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陰引魂
楊牧只能針對尾巴接身體無鱗的地方攻擊,那個位置範圍相當小,楊牧一邊應付三顆巨大的龍頭,
一邊追著梨俱吠陀的屁股跑,楊牧抓準時機直接射出手中的一支骨矛,插中梨俱吠陀尾骨接身體

的位置處,限制尾巴活動,楊牧站上梨俱吠陀身上龜殼,開始跟三顆巨頭搏殺,直到清晨,楊牧
逃到梨俱吠陀身下,那三顆龍頭太難處理了,除了眼睛外,都有鱗片保護,梨俱吠陀戰鬥力依然

旺盛,楊牧拼命找梨俱吠陀有沒有致命處,梨俱吠陀三顆頭不斷的追咬,找到中午都沒找到,楊
牧想了一下飛身上天,三顆頭也追上,楊牧至峽谷上方借下墬之力往中間巨大龍頭嘴裡衝入,用

骨矛刺入龍頭口裡咽喉,梨俱吠陀中間龍頭嘴張得大大的,因痛闔不起來,另外兩顆頭哀嚎鳴叫
不已,楊牧拔出骨矛再龍嘴上顎頭顱處奮力向上一刺,拼命搗鼓再用手使勁撥開傷口,像蛀蟲鑽

木般,往龍頭腦袋去,梨俱吠陀痛得用頭到處亂撞,峽谷裡一陣飛沙走石,峽谷上的修羅嚇得到
處躲避,楊牧鑽到梨俱吠陀腦部,用嘴撕咬吞噬著梨俱吠陀的腦髓,楊牧全身青筋爆起,肌肉像

氣球般鼓大,兩眼血紅,楊牧舉著骨矛從龍頭眼睛破出落地不久,梨俱吠陀中間的龍頭也重重撞
入地面失去生氣,另兩顆龍頭飛快咬來,楊牧正愁力量無處可卸,躍升抬腳全力上踢,正中一顆

龍頭下巴,轉身一拳打中第二顆頭臉部,兩顆頭就這樣被蠻力震開,楊牧握握拳看著自身的變化
,握緊骨矛,朝選定的一顆眼睛要直衝入梨俱吠陀腦部,被梨俱吠陀閃開,楊牧不死心找機會兩

相纏鬥起來,整整打了四天三夜,梨俱吠陀才倒地,所有修羅在峽谷上歡呼鼓舞直喊“拉姆..拉姆
..拉姆”楊牧撕下梨俱吠陀中間龍頭處一大片白鬚,飛身上峽谷到涅哩底及另外兩個部落的老修羅

前,依修羅傳統單膝跪地呈上梨俱吠陀白鬚,請三人承認拉姆的身份,三人相視一眼同時拿起楊
牧手中白鬚匹在楊牧左肩上,所有修羅歡聲雷動,蹦蹦跳跳將楊牧高高抬起“拉姆..拉姆..拉姆”直

喊,楊牧跟一大群修羅抬著梨俱吠陀回道部落,修羅開始肢解梨俱吠陀,取出三顆巨大的心藏,
所有女修羅手裡拿著某種鳥類的長喙靠了過去,楊牧沒事坐在一旁,阿索禪坐在楊牧身旁在用骨

針幫他編製梨俱吠陀的白鬚,阿索禪編好一件漂亮的匹肩高興的幫楊牧匹上,楊牧對她道謝,涅
哩底這時過來笑道:“一般成為拉姆前的修羅,都已有配對的女修羅,編拉姆匹肩都是拉姆的老婆

或是母親的殊榮,你幫阿索禪接角,我特準她幫你編,不然你要自己編”,楊牧聽完尷尬抓著頭,
阿索禪嬌羞跑走,阿婆雅,毗摩質多羅跟十幾女修羅提著大籃子走過來,涅哩底說道:“走去完

成最後的儀式拜見現在拉姆”,楊牧跟在涅哩底後面,走到即婆稚跟另外兩個部落的拉姆前,阿
婆雅,毗摩質多羅跟十幾女修羅紛紛把手上的大籃子擺在三人地上,涅哩底對楊牧叫道:“行禮

十次,越大聲越好”,說完接著“哇啦,伊啊”大叫,楊牧開始使勁捶左胸,每一下都震天響,所有
修羅都靠過來看,捶完十下後即婆稚和其他兩個拉姆相視一眼,同時回捶一個震天響回禮,高興

拉著楊牧一起席地而坐,所有修羅也高興得開始跳舞吃肉,楊牧一看籃子裡的東西有點訝異,都
是梨俱吠陀最好的部位,腦髓,心頭肉等,眼珠,心頭血也是滿滿一大石碗,涅哩底笑道:“這

是拉姆的權利,現在有足夠的蛭冥石,大家可以放開的喝”,即婆稚跟另兩名拉姆,熱情招呼楊牧
,楊牧也歡心接受,梨俱吠陀的心頭血一整碗喝下,紫色長脈不斷吸取漲大,這次沒有消下來,

真的整整大了一大圈,楊牧運轉體內黑龍炎燒掉烏濁之氣,行氣一大周天,發現已經到煉體十二
重,且現在身體力量達到一種未知的層次,強度也直逼修羅,心想自己這樣還算不算人,轉頭看
即婆稚等三個拉姆,拿出蛭冥石放在心口處,心口處馬上變黑,三人臉上露出幸福的表情.

隔天一早楊牧進到涅哩底的大石屋,阿索禪跟阿婆雅一人各抱著一大本秋蟬石書過來,跪坐在楊
牧左右,涅哩底說道:“先讓你了解,一般修羅進聖地成為大修羅的過程,等一下進聖地後,我也

無法預料你會怎麼樣,一般修羅足歲進去輕輕鬆鬆,但你不同,可能兩手空空也說不定”,楊牧點
頭開始翻看,阿索禪跟阿婆雅在旁細心解說,楊牧大致了解要進一處洞裡,找尋會靠近自己的先
祖力量,將力量融合到自己的魂魄裡,並取得先祖的真名.

下午楊牧跟著涅哩底來到一處山洞,山洞附近有二十幾修羅駐守,山洞像人工鑿出,又不大像,洞
口太過圓滑,圓得渾然天成,洞口有相當精緻的雕刻,刻著一種像蝌蚪的符紋,密密麻麻佈滿整

圈洞口,洞裡沒有陰暗,反而透著淡淡如月亮般的光華,濃郁的玄陰之氣一陣陣撲面而來,楊牧
相當訝異,一般日月光華由日夜交替,日叫太陽,月叫太陰,太陽發散陽剛之氣,太陰發散玄陰

之氣,陰陽交替平衡大地延續生命,這洞有東西打破這種定律,涅哩底對楊牧道:"進去吧,我能幫
你的就這樣了",楊牧點頭踏步進入洞裡,洞裡的壁上也是滿滿的符紋,楊牧像走在一塊巨大玉石的

洞洞壁的表面光亮還散發著淡淡的螢光,楊牧越往裡面走,玄陰之氣越重,神魂有點要被什麼吸出一
樣,趕忙運起神火,讓自己神魂上的靈紋運轉,驚訝區然沒用反而加快神魂要離身而出,不敢太過躁進

,收起神火,山洞很深,楊牧走了三刻鐘才到秋蟬石書上刻的大球處,正目瞪口呆的看著上方,飄在半空
中像月亮般的大球,這大球上有像遮天印一樣會自行流轉的紋路,是他剛看到的蝌蚪符紋,楊牧看得入

神,不久就被大球吸出神魂,楊牧看到自己的體軀倒地,神魂被大球吸入慢慢的進到像是星空的空間
裡,楊牧自神魂訣的玉簡中知道人有三魂七魄,三魂為胎光、爽靈、幽精丟兩個魂還能活著,若丟三

個魂,人就成了行屍走肉了,之前自己運轉神魂訣主要是爽靈、幽精兩種,現在居然三魂都被抽出,且
七魄並不會離體,現在屍狗、伏矢、雀陰、吞賊、非毒、除穢、臭肺七魄都在神魂裡,倒下的只是一

具連屍體都不算的空殼了,楊牧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四周開始出現類似毗摩質多羅額頭上凝聚出來的琥珀色珠子向楊牧靠過來,琥珀色珠子一靠近楊牧神魂立感顫抖,因為都帶著狂爆的戾氣,楊牧

認出這種氣息,是纏在馬永貞神魂裡的另一種像魂又不像的東西,這種狂爆的戾氣對楊牧的七魄會對
有所反應像要黏上楊牧的七魄一樣,楊牧趕忙運轉神魂訣,神魂泛起紅芒擋開,楊牧總算知道馬永貞說

的那八個字的意義"玄陰引魂,煞靈換魄",應該也是經歷過他現在這種感受,心想雖然他對修羅的神魂
不了解但是修羅天生應該不怕這種狂爆的戾氣,不過這樣該怎麼辦呢?,這樣自己沒辦法帶走玄陰魄,

決定先四處飄盪一陣看看能不能找到沒有這種狂爆的戾氣的玄陰魄,楊牧在這裡內沒有辦法感失時間
的流失或是有日月交換的計算依據,只能運轉著神魂訣快速的找尋,楊牧泛著紅芒的神魂一靠到玄陰

魄附近所有的玄陰魄都加速逃離,不知過了多久,楊牧發現一顆跟其它玄陰魄不一樣顏色,是泛著銀色
光芒的,慢慢向它靠近,正高興這顆沒有狂爆的戾氣,這顆銀色的玄陰魄好似為感應到楊牧並沒有逃

離,向楊牧飄了過來,楊牧收起神魂訣,銀色的玄陰魄化作銀芒衝入楊牧神魂眉心,楊牧立即痛苦大叫
神魂上的靈紋自已運轉了起來,不過流轉的方向是跟原來是相反的,楊牧舉手看,自己手部的神魂開始

分解消散,遮天印的虛影也自己發動罩住楊牧周身,手部神魂再次重組,楊牧痛得死去活來滾來滾去,
漸漸失去意識,楊牧再次醒來時腦海裡出現三個字"伽內什",趕緊檢查了一下自己,自己三魂裡打從娘

胎出來的胎光,變成帶著銀色的光輝,自已的七魄,也多了一魄,變成了八魄,第八魄就是這顆銀色的玄陰魄,一股無形的力量,開始將楊牧往外推去,經過有狂爆戾氣的玄陰魄時,那些狂爆的戾氣已對楊牧
的八魄失去了興趣,沒有戾氣,反而多了點親近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