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吐血
涅哩底介紹完看向楊牧,楊牧自行介紹道:"在下楊牧",涅哩底點點頭道:"炎老頭應該死了吧",楊牧
一聽心想反正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就把修羅同遊記,跟炎帝的刻繪石書,放到青石板上,涅哩底

邊看邊說道:"這是我教他怎麼刻的,是我修羅一族傳承記憶的方式",翻到最後幾頁就流下淚
來說道:"也是他早該死了,以你們人界的算法,我修羅一歲,是你們七年,我都快四百歲了,他怎麼可

能還在世上",楊牧心裡咋舌,那炎帝距今不就有二千年前了,涅哩底接著翻看修羅同遊記看得直笑,
不一會石屋的空氣像是凍結般,涅哩底一丟修羅同遊記氣得往青石板上一拳,打得整個石屋都快散

了,怒道:"明明就是他偷看我洗澡,用蛭冥石搪塞我,寫得這樣風輕雲淡的,說在水池邊相遇",楊牧心
裡十多條黑線,怎麼炎帝是這德性,涅哩底恢復情緒接著說道:"還好他有給我十幾顆蛭冥石,我才能

活這麼久,我的族人才能有這麼多人啊",楊牧聽完把兩大儲物袋的蛭冥石都倒了出來,在涅哩底前
堆起一座蛭冥石的小山,所有的修羅都高興的靠到蛭冥石小山前,涅哩底吼叫幾聲,修羅才回到原來

的地方坐好涅哩底說道:"我族長年嗜飲一種獸類的血,吸收完有用的沒用的烏濁之血淤積在體內,
不是發瘋,就是咳血致死,無奈無法停下喝這種獸類的血,停下會失去力量,我不經意中發現這蛭冥

石可以吸出那烏濁之血所以才有需要",楊牧點點頭道:"這些全都是我帶來要給貴族的",涅哩底邪
笑道:"要不是你跟炎老頭有點淵源,我把你殺了都是動動手指頭的事,這些蛭冥石就當買你的命,哪

裡來就回哪裡去,我們不會答應你任何事的",楊牧嘴角一揚,翻手拿出遮天印全身印紋流轉,泛出耀
眼紅芒,整個大地開始震動,楊牧慢慢舉起遮天印,托印向天全力催動,天空立即被遮天印印紋覆蓋

一個龍形大印的虛影罩整座石屋,所有修羅大驚,動都不敢動,楊牧也唸道:"我也不是全沒準備就來
的,我就一人來,已是誠意十足", 涅哩底看了一下楊牧笑道:"你跟炎老頭倒是有點像,不行就硬來"

,嘆口氣道:"收起來吧,一不小心這裡就全毀了啦",楊牧收勢,涅哩底對阿索禪叫道:"把帽子拿下
來",阿索禪一臉哀傷的把帽子拿下,楊牧一驚原來那斷角是她的,阿婆雅趕緊到她身邊安慰她並把

手中的斷角死命的要接回去,無奈怎麼樣都不行,涅哩底怒道:"我們從炎老頭留下許多人界的書歷
經多年的歲月學習你們的文化跟語言想跟進來的人交換這蛭冥石,跟一些有用的東西,你們的人骯

髒不堪動手砍我孫女的角,你知道這角對我族有多重要,這角是力量的象徵,這角是力量的泉源,這
角是修羅的一切,特別是女孩子一對完美的雙角是漂亮的依據,我叫他們來本想讓你死得明白,這

樣你了解吧,我下令所有修羅遇到進來的人一個不留",楊牧臉色一青心裡暗罵了武嵐家上下祖宗
十八代,吸了口氣道:"能有什麼方法可以接回或是長出嗎?",涅哩底無奈的搖搖頭,楊牧再接問

道:"可否讓我看一下,我在人界算是個醫者",此話一出所有修羅都看向楊牧,楊牧偏頭疑惑問道:
"你們都聽得懂我講的話對吧?",阿婆雅回道:"聽是聽得懂,會講的人不多",毗摩質多羅"啊..啊..

啊"了幾聲,涅哩底對楊牧道:"她母親同意你幫她看看",楊牧走過去從阿婆雅手中接過斷角,靠近
阿索禪時阿索禪害怕的向後縮,楊牧笑道:"放心沒事的可以讓我看看嗎?",阿索禪看了楊牧一會

兒就點點頭,楊牧看了一下阿索禪斷角處,有血路的分佈,這才是他最擔心的,如果單純要接回,弄
漂亮一點自己應該辦得到,有血路的話表示這角真的是可以使力的,楊牧翻手拿出子午琉炎金針

,放在地上排開,轉頭對其他人道:"可否請你們跟她說一下,我試著幫她接一點回去,不過會很痛
,真的會很痛,要請她忍耐不要動,受不了要叫出聲我就會停手",阿索禪直接回答道:"只要能接回

多痛我都能忍",楊牧一聽詫異轉頭,阿婆雅靠過來說道:"我妹妹說得比我奶奶還要好",楊牧點點
頭拿起一支如毛髮細的琉炎金針,聚起神火虛無,搖搖頭覺得太冒險,換成黑龍炎,專心的不斷凝

聚壓縮黑龍炎,琉炎金針的針尖處原來的黑炎漸漸的縮小變成紫金色的小點,楊牧將斷角放回阿
索禪被切斷處,用細如毛髮的琉炎金針慢慢的由斷裂處伸進去,四平八穩往他剛剛記下的一處被

打斷血路處去,楊牧想將原本癒合的兩邊血路打開,重接看看,即然這斷角原本是阿索禪的,氣息
還在,那只要恢復血路就可以慢慢癒合接起才對,不過只是想法真的要試試才能知道,楊牧聚精

會神,點中血路的斷口處,阿索禪便痛得咬牙握緊雙手,楊牧也十成功力在催動,怕一個閃失,會毀
了這斷角,額頭不斷冒汗,光一處血路足足接了三刻鐘有餘,楊牧抽出金針,馬上頹坐在地,阿索禪

高興站起,全身氣息瞬變,原來的斷角發出淡淡的紅芒,楊牧趕緊阻止道:"不行,不行,會再斷的,
我沒力了,要分幾次接",所有人都快步靠了過來,連涅哩底都從青石板上下來,楊牧回了點氣力說

道:"不可用力,不可碰到,動作不能太大,不然會再斷開的",邊說邊收著子午琉炎金針,涅哩底點
點頭道:"你有資格對我們提要求",楊牧心中一喜說道:"我想救人",正想要怎麼說這件事時,突然

靈光一閃問道:"這有石板可以刻繪嗎?,我不大能形容",阿索禪高興得拉著楊牧到空白的石書前
說道:"我教你怎麼刻這秋蟬石,秋蟬石是我取的名字,很好聽吧?",楊牧點頭道:“綠葉催黃,秋

下一心,顏薄蟬翼,夏語書銘,的確好聽”,阿索禪聽完對楊牧豎起大拇指道:“你好棒,一定
看過很多書”,楊牧回頭看一下,所有人都一頭霧水,只有阿索禪聽得懂他在說什麼,果然自

己要用刻繪是正確的決定,阿蘇羅對阿索禪笑道:“等等妳帶他去找間空石屋讓他住,妳在慢
慢教,我們很久沒聚聚啦,帶他一起去,順便讓大家看看妳的角接回來了”,說完再對其他修

羅“伊啊,伊啊”了一陣,所有修羅就歡聲雷動架著楊牧蹦蹦跳跳離去,楊牧急忙問阿索蟬道
:“這麼高興,不會是要把我煮了吧?”,阿索蟬笑回道:“奶奶准我們喝那血,所以大家很高

興”一群人邊走邊大聲喊叫,所到之處都揚起歡樂的聲音,楊牧回頭看了一下,涅哩底被八個修
羅抬出來跟在後面,楊牧被帶到一處非常大的坑,修羅們搬來粗樹幹,往坑裡丟,丟到半滿才

升起火來,熊熊烈焰直衝天際,地面開始“磅 ,磅,磅”震動,楊牧朝震動的方向看去下巴差
點掉下來,一個中年修羅扛著一隻長毛巨象走來還一派輕鬆的樣子,阿索禪高興的對楊牧說

道:“他是我叔叔,即婆稚,聽到我的角接回很高興,請大家吃飯”,即婆稚走到坑旁把長毛巨
象往地上一丟“轟”一大聲,就高興的向阿索禪跑來,抓著阿索禪盯著她的斷角直看,伸手要摸

被阿索禪拍掉手兩人“伊伊啊呀”,即婆稚不時高興的看楊牧,兩人說完即婆稚對楊牧舉起右拳
往自己左胸打去,發出一大聲悶響,楊牧也回禮,阿索禪笑道:“我叔叔這是我族行禮跟回禮

的方式,聲音越大禮越重”,楊牧一聽嘴角抽搐,因為即婆稚一臉疑惑直盯著楊牧看,楊牧舉
起右拳聚力,咬牙往自己左胸轟去“磅”一大聲,即婆稚才高興的蹦來蹦去,楊牧心裡叫苦,自

己打自己還是第一次,阿索禪看這樣也來,阿索禪的父母,姐姐都來,楊牧打得自己差點吐血

,心中哀嚎沒想到進修羅界受傷居然是自己打的,沒多久烤肉的香味就讓大家口水直流,所有
修羅都衝上去直接撕了吃,阿婆雅搶到一大塊來到阿索禪跟楊牧前丟給兩人道:“阿索禪還不能

去搶,角再被碰斷了就不好,等你角好了,我們一起去搶光光”,阿索禪高興得也要蹦來蹦去,
被楊牧按住,楊牧對她搖搖頭示意不可以,阿索禪才乖乖的坐在地上,把肉撕一半給楊牧,自
己拿著另一半咬了起來,楊牧也直接坐下吃,真要補一下,剛剛給自己打那麼多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