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血蛭
楊牧騎著快馬極速奔馳,在一片樹林外下馬,將馬繫在一顆大樹前,四周張望一下脫下斗篷收起掠身
進樹林,沒多久就聽到河流的聲音,躍身上樹在樹上不停的向河流聲音處去,看到黑色河流,楊牧在

蹲在一棵接近黑色河流的地方拿出地圖確認了一下,這裡應該就是冥河了,收起地圖看遍地的獸骨,
還有不少人的枯骨,小心翼翼的自樹上躍下落地,翻手拿出青鱗,驚雷,慢慢的靠近冥河,剛站到河邊

幾個黑色蛇影就從冥河竄出,射向楊牧,楊牧身退揮著青鱗,驚雷一劍一條,特別留下一條,定眼一看
一條全身黑到發亮,圓口利牙如蟒蛇般粗長的水蛭在地上不停挪動,黑水血蛭自地上彈起又攻向楊

牧,楊牧閃過一踢,把黑水血蛭又踢回原來位置,收起雙劍捲起左手衣袖,運轉遮天印的印紋在左手
上黑水血蛭又衝射過來,楊牧舉起左手讓他咬,"喀嚓"一聲,黑水血蛭利牙全斷,直接掉在楊牧身前,

楊牧又是抬腳一踢把黑水血蛭又踢回原來的位置,心想如果這冥河底真就是炎帝拿的蛭冥石,那炎
帝怎麼到河底的呢?,不一會兒,那條被楊牧修理慘的黑水血蛭慢慢的要爬回冥河,楊牧聚雷霆之力

於雙手,打出兩顆雷球,一顆把剛要入水的黑水血蛭化成了灰,一顆打進冥河裡,冥河一陣雷光四溢
二十多條黑水血蛭就浮出冥河,其它黑水血蛭翻騰整條冥河,楊牧想了一下,露出會心一笑,撿了根

斷牛腿骨,在地上開始刻繪了起來,接近冥河岸邊,不時有黑水血蛭衝出河面攻擊,楊牧都用手中的
腿骨把他們打回冥河裡,刻繪了半響,楊牧丟掉手中的腿骨,對樹林裡叫道:"兩位看夠久了,出來吧"

東震宇跟房南文不好意思的從樹林裡走出來,楊牧笑道:"兩位來得正好,等一下幫我注意一下四
周,如果有人靠過來,能拖則拖,不能拖給我個信號",東震宇跟房南文跟楊牧拼命點頭,楊牧拿出驚

雷斜插入地,劍尖入河,劍柄留在外面,再翻手拿出引雷珠,啟動引雷陣,立即烏雲聚來雷聲大作,幾
條水桶粗的落雷開始聚向楊牧,楊牧一手握著驚雷的劍柄,一手用引雷珠,吸取雷霆由自身轉換,把

雷霆引進整條冥河,黑水血蛭浮在整條冥河上,滿滿都是,東震宇跟房南文看到呆若木雞,張大口不
敢相信,這說出去誰信啊,有人借天雷之力用自身為引要殺整條冥河的黑水血蛭,楊牧足足電了整

條冥河三刻鐘,收起引雷珠,拔出驚雷,冥河的水變得乾淨透徹還冒著煙,只有幾條黑影在河裡緩慢
流竄,東震宇跟房南文回過神來,連忙向楊牧身後靠了過來,看著整條冥河完全變了樣,腦筋都不夠

使,楊牧用神魂掃了一下整個範圍還好沒人靠過來,心想這兩人真是有點不可靠,光看也沒幫忙注
意一下四周,另一手拿出青鱗後說道:"我入河後,真的要麻煩兩位幫我戒護一下",說完"噗嗵"一聲

東震宇跟房南兩人就不見楊牧了,兩人相視一眼,想起剛剛楊牧講的話,兩人都不好意思抿著嘴,各
自找地方隱起身形注意著四周,楊牧入河後,有些零星沒被電死的黑水血蛭要咬楊牧,不過沒死的電

也電暈了,都行動緩慢,等於自動送死,楊牧慢慢的落到河底,用劍尖翻找了一下,找到一顆非常特殊
黑亮的菱形石頭,楊牧握在手裡,手掌處的血氣就慢慢的向這菱形黑石聚去,楊牧把它收進儲物袋裡

繼續翻找,楊牧從小在盤古城水潭裡修煉,水性奇佳如同在地上一樣,收集不少後,楊牧出水換口氣,
馬上再潛入,楊牧一直收到身上幾個儲物帶都裝不下了才出水,還順便殺了幾條比較大隻的黑水血

蛭,楊牧一出水面已是黃昏,東震宇跟房南文兩人跟楊牧打了個暗號確定都沒有人後,就飛身進樹林,
東震宇跟房南兩人也前後跟上,三人快馬加鞭,前後間隔時間錯開進城,楊牧回到房裡,佈下隔絕陣

法,放一顆菱形黑石在桌上,拿出暗城特使令,開出任務知道這石頭名稱跟功用的人,可得萬寶令一
枚,整個暗城消息網立馬炸開了鍋.

遠方盤古城裡,呂城馬上動身到萬寶樓找上炎冷悉,拿出身上跟楊牧一樣的小銅鏡顯影出楊牧放在
桌上的菱形黑石,炎冷悉馬上訝異的叫道:"蛭冥石",呂城笑容滿面的收起小銅鏡道:"炎樓主果然通

曉古往今來啊,小牧開出任務知道這東西的人消息正確可得一枚萬寶令",炎冷悉恢復平淡的樣子
道:"消息給你暗城沒問題,不過那小傢伙回來後,我要五顆,不...十顆蛭冥石",呂城大笑回道:"跟炎

樓主作生意真是吃虧,我這邊的消息零零散散,不過總合起來,這一顆可值一枚萬寶令啊!",炎冷悉"
呿"了聲不悅道:"那你還來我這幹嘛?",呂城賊笑道:"世人皆知你炎樓主是評鑑的行家,炎樓主說二

沒人敢稱一的,我不知道小牧有幾顆蛭冥石能不能給妳,我想最多就二顆,我幫您回消息問問可不可
以,炎樓主覺得可行否",炎冷悉不悅的撇過頭叫道:"你少拍我馬屁,二顆就二顆,叫那小子給我多留

點,別不識貨給我到處撒",呂城馬上拿出小銅鏡打入訊息,立即得到回應,呂城把銅鏡給炎冷悉看,笑
道:"小牧說給五顆,請炎樓主不吝賜教",炎冷悉看完才露出滿意的笑容道:"還是那小子識相,跟你這

老狐狸作生意賠都賠死了",呂城順順鬍鬚回道:"彼此,彼此",炎冷悉坐起身說道:"蛭冥石產於天府
城外冥河底,由於黑水血蛭在冥河泛濫成災,所以漸漸鮮少人知蛭冥石,蛭冥石主要醫用,對於氣血

瘀積成疾功效相當顯著,被毒物,邪氣侵體也可用蛭冥石吸出一顆可重複使用多次直到蛭冥石碎裂
為止,除醫用外蛭冥石可煉製血精,血精的煉法不得而知,不過煉成血精的話聽說價格翻漲數倍,可
達換血強血的神效,我和道的就這些",呂城謝過炎冷悉後就返回把訊息傳給楊牧.

夜裡楊牧在房裡看完訊息後,喝著茶百思不解,真的是蛭冥石,還是醫用,那修羅要來幹嘛,怎麼知道
這東西,要醫人還是要煉血精呢?搖搖頭坐到床上運起神雷炎龍訣開始煉化今天吸收的雷霆之力,

次日清晨街上人不多時,楊牧穿著斗篷到東震宇的豬肉攤前,把一枚萬寶令交給東震宇請代為繳
回暗城總部,自己則逛了一下,買幾個肉包邊走邊吃到與何添約定地收取消息,看完字就用黑

龍炎毀去,閃身快速的往之前見何添的暗巷去,何添見楊牧來連忙上前道:"主要是通知你因為血月
之夜快要到了,天府六大家都在拼命的招募好手,水家也是,我姐跟無月姐商良過,讓我姐私下帶你

到我何家應試,方便當天前往,落霞谷",楊牧點頭道:"這確實是個好辦法",何添接著說道:"無月姐
特別要我跟你說,一但應試通過,你只能一直待在我何家,直到血月之夜那天才能跟大伙一起出發

這期間我何家會限制你們這些人的行動,不得出我何家範圍,怕會有六家相互搶人的情況出現,所
以六大家都一樣",楊牧偏頭想了一下問道:"那我可以參加水家的應試嗎?",何添賊笑道:"無月姐

好像很了解木兄,知道木兄會問這問題,無月姐說啦,木兄可以選擇,不過水家每次進修羅界招攬人
開的價格最高,但也最嚴格,都是羅屏山任主試官,無月姐怕你跟羅屏山打得太精彩反而引人注意"

楊牧想了一下說道:"我可以看看羅護院考核的方式嗎?",何添點點頭道:"看看那沒問題的",兩人約
了個時間,就前後離開,時至中午時分,楊牧跟在何添身後低著頭,看門的人都認識何添,何添大搖大

擺的帶著楊牧走進水家大門,楊牧左右描了一遍十幾一般勁裝打扮的人站在大院裡,大院中央羅屏
山跟另一名中年男子過招,四周都站滿了水家的守衛在觀看比試,水無月站在樓閣上看著底下羅屏

山跟人過招,何添帶著楊牧繞到一處不顯眼的角落處,跟羅屏山過招的人沒兩下就被羅屏山給打出
門去,羅屏山叫道:"別阿貓阿狗的一直來,進修羅界不是好玩的,是在玩命聽到沒",站在比較前面一

般勁裝打扮的十幾人聽完,就有一半搖頭離開了,何添在楊牧身旁小聲說道:"看到沒,比起我們家啊
,羅叔嚴多了",楊牧點點頭一直看著,接下來的幾人都是,最多過到三十招就被打出門去,最後一個用

刀跟羅屏山足足過招了一刻鐘,羅屏山收勢雙手在背高興問道:"你叫什麼名字",那名刀者回道:"我
叫傅平",羅屏山笑道:"你過關了,下去休息準備準備",說完一揮手兩名守衛就領著傅平向內院走去
羅屏山走回椅子上坐下拿茶喝了起來,楊牧看完拉拉何添衣袖示意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