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例問題
即婆稚跟身後的一個修羅不知道講了什麼,那修羅就快速離去,阿索禪跟楊牧說道:"我叔叔叫人去
拿支骨矛給你,等一下跟他們一起去狩獵,叔叔說他叫你攻擊,你就要上前去殺了獵物",楊牧點頭

回道:"沒有問題,我會盡力",阿索禪接著說道:"三大部落的人都會過來,你要多打點討好他們,到時
候可以選隻小的梨俱吠陀,我叔叔當時就是這樣作的",楊牧轉身向即婆稚一拳行禮,即婆稚也高興

回禮,另一名離開去拿骨矛的修羅回來丟給楊牧,所有修羅都拿出自己的秋蟬石書,用獸皮包起
背在背上,阿索禪解釋道:“這是我們的傳統,打獵或遠行都會帶上自己的秋蟬石書,可以記

錄所見所聞,帶回來給部落裡”,楊牧明白的點頭,就隨著即婆稚等十多名修羅去打獵,一出部落
所有修羅就高速飛奔,楊牧也緊跟在後,跑到中午即婆稚示意大家小心,楊牧一看,這附近都有相當

巨大的猛獸在四處走動,有些還集結成群,即婆稚帶著所有修羅躍身上樹再往前去,楊牧看這些兇獸
也不錯啊,還有之前即婆稚扛回來的巨大長毛象,楊牧也想跟大家一起打看看,即婆稚來到一處山谷

揮揮手示意楊牧過來,楊牧靠到即婆稚身邊,即婆稚指了指山谷裡如房子大的山洞,折了支樹幹,往
山洞射出,山洞裡立即傳來震天吼叫,"磅,磅,磅",伴隨的地震,一隻比長毛巨象大上幾號的雙頭

虎,怒氣衝衝的從洞裡出來,即婆稚推了推楊牧,楊牧眼角抽搐,還是握緊骨矛咬牙衝了下去,一刺
往雙頭虎的眼睛去,雙頭虎速度極快閃過,另一顆頭過來就咬,楊牧全力一拳,雙頭虎根本不痛不癢

繼續咬過去,楊牧空中翻身閃開,發現只有自己在打,即婆稚等修羅都在樹上看,楊牧知道即婆稚想
訓練他,使出蒼龍槍訣骨矛要殺雙頭虎,打了老半天,楊牧拼命總算把雙頭虎撂倒,還好自己有穿

青龍軟甲,跟遮天印煉體,不然可會受傷不輕,楊牧不敢全力催動遮天印煉體,怕擊殺梨俱吠陀時
一不小心全身紅光滿佈,就失去資格,先適應一下,即婆稚跟所有修羅落地,高興得磞來磞去,對

楊牧捶胸行禮,楊牧也一個個回禮,即婆稚直接取下一大塊雙頭虎的生肉,分給所有修羅,修羅直接
咬著吃,楊牧分到最大的一片,面露難色,還是咬下,楊牧驚訝,這生肉很美味,一吞下立即化作滋潤身

體的養份,不斷修補損傷,還強化著楊牧的血肉,楊牧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吃長毛巨象時怎麼不會,
是特別的怪獸才會嗎?,不管三七二十一馬上把肉往拼命嘴裡塞,吃完即婆稚叫兩個修羅把雙頭虎

抬回去,又帶楊牧往山谷內去,第二隻雙頭虎,一樣叫楊牧一個上,楊牧越打越上手,有時還直接就用
咬的,補一下,一連打了三隻雙頭虎,即婆稚才滿意的帶楊牧回部落,楊牧想了一下出來時阿索禪講

的話,難怪要打三隻,楊牧回到部落受到盛大的歡呼,聚來不少修羅,約有四,五百,都在分食雙頭虎,
沒有烤直接吃,阿索禪把一顆雙頭虎的心臟處的肉給楊牧道:"這是最好的部位,這三隻都是你打的

,你好厲害",楊牧接過邊吃邊問道:"妳們知道什麼可以生吃,什麼不能對不對",阿索禪笑道:"這肉烤
過就不好吃了,會硬得跟石頭一樣",楊牧再說道:"難怪你們如此強悍,吃這個可以強化身體,受的傷

也會很快恢復",阿索禪疑惑回道:"對我們來說就好吃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可能你不一樣吧,就炎
爺爺對我們的記載,只有留下非神、非鬼、非人,胎生俱神力,強鬼神,凝三重,這幾個字有些我懂

,有些我看不懂",楊牧聽完臉都有點驚歪了,炎帝的意思是修羅一出生差不多有凝神境三重的力量
,楊牧皺眉問道:"那炎爺爺,有吃過這肉嗎?",阿索禪搖頭道:"這我不知道,奶奶當時帶著炎爺爺四處

去,炎爺爺連我們部落都沒有來,只有要回去時,才留下一堆書,奶奶叫人搬好幾次才搬完",這時涅
哩底被八名修羅抬過來,涅哩底笑道:"那炎老頭有吃過,我們一起打過幾隻,他吃了之後只有說道

,人性貪婪,此物切不可讓人界知曉",楊牧點頭回道:"確實,不是人人都可以清心寡慾,你們純真善
良,我也不建議你們去跟進來的人接觸,有些人的心思,比任何強大的兇獸都還要危險",涅哩底聽

完楊牧所說沉思了起來,楊牧似知道涅哩底在想什麼接著說道:"貴族需要的東西,我出去後想辦
法,讓再進來的人帶進來放在特定的地點,讓你們去拿,他們需要的東西也請你們放在那邊以作交

換這樣可好?",涅哩底聽了這個建議高興道:"這方法可以",楊牧笑著對阿索禪道:"把水永貞給你
的白色石頭給我",楊牧拿著玉佩跟涅哩底說道:“就用這個當作記號”,說完拿出水無月給他的
書跟玉簡,解釋六大家需要的東西,跟要把東西放在哪個地方等等.

隔天清晨楊牧幫阿索禪治療,阿索禪則帶了一本秋蟬石書翻給楊牧看,上面刻的都是可以直接
吃的怪獸,連楊牧要一人獵殺的梨俱吠陀都是,看沒多久即婆稚就帶一群修羅高興得把楊牧架

走,打獵去,一連幾日楊牧拼命的跟各種巨大兇猛的怪獸搏命,即婆稚越選越大隻,楊牧則越
打越野蠻,有時撲上去就咬像兩頭兇獸再相互捕食獵物一樣,楊牧血肉,氣力也不斷強化,楊

牧發現越強的兇獸,增強血肉強度氣力的效果更好,楊牧現在跟著即婆稚他們跑來跑去,連靈
力都不用運轉消耗,單純就體魄的強度已快達修羅等級.

五日後傍晚,楊牧跟修羅們混熟了,大家都熱情的招待楊牧,分食著楊牧獵回的兇獸,楊牧也
很開心,這些修羅沒有心機,很好相處,涅哩底這時跟其他兩大部落的老修羅過來,涅哩底

臉露正色對楊牧說道:“我們已將一隻梨俱吠陀引來,今天早點休息,明天一早出發”,楊牧聽
完點頭,拿著手上的肉大口大口的咬,他要達到最佳狀態,所有修羅交頭接耳一陣,也把肉往

楊牧那邊送,楊牧見狀起身,往左右一大拳一聲巨大悶響,所有修羅也起身回禮,楊牧算是知
道為什麼修羅們這麼用力捶都沒事了,現在自己捶也不痛不癢的.

隔天一早楊牧隨著所有修羅出發,用雙劍習慣了,還多要了一支骨矛,奔走半響才到一個大峽
谷處停下,所有修羅都看向天空幾十黑點,楊牧也跟著看,心想這應是四翼飛擒,靠近楊牧才

看看十幾隻四翼飛擒,上面各坐一個修羅手拉腿粗的樹藤,抬著一顆如房子般的巨蛋,正要問
這是什麼蛋時,地面震動得相當厲害還出現幾道裂痕,楊牧往震動來源一看目瞪口呆,梨俱吠

陀正瘋狂追著蛋跑來,梨俱吠陀大得不像話,像一座移動的城堡,光一支腳就有十幾棟房子
粗,連忙問阿索禪道:“這大小跟刻的差...差太多了”,阿索禪對楊牧眨眨眼疑惑道:“這樣刻起

來,我叔叔就看不到在哪裡,怎麼知道是我叔叔殺的呢?”,楊牧無法反駁,現在只想自己一
頭撞死算了,即婆稚跟另外兩個拉姆靠過來,對楊牧致敬一拳巨響,楊牧咬牙回禮,即婆稚對

楊牧講了些話,阿索禪翻譯道:“我叔叔說先打腳,讓它不能逃”,楊牧嘴角抽搐跟即婆稚道謝,
心想我逃比較合理,自己騎虎難下,轉身向梨俱吠陀掠去,心裡開始擬定幾個策略.

楊牧朝梨俱吠陀的腳全力一拳,梨俱吠陀完全沒感覺,用骨矛刺入,梨俱吠陀有流血,好似也
不痛不癢,楊牧開始用骨矛像鑿山壁一樣鑿同一處,梨俱吠陀才吼叫一顆巨大龍頭朝楊牧咬來

,第二顆龍頭也過來,楊牧繞著梨俱吠陀腳閃躲,天空一黑,楊牧被打入地一聲巨響,梨俱
吠陀抬起尾巴,楊牧口吐鮮紅自深溝裡躍出,發瘋似的往剛剛鑿開的血洞去,一大口就咬,梨

俱吠陀吃痛,三顆頭都靠過來,楊牧握緊骨矛蹤身回擊,戳破一顆龍頭的眼睛,梨俱吠陀更怒,
開始不管蛋,動身攻擊楊牧,峽谷上的修羅都看得非常興奮,舉手大聲吼叫,蹦蹦跳跳,楊牧

一直打到半夜,身上的紫金戰袍已經破破爛爛,全身都是血,有自己的不過大都是撲上撕咬梨
俱吠陀血肉留下,最先被楊牧攻擊的腳,已經被楊牧吃到見骨,跪倒在地,楊牧驚訝這梨俱吠

陀的肉對自己血肉的強化跟恢復相當強勁,氣血也源源不絕湧上,楊牧接下來想處理那條尾巴
楊牧被打好幾下,尾巴上的鱗片相當堅硬,骨矛無法刺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