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龍偃月
楊牧慢慢下蹲聚力地面開始自楊牧腳下裂開,整個區域都震動不已,身上的青龍甲鱗片開始延著楊
牧的身軀展開,楊牧的手,脖子,一直展開到一個頭盔,頭盔還露出兩個尖角.

景蘿煙領著水家一行人到楊家旁,水無月跟何眉琴兩人同時跟楊家行禮致歉,南宮遙一直看著楊牧的
變化笑道:"楊老頭,我都快忘了,你楊家青龍軟甲全部展開是什麼樣子了",昌芊蔚拉過水無月罵道:"

難怪我看妳一點沒在擔心的樣子",水無月不好意思道:"這是他答應幫忙的條件之一",水萍艷靠到水
無月身旁笑道:"難得妳藏了個男人回家,都沒跟我這表姐介紹介紹",水無月臉紅了一下,用力推走水

萍艷,景蘿煙不解道:"如果那一天下攀雲舟,無論藏得如何好,我們都會有所查覺才對,怎麼....",何
眉琴正高興的要說,被水無月拉住,水無月回道:"等我們回來,再一一向大家說明吧".

楊牧蓄力完,衝身直飛天際,所有人的頭都抬向天空看著,一聲震天龍吼像是要撕開天一樣,楊程伯
著急到敖寂涯身旁用拜託的神情道:"寂涯,進去後,小牧就拜託你照看了",敖寂涯長槍往地上一跺

正色道:"伯父放心,必要時我等會捨命護著他的",楊程伯點點頭,走上前大喊道:"所有人準備",語
落除了武家跟江家外,要進修羅界的人紛紛整齊劃一的向洞口靠近,武家跟江家不知為何還在四處

張羅點人數,水無月走近敖寂涯小聲說道:"他是破屏障的人,進去後動靜太大,必會引來成群的羅
剎圍攻,我們要搶時間進去幫他",敖寂涯點頭回道:"我也是這樣想的".

一顆巨大龍頭虛影穿透雲層落了下來,所有人大驚,只有楊家這邊的人開心的快要跳起來,南宮遙
笑道:"楊老頭,用青龍偃月這招作到青龍化形,比你當年還要猛啊,你楊家後繼有人啦",楊崇煥"呿"
了聲道:"我楊家還不驥望這種不肖子孫",楊程伯連忙拉拉楊崇煥衣袖無奈唸道:"爹啊,您別老這樣"

一條巨大的青龍自天空兇悍衝向洞去,楊牧在虛影龍頭處舉掌向洞口破去,所有人只有聽到"噗嗵"
一聲,石柱的四顆水晶珠一起亮起,所有人傻在當下動都不動,楊崇煥趕忙叫道:"破開了,都杵在那

幹嘛快下去,等一下就進不去啦",敖寂涯回過神大喊:"衝",水萍艷,何竹倫也同時叫喊,昌邵痕等人
也跟上,只有武家跟江家的人慌慌張張,東倒西歪像在下水餃一樣進去,最後還有幾人進不去被彈

了回來,南宮遙跟武明,江元笑道:"吃鱉了吧,大家都沒想到楊家那小子,破這屏障跟切豆腐一樣"
,武家江家的人嘴裡都像吃了蒼蠅,臉色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敖寂涯等人先進到修羅界,看到滿地堆積成山的肉屑,跟流成小溪的髒血,不見楊牧人影,驚慌的喊
人去找,水萍艷等人隨在後面,水無月叫道:"敖大哥,他沒事你別急",楊牧憑空出現在水無月身後,

嚇了大家一大跳,連敖寂涯,水萍艷都沒查覺楊牧從那裡來的,楊牧拿著玉簡邊看邊跟水無月淡淡
的說道:"我等一下就自已行動,去找妳要的東西,四十九日後我會回到這裡",說完人就消失不見

敖寂涯四處張望,感查氣息完全都沒有辦法知道楊牧往那個方向去,急得直跺腳跟水無月問道:"唉
呦,妳跟我們少爺到底講好了什麼,至少讓我知道去哪兒找人吧",昌家連同何家的人同時進來,昌飄

飄笑道:"敖大哥,你問無月也沒用的,我想她不知道,那小子在盤古城就是這副德性",水無月無奈的
跟敖寂涯點頭道:"確實他講都沒講,說真的如我知道他要去哪裡找玄陰魄,我怎麼可能會不想去",

昌飄飄賊笑靠到水無月耳邊小聲說道:"一定是艱險萬分,他捨不得妳冒險",水無月一聽臉紅到脖子
用力推開昌飄飄瞪著她,昌飄飄一臉賴皮回到昌邵痕身旁叫道:"大哥我們去找我們要的東西",說完

轉頭就走,昌邵痕在後跟上,小聲問道:"楊家那小子,本事如何,什麼修為",昌飄飄臉露正色道:"修
為我不清楚,不過大哥你應該打不過他,你看這滿地,敖寂涯跟水萍艷等人根本沒動手,別自討沒趣

",昌邵痕不敢相信直說道:"怎麼可能..妳故意激我的吧....",何眉琴跑到水無月身旁跟何竹倫叫
道:"表哥,我跟無月一起走囉",何竹倫罵道:"我沒妳辦法,妳想去哪就去哪,不過我可警告妳啊,給

我活著回來知道嗎?",何眉琴開心的點點頭,就挽著水無月,何竹倫看何眉琴一臉開心的樣子搖搖
頭率人離去,水萍艷也急忙道:"我們快走,我不想看到武浪那噁心的樣子",水無月等人點點頭,就

快速離開,不久江璘恆跟江家的人,武浪,武馮等武家的人,用滾的滾出來,江璘恆起身惡狠狠的咬
牙道:"媽的,我看那臭小子八成是故意的,想玩是不是,我你爺爺我不玩死你",轉頭踢了武浪一下

問道:"東西帶了沒",武浪起身拍著身上的灰塵回道:"帶了,等發現他的行蹤就可以用",武馮也
起身拍著衣服叫道:"不知道那個臭小子,跟楊家走還是跟水家走",江璘恆想了一下喊道:"其他人

都給我去收集東西,四十九日後回到這裡,要是誰敢讓我知道私吞,的我就打斷他的手腳丟去餵羅
剎",其他人離開後,江璘恆眼露殺氣道:"我去追蹤楊家,你跟你弟弟去追水家,我們都沿途留下記

號,如果楊家沒那小子的蹤影我會照記號找上你們,如果水家沒有,你們就趕緊沿記號把修羅引來",
武浪,武馮點點頭,三人就分成兩個方向去,楊牧睜開眼睛,嘴角揚起,總算有修羅的消息,楊牧一進

修羅界爆破入口的動靜太大,引來多群修羅界的低等羅剎圍攻,楊牧便拿出伏羲琴擊殺,想找個地
方恢復時敖寂涯帶著人就來,楊牧不想跟其糾纏,運轉遮天印把自己藏起,隱身在山壁的縫隙裡,水

無月也正好出來,楊牧出現跟水無月交代一下,就又跑回縫隙裡混淆大家以為自己已經離開,乾脆
就直接藏在這裡,等所有人都走了再自己行動,沒想到聽到這麼個消息.

楊牧確認沒人後就往武浪,武馮離開的方向追去,武浪,武馮在前留下記號,楊牧再後面改,見兩人
休息,楊牧也躲在兩人附近休息,抬眼看這修羅界也是青山綠水的真是不錯,沿途有遇上些奇怪的

獸類,武浪,武馮能閃則閃,閃不過就跑,楊牧離兩人這麼近主要是想了解,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引修
羅,還有這東西在兩人誰身上,武馮看了一下四周後小聲問道:"大哥爹給你的那修羅斷角,真的一

出玉盒就會引來修羅",武浪笑著小聲道:"楊家的嫡子就是這樣被我跟璘恆弄死的",武馮慌張的
看著四處緊張小聲說道:"大哥,你別亂說這事傳出去不得了",武浪有持無恐道:"怕什麼,有這斷

角我在修羅界要誰死,誰就要死",武浪起身拍拍屁股道:"爹當年為偷砍這斷角差點把自己給搭
進去,還好那水家出來個替死鬼,爹才能逃掉",武馮疑惑偏頭唸道:"替死鬼",武浪不耐煩的叫道

:"走啦,你想騎那水無月,我想吃那水萍艷,看這次能不能成,能成玩膩了還可以交換一下",武馮
淫笑起身,就隨武浪掠去,楊牧在樹幹後面聽得直搖頭,心想要把江璘恆,武浪,武馮三人都長埋

在修羅界比較好,隨即拿出炎帝的玉簡確認六大家要去採集的地方,炎帝記載的地方路線及位置
比起六大家記載的要詳細多了,收起玉簡快速動起身來.

夜裡楊牧在一處山洞裡,吃著水家發的肉干,手裡揣著用樹藤綁著隻如三,四歲孩裡般大的銀毛
猴,銀毛猴嘶牙裂嘴要掙脫樹藤,馬上就被楊牧一拉倒地,爬起要攻擊楊牧又被一腳踢回原位,楊

牧自水家發的大型儲物袋裡拿出一顆藍色的果實山洞裡果香四溢,逗逗銀毛猴,就送到嘴裡自己
咬著吃,銀毛猴看得口水直流,楊牧丟出自己的儲物袋到銀毛猴身邊指了指,再拿出一顆藍色的果

實放在手掌上,銀毛猴衝上前跟要搶,又被楊牧一腳踢回,楊牧又指了指地上的儲物袋,銀毛猴抓
頭疑惑的撿起地上的儲物袋,小心翼翼的向楊牧靠過去,把儲物袋丟到楊牧身前搶走藍色的果實

沒幾下就啃光光,楊牧笑了一下,他從炎帝的記載裡知道這銀毛猴叫碧眼銀猴,速度極快無比,喜吃
楊牧拿的藍芯果,不過藍芯果常長在裂地蟒棲身洞處,碧眼銀猴取得不易,楊牧花了點時間收集藍
芯果,殺了不少裂地蟒,特別是手裡揣著這隻碧眼銀猴楊牧極速追捕滿山遍野的跑好不容易才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