不會害你,他可是一只未進化的魔獸啊!”凌苦真人指著化蛇說道。

“吼吼吼!”凌苦真人這一說不要緊,一下子激怒了化蛇。化蛇乃上古魔獸,智慧高于其他靈獸,凌苦真人沒有惡意的一說,激起了化蛇的凶性。

一條碩大的尾巴,帶著千斤之力突然向凌苦真人掃來。“砰”的一聲,凌苦真人猝不及防,被化蛇的大尾巴掃出好遠。

“好你個畜生,你在我云霧峰修煉,我不去招惹你,你卻敢來招惹我,看我收了你這個畜生。”凌苦真人灰頭土臉的在地下爬起來,擦了擦嘴邊溢出的血,憤怒的說道。

“九尾拂塵出,九尾火狐現。”一只碩大的九尾火狐出現在空中,和長達百米的化蛇遙相對立。

“吼吼!”化蛇拍打著他的巨大雙翼,帶動著寒潭的潭水,形成一條條水龍,射向漂浮在空中的九尾火狐。

“嗷嗷!”九尾火狐也不示弱,九條火尾變成九條巨大火龍,沖向了一條條逼近水龍。

“轟!巨大的能量把空間都一瞬間撕裂開了,周圍一片狼藉,而景風被巨大的反沖之力,推進寒潭之中。

空中的化蛇和九尾火狐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創傷,但在空中都毫不示弱,正聚贊靈力,准備發動下次進攻。

“噗”!一個身影在寒潭中射出,沖向空中遙相對立的化蛇和九尾火狐的中間。

“危險,景風,快下來”!凌苦真人看到景風不顧自己安危,沖到化蛇和九尾火狐中間,想要化解他倆的時候,急切的大喊道。

此時,化蛇和九尾火狐都聚集好了靈力,准備再次發動進攻,景風突然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時的景風在兩大靈獸強大氣息的擠壓下,感覺身體在一瞬間扭曲了。

就在景風快要被強大的氣息擠壓的暴體而亡時,身上的王者氣息忽然迸射出來,瞬間化解了兩大靈獸對抗的強大氣息。

兩大靈獸感受到景風身上的王者氣息,一時間亂了分寸,不敢再造次。九尾火狐瞬間化作一道火光,消失在九尾拂塵里,而化蛇也鑽進寒潭,不敢在露出頭來。

凌苦真人看到眼前這一幕,驚得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緩緩飄落的景風。

“景風,你沒事吧”。凌苦真人在景風一落地的時候,一下子出現在他面前,抓著他的肩膀問道。

“沒事,師傅”。景風捂著被強大氣息擠壓的胸口說道。

“你怎麼有能力分來兩大靈獸之間的對抗,就是他們身上發出的強大氣息,也不應該是你能抵抗的。”凌苦真人疑惑的看著景風說。

“師傅,剛才不是你收回了放出的九尾火狐嗎”?景風看著滿臉疑惑的凌苦真人。

“不是為師收回的九尾火狐,而是九尾火狐好像忽然受得了巨大的驚嚇,自己跑回來的”。凌苦真人一臉無奈的說道。

“自己跑回來的?為什麼小黑他也不見了”。景風撓頭說道。

“景風你來,讓為師看看,為師感覺好像是你身上的某種氣息讓他們感到害怕,只是不知道你身上為什麼能有讓他們感到害怕的氣息。”

“景風你盤膝坐下,不要動,為師看看你身上到底有神秘的東西”。凌苦真人命令道。

“是師傅。”景風盤膝坐下,閉上眼睛,等待著凌苦真人的檢查。

一道道靈光射進景風的身體里,景風覺得體內有無數條靈氣在游走。

大約過了兩個時辰,凌苦真人緩緩收回靈氣。納悶的暗自道:“怎麼回事,為什麼感覺不到景風體內的異常情況,那是什麼讓兩大靈獸恐懼呢?哎!這孩子真得越來越神秘了,希望他以後不會為我們天道門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師傅,檢查完了嗎,我可以起來了嗎”?景風看著一臉迷惑的凌苦真人問道。

“起來吧,沒事了,為師這就要回天靈洞了,你呢?真的決定在此修煉玄陰訣?”凌苦真人捋著胡子問道。

“恩,徒兒決定在此修煉玄陰訣了。師傅,您就放心吧,我會自己照顧好自己的,再說有小黑守護者我,我不會有事的”。景風堅定的說道。

“那好,為師走了,你修煉的時候小心點,不要急,慢慢來,我們修真之人有的是時間,早晚會有成功的一天”。說完,凌苦真人帶著一臉疑問飄然而去。

“小黑,小黑,你快出來。”景風看見凌苦真人走了,不停的在岸邊大喊。

可等了半天,化蛇就是不出來,景風等急了,決定下去找化蛇,看看他怎麼了。

“撲通!”景風跳下寒潭。由于景風修煉天陽決修煉到金丹後期,可以在黑暗的環境里夜視,而天陽決本身又是至剛至陽的法訣,所以景風可以不懼寒冷,在寒潭中游走。

景風飛快的往下游動,大約潛了三百米左右,靈識漸漸感覺到潭底趴著一個龐然大物。

“小黑的氣息。”景風感覺到。

而潭底微微顫抖的化蛇也感覺景風的氣息。顯然,化蛇剛才和九尾火狐的爭斗中,受到了點創傷,又受到了景風身上王者氣息的驚嚇,不敢再次浮出水面,正在潭底悄悄療傷。

景風越接近潭底,越覺得潭水冰冷無比,在靠近化蛇不到一百米的時候,全身漸漸凍得快要失去知覺。

呼!就在景風失去知覺的一刹那,化蛇從潭底游了上來,把景風從潭底托到了潭邊。

“好冷”!景風在潭邊不停的顫抖。

“謝謝你小黑,多虧你了!要不是你,我可能就在冰冷的水里面凍僵了。對了小黑,剛才你沒事吧,受傷了嗎?”景風關心道。

“嗚嗚嗚!”化蛇搖了搖他的大腦袋輕輕的叫著。

“那就好,下次不要這麼魯莽了,剛才那是我師傅,對你沒有惡意的,師傅只是關心我,知道嗎”?景風輕輕敲著化蛇的大腦袋說道。

“嗚嗚!”化蛇點了點頭叫道。

“小黑,我現在要在這里修煉玄陰訣,你能幫我護法嗎?”景風輕聲問道。

“嗚嗚嗚”!化蛇叫了兩聲,突然間跳入寒潭,消失不見。

“小黑,小黑!你干什麼去”。景風看見化蛇剛答應他為他護法,就跳進潭中不見了,生氣的在岸邊不停的大喊。

不多時,化蛇再次浮出水面,嘴里含這一棵細小的白色水草。

化蛇把嘴里的水草遞給景風,輕輕的叫了幾聲。

“好涼,小黑你這是?你是讓我把這棵水草吃了嗎”?景風輕聲問道。

“嗚嗚嗚!”化蛇點了點他的大腦袋叫道。

“好的小黑,既然你讓我吃,我想你一定不會害我的,我現在就把他吃下。”說完,景風拿起這棵冰冷的水草,吃下肚去。

其實,景風不知道,這不是什麼水草,而是在冰寒之地所生長的寒晶草,此草乃寒氣精華所生,對于修煉陰柔法訣,有事半功倍的作用,十分珍貴。

景風吃下寒晶草後,頓時感到經脈中有一股冰冷的寒氣在體內游走,凍得景風渾身發抖。

就在這時,景風腦海中突然出現玄陰訣的練功法訣,並不由自主的修煉著。

就這樣,景風盤膝坐在寒潭岸邊,由化蛇守護,一動不動的修煉著玄陰訣。

三年的時間過去了。期間,凌苦真人悄悄來過兩次,每次都看見景風一動不動的修煉著,沒有什麼危險,又飄然回去了。

現在的景風,不斷的吸收寒晶草和寒潭中的至陰至柔的靈力,而景風的金丹也在不斷的發生變化。

原來發出耀眼金光的金丹,蒙上了一層薄薄的寒氣。而金丹本身也在慢慢變大,好像隨時要破丹生嬰。景風現在已經修煉到金丹後期的頂峰。

“嗡~”,經脈、金丹再次發生波動,景風再次從巨大的疼痛中醒了過來,降龍木的生命原力不停的修複著景風破裂的經脈。

“啊”!景風再次被疼醒,不停的在地上翻滾。

“吼吼!”不明就理的化蛇緊張的怒吼著。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景風漸漸在疼痛中蘇醒過來。

“呼呼!多虧你了降龍木,你又救了我一次”。景風在心里感激道。

景風緩緩的睜開眼,看見化蛇正緊張的看著他,心里一陣感動。

景風站起身來,打撲了打撲身上的塵土,感動的對化蛇道:“小黑,謝謝你,多虧了你為我護法,我沒事,不用緊張。”

“吼吼吼!”看到景風沒事,化蛇高興的吼著。

“嗯?這次修煉,我感覺我已經到了金丹後期的頂峰,要不是經脈最後承受不了巨大的壓力,我想很快就可以破丹成嬰了”。景風喃喃自語道。

“要是我能潛到寒潭低,在那修煉,我想那個地方應該能緩沖我經脈中的壓力,一舉結成元嬰,小黑,你知道有什麼辦法能潛到寒潭低嗎”?景風問道。

化蛇突然張開他的兩個大翅膀,把景風包在里面,潛入寒潭之中。冰冷的潭水不停的在化蛇身邊流過,但化蛇好像一點感覺也沒有。

大約游了三個時辰,化蛇潛到了潭底,並把景風從他的大翅膀中放了出來。

“好冷”!景風站在潭底不停的發抖。但景風這次只是發抖,並沒有出現凍僵失去知覺的情況。

由于景風修煉玄陰訣,並煉化了寒晶草,金丹之外有了一層薄薄的寒氣,對于這種冰冷的環境,有了一定的抵禦。

景風漸漸適應了這種冰冷的環境,仔細看了看周圍的環境。

自己所在不遠的地方,零星長了幾顆寒晶草。而在潭底正中心,有一個圓形白色寒脈在不停的散發著寒氣,而這個寒脈,就是這個寒潭的中心—極寒地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