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就好
楊牧三魂八魄回體,馬上翻起身體,覺得飢腸轆轆心裡一驚,不知道會不會超過四十九日的時間,趕緊
向洞外跑去,一出洞口,原本看守洞的二十幾修羅都驚奇的圍了過來,還有二個修羅發出長聲尖銳的

鳴叫,不久涅哩底被八名修羅抬著,後面幾乎所有部落的人都快速來到,楊牧急忙問阿索禪道:"過了幾
天了?",阿索禪回道:"過了八天了,我們進去看幾次,發現你一直沒醒來,一般我們進去隔天就出來了"

楊牧鬆了口氣,還好還有幾天的時間,涅哩底對楊牧叫道:"你有繼承到力量跟真名嗎?",楊牧摸摸鼻子
道:"我不知道算不算是",說完運轉神魂訣把那顆銀色的玄陰魄凝聚在自己的眉心前,楊牧還不大會控

制,銀色的玄陰魄出現不久,就往下掉沒入地上不見,楊牧感覺了一下,銀色的玄陰魄又回到自己身體
裡所有大修羅看了大笑,涅哩底也笑道:"你還不會控制,你繼承很特殊的力量,真名叫什麼?",楊牧回

道:"伽內什",所有修羅聽到這三個字開始交頭接耳起來,涅哩底皺著眉頭低頭想一下,突然大笑道:"
你繼承的並不是力量,是智慧,先祖認同你的智慧,特賜你真名,伽內什在我族裡的意思就是智慧,從沒

修羅可以繼承這個,這個倒適合你",楊牧疑惑問道:"跟你們有差別嗎?",涅哩底說道:"一般我們都繼
承力量得到跳躍,力氣,強壯,打鬥,你繼承的都不是,所以你應該無法使用大修羅密術,但對你要救人

確是綽綽有餘了,走很多天沒吃東西了,回部落裡讓羅騫馱,毗摩質多羅,即婆稚三個教你怎麼用吧"
,涅哩底說完對所有修羅"伊啦啊..啊伊哇"了一陣,所有修羅都開心的磞磞跳跳高喊著"伽內什,伽內
什..."拉著楊牧回部落.

剩下幾天裡,楊牧都跟羅騫馱,毗摩質多羅,即婆稚三人在學如何控制玄陰魄,楊牧的玄陰魄無法飛出
太遠,只能在他的身邊轉,阿索禪跟阿婆雅抓些小獸類來,碰到楊牧的玄陰魄完全沒有作用,羅騫馱,

毗摩質多羅,即婆稚三人的一碰到這些小獸,不一會兒這些小獸就變成跟馬永貞一樣只是更醜,毗摩
質多羅更厲害還可以借此控制這些小獸,只剩下毗摩質多羅還願意細心的教楊牧,羅騫馱,即婆稚兩

個說楊牧笨,教不會早就不知道跑去哪裡逍遙了,楊牧聽阿索禪笑著翻譯給他聽,楊牧面有菜色,心裡
罵道"你們兩個真當我是修羅,這種意境的東西,就算阿索禪再厲害,翻譯過來的還是很有限好吧?",

毗摩質多羅教得比較好,楊牧已經可以讓一隻小獸變回原來的樣子,不過很耗靈氣,因為要用神魂全
力催動玄陰魄,吸走那些狂爆的戾氣,再轉化成滋養玄陰魄的能量,相當不容易,因為吸跟轉化要同時
進行,毗摩質多羅作得輕輕鬆鬆把十幾隻小獸變回原讓,楊牧搞得氣喘如牛才弄好一隻.

到了楊牧要離去的日子,楊牧跟所有修羅重擊左胸當作揮別,涅哩底給楊牧一個大獸皮背包,裡面
裝著三大本空白秋蟬石書,讓楊牧記錄他出去後的所見所聞帶回部落給大家,楊牧欣然接受,也依

修羅傳統背在背後,手持骨矛要去遠行的樣子,連同羅騫馱,毗摩質多羅,即婆稚,阿索禪,阿婆雅
還有十多修羅坐著四翼飛擒,飛過獄海,楊牧指了指下面的位置,他不敢讓修羅們太靠近六大家採集

的位置特意拉開距離,楊牧落地後看著四翼飛擒飛走就轉身朝進來時的入口處,快速離去,楊牧邊極速
奔馳,一邊覺得奇怪,完全沒有羅剎的蹤影,連一隻都沒看到,心中有種不安的感覺,便再提高速度化作

一道光芒朝入口處射去,靠近入口處,楊牧便遭到羅剎圍來,楊牧不想戀戰,只想到入口處看看情況,收
起骨矛,用雙拳打散羅剎,躍起看到何竹倫,何濱,何眉琴,敖寂涯,昌飄飄,昌邵痕,水萍艷,水無月八人,

圍成一圈守著八個方位,將家族裡的人護在中間,中間還有光著身子的武馮,跟沒了一臂的武浪,緩慢
的向入口處退去,楊牧心中一緊,血月快要消失了,時間拖越久,要出去的阻力越大,隨即在半空中消失

出現在水無月前,兩手空空接下一隻金剛羅剎雙爪,用力一握,金剛羅剎立馬哀叫跪地,楊牧運勁叫吼
左右一撕,把金剛羅剎直接撕成兩半,所有羅剎,跟其他人大驚都停了下來,以為又來一隻兇獸,可以直

接把金剛羅剎撕成兩半,楊牧急忙問道:"怎麼會這樣?",水無月看到楊牧來臉露喜色回道:"還不是武
浪跟武馮,去招惹來的",武浪一聽發了瘋叫道:"所有武家的人把這些羅剎給我殺光,吃我一臂,給我殺

光....",根本沒人理武浪,兩隻金剛羅剎又快速撲向楊牧,楊牧左一拳,右一拳,兩隻金剛羅剎,血肉噴
飛只剩骨架定在那邊,風一吹就成一堆血骨,所有人看了大驚,楊牧飛身上空大喊道:"路一開,所有人

快速往外去",語落所有人陷入黑暗,恢復時已見楊牧控制著一條巨大的黑炎龍,橫掃方圓幾百呎內所
有羅剎,碰到的羅剎都被燒成了灰,楊牧最後在入口處路上破開一條大道,所有人見狀匆忙直奔入口,

天際邊幾十黑點靠近發出尖銳鳴叫聲,武浪聽到瘋狂連滾帶爬向入口去,吼叫道:"修羅來了..修羅來
了"羅剎不斷再湧了上來,楊牧拿出伏羲琴,護著這條走道,武馮將楊牧背在身後的獸皮袋搶走,飛快跑

出去,楊牧沒時間理會他,只有一直喊著"快出去",水無月一直不肯走,何眉琴死拖活拉的,楊牧對敖寂
涯叫道:"你欠我一次,我要你平安送她們兩出去",敖寂涯咬牙點頭,扛起水無月跟何眉琴轉頭就跑,邊
跑邊叫道"活下去....",水無月放聲大哭喊著楊牧的名字.

羅騫馱,毗摩質多羅,即婆稚,阿索禪,阿婆雅及十多名修羅自上空落下,地面上就開始爆起血霧,還
有向四方飛去的羅剎,楊牧笑著收起伏羲琴,用空拳開始擊殺,大隻的一拳三隻,小隻的一拳打死一片

沒多久羅剎就嚇得四處逃竄,阿索禪笑著靠過來說道:"我母親看得林海裡的羅剎都不見了,叫我們大
家轉回來看看",楊牧對自己左胸一大拳,震天悶響,所有修羅也高興回禮.

敖寂涯扛著水無月跟何眉琴最後出來,看到武浪像被嚇瘋般不停叫吼"修羅來了..修羅來了..",武馮
則抱著從楊牧那搶來的獸皮袋兩眼無神的唸道:"我搶到玄陰魄了...我搶到玄陰魄了",六大家的人

都靠在一起把所有人圍住,武浪被拉走去治療,敖寂涯等人快速的講了事情的經過,楊家那邊哀聲連
連,楊程伯雙膝跪地痛哭失聲,楊崇煥也把頭撇一邊去,不讓人看到他的樣子,南宮遙看著一直靠在

洞邊流淚的水無月無奈的直搖頭,走到武馮前叫道:"那小子拿到的是不是玄陰魄,打開看看",武明
這時很不要臉的靠上前說道:"在我孫子手裡,就是我孫子拿到的..",所有人都瞪向武明,武明不好

意思把頭轉到一邊,武馮高興的打開獸皮袋,就三本奇怪的空白石書,什麼都沒有,南宮遙嘆口氣道
:"看來這次虧大了",話剛說完,開始地動山搖,洞口處的屏障不斷的鼓起,像要爆開一樣"轟"一大聲

,楊牧身穿全展開的青龍軟甲自屏障破出,撞斷幾根粗樹幹,總算停下來,身上青龍甲還冒著陣陣燒
焦的白煙吐了好幾口血,楊牧心裡哀豪,用字錯誤,他原在入口處展開青龍甲叫阿索禪跟即婆稚還有

羅騫馱,毗摩質多羅講全力把自己踢出去,借力要破屏障的阻力,三人蓄力楊牧剛發覺不對"一...."還
沒說完,就被重擊嘴角溢血像流星一樣飛去,三人還學阿索禪跟楊牧學人界道別的方式跟楊牧揮手,
楊牧本想講一半力就好,剛講第一個字,就像被梨俱吠陀尾巴掃中一樣.

大家破涕為笑急忙的朝楊牧靠去,水無月更是邊跑邊擦乾眼淚,楊牧射了一片樹葉往水無月去,被南
宮遙伸手欄下接住,南宮遙一看樹葉,說道:"那小子給妳的",楊牧瞪大眼起身消失,南宮遙拐杖立

在地人也笑著消失,現場括起一陣強風,水無月撿起葉子一看,楊牧用吐出的血寫了幾行小字"玄陰魄
融於我神魂,我先離開,再聯絡妳",水無月看了跺腳"唉呀"一大聲,沒多久南宮遙拎著楊牧的衣領,回

到拐杖處,楊牧抱著三本秋蟬石書哭喪著臉,南宮遙笑道:"小子有點本事,要不是你受了傷我還真抓
不到你",水無月急忙叫道:"奶奶妳放開他",南宮遙不理水無月朝何家叫道:"大倫,小濱給我過來看

著這小子",何竹倫回叫道:"水奶奶,我們倆可看不住他,要小濱他爹跟我老爹才可以,他可以徒手撕
開金剛羅剎的",何竹倫說完唉叫一大聲抱著腳直跳,何月琴氣呼呼的直追著另一腳要踩,南宮遙笑著

叫道:"那還不快過來,他跑了我就斷你們家一個月糧",兩名中年壯漢從何家人群連忙跑出,一人一邊
壓制著楊牧肩膀,六大家家主帶著自家的人靠了過來,楊家先到,楊崇煥不悅叫道:"老太婆,你給我放

人,不信我真敢打女人是不是",南宮遙"呿"了聲不理楊崇煥,楊程伯跟景羅煙,,敖恆,敖寂涯趕忙到楊
牧身旁查看牧傷勢,水無月很不好意思在楊牧旁說道:"我們家因為有需要,所有天府城的肉品買賣都
是我們家在作的,眉琴他們家是常客,也是大戶",楊牧這時只能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