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技一流
兩人一出水家大門楊牧就拉著何添到之前何添帶楊牧去水家後院廚房的路上,對何添道:"上次羅護
院叫你不准再去後院廚房,我來幫你要回來",何添疑惑"啊"了聲,楊牧靠在何添耳邊講了他的打算,

何添笑著跟楊牧豎起大拇指比了比道:"沒問題,木兄在這等我,我去去就來",楊牧點點頭隱身到巷
子的陰影裡,沒多久何添兩掖各夾著一罈酒,手裡還各提著兩大罈走來,楊牧接過何添手裡提的,兩人

笑著往水家後院廚房走去,一到門口,守衛就把何添欄下哭笑道:"何少爺,我們家羅爺講了,不准你再
來這了,上次你把兄弟們害慘了,我們被扣了兩個月的糧餉啊",楊牧放下手上提著的罈酒從儲物帶裡

拿出十幾顆上品靈石笑道:"上次確實是我跟何兄不對,趁現在羅護院忙著選人,特來賠個不是,這些
是我跟何兄湊的希望能給幾位點補償",守衛看到眼睛都直了,連忙搖頭不敢收,何添跟他們混得比較

熟一陣寒暄推拉後,看門的兩人開心的收下還幫忙拿起酒罈進到後院廚房,何添開始分給每一人一
顆上品靈石,守衛都靠了過來,還有幾個守衛開心的進廚房拿小菜跟碗出來,何添拼命的給所有守衛

倒酒,楊牧則拼命的勸酒,喝到第三罈幾十守衛都快喝茫了,這時羅屏山怒氣衝衝的帶著幾人跑來,
吼叫道:"媽的,臭小子,你還真以為我不敢打斷你的腿是不是",說完一拳就往何添招呼過去,沒用靈

氣只用招式,目地想教訓何添,何添連忙躲到楊牧身後,楊牧單掌接下羅屏山一拳握住道:"羅護院,別
這麼大火氣,我們是過來賠不是的",羅屏山運勁甩開楊牧叫道:"走開不然連你一起打",羅屏山一連

十多拳,都被楊牧擋下,且楊牧一直站在原地沒動,羅屏山站定正眼看著楊牧笑道:"小子不錯,叫什麼
名字",楊牧抱拳回道:"在下姓木,單字易與何兄是舊識了,希望羅護院能網開一面",羅屏山嘴角一揚

叫道:"打贏我再說",語落拳出,拳上散發著拳勁,楊牧知道羅屏山上勾了,也運起靈氣用霸炎拳回應
,漫天拳影交錯,打了二刻鐘,羅屏山收拳落回原處笑道:"小子如果你參加這次我水家進修羅界人選

,我就放過何添這臭小子怎麼樣啊!,能活著回來的話還有不少的獎金,還可以在我水家護院裡任職,
條件不錯你考慮考慮",楊牧面有難色的看向何添,何添馬上跟楊牧道:"兄弟,其實不錯,羅叔是兇了

點...",羅屏山馬上握拳"嗯...."瞪著何添,何添吞了吞口水道:"再說你家裡也需要錢,幹完這一趟,
你就不用老找我借,說實在的我家裡管得嚴,能幫你的有限",楊牧內心對何添直拍手叫好,這何添

演技一流跟令狐嫣紅有得比了,表情跟說詞配合的真是天衣無縫,難怪是天府十大才子之一,楊
牧轉過身對羅屏山行禮道:"就如羅護院所言,不過我拿了錢就要趕快送回家,任職什麼的,等我家裡

安頓好再說吧",羅屏山馬上高興說好,揮手叫兩個人要帶楊牧往內院去,楊牧一副離別依依的樣子,
直跟何添千叮萬囑的要何添好好的幫他照看家裡,何添心中也是一陣陣驚呼連連,眼前這位不去

當戲子真是太浪費了,羅屏山"咳"了聲對何添叫道:"喝完收一收快滾",何添低頭哈腰的靠到羅屏山
身前小聲問道:"羅叔,不是有介紹費嗎?",羅屏山"呿"了聲轉頭就走說道:"你每次來蹭吃蹭喝的,扣
都不夠還介紹費",何添在羅屏山身後作了個鬼臉,就高興得向後門離去.

楊牧被兩名守衛帶著,穿過內院前面一個穿著華麗的中年男子,背著手在等著的樣子,兩名守衛對
那名中年男子行禮後跟楊牧說道:"這位是周管家,我們只能到這裡了,其它的一切都要聽周管家安

排知道嗎?",楊牧點點頭對周管家行禮道:"在下木易,見過周管家",周管家點點道說道:"你隨我來"
,說完轉身就走,楊牧連忙跟在後面,周管家一邊走,邊講水家裡要守的規矩給楊牧聽,炮珠連環,連

換氣都沒有,楊牧心想還好自己記性不錯,要是一般人能記得下來嗎?,說著要進內堂時,周管家嘴
就停了下來,跟楊牧講道:"等一下見到大小姐,可別給我失態,大小姐不是你們這些人可以攀附的

知道嗎?",楊牧認真的點點頭,周管家滿意的"嗯"了聲就帶楊牧進內堂,內堂裡水無月跟一名中年婦
人坐在內堂主位上,羅屏山站在中年婦人旁邊,跟中年婦人不停細語,水無月聽到一些,心裡想著,要

讓何添跟楊牧兩人離遠點,不然這兩個連起手來騙人可真是不得了,楊牧站定後周管家先跟楊牧介
紹那位中年婦人道:"這位是我家夫人,昌芊蔚",轉過轉對楊牧介紹水無月道:"這位是我家大小姐,水

無月,也是這次水家要進修界的人,記得她更是你捨命力保的對象",楊牧點點頭並對堂上兩人行禮
道:"在下姓木,單字易,見過夫人,小姐",昌芊蔚點頭頭滿意道:“為我水家認真作事,我水家一定厚

待,周管家都跟你說過規矩,有不懂的地方就多問問周管家”,楊牧連忙點頭行禮稱是,昌芊
蔚轉頭對羅屏山道:“先帶他下去休息,好生款待人家”,羅屏山應了聲,帶著楊牧走出內堂.

昌芊蔚遣退其他人,喝了口茶後對水無月道:“月兒,飄飄有跟妳提過連手的事吧?”,水無月
點頭回道:“娘啊,事情沒有堂姐想得這樣簡單,搶不搶得到是一回事,現在問題是只知道修

羅界有玄陰魄,連是什麼樣子,在哪裡都沒有半點頭緒”,昌芊蔚點頭道:“這倒是,不過妳這
次有點反常,現在的情況妳都了解,我怎麼覺得妳一點擔心的樣子都沒有”,水無月心中一驚,

馬上叉開話題道:“我只是習慣了吧,我去看一下表姐裝備整理得如何了”,說完跟昌芊蔚行
禮就跑,跑到門外水無月鬆口氣,她可沒楊牧跟何添兩人厲害,怕被問多了會露出馬腳.

隔天一早楊牧等通過比試的幾人就被羅屏山集合起來,水無月跟在那天接她的女子後面走來,
隨行的還有十幾男女,看上去都跟水無月及這名女子的年紀差不多,羅屏山大聲說道:“這位就

是我們水家的領隊,水萍艷”,羅屏山說完讓開幾步,水萍艷走上前道:“這裡除了羅護院外,
都是要進修羅界的人,進修羅界大家團結活命的機會才會高,大家等一下一起用早餐,用完餐
後,回到這裡相互切磋認識一下”.

吃完飯,幾人開始自我介紹跟抽籤相互切磋,楊牧應付應付,下午水萍艷帶著所有人去領護甲
武器,糧食,還有每人都法幾十個大型的空儲物帶,跟所有人說明水家要收集的東西,收越多

獎金越高,還發了幾本關於修羅界的書給楊牧幾人,叫他們多看看,夜幕降臨,楊牧在房裡窗
邊看著星空,明天就是血月之夜了,水無月悄悄的來到楊牧窗邊,楊牧張望一下四周,打開窗

戶躍出,在水無月旁小聲問道:“妳怎麼跑來了”,水無月直接坐在草地上,背靠牆跟楊牧一樣
看著星空小聲回道:“睡不著,出來走走順便跟你討論一下明天怎麼安排”,楊牧也坐在水無月

身旁,看著星空道:“外面一天,修羅界七天,血月之夜會維持七天,所以我們有四十九天可
以用,時間很充裕”,水無月點點頭,兩人就這樣看著星空討論著明天的安排,不遠處昌芊蔚跟

南宮遙在暗處裡疑惑的看著兩人,昌芊蔚要上前去,南宮遙用拐杖擋住她,揮了揮拐杖示意讓
他們去吧,昌芊蔚點點頭,兩人轉身離開.

隔天傍晚何添就來帶楊牧到後院柴房裡,全程沒受到阻攔,一是水無月特別交待,要何添跟楊
牧去拿件重要的東西,一是整個水家都忙碌了起來幫要進修羅界的人整裝準備,到要出發時,

水萍艷發現楊牧不在叫道:“木易人呢?”,水無月馬上回道:“表姐我讓他跟何添去拿點東西,
我們先出發,何添會帶他跟上的”,水萍艷點點頭就大喊“出發”,二十幾人就跟著水萍艷往大門

走去,楊牧一人在柴房裡,何添出去看情況,楊牧表情嚴肅貼身穿著一件青色龍鱗軟甲,拿
出炎帝的紫金色戰袍換上,用玉髮環緊緊的束起頭髮,撕下沙蜥皮收起,套上黑斗篷蓋上頭,

柴房門敲響,何添小聲叫道:“木兄,時間差不多了”,楊牧打開門走出,何天一看呆住了,楊牧
笑道:“何兄,不好意思之前為方便所以一直易著容”,何添搖搖頭口吃道:“沒...沒事...我...我
們快....快走”,楊牧點頭,兩人快速向大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