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在肚裡
楊牧一連試了幾次,碧眼銀猴已經知道只要拿楊牧指的儲物袋給楊牧,就可以吃到一顆藍芯果,楊牧
放開碧眼銀猴到處亂丟儲物袋無論多遠,碧眼銀猴都能馬上把儲物袋拿回自己面前,楊牧收起儲物

袋,一次給了碧眼銀猴三顆藍芯果,就閉眼休息,不時偷偷睜開眼偷看,碧眼銀猴都乖乖的在他身邊,
清晨,楊牧帶上碧眼銀猴四處招惹羅剎,讓羅剎追著跑,碧眼銀猴高興得在楊牧的肩上直跳,楊牧心想

你這小東西,不會常幹這種事吧,楊牧把一堆羅剎引向武浪跟武馮去,自己抓著碧眼銀猴用遮天印隱
身在樹洞裡,武浪,武馮一陣哀嚎,與圍上來的羅剎開始廝殺,打了半響才將成群的羅剎擊退,武馮叫

道:"大哥這羅剎的血臭死了,弄得我滿身是",武浪也一臉噁心說道:"是啊,真是臭死了,我全身都是
,我們趕緊找個地方洗洗",兩人離開,楊牧就悄悄跟上,楊牧心裡知道這兩兄弟極重視外表,羅剎沒他

們辦法,不過確是可以達到楊牧想要作的事,兩兄弟在一處清澈的水潭裡,舒服泡著,髒衣服被他們丟
棄在一邊,重要的儲物袋,共有五個,放在一顆顯眼的石頭上,楊牧拿出十顆藍芯果,指了指石頭上的儲

物袋,碧眼銀猴看得眼睛都亮了起來,馬上消失不見,先到髒衣處把衣服都拿走,把兩人的劍也拿,再站
在石頭上,撿著五個儲物袋,武浪發現急忙吼叫道:"死猴子,把東西放下",武馮也轉頭一看呆住了,武

浪躍出水面衝向碧眼銀猴,碧眼銀猴給兩人一人個燦爛的笑容就消失不見,武浪全身光溜溜一抓,只
抓到碧眼銀猴的殘影,兩兄弟光著身子到處找,都找不到碧眼銀猴的身影,連髒衣的臭味都沒聞到,楊

牧這時跟碧眼銀猴在樹上,一個狹小的樹洞裡,楊牧事先佈下幾層隔絕陣,等碧眼銀猴一進洞馬上就
啟動隔絕陣,再運轉遮天印把所有的氣息掩去,碧眼銀猴開心的拿著十顆藍芯果啃,楊牧則專心用神

魂感知兩人的動向,武馮這是用一大片葉子遮著重要部份哭喪著臉對武浪說道:"大哥,我們怎麼辦"
,武浪不悅叫道:"還能怎麼辦,其它都小事,麻煩的是那斷角也被那該死的猴子拿走了,不小心打開玉

盒就麻煩了,我們趕緊照記號回去,找江璘恆跟我們的人,快點天黑就慘啦",說完也拔了片葉子遮
住重要部位,快速的離去,武馮也跟在後面,楊牧一直到下午才出樹洞,用神魂掃了幾遍才快速的向昨

晚待的洞裡去,一進山洞,楊牧連忙在洞口佈下層層的防護陣法,跟隔絕陣法,楊牧把五個儲物袋都倒
空,在地上翻找,總算找到一個手掌大精緻的白玉盒嵌著五顆小顆的上品靈石,楊牧看盒子上刻繪著

五層的隔絕陣法,陣法都用嵌在白玉盒上的上品靈石當陣眼,楊牧一翻手把玉盒收進麒麟臂環裡,再
繼續翻找有用的東西,到傍晚,楊牧用黑龍炎毀去能燒的,不能燒的都被楊牧收進麒麟臂環裡,楊牧撤

掉陣法,把所有的藍芯果用武浪的衣服撕成布包起,給碧眼銀猴,揮揮手示意碧眼銀猴離去,碧眼銀猴
高興直跳,提著一大包藍芯果就消失不見,楊牧笑著轉身回洞裡,拿出修羅同遊記,準備找地方,引修羅

來,武浪跟武馮兩兄弟在若大的樹林裡走來走去,找不到路出去,因為記號早就被楊牧改亂,且相關地
域路線的玉簡都在儲物袋裡,兩人沒辦法天黑了,只能找一處小岩洞藏身,武浪在岩洞裡小聲罵道:"

叫你作記號,你作的是什麼鬼東西",武馮叫道:"本來是大哥你要作記號的,硬是叫我作,我也沒有哪
裡有弄錯啊",兩人都極為惱怒現在的情況,找對方撒氣,如果兩兄弟知道是楊牧在背後搞鬼,一定

恨不得把楊牧挫骨揚灰.夜裡楊牧快速往楊家採集地區方向去,他想先處理掉一人江璘恆,武浪,
武馮沒了斷角,什麼都沒了暫時構不成威脅,在入口處看江璘恆處事方式,殺伐果決且考慮周延

,不處理掉他會是個麻煩,隔天中午楊牧聽到前方有打鬥聲,馬上隱匿身形靠過去,楊牧站在棵
樹梢上,看到江璘恆對上了敖寂涯,敖寂涯左手臂中毒發黑,勉強提著長槍叫道:“姓江的,你這

卑鄙小人,用毒真想把我在這殺了”,江璘恆刀橫胸前不屑笑道:“就是要把你殺了,誰叫你聰明
,發現我跟蹤你們,偷偷從我身後出現逼我現身,我這人很簡單,要嘛合作,要嘛死”,說完就出

刀,敖寂涯咬牙揮槍,一時樹倒石碎,敖寂涯幾次想逃都被江璘恆給逼回,江璘恆幾盡全力想速
戰速決,不一會兒,敖寂涯的長槍就被挑離手,楊牧拿出一根琉炎金針,往兩人處消失,江璘恆

正要一刀要把敖寂涯劈了,被江璘恆挑飛的長槍射了過來震退江璘恆,兩人同時看向射出長槍處
詫異沒人,楊牧出現在敖寂涯身前拔起長槍又是一刺,這一刺如蛟龍出海,江璘恆頭都沒來及回

就收刀回擋,“磅”聲巨響,江璘恆被刺飛離地十尺,楊牧躍出欺身到江璘恆前又是一槍,根本不
給江璘恆有喘息的機會蒼龍槍訣上手就要江璘恆的命,楊牧也想速戰速決,江璘恆先機已失漸落

下風,吼叫道:“媽的,臭小子,要我命是吧?”,咬牙揮刀一擋鉗住楊牧,另一手黑芒一現往楊
牧雙眼去,敖寂涯急叫道“別接”,已經來不及楊牧握著一支漆黑的短刀單膝跪地,江璘恆大笑一

刀劈向楊牧,敖寂涯拖命衝出要以命換命護著楊牧,剛衝到一半就落地滾了出去,因為他看到江
璘恆直接躺下,楊牧正起身捏碎短刀,搞不清楚情況呆了一下脫力,敖寂涯趕忙爬起身到楊牧身

後,看楊牧正從江璘恆後腦勺拔出一支六吋長的金針,敖寂涯笑著道:“謝少爺出手救我”,楊牧
頭也沒回拿著江璘恆的儲物袋翻找出幾個藥瓶道:“別這樣稱呼我,我殺他是我的事,跟救不救

你兩碼事”,邊說邊打開藥瓶一個個聞,丟了一瓶給敖寂涯道:“解藥,今天這事你我最好都爛在
肚子裡”,說完用手中長槍往地上一點,地上爆開個坑,楊牧把江璘恆的屍體踢進去,隨手丟了

團黑龍炎燒了,敖寂涯喝了解藥調息一下變黑的手總算恢復原樣,楊牧把長槍丟回給他,人又不
見了,敖寂涯抓抓頭笑了笑趕緊把楊牧沒作完毀屍滅跡的善後工作作完,追著其他人去.

楊牧解決掉江璘恆心中大定,開始往修羅界深入,越是深入所遇到的怪物跟羅剎越是強大,楊牧
能閃開就閃開,閃不了的就打,夜幕低垂,楊牧在棵樹上,看著修羅界的星空,手裡拿著修羅同

遊記,辯別方位確認了方向後,拿出肉干跟水吃了起來,心想六大家的採集點,差不多都是這樣
的危險區域,突然水無月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腦海裡,又聯想到他當凳子水無月坐在他身上的場景
,心中一凜,慌張搖搖頭,拿著水壺灌水喝,自唸道:“我在想什麼,不知道她現在如何了”.

水萍艷等人在一處獸洞裡升火休息,水無月仰望著修羅界的星空,想起那一夜與楊牧並肩,兩人
一同看著星空討論這事情,臉上不自覺露出幸福的模樣,水萍艷靠了過來,拿塊肉給水無月說道

:“老實說,妳現在的樣子我只有妳小時看過”,水無月一聽連忙撇過頭去,水萍艷追問道:“妳真
的不知道楊家少爺去哪裡了”,水無月搖搖頭回道:“我真的不知道”,水萍艷點頭道:“飄飄在妳

耳邊說的我聽到了,他要入險地,所以不跟妳說”,水無月點頭回道:“他就是這樣子”,水萍艷話
鋒一轉道:“我聽眉琴講了些他的事,這樣的男人現在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無論這次有沒有找到

玄陰魄,他跟妳都活著出去的話,妳嫁給他已是確定的事,真是便宜妳了”,水無月難得沒反駁
淡淡的回道:“表姐妳想多了,他跟楊家的問題我們無法插手,且他不是那種會用代價交換一個

女子終身的人”,水萍艷訝異的笑道:“這樣妳更要套牢他,知道嗎?”,水無月沒答話,水萍艷開
始靠在她耳邊細語起來,說得水無月臉紅心跳嬌羞不已.

天剛微微亮起,楊牧就動身繼續深入修羅界,他要想辦法遠離六大家的採集點,不然修羅一到,他無
法預料會有什麼狀況,楊牧想去炎帝遇到修羅的地方先看看,極速趕路,不知不覺已經超過了六大

家所能及的區域,中午時分楊牧放倒一隻如象大的羅剎,趕緊離開怕會有成群的羅剎圍來,楊牧被
圍攻了幾次,這區域的羅剎相當強悍,皮厚如鐵,肉硬如鋼,速度更是讓楊牧咋舌,這種記載裡稱作
金剛羅剎的強大羅剎讓楊牧都感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