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現蹤
楊牧跑沒多久看到一個水潭,躍身進去,要把身上沾到羅剎的血味去除掉,怕被羅剎鎖定位置,在
水潭裡,楊牧一轉身一拳向上,一條巨大尖牙的魚被楊牧打飛出水潭,後面還一大群,嚇得楊牧趕緊
衝出水潭,縱身快速掠向樹林去.

夜裡楊牧用青鱗,驚雷插在一處山壁高處,自己盤坐在上,拿著水喝,心想這修羅界深處比鍛仙域還
要可怕,一花一草都有攻擊性,蟲子,毒物,兇猛的,飛禽,怪獸,羅剎到處都是,防不勝防,楊牧還是要
穿過這片危險的林海,才有辦法到他要去的地方.

隔天早上,楊牧剛動身沒多久,就被十幾根如手臂粗的藤蔓纏住,往一株十多尺高的巨花拉去,巨花
花芯還不停流出腐蝕地面噁臭的酸液,楊牧咬牙弄也弄不斷這藤蔓,拉也快拉不贏這巨花,運起黑

龍炎到全身,直接用燒的,巨花發出尖銳的聲音藤蔓立即鬆脫,楊牧丟了一團黑龍炎往花芯去,頭也
不回的就跑,傍晚楊牧正高速的跑給一大群如牛大的黑甲蟲追,甲蟲速度奇快,嘴裡長長的利牙如

剪,八肢利爪,最難搞的是一身黑甲殼,青鱗跟驚雷要砍刺連中同一地方幾次才能破開,還不怕燒,現
在一大群楊牧不跑不行,楊牧躲到一處地洞裡運轉遮天印,等甲蟲都飛過,屁股後一冷,楊牧衝飛出

地洞,一條水缸粗的裂地蟒也直衝跟出,追著楊牧後面,黑甲蟲被這動靜吸引又折回,黑甲蟲,裂地蟒
楊牧三方混成一團,楊牧趁亂逃離.

一連數天楊牧都在拼命總算出了林海,看到前方一片汪洋大海,風吹無浪,海面無痕,如片黑色的地
面,楊牧拿出玉簡確認了位置,在海岸邊踢了根小木頭入海,木頭沒有浮起,直接沉了下去,自唸道:

"這就是玉簡上說的,獄海了",隨即收了些粗樹藤,往左面的岸崖頂上去,蟄伏在一處矮灌叢處等待
黃昏將近,天邊處一點點的黑點快速的朝岸崖過來,楊牧心中一凜,心裡叫道怎麼會這麼大隻,玉簡

上形容的沒那麼大啊,幾百隻如六翼飛龍體形的巨雕成群結隊的飛進岸崖的巨洞裡,楊牧握著樹藤
左右為難,巨雕都快要全部進洞了,楊牧一咬牙,跳下岸崖選了一隻,騎上用樹藤綁住巨雕的脖子,巨

雕死命叫吼亂飛翻滾掙紮,要把楊牧甩掉,楊牧死死的抓著樹藤,四肢用盡全力抱在巨雕背上,不時
用拳頭給巨雕幾拳,巨雕吃痛掙紮的更利害,楊牧不停拉扯著樹藤要巨雕朝對岸飛,巨雕一但偏掉,

楊牧就用拳頭打回,一人一雕就這樣在空中左右上下亂竄,往對岸去,足足弄了一整天,到隔天黃昏
巨雕才無力的朝一片沙地墜去,楊牧也快脫力了,一落沙地巨雕跟楊牧兩人都趴在地上直喘,不一

會兒巨雕發怒直攻楊牧,楊牧趕忙閃躲,離開沙地進樹林,巨雕在空中盤旋一陣後似心有不甘鳴叫
飛離,楊牧環顧四周,用神魂探查還好此地沒有兇險,找了個地方休息恢復,夜裡楊牧在一處小岩洞

裡拿出靈石直接吸取,因為明天他就要引修羅來了,只有讓自己恢復到最佳狀態,要作到他能作的
萬全準備.清晨楊牧睜開雙眼緩緩起身,周圍都是靈石的粉末,楊牧整理了一下,朝一處山丘上去,

楊牧走得小心翼翼,發現這裡跟剛進修羅界時的地方差不多,還算安全,沒有要過獄海前的那片林
海般異常凶險,楊牧站定山丘左右看了一下,看到一處瀑布就快速的朝瀑布方向去,楊牧在瀑布四

處小心找尋,沒有看到任何修羅的蹤影,炎帝就是在此處遇見修羅在洗澡,楊牧找了個隱密的地用
用小顆的靈石佈下層層的隔絕法陣,耐心等待,等了二天只見鳥獸經過喝水,猴子進水池裡洗

澡,心想這樣不是辦法,收起法陣,躍身到水池中央的石頭上,翻手拿出玉盒,直接把玉盒捏碎,出現
在楊牧手中的是一支指甲長,血紅色的小尖角,散發著濃濃的陰煞之氣,楊牧把斷角放在石頭上,又

跑回隱身的地方升起隔絕法陣運轉遮天印到極致等待,不一會兒原本晴朗的天空變黑,幾十隻巨大
的四翼飛禽飛過,空中落下十幾二十個頭上有兩支血紅色小尖角,身上用獸皮遮著重要部位,綠色的

眼珠,皮膚古銅色,臉上有特殊刺青的人,楊牧一看除了這些都跟一般人差不多,男女特徵也相當明
顯,且男的俊,女的俏的,不過楊牧可以感覺得到這些修羅都發出非常強悍的氣息,正怒氣衝衝的四

處在找尋什麼,個個都拿著用獸骨作的矛,沒多久一個女修羅走上向前拿走斷角,臉露高興之色,其
他修羅也高興的舉起手中的骨矛興奮吼叫,拿走斷角的女修羅朝天空發出一聲相當尖銳的鳴叫聲

那四翼飛禽又飛了過來,所有修羅都直接跳上天騎飛禽,地上連石頭都留下深深的腳印,楊牧仔細
的看著飛禽離去的方向,等飛禽變成一個小點,就快速追上,一直保持距離,看修羅何時會落下,不一

會兒四翼飛禽急速上升沖破雲層,楊牧心想完了,正要加速發覺不對,一道白光直射過來,楊牧一側身
閃過,馬上被剛剛那群修羅包圍,圍上的修羅原本綠色的眼珠變成了血紅色,楊牧正想要拿出遮天

印時,那撿起斷角的女修羅“啊伊,啊伊的”,所有修羅都停下只圍著楊牧,楊牧不敢動站在那邊
那女修羅一直盯著楊牧的戰袍看,楊牧想了一下慢慢的伸手到儲物袋,抓了一把蛭冥石出來,攤

在手掌上,女修羅高興叫道:“是炎爺爺叫你來的”,楊牧呆住了炎帝明明記載修羅不會講人話,
他現在聽到的確實是人話,女修羅又是一陣"啊伊,啊伊的",所有圍著楊牧的修羅立即收起骨矛眼

珠變回綠色,笑容滿面盯著楊牧手上的蛭冥石看,女修羅隨即再朝天空發出一聲相當尖銳的鳴叫聲
後對楊牧道:"你快跟我來,我奶奶都快急死了",說完就跟其他修羅一起跳上天空,楊牧吸了口氣,全
力一跳,沒能夠高就往下墜,女修羅騎著四翼飛禽接住楊牧飛走.

楊牧坐在像雞的四翼飛禽上心中疑惑不已,不過至少不用拼命,看這些修羅凝神境三重都不一定打
得過楊牧唯一的倚仗是遮天印,不行就拿出來轟,楊牧一直很好奇既然進來有修為上的限制,那炎

帝怎麼跑進來到處逛的,難道有別的出入口,楊牧正在思索之際,四翼飛禽開始下墜衝破雲層,楊牧
看到一處遼闊蒼翠水碧山青之地,大小石屋聚落,四翼飛禽落地,修羅紛紛躍下,楊牧也跟在女修羅

後面躍下,回頭看一下四翼飛禽收起翅膀真的像雞一樣在啄地上的蟲吃,女修羅拉住楊牧的手臂就
跑,楊牧手臂像被鐵箍鉗住一樣,被拉離地隨風飄著飛去,女修羅拉著楊牧像抓著一塊布,邊跑還邊

大聲的"啊伊,啊伊"四處叫喊修羅都紛紛靠了過來,楊牧被拉到一處大石屋前,一名矮小瘦弱老得
不能再老的女修羅,跪坐在一片大青石板上,被八個中年男修羅抬了出來,那老得不能再老的女修

羅,原本成一條黑線的眼睛突然瞪大,抖著手指指著楊牧,拉著楊牧的女修羅高興的跑上前把楊牧
給他的蛭冥石放在青石板上,那老的不能再老的女修羅拿起一顆笑了出來說話道:"炎老頭還好吧"

,楊牧抓抓頭疑惑了一下唸了三個字"阿蘇羅",老的不能再老的女修羅聽到這三個字放聲大笑,整
個區域都隨著笑聲震動不已,所有修羅也都歡呼的舉起手直吼叫,楊牧趕緊摀起耳朵,運轉神火護

住神魂,這笑聲太可怕了,老的不能再老的女修羅笑完後道:"沒錯,我就是阿蘇羅,這是我很年輕時
的名字,這裡知道這名字的都死光了,我成大修羅後叫涅哩底,很疑惑吧,跟我來",轉頭對其他修

羅"啊伊,啊伊"一陣後,所有修羅都高興的離開,楊牧被帶進大石屋裡,楊牧一進去嚇一大跳,整間
石屋滿滿都是書跟玉簡,還有楊牧在火山底看到的炎帝刻繪的石書,八名中年男修羅把涅哩底放

在石室中央的高台後,就對面向涅哩底用力的向自己的左胸口搥了下去,一聲巨大的悶響,涅哩底
點點頭,八人就離去,後面進來之前拉著楊牧的女修羅跟幾個中年男女修羅,還有一個頭戴獸皮帽

的女修羅,修羅們進石室後,分成兩排跪坐在涅哩底前,特意讓出個位置,楊牧靠過去也跪坐下來,
涅哩底介紹了一下拉著楊牧的女修羅叫阿婆雅,阿婆雅旁的中年男修羅是阿婆雅的父親羅騫馱,
另一邊的中年女修羅是母親毗摩質多羅,戴獸皮帽的女修羅叫阿索禪,另外介紹了一些人給楊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