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下血本
三人用餐完,楊牧趕忙謝過水無月,回書桌把剩下的寫完,拿起一大張紙給水無月道:"今晚趁還算月圓
玄陰之氣濃厚,開始救人,這上面是要準備的東西",南宮遙跟昌芊蔚也走進楊牧房裡,南宮遙對水無月

跟水萍艷兩人正色道:"妳們倆快去準備,找何家也來幫忙",水無月,水萍艷兩人也一臉嚴肅正要離去
時楊牧喊道:"等等",叫住兩人接說道:"今晚會引動天地異變,為防萬一最好有人能戒護,讓不相干的

人別來鬧場,另外可否找何添來,我想讓他帶我去找個今晚要的東西",南宮遙點頭回道:"你小子想得
倒是周到,不過不用何添那小子來,叫月兒帶你去找就好啦,我去趟楊家,芊蔚去趟昌家,艷兒妳先去何

家通知何老頭再跟眉琴,大倫,小濱,何添去操辦這紙上東西,不肯賣的就給我搶...",楊牧沒有異議,水
萍艷很有深意的推了水無月一下,就跑走,楊牧貼上沙蜥皮,跟水無月兩人快速出天府城去,兩人在驛

站租了兩匹快馬往攀雲舟的方向去,水無月心中疑惑問道:"師弟,攀雲舟還無法啟動,你現在去沒有用
的",楊牧搖頭道:"師姐妳多心了,我要去拿東西,沒有要離開",水無月一聽不好意思的抿著嘴,兩人到

斗南天府的石碑前,楊牧運力把整個石碑抬起,水無月看得目瞪口呆,楊牧把石碑的底座踢到一旁,再
放下石碑整座山頭震了一大下,楊牧高興得把五橦房子平面大的底座扛起跟水無月道:"師姐..師姐我

們要回去了",水無月回過神來慌張問道:"這..這要找很多人來搬的",楊牧笑回道:"沒事就一段路,我
扛回去就好",說完就扛著底座飛掠出去,楊牧運轉心力,放開遮天印,像在一般奔跑一樣,直衝天府城,
水無月眼角抽搐跟在後面,心想遠遠看到的人應該會嚇死,這巨大的石牌底座像長腳般會自己跑.

中午時分楊牧跟水無月接近天府城城門,所有守衛看到一個龐然大物靠過來,紛紛聚集警戒起來,剛要
發出訊號求援,水無月出現在守衛前拿出水家令牌道:"我水家辦事,用不著大驚小怪的",守衛才低頭

哈腰的直點頭,楊牧扛著底座直接穿過城門,所有守衛都看傻了,連拿在手上的長戟,都握不住"乒乒乓
乓"的掉在地上,楊牧不想太過招搖弄出震動,腳尖沾地就提起,快速的往水家方向去,街上的人看到也

都傻住楊牧邊跑還邊連忙道歉要大家讓讓,水無月衝過楊牧叫道:"你專心點,我在前面幫你開路,不小
心撞到會死人的",楊牧點點頭,兩人跑了一會兒,剛看到水家大門,水萍艷正好帶著何眉琴,何竹倫,何

濱,何添,大包小包的剛要進門,目光被這五橦房子大的底座吸引,所有人轉頭看得呆若木雞,張大口不
敢相信,何竹倫,何濱拿在手裡的肉腿還掉在地上,楊牧跟水無月站定門口,楊牧還跟其他人行禮,不過

所有人都張大口盯著底座看沒反應,水無月不理其他人跟楊牧說道:"這門太小了,要拆掉嗎?",楊牧笑
回道:"不用,我丟過去,再接住就好",水無月一聽也呆住了,楊牧隨手一拋,石碑底座直直飛過水家大
門,楊牧閃身衝入大門,躍身接住輕輕落地,外面動靜太大,所有人都跑出來,楊家,水家,昌家,何家,大

家剛看到楊牧接住這麼大一個石盤輕輕落地,也都被驚呆了,楊牧跟所有人笑笑怕碰壞東西,左閃右
閃的朝地室入口那邊去,水無月跟何眉琴等人進來,何楓盯著楊牧抬著的大石盤問道:"楊老頭,你們

家這小子扛著的那石盤好像有點眼熟啊?",大家圍著水無月七嘴八舌的問一堆,水無月一臉不好意思
講完,所有人大叫一聲"啊",昌羽凝笑道:"楊老頭,你們家賠得起沒關係",楊崇煥癟嘴不答話,南宮遙

笑道:"難怪他要找何添這小子一起去",何添聽南宮遙這樣講叫道:"水奶奶,他太抬舉我了,我可幫不
了他什麼",何楓笑道:"走去看看這小子要幹什麼".

楊牧在地室入口前放好石碑底座,拿出青鱗在上面開始刻繪聚靈陣,楊牧打算刻三個重疊的聚靈陣,
其他人靠過來,水萍艷把大包小包的丟上石盤叫道:"喂~你要的東西",楊牧謝過後,就再專心刻著
陣法,南宮遙叫羅屏山派人守著,跟其他人道:"我們也去準備準備".

接近子夜,淒厲的吼叫聲,充斥著四周,楊牧開始在石盤的四周倒了一堆又一堆的上品靈石,整個石盤
上也都嵌滿了上品靈石,楊家,水家,昌家,何家四方人馬四個方向圍住整個大石盤,何楓嘴角抽搐,小

聲對楊崇煥問道:"楊老頭,你這次為了個孫媳可真下血本了啊",楊崇煥疑惑看楊程伯問道:"你給他
的啊?",楊程伯直搖頭,楊崇煥轉頭看南宮遙,南宮遙說道:"我以為是你楊家出的....",楊牧拿出伏羲

琴走向石盤中間大聲叫道:"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可上石盤上來,無論發生什麼事....",最後這一句
對著水無月講,水無月對楊牧點點頭,楊牧抬頭一看,月亮正在石盤中央,坐定後,讓玄陰魄聚於頭頂,

打出手印啟動聚靈陣,放開遮天印,開始用神魂音律催動玄陰魄,楊牧的紫色長脈大了一整圈,加上三
個聚靈陣交互作用,四面八方的靈氣跟玄陰之氣,狂風爆雨般聚來,肉眼都能看得見靈氣如絲,玄陰

之氣如瀑朝楊牧湧去,正上方的月光也被牽引往楊牧聚去,天府城陷入一片黑暗,所有人原就被
告知回有天地異象,還是驚訝不已,南宮遙柺杖頓地大喊:“所有人注意四周,別光顧著看”,語

落大家發覺有不少人靠近,凝神境的人紛紛用神識鎖定這些人,讓他們不敢靠近,羅屏山也大吼
道:“早知會過大家此處凶險,還請諸位離去”,其他人也如臨大敵,拿起手上利器提高警戒環顧

四周,楊牧不斷催動玄陰魄,吸取石盤上變異之人的戾氣,神火虛無不停閃爍,紫色長脈吸著源
源不絕的靈氣和玄陰之氣,支撐著楊牧,石台上的人漸漸恢復成人形,淒厲的叫聲不在,水永貞

第一個恢復過來抓著鐵籠流淚對水家這邊喊道:“奶奶,娘,大姐,大家都在....”,水家歡聲一片
,楊牧嘴角,鼻子開始出血,不久只聽到"砰"一聲楊牧肩井穴爆開一片血霧,楊牧像沒感覺般專注著

催動玄陰魄,水無月等人難過得撇過頭去不敢看,接連幾個人恢復,楊牧的氣戶穴再次"砰"一聲爆開,
楊牧全身都是血,水無月靠在石盤邊直流淚,一直到月亮偏移了正上方,所有人總算恢復過來,楊牧爆

了五,六處穴位,停下琴直接躺在地上喘,所有人高興要上石盤之際,十幾黑衣人出現在石盤上,直取
楊牧跟馬永貞的命,所有人大驚要動身時,只看這十幾黑衣人動都不動定在那邊,楊牧起身坐起收著

伏羲琴笑道:"等星鉗閣諸位多時了",說著吐了幾口血站起身來,說道:"別上來,會被鎖住的",楊牧說
完運起子午七十二琉炎金針,封住十幾人,才撤掉法陣,十幾人立馬倒地,正當大家歡聲雷動時,兩道

黑影如流星竄入直取楊牧跟水永貞,速度之快讓所有人措手不及,楊牧嘴角一揚,腳下一踏,石盤竄
出十幾利劍,開啟四方劍陣把兩道黑影抓住,所有人定眼一看,又兩個黑衣人,不斷的要衝破四方劍

陣,當中一人大吼道:"小子,你真要跟我星鉗閣為敵,快放了我等",楊牧笑道:"西門閣主言重了,我
並未傷及副閣主及其他人性命",吼叫的黑衣人解下面罩,是名六十幾歲的老頭,另一名也解下面罩

是名風韻猶存的少婦,其他人這時都上到石盤上護衛著,黑衣老頭大笑道:"我西門遲清這次栽啦,
殺我沒關係,放了其他人",楊牧對西門遲清行一禮道:"我沒想過要殺各位,也不過問誰買我跟水永

貞的命,更放各位離去,沒有任何條件",楊程伯叫道:"小牧真要這樣,這些人要殺你,星鉗閣收錢賣
命不死不休的",楊牧拿出暗城特使令在西門遲清前晃了一下收起,隨即收起琉炎金針跟撤掉四方

劍陣,十幾黑人驚恐的退到西門遲清身後,西門遲清,南宮遙,楊崇煥,昌羽凝,何楓四人擋在所有人
前跟西門遲清大眼瞪小眼,西門遲清臉色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道:"屬下實在罪該萬死",說完要

跪楊牧搖搖頭示意快點走吧,西門遲清說了句讓大家都摸不著頭緒的話,就帶人快速離去,楊牧用
神魂掃了一下四周,自袖裡放出一隻變異的老鼠,專心的控制朝一處樹上去,這是楊牧能控制最大

的變異動物,樹上"唉呀"一大聲,武嵐落地,連忙跟所有行禮道:"別緊張,別緊張是我,我就過來看
看,先走了",說完轉身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