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陰魄現
所有修羅都高興不已,拿出皮鼓有節奏的敲,許多男女修羅跑出來跳舞,阿索禪也很開心的在地
上踏著腳,不一會兒,鼓聲就齊打一陣一陣的,所有修羅都靜下來,朝涅哩底的方向看,涅哩底

拿出一個花瓶大的黑石罐方在自己跪坐的青石板前,十多名女修羅就提著用樹藤編織的大籃子快
速的到阿蘇羅前,忙亂一陣,隨即高興提著大籃子散開,楊牧心想,這的修羅放眼望去約有二百

如那黑石罐裝的是大家要喝的血,一人一杯不夠分啊?,疑惑之際看提著大籃子的女修羅遞給每
人一個姆指大綠葉折成杯狀物,拿到的修羅都高興得連綠葉一起吞掉,吞食的修羅氣息爆漲,像

喝醉酒般晃來晃去,臉上洋溢幸福的表情,發到最後楊牧也拿到一個,裡面盛著一滴紫色黏稠的
液體,楊牧正想到底要不要喝時,修羅紛紛靠到楊牧身旁,即婆稚一直舞著手示意楊牧喝,楊牧

苦笑一下,他想交好這些修羅,只好學修羅一口吞了,所有修羅看楊牧也吃了,整群高興的到處蹦
跳,楊牧吞下,紫色長脈立刻躁動像血蛭吸了血一樣大了一圈,楊牧全身青筋爆起,精力充沛,

被自己打的傷也瞬間恢復,不過一股烏濁之氣被紫色長脈排出,被黑龍炎燒盡,楊牧大驚,這是
什麼獸類的血,居然可以拓展靈脈,楊牧驚訝沒多久,紫色長脈像消氣般消了下去,只比原來大

一丁點,阿索禪笑道:“這是梨俱吠陀的心頭血,由三大部落的拉姆帶領族人去狩獵來的,拉姆
就是你們人界說的勇士,我叔叔就是我們部落裡的拉姆,左肩上匹掛梨俱吠陀白毛,只有被三大

部落認同才能掛的”,楊牧其實聽不大懂,只能點頭笑,阿索禪接說道:“我知道你聽不懂,明天我
帶你去我奶奶那,用秋蟬石上的刻繪說給你聽”,楊牧回道:“明天一早,我先幫妳治療,妳教我
刻秋蟬石,我們再去妳奶奶那邊”,阿索禪高興的直點頭.

隔天一早,阿索禪背著一個大獸皮背包就找來,楊牧休息了一晚比較有精力,今天幫阿索禪接回兩條
血路,阿索禪則拿下獸皮背包打開,裡面是一大本秋蟬石的石書跟楊牧解釋道:"每一個修羅從出生

就會有自己的一本秋蟬石書,可以記錄自己的一生,用完了就拿到我奶奶那邊在換一本新的,我很
喜歡記錄事情,所以這是我的第...應該是二十本吧",說完打開一頁頁翻給楊牧看,都是記錄著快樂

的事,阿索禪抿嘴道:"我角斷後就都沒再記過,到昨天才開始又拿來記",楊牧翻到昨天大家一起烤
肉的場景不禁會心一笑,阿索禪從腰間拿出兩支青綠石打磨的刻筆,一支給楊牧,自己拿著一支刻

著楊牧今天早上幫她治療斷角的場景,楊牧用神魂翻了一下麒麟臂環,果然也有一支一樣的,阿索
禪邊刻邊跟楊牧解說道:"我們試過很多東西,只有這石頭可以刻得上去,下力要穩,深淺要適中...

",楊牧一邊聽著一邊專心的看著,沒多久阿索禪刻一幅栩栩如生的刻就出現在跟前,比炎帝刻的還
要生動上幾分,阿索禪高興的再翻一頁空白處要楊牧試看看,楊牧說道:"我可以試看看,用別的東

西刻嗎?",阿索禪點點頭,楊牧拿出刻靈紋的晶石筆一刻果然秋蟬石上連一點痕跡都沒有,晶石筆
的筆尖都快斷了,楊牧才收起換成青綠石的刻筆,開始刻繪著阿索禪教他刻繪的場景,阿索禪看著

楊牧刻繪驚訝的直眨眼,楊牧刻得很好,不過少了些靈動的意境,楊牧刻完阿索禪就高與拿起秋蟬
石書拉著楊牧跑出去,邊跑還高興得跟楊牧笑道:"你刻得好漂亮,我要拿給我奶奶看看",阿索禪

拉著楊牧跑進涅哩底的石屋裡,石屋裡本就聚了不少人,阿索禪高興拿著秋蟬石書給大家看,所有
人"嘰哩呱啦"講了一大堆楊牧也聽不懂,傻站在那邊,阿索禪跑到楊牧身前笑道:"大家都說你好

厲害,奶奶說給你幾張空白的的讓你刻你想說的事,我去拿給你",阿索禪跑走,阿婆雅靠過來說道:
"我父親跟母親要我謝謝你,我妹妹很久都沒有這樣開心了",阿婆雅說完,羅騫馱,毗摩質多羅又對

楊牧朝自己左胸捶了一拳一大聲悶響,楊牧吸了口氣,也對兩人咬緊牙根朝自己打了一大拳回禮
,沒多久阿索雅就拿著幾張薄如蟬翼的秋蟬石出來,拿給楊牧,第一張楊牧刻繪著水永貞掛在鐵籠

上的畫像,刻完阿索禪就叫道:"他就是我們第一個接觸到人界的人,他說他叫......水..永.貞,那
時我給他一塊烤肉,他給我一塊白色的石頭,我只講我的名字"阿索禪"三個字,就有人攻擊我",說

完從腰間的獸皮袋裡,拿出一塊白色的玉佩給楊牧,楊牧接過玉佩看上面刻著一個古字"水",楊牧
點點頭就刻出武嵐的樣子,毗摩質多羅馬上瘋狂大叫,往那頁秋蟬石踩了下去,所有在場的修羅,

都紅起眼睛跟著用力踩,石屋都快震倒了,涅哩底吼叫了幾聲所有人才停下來,毗摩質多羅指著,
地上被他們踩出的大坑"伊啊呀..伊啊呀"的叫極為氣憤,楊牧躲得遠遠的,涅哩底對楊牧道:"

毗摩質多羅說就是這個人動手砍斷阿索禪的角",楊牧點點頭再拿起一張空白的秋蟬石,刻出馬
永貞現在的樣子給大家看,毗摩質多羅開始"嘰哩呱啦"直講,阿婆雅拉來幾個人對楊牧道:"我母

親說的我們聽得懂,不過要跟你解釋有困難,我們演給你看,當我是阿索禪,我父親是那壞人...."
演完一陣後楊牧了解當時的情況了,阿索禪想接觸馬永貞,剛交換東西就被武嵐看到,武嵐出手攻

向阿索禪,阿索禪推開水永貞向後一仰,被砍斷一角發出叫聲毗摩質多羅趕到,急忙抱起阿索禪,
額頭上出現一顆非常特殊的琥珀色珠子射出攻擊武嵐,武嵐提起昏倒在地的馬永貞抵擋,楊牧

大致上確定那顆琥珀色珠子應該就是玄陰魄想了一下問道:"怎麼把馬永貞變回跟我一樣,就是
我來的目的",涅哩底說道:"毗摩質多羅,用的是大修羅的密術,因為當時急著要帶阿索禪回來,所

以用這一招,讓中招的人能夠被她找到,即然是無辜的帶他回來,只要是大修羅都可以讓他變回
來",楊牧搖搖頭道:"這難度太高了,有別的辦法嗎?",涅哩底偏頭疑惑道:"大修羅也不可能出去

人界啊,那珠子是大修羅的命,是每個修羅去聖地繼承先祖力量及名字成為大修羅才會有的,死
了珠子也沒了,珠子沒了也會死",楊牧這時再拿出兩袋儲物袋,倒滿地,用力向左胸一拳打去道:

"請涅哩底幫我想想有沒有別的辦法,我想救那無辜的人",涅哩底"啊呀伊..啊呀伊"跟所有的修
羅像是在討論著什麼,討論一陣後,涅哩底說道:"辦法可能有,讓你進聖地看看能不能也可以繼

承先祖力量及名字,會發生什麼事不知道,不過要進聖地要跟其它兩大部落商良,這些蛭冥石就
當作能讓他們點頭的籌碼吧",楊牧又一大拳往左胸打去向所有修羅致謝,所有修羅也回禮.

隔天一早二十幾隻四翼飛擒落地,兩名老年的修羅各帶十幾修羅來的,大家都聚到涅哩底的大
石屋,圍著一堆蛭冥石,相互吼叫不時指著跪坐在旁的楊牧,討論非常久直到中午,涅哩底

才對楊牧說道:“他們不同意一個外族進聖地,除非你能成為拉姆,獲得認同,這是有蛭冥石
的情況下他們能接受的最大限度”,楊牧想了一下問道:“要怎麼樣才能成為拉姆”,涅哩底叫

了幾聲,阿索禪就抱著一本秋蟬石書一臉擔憂的跑到楊牧旁,翻開跟楊牧說道:“要一人擊殺
梨俱吠陀,你看這就是我叔叔殺梨俱吠陀成拉姆的記錄”,楊牧看到即婆稚高興的拿著骨矛

站在一隻三頭四腳的怪獸前相當開心,那怪獸三個頭為龍首,身體如龜,涅哩底說道:“你如
要成為拉姆,不能用你們人界的武器,就你來時拿出的那個絕對不行,要拿我修羅的武器搏

殺,才能得到大家的認同,你考慮考慮”,楊牧盯著秋蟬石書一會兒,伸手蓋上臉露正色道:
“我同意”,說完起身聚力往自己左胸狠狠一拳,其他修羅也起身一拳,涅哩底點頭道:“阿索

禪,我跟他們討論準備,妳先帶他去找即婆稚,讓婆稚帶他一起去狩獵,好好教教他”,阿索
禪拉著楊牧離去,轉了老半天找到即婆稚,阿索禪“嘰哩呱啦”跟即婆稚講了一堆,包括即婆
稚在內跟他身邊的修羅都對楊牧投以懷疑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