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出山
兩人一出大門,水無月跟何眉琴各騎著一匹馬,旁邊還有兩匹空的,何添跟楊牧躍身上馬,四就就加速
馳離,水無月在前,何眉琴跟何添把楊牧夾在中間將楊牧整個圍起,接近水家的隊伍時就減慢速度,跟

在隊伍的後面,這時何添向楊牧叫道:"我怎麼覺得木兄你隱了我很多事",楊牧笑著答道:"請何兄見諒
,有些事是我個人的私事,也是我不願意面對的,不過所有的事,等一下大家都會明瞭的",何添在馬上

向後仰,對何眉琴叫道:"大姐,妳怎麼也跑來了",何眉琴一身黑色戰袍,身穿刻繪巨鵬戰甲,背著重力
鐵劍回道:"怕你辦事不牢靠過來看看",何添"呿"了聲小聲自說道:"至少比妳牢靠多了".

楊牧邊騎邊看著四周,六大家都出動不少人,光看旗幟都有點旗海飄揚的樣子,朝前方的巨大山谷前
進,再抬頭看看天上皎潔的明月,抓緊韁繩跟上隊伍.

進到山谷,六大家各據六方,圍著山谷正中央一塊巨大的白玉石盤,石盤上刻繪著四象圖,青龍,玄武,
朱雀,白虎,楊家居青龍方,水家居玄武方,武家居白虎方,昌家居朱雀方,其它何家在水家,楊家中間

江家在武家跟楊家中間,楊牧站在最後面看著整個六大家的分佈,水無月悄悄的靠到楊牧身旁跟楊
牧小聲的介紹道:"你看楊家那邊,那名手持長槍的男子,名叫敖寂涯是楊家護院敖恆的長子,敖恆就

是站在那身旁的那位中年男子",楊牧一看敖寂涯手持長槍身穿青龍甲,威風凜凜不過確是一直瞪著
武家方向,楊牧問道:"我伯...父,身邊除了我伯母外,那些女子是...",水無月白了楊牧一眼道:"那些

也都是你的伯母,景伯母最大",楊牧心想不是吧有二十幾個,水無月再指向何眉琴方向跟楊牧道:"那
個坐在鐵椅上的是何家老祖,何楓,何家這次帶隊的是眉琴的表哥何竹倫,他身後那個是眉琴大弟何

濱",楊牧點點頭這兩個修為都不錯,不過那體型有點....太過龐大了點,閻將飛壯得跟頭熊似的,這兩
個跟閻將飛有得拼了,水無月還說何家人丁旺,光是何眉琴的叔,伯,姑就有三十幾人,表堂兄弟姐有
上百之多,所以每次招攬要進修羅界的人手都草草了事,才會叫楊牧去何家面試.

水無月臉露正色用眼神示意楊牧看向江家那邊小聲道:"江家,在那走來走去的老頭子就是江家的老
祖江元,這次帶頭的是江家的嫡子江璘恆,每一家只准一名煉氣境六重的帶頭,怕到修羅界會有爭端

,你要小心這個人,他跟武馮的大哥武浪一樣是中都無極道宗重點栽培的對象,為人陰險毒辣站在他
旁邊的是江家家主江滔,跟武家的家主武嵐可是莫逆之交",水無月邊說楊牧看這江璘恆身背一把金

色大刀,眼睛不停的溜著四周觀察,楊牧插話問道:"怎麼敖寂涯跟武家有仇嗎?,瞪武家瞪那麼久他不
累啊",水無月無奈說道:"敖寂涯視沒有保護好你表哥為他人生最大的恥辱,特別是楊家並沒有半點

追究敖寂涯的過失,還升他為護院副手,武家常常用這去笑話他說他用楊家嫡子的命換了個護院副手
,敖寂涯每聽到一次就去武家找麻煩鬧一次",說完再示意楊牧看向武家道:"那留白長鬍的就是武家

老祖武明,那個腰間繫劍長得一副討人厭的就武馮的大哥武浪",楊牧一看心想這武浪討不討人厭他
是不知道,不過這武家都身穿虎紋的毛甲,這武浪的毛甲怎麼弄得跟件大衣似的,配合他翹得高高的
下巴,楊牧實在無法想像他腦子裡在想些什麼.

水無月接著介紹昌家道:"昌家的老祖是那位全身紫衣的婆婆,昌羽凝,昌家這次帶隊的是我堂姐,昌
飄飄的親大哥昌邵痕,他大哥是中都烈炎宗宗主得意門生",楊牧看昌邵痕昌飄飄及身後的幾人都身
穿火羽衣,應都是炎系武學為主.

南宮遙一直偷偷注意著水無月,跟她身邊用斗篷將自己包得緊緊的楊牧,心中疑惑不已,正想叫水無
月過來問問,突然原來照亮大地陰柔的月光漸漸變紅,楊牧抬頭一看皎潔的明月已由圓邊處開始漸
漸的變成血紅色,血月之夜就要到來了.

武嵐這時意氣風發的走出來向楊家方向喊道:"這次破開屏障,主要是我武家所以這次就由我來發號
司令",楊程伯笑著回道:"那是當然,如果破不開我們再換人就好",楊程伯話中揶揄了武嵐一下,武嵐

"啍"了聲大喊道:"四象開封",六大家紛紛跑出許多人往四個方向去,自地上拉出一條人腿粗的鐵鍊
奮力的向後拉去,四象石盤"砰"了聲朝被拉扯的四個方向分成四片,縫裡透出詭異的紅光,約一刻鐘

的時間一紅光滿佈的大洞出現,地面開始震動,四象方位在洞邊處緩緩升起四根石柱,石柱上方有一
顆人頭大的水晶珠,武浪趾高氣揚的走向洞處,水萍艷撇過頭"呿"聲並大喊叫道:"噁心",昌飄飄那邊

更是許多女子都學昌飄飄一樣發出陣陣嘔吐聲,楊牧也眼角抽動,因為武浪故意走很慢,一步一步的
慢慢踏,像是在讓所有人多看看自己的風采般,楊牧也有種想衝上前扁他的衝動,這時武家老祖武明

笑容滿面的對楊崇煥叫道:"楊老頭,不好意思啦,以後各家進修羅界回來收益的三成歸我武家啦",
楊崇煥不屑"嗤"笑回道:"有本事你拿去,怕是沒本事還要硬吃會噎死的",武明一聽叫道:"楊老頭,別

以為只有你們楊家青龍甲能破屏障,今天讓你開開眼,我孫子身穿百年白虎王皮煉製的毛甲,跟你楊
家青龍甲可有過之無不及啊",楊崇煥笑道:"今天大家都在,正好作個見證,我們來打個賭,我楊家於

天府城左面環河街整條街的店面,賭你武家東邊綠竹街轉角口的兩家金店面,你武家要是能破開屏
障,你贏,環河街整條街的店面歸你武家,破不開綠竹街轉角口的兩家金店面歸我楊家怎麼樣啊",武

明一聽猶豫了,楊崇煥嘲弄道:"不是有過之無不及,這穩賺不賠,武老鬼你怕什麼",武明被楊崇煥激
得直抖,咬牙叫道:"好,媽的你要送錢給我花,我還有不收的道理",楊牧看這鬧劇心想楊家的店面,不
會都是這樣贏來的吧.

血月近滿,洞裡的紅光開始消散,武明對武浪叫道:"好好讓人家看看,我武家的能耐",武浪高傲的點
點頭,開始聚力運勁,身上的毛甲發出陣陣耀眼的白光,立即衝身上天,大喊:"猛虎出山",一道白光直

衝入洞中,地面開始震動,過了十息四象方位在洞邊處升起的四根石柱,一根水晶珠亮起,到了一刻
鐘第二根石柱上的水晶珠亮起,二刻鐘的時間第三根石柱上的水晶珠微微要亮起就馬上轉暗,武浪唉

叫從洞口飛出,身上的毛甲,毛剩沒幾根,落地後趕緊甩掉叫道:"爺爺不行了,撐不住",武明"唉呀"
了一大聲,楊崇煥笑了聲叫道:"武老鬼,謝啦",武明板起臉叫道:"你們家程伯,廢至煉氣六重,那兩間
店面也值啦".

楊崇煥也沒多高興,板起臉叫道:"程伯,過來",楊程伯身穿青龍甲一臉慷慨就義走到楊崇煥身前喊了
聲:"爹",給楊崇煥一個肯定的眼神後單膝跪地,楊崇煥大聲向所有人叫道:"我楊家屹立天府多年,講

的是一個信字",說完轉頭對南宮遙叫道:"老太婆,答應妳水家的事,我楊家說到作到,其它的事,我們
等這些人平安返回後再討論吧",南宮遙無奈的直點頭,楊崇煥咬牙聚力手剛舉起,就看到一個身穿黑
斗篷的人朝洞邊走去,手舉在那邊臉露疑惑.

楊牧走到洞邊看了一下洞裡,向旁邊移去幾步,所有的人都疑惑的看著楊牧,羅屏山喊叫道:"臭小子,
你來鬧場的,快給我回來",羅屏山話剛一說完,自楊牧身上爆發強大的氣息,氣蓋全場,身上的斗篷四

散,露出楊牧的真容,身穿紫金色戰袍,如戰神臨世,所有人驚訝不已,武馮更是驚訝大叫道:"楊牧,不
可能,不可能",楊崇煥一看收起手在背把頭故意撇開但是眼角還是不停的盯著楊牧看,楊程伯慌忙

起身笑開了花罵道:"臭小子來了也不出個聲,你爺爺這一掌下去還得了,嚇死我了",接著低頭自唸
道:"不可能啊,攀雲舟一個月才能開一次",說完瞪大眼指著水無月道:"妳..妳這小ㄚ頭..真是",水無

月連忙跟楊家方向行禮致歉,景蘿煙則笑著飄身向南宮遙身旁去,羅屏山抓著何添直敲他的頭罵道:
"讓你們兩個小鬼騙我..讓你們兩個小鬼騙我",何添痛的直叫道:"羅叔別敲,別敲,我也被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