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你趴光
江元,江滔慌張靠過來問道:"你沒有沒有看我們家璘恆",楊牧搖頭道:"我一人行動的",江元,江滔
哀叫幾聲就率江家的人離去,武家倒是留了下來,楊程伯跟南宮遙道:"水奶奶,可以先放了小牧嗎?

他有傷在身",南宮遙大聲叫道:"他只要答應不跑,我就讓何孫跟何翰放了他",楊程伯直跟楊牧勸說
楊牧無奈的點點頭,南宮遙看這樣用眼神示意了何孫跟何翰,兩人就放開楊牧肩膀,楊牧活動一下把

三本石書收進儲物袋裡,何楓這時笑問道:"小子,你也是神力地脈嗎?",楊牧搖搖頭回道:"不是",何
楓賊笑急忙把楊崇煥拉到一邊在楊崇煥耳邊細語了起來,楊牧覺得發毛,南宮遙這時用右手拐杖,撬

起自己異變的左手說道:"小子,找到東西了,拿出來試試",所有人目光過聚到楊牧身上露出不敢相
信的眼神,武明叫道:"真的是那三本石書?",南宮遙"呿"了聲罵道:"武老鬼,沒見識你別插嘴",楊牧

疑惑看著南宮遙的左手,怎麼可以這樣,水無月在旁解釋道:"我奶奶是最後被我弟弟抓傷的,透過中
都南宮世家,不好容易請到玄武大陸醫術第一的天衣閣大長老鐘離遐來,不過也是束手無策,只能先

封住左手的生機,再加上我奶奶用自身八成功力維持左手不敗壞才變這樣",說完楊程伯也急著問道
:"小牧你真找到玄陰魄了",楊牧對楊程伯行禮道:"是的,伯...父",楊程伯聽到楊牧叫他伯父,還找到

玄陰魄笑得合不攏嘴,水無月在旁聽了也非常訝異,直問道:"是不是真的,可以先試試幫我奶奶治療
左手",楊牧點點頭,運轉神魂訣跟修羅教的方式,一顆銀色的珠子,漸漸在楊牧的眉心前成形,四周的

玄陰之氣都聚了過來,武嵐看到大驚失色,躲到武明身後,南宮遙的左手自己動了起來往玄陰魄去,
臉上難掩驚喜之色,南宮遙左手一碰到玄陰魄,楊牧就咬牙運力吸走附在上面的戾氣,同時轉化

成滋養玄陰魄的能量,南宮遙的左手漸漸變回原來的樣子,直到恢復,玄陰魄消失,楊牧單膝跪地直咳
血,楊程伯急忙拿出十幾瓶藥出來給楊牧,水無月拍著楊牧的背幫他順氣,楊牧對楊程伯搖搖頭,拿出

幾顆上品靈石,開始吸取靈氣,南宮遙運勁逼出插在左手上的十幾金針,激動的握緊久違的左手,大笑
不已全身發出強大的氣息,震動天地對天喊道:"天憐我水家..天憐我水家啊...",水家所有人歡聲

雷動,武嵐在武明身後露出頭,用發抖的手指指著楊牧叫道:"這小子已經不是人了,快殺了他..快殺
了他",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看楊牧再看看武嵐,楊牧揮掉手上的靈石粉起身再聚起玄陰魄,穿透過水無

月,穿透過南宮遙,回到身前繞了幾圈消失後笑道:"要殺,等水永貞醒來,說明一切再殺也不遲,是吧
武伯伯",楊牧說完一臉胸有成竹的看著武嵐,武嵐心中一驚,拉著武明急欲離去,南宮遙玉杖往地上

一插地震一大下怒道:"誰敢動這小子,我就殺誰",語落楊崇煥,何楓也靠到南宮遙身旁,給武明個你
想試看看嗎?的眼神,武明告辭所有人就被武嵐拉著帶領武家眾人快速離去,昌羽凝帶領昌家的人過

來對南宮遙笑道:"真是恭喜啦親家母,總算苦盡甘來了",南宮遙聽到眼淚含在眼裡,直點頭,千言萬
語有道不盡的心酸,楊牧看情況差不多就,就慢慢向後退去,準備要跑,南宮遙臉色一變笑道:"你小子

受傷我兩成力能抓到你,現在我全力你能跑那去?",楊牧聽到停下腳步站在那邊不好意思的摸摸鼻
子,南宮遙轉頭對楊崇煥笑道:"楊老頭,人跟聘禮我都非常滿意,其它的讓程伯跟羅煙去辦吧,你跟這

小子關係不是很好,看你要什麼,我送聘禮過去給你們也可以,這小子入贅我水家,叫水牧聽起來也不
錯啊!",楊崇煥聽完爆怒吼叫道:"死老太婆,你再敢提入贅這兩個字,信不信我真敢扁妳",南宮遙"呿"

聲道:"現在誰扁誰還不知道",楊程伯,景羅煙急忙架開楊崇煥昌芊蔚,水萍艷也過來架開南宮遙,南宮
遙道:"不跟你抬摃啦,這小子我先帶回去,大家都累了好好休息",轉身對水無月叫道:"妳給我看好這

小子,他再跑掉,我唯妳是問,死丫頭還沒過門就胳臂向外彎",水無月一聽臉紅到脖子跺腳叫道:"奶奶
先別說這個",大家聽了大笑,水家也是這些年來最開心的一個血月之夜.

楊牧被帶回水家,受到貴賓級的禮遇,水家大堂裡擠得水洩不通,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聽楊牧在修
羅界裡發生的事或是爭相要看楊牧是誰,有人來通報道:"楊家,家主率人拜府",南宮遙讓羅屏山,叫

退其他人,給楊程伯等人進來,楊程伯跟景羅煙,敖恆,敖寂涯四人進到大堂寒暄一陣後就坐,楊程伯
眼神示意了一下南宮遙,南宮遙隨即叫羅屏山等人離去,只留下昌芊蔚,水萍艷,及幾個水家重要的人

敖恆隨即帶著敖寂涯要跟楊牧行禮,被楊牧半途拉起,敖恆正要說話,楊牧抬手阻止,拿出十幾顆小靈
石,開始朝四周射出,佈下一層防護陣,再陣下三層隔絕陣法,極其小心,昌芊蔚笑道:"處事如此小心,

難怪你能躲這麼久",楊牧不好意思摸摸鼻子,敖恆四周看了一下對楊牧道:"謝少爺出手救犬子一命",
楊牧回禮道:"敖伯伯客氣了,別這樣稱呼我,且敖兄已經還給我,我倆互不相欠了",楊牧看除了敖恆,

跟敖寂涯其他人一臉疑惑,隨即淡淡的說道:“江璘恆剛入修羅界沒多久,就被我殺了”,此話一
出所有人大驚,敖寂涯趕忙跟大家說明經過,楊程伯氣得拍桌怒道:“死有餘辜”,景羅煙疑惑道

:“他一個人跟蹤你們幹嘛呢?”,楊牧拿出個儲物袋把武浪,武馮跟江璘恆的東西都倒出來,水
無月跟敖寂涯異口同聲叫道:“武浪跟武馮是被你趴光的”,楊牧笑著搖頭道:“是被隻猴子趴光

的”,敖寂涯笑道:“他們倆也是這樣講,不過東西怎麼在少爺你身上”,楊牧蹲下正拿起幾封信
,邊說道:“都說別這樣稱呼我了”,臉露凝重走到楊程伯跟景羅煙前道:“這只是蛛絲馬跡,無

法定罪,伯父,伯母看完別激動,也先不要在他人前表現出來”,說完把信給兩人,楊程伯看得
手直抖,景羅煙眼淚止不住流下,楊程伯大怒一巴掌拍碎茶幾,所有人都圍了過來,楊程伯把

信給其他人看,昌芊蔚看完信安慰著景羅煙,敖寂涯更是氣憤,楊牧說道:“光是這些信無法定
罪的,只是想讓大家多小心武家跟江家”,楊牧拿起所有的信用黑龍炎焚毀,接著道:“這一切

的起點都因為這個東西”,楊牧翻手拿出水永貞的玉牌,昌芊蔚急忙一手搶過來臉露悲淒之色
道:“這是貞兒的令牌”,楊牧點頭問道:“武嵐說他救出水永貞,出來時水永貞還有意識吧?,

武嵐有無形容修羅的招式”,昌芊蔚點頭道:“貞兒出來時還有意識,武嵐只說貞兒被大修羅攻
擊,他奮力救下貞兒,並沒有說過修羅的招式”,楊牧笑道:“那昌伯母,不覺得武嵐今天看我

用玄陰魄的反應很奇怪,為什麼讓大家摸不著玄陰魄的頭緒,怎麼武浪聽到鳴叫聲就知道修羅
來了”,所有人聽完大驚,追著楊牧問,楊牧只說道:“等水永貞醒來,他就能說明”,南宮遙嘴角

一揚笑道:“你小子真帶種,令牌在你手裡,你去修羅的地域對吧?”,這話更讓所有人驚訝看
著楊牧,楊牧笑而不答,水無月則露出不捨的眼神看著楊牧,她知道楊牧一定千辛萬苦才拿到
玄陰魄.

隔天天還沒亮,水無月就在後院廚房,忙得團團轉,水萍艷跑進廚房裡,要偷拿托盤上的菜吃
被水無月拍開手,罵道:“別偷吃”,水萍艷扮鬼臉道:“妳以為我喜歡啊,我試試妳多年沒下廚
,走味了沒,免得妳夫君對妳作菜印象不好”,水無月嬌羞拿著鍋鏟把水萍艷趕出廚房去.

楊牧被安置在一間獨立的大院裡,大院外羅屏山派人層層把關,一是怕楊牧跑了,一是怕有人對楊牧
不利,楊牧經過一夜的休養恢復得七七八八,房門沒關正在書桌上寫字,水無月換了一身衣服,端著

餐點走進來,楊牧連忙放下筆,走上前接下托盤不好意思道:"怎麼好意思,讓師姐妳送餐過來",水
無月只回道:"沒事就拿個早餐過來,順便看看你的傷勢",水萍艷從水無月後面冒出頭來笑道:"這可

是無月妹妹天還沒亮就開始弄的,你可別浪費了",楊牧一聽臉紅了起來,水無月要趕走水萍艷,水萍
艷直接跑進楊牧房裡坐下,自已拿出兩付碗筷放在桌上叫道:"來..來..來,一起吃快點",楊牧跟水無

月也走到桌前坐下,水無月一直瞪著水萍艷像要把水萍艷瞪穿一樣,水萍艷不理她對楊牧笑道:"你
太過生份了,還叫無月師姐,可以的話現在起就要改改口,直接叫無月,最好叫月兒知道嗎?",楊牧
"啊",疑惑了一聲,水無水腳在桌下用力踢了水萍艷一大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