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天道宗 第三章初入天道下

“聽你這麼說,魔龍出現在凡人界,就是為了收服那三頭黑蛟,提升自己靈器的等級。哎!要是我早一步出現,也許你的家鄉就不會被摧毀,你的親人就不會喪命。”凌苦真人一臉懊悔的說道。

“孩子,你願意拜我為師,學習修真之道嗎,當你學藝有成,就可以云游四海,去救那些苦難的人們,你可願意。”凌苦真人盯著景風說道。

景風不假思索的跪下,泣不成聲的對凌苦真人說道:“我願意。我在小的時候,身體不好,受了很多的罪,那時我的心願就是當一名郎中,云游四海救遍天下所有的病人,讓他們少受病魔的煎熬。但自從我的家鄉被那個惡魔毀了,親人死了,而我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也在我眼前被那個惡魔帶走了,我連一丁點辦法也沒有,我才知道,在這個世界里,沒有實力,再美好的心願也是沒用的,請師父教我修真法訣,讓我把大哥從那個惡魔手里救出來。請師父成全。”

“砰砰砰”。說完,景風連磕三個響頭。

“哎,真不知道今天把你帶入修真之中,是對還是錯。”凌苦真人在心里暗自說道。

“好了,景風,我先給你說說我們天道宗的情況。我們天道宗的宗主乃是我的師兄凌云真人,我行排老二,還有兩個師弟和一個師妹,就是你的師叔,師姑。我們天道宗門下加上你一共二十一名弟子。我們師兄弟第一次下山收的徒弟乃甯字輩,就是你師兄他們,而第二次下山收的徒弟就是你們這輩玉字輩。我們天道宗人口稀少,每百年我們五個老道會輪流下山在修真界周圍找尋和我們天道宗有緣,有天分的弟子。”凌苦真人說道。

“那師傅,為什麼幾位師叔師伯,不一起下山,那樣不就會收到更多的徒弟了。”景風一臉疑惑的說道。

“哎!遙想三千年以前,我們天道宗乃修真界第一大宗,宗中靈丹妙藥,仙器,仙甲眾多,但就因為靈寶眾多,在三千年開山收徒那年,邪宗聯合五魔宮等妖魔,趁我們天道宗開山收徒打開護山仙陣之際,大肆入侵。我們天道宗前輩憤死反抗,但因妖魔眾多死傷無數。妖魔一路攻到我們天道宗樞紐開天殿,並把我們護山仙陣的陣心,極品仙石催毀。所以如今的護山仙陣和山中靈氣只有原來三分之一。而宗內眾多靈寶也被這些妖魔破壞或搶走。最後多虧無雙宗和仙劍派的前輩及時趕到,大家眾志成城,趕走妖魔。不然天道宗幾十萬年的宗業很可能就會煙消云散。而邪宗也因此元氣大傷,被五魔宮和黑龍島趁機吞並。經此大戰,天道宗的高手也所剩無幾,漸漸被其他幾大宗所趕超。這也就是我們天道宗如今人數眾少,靈丹,靈寶稀少最主要的原因。也正因為這次大變,我們天道宗以後就緊閉山門,每百年才下山一次授徒。”凌苦真人歎息說道。

“那師傅,你參加了那場大戰嗎?”景風聽的入神,無意間問了一句。

“為師當年也參加了那場巨變,由于當時為師修道尚淺,和幾位師兄弟,被留守在天道崖,看守我們天道宗的鎮宗之寶不被破壞,沒有和那些邪魔外道正面交鋒”。哎!凌苦真人說完一聲歎息。

“不說那些往事了,我現在大體給你講講修真界的情況。修真一共分為九個境界。分別為初窺期、貫通期、金丹期、元嬰期、騰云期、出竅期、大道期、渡劫期和大成期。達到元嬰期,壽命就延長到一千年。而到達出竅期,只要元嬰不受損,就可以長生不老、于天地同壽。而修真者在渡過九九天劫到達大成期後,就可羽衣成仙成為仙界的仙人。”凌苦真人認真的講解著。

“那師傅什麼是九九天劫呢?”景風疑惑的問道。

“修煉乃是逆天的行為,當然要受到天劫的洗禮。九九天劫就是仙界考驗我們修真成果的一次磨練。天劫之後,我們修真之人體內的靈氣就可轉變成仙元力,成為真正的仙人。但九九天劫的恐怖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到了渡劫期的修真之人,哪個不是有毀天滅地的神通,但渡九九天劫的修真之人,成功率不過十分之二三,大部分修真者都魂飛煙滅了。”凌苦真人嚴肅的說道。

“十分之二三,魂飛煙滅“。景風聽到這兩個詞震驚了。

“好了景風別震驚了,好好修煉,以後飛升成仙還是有很大希望的。以後你有什麼不懂得,我再給你仔細講解。我現在正式受你法號木玉,乃玉字輩弟子,是我門下第二個弟子。為師一生淡泊,只是在道法初成,九百年前第一次云游四海時,在我們修真仙山邊的孤島上發現你的甯石師兄,那時候你師兄的情景和你很像,父母、親人全都遭遇海難身亡,只剩下他自己一人孤苦漂流在海上,為師看他意志堅定,才有了收徒的想法。就因為他意志堅定,你師兄的心境才提升的這麼快,修真境界一日千里,沒有辜負為師的一番心血。此後云游,為師再也沒動收徒的念頭,直到遇見你。希望你也要好行修行,多多修煉自己的心境,早日渡過天劫,修道成仙,也不枉為師對你的教導。”凌苦真人語重心長的說道。

“師傅,徒兒一定勤加修行,不辜負師傅的救命和教導之恩,但徒弟有個小小的要求,不知師傅能不能答應徒兒。”景風詢問的說道。

“有什麼事你就說吧,只要為師可以辦到,就答應你。”凌苦真人看著景風說道。

“師傅,我能不能不叫木玉,還叫景風,景風是我死去父母起的,修真歲月悠悠,我想留下父母的印象在腦海中,以督促我好好修行,早日在那個惡魔手中救出被抓走的大哥。”景風誠懇的說道。

“嗯,這個嗎,法號是掌門師兄賜給你的,凡入我仙山之人,都要賜予法號。要收回法號也需稟明掌門師兄,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等有機會我去稟明掌門師兄,讓他定奪。”凌苦真人想了一會說道。

“謝謝師傅,師傅您對徒兒的恩情,徒兒永世不忘。”景風感激的說道,然後又咚咚咚磕了三個響頭。

好了景風,為師現在正式傳你我們天道宗的入門心法。你先起來吧,別跪著了。”凌云真人揮了揮手說道。

“天道宗,傳到我凌字輩已經第五十一代了,我們的開山祖師乃是--天龍祖師。而我們的鎮山之寶乃是破云峰,天道崖刻著的天道仙法,乃是上古傳下來的。傳說練到最高層,可以開天辟地,無所不能。”凌苦真人喝了一口仙茶,繼續道來。

“而看守天道崖的是我們天道宗的守山仙獸--石獸和流光豹,乃是當年天龍祖師降伏的仙獸,天龍祖師飛升仙界,就把他們留在了天龍山看守天道崖,至今守護我們天道宗已經幾十萬年。”凌苦真人崇敬的說道。

“那我能見到這兩只仙獸嗎,我何時才能去天道崖修行天道仙法嗎?”景風一臉憧憬的詢問道。

“天道崖只要稟明掌門師兄,師兄同意,解除天道崖外面的大陣,隨時都可以進入。只是沒有一定功力,是看不見刻在天道崖上的天道仙法的。而兩只仙獸,就在天道崖旁邊的山洞中,一般人是不敢進入那兩個山洞的,那樣很可能會惹怒仙獸,遭到懲處。一般只有天道宗或者天道崖有異常,他們才會出現,保護我們天道宗。”凌苦真人耐心的為景風講解著。

“好了,今天就說到這吧,關于天道宗的曆史,我以後再講給你聽,修真無歲月,只要你親加苦練,以後遨游九州,羽翼飛仙,也就不是空想。現在我先傳你天道宗的入門法訣,天陽決。天陽決,築基純陽法訣,功法陽剛之氣頗重,乃火屬性至罡至烈法訣。吸天地至陽靈氣,增加功力。”凌苦真人嚴肅的說道。

只見凌苦真人手中憑空出現一個水晶靈球,水晶球緩緩飄到景風手中,說道:“這是我們天道宗的傳功靈球,凡進我天道宗修行之人,都賜予此寶,你先滴血認主,天陽法訣就會自動出現在你的腦海里。但修行的快慢,就要取決你的悟性、心境和毅力了。希望你你好生修煉,打好基礎,爭取早日結成金丹。”

“我們天道宗修行,乃是吸天地之靈氣,來感應天機。大成之後可利用天地、自然之大神通移山倒海。修行天道宗心法最主要靠悟性,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字,悟!,悟性又取決于你的心境。不同修真門派,修真之法也不盡相同。像同為修真之宗的仙劍派,他們修行,主要靠器修,乃是看和靈器的心意相通程度,來覺定修真速度的快慢。”凌苦真人仔細的講解道。

“好了,景風,你先融合傳功靈球再說。”凌苦真人催促道。

景風在和傳功靈球融合後,頭頂頓時靈光四射。“景風一會你好好感悟一下靈球內的心法,為師今天收你為徒,就把為師的天靈法戒賜予你吧。”說著,一個青光四射的儲物戒指出現在景風手中。

“這是一個儲物戒指,乃是中品靈器,在修真界,儲物、特殊類法寶最為珍貴,也最為難煉,其次才是防禦和攻擊類法寶。在修真界,一般法寶都是有靈性的,有德者居之。你好行修行,以後有機會去找尋你自己的機緣吧。”

“好了,讓你師兄帶你去靈霧洞去修行吧。”凌苦真人在認真講解完天靈法戒的珍貴後,說道。

靈霧洞之中,景風盤膝坐在蒲團之上。

“修真首先要學會打坐入定,在入定中吸收天地之靈氣從而修煉。師弟,你先自己領悟一下純陽訣,看有什麼不懂得,我來給你講解一下。”甯石子微笑的講解道。

景風盤膝坐在蒲團上之上,緩緩的閉上眼睛感悟靈球內心法。過了大約兩炷香的時間,景風全身漸漸出現了一絲絲紅色氣體,紅色氣體漸漸籠罩住景風的全身,沒等他明白怎麼回事,在那龐大而灼熱的能量中,已經把他的經脈燒的火疼,身體劇烈的波動起來。一百零八個大周天之後,真氣運轉的速度開始加快,並且帶動了每一個細胞前所未有的活躍。

不知過了多久,一團微弱的靈氣出現在景風丹田之中,景風身上若影若現的真氣漸漸退去。過了一會景風緩緩的睜開眼,感覺全身輕飄飄的,充滿了力量,前所未有的舒暢。

而一旁的甯石子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著入定醒來的景風。

“小師弟,你沒事吧。”甯石子推了推剛醒來的景風。

“嗯?怎麼了師兄,我沒事啊,我感覺全身輕飄飄的,充滿了力量,而且前所未有的舒服。”景風一臉疑惑看著目瞪口呆的甯石子疑惑的說道。

“小師弟,你原來真的沒修過真嗎?你知道你第一次入定了多久,足足二百八十六天。小師弟,你真的沒事?”甯石還是一臉不信的樣子。

“二百八十六天,真的嗎?我怎麼感覺就過了一會?一開始我覺得身體好疼,慢慢的疼痛感沒有了,身體里面好像出現了一團氣,在我身體里游走,而且好舒服。師兄不信你看看,我真的很好。”景風說著站了起來,在甯石面前使勁的跳了跳。

由于景風第一次接觸修真,這一跳不要緊,一下子跳過了頭,狠狠撞到了洞頂,把山洞撞的哄哄巨響。

“哎呦!好疼。”景風抱著頭哭喊著。

“小師弟,你真的是個天才,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摸到修真得訣竅。第一次入定就入定了二百八十六天,就快到達貫通初期境界了。這是前所未有的,你知道嗎,我第一次入定才三十八天,你真是個天才啊!一開始我還為你擔心,怕你走火入魔,看來我擔心是多余的了。”甯石哈哈笑著拍著景風的肩頭。

“好了小師弟,你好好鞏固鞏固,你有什麼疑難問題再來問我,我去你旁邊的洞府修煉去了。你要是入定醒來餓了,你就去後山找些吃的,後山有很多野果可吃。不過晚上最好趕回來,晚上山中霧氣大,而且林中時常有凶猛的靈獸出沒,你人生地不熟的,小心有危險。”甯石子關切的說道。

“謝謝師兄,我知道了,你去修煉吧,我自己能自己照顧好自己”。景風感激的說道。說完,甯石子離開了靈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