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魂還魄
楊牧進入後就伏貼在上方,水無月提著大木桶走進來,楊牧才落身在她身旁,楊牧幫水無月提起木桶
木桶裡裝著滿滿的生肉,楊牧小聲說道:"沒事的,一切都會有盡頭",水無月聽到眼角含淚點點頭,帶

著楊牧往地下走去,隨著淒厲的吼叫聲越來越大聲,兩人進到地下室裡,楊牧看到一個個的鐵籠,有四
五十個,每個鐵籠裡都關著一個穿著破爛衣服,手指長如利爪,金眼利齒,毛髮全綠,全身呈黑褐色,

看到有人瘋狂的抓著鐵籠吼叫,鐵籠都用人腿粗的精鐵打造固定在地,還被抓得震動不已,每個鐵籠
的上方都掛有一幅畫像,水無月拿起旁邊一跟長竹竿走過去,介紹著道:"上面的畫像是方便我們記得

他們當時的模樣,眼前這位是從小照顧我的奶娘",邊說邊拿起一塊生肉串在竹竿上,伸到鐵籠裡,鐵
籠裡的人抓走生肉就直接咬著吃,水無月細數每個人給楊牧認識,她的父親,叔叔,叔母,還有家僕等

到最後一個水無月說道:"這是我弟弟,水永貞",楊牧看他正專心的在吃生肉,就拿出一卷紅繩,拋射
纏在他的手腕處,懸繩把脈,過了三息楊牧收回紅繩用神魂去感知一下馬上眉頭就皺了起來道:"這

可真奇怪"楊牧感知明明是人,但這人的神魂相當奇怪,好似雙生子同體一樣,便對水無月說道:"可
否容我醫治看看",水無月肯定的點點頭,楊牧揮手佈下三層隔絕法陣,拿出七十二琉炎金針,一針下

去,水永貞開始吼叫四竄衝撞著鐵籠要攻擊楊牧,楊牧快速移動身形,不停繞著鐵籠射出十八支金針
後,水永貞露出痛苦的表情被定住不能動,楊牧盤坐在地拿出伏羲琴,開始彈奏,想把這雙生的奇

魂分離開來,水永貞咬牙痛苦大聲吼叫,插在身上的金針慢慢的被逼出,楊牧不敢太過用力,怕傷到
水永貞,一曲快彈完時,水永貞大聲叫了句"大姐....",隨即金針被逼出,水永貞抱頭直往地上撞,又

回到原來的樣子,水無月聽到水永貞認出她來還叫了她句"大姐",流下淚的往鐵籠靠過去,一時不察
水永貞利爪抓下,"嗤.."裂繒一聲,楊牧抱住水無月用背受爪,水無月驚訝連忙拉過楊牧退後,看楊

牧的背,衣服被劃破五道爪痕,裡面露出青色鱗甲,毫髮未傷,也鬆口氣道:"不好意思一時失神",楊牧
回道:"沒事就好",轉身撤去陣法,收回金針跟伏羲琴,水無月急忙問道:"剛剛你用的方法,能有機會

可以治好他們",楊牧搖搖頭道:"不大可能,我再催力下去,只會殺了他們,不過我大概了解那八字的
意思,可能關於攝魂還魄,我再找資料查看看",水無月似看到希望般眼裡透出光彩道:"何添怕是快

撐不住了,我們趕緊出去",楊牧點頭兩人剛走到地下室要上樓梯時,聽到有人下樓梯的聲音,兩人慌
亂想找地方把楊牧藏起來,這若大的地下室一眼看盡連根柱子都沒有,那藏去,楊牧用斗篷把自己包

起只露出眼睛咬牙握拳想衝出去時,水無月把楊牧的斗篷拉走快速的穿在自己身上小聲說道:"我奶
奶來啦,你跑不掉的,我把你藏起來你別出聲",樓梯處下來二人,一名年邁的老婦,杵著一根刻繪龍

龜的青玉拐杖,另一手跟馬永貞的異變一樣,不過很奇怪只有一隻手,並沒有全身異變,這名老婦便是
水無月的奶奶南宮遙,南宮遙後面跟著一名中年女婢,這時水無月坐在一張凳上背靠著牆,臉露憂
傷托著兩腮發呆看著地下室裡,看南宮遙來到叫了聲:“奶奶”

南宮遙搖頭嘆氣道:"月兒啊,不是說叫妳少來這嗎?",水無月搖搖頭道:"我還是想來看看他們",
南宮遙對身後的中年女婢道:"看來月兒給他們吃過了,我們明天再來",南宮遙看著整個地
下室道:"還有五天就是血月之夜啦,希望上蒼憐我水家,能進修羅界找到希望啊".

楊牧跪伏在地當作凳子,水無月用衣裙,斗篷蓋住他直接坐在他身上,楊牧看著水無月頎長水潤勻稱
的秀腿裸露在前,只穿一件褻褲坐在他身上,鼻息裡盡是水無月的體香,臉紅心跳的血都快要爆出來
了,還要不停的運轉遮天印,真是比萬蟻蝕身,刮骨剃肉還要痛苦上百上千倍.

南宮遙轉身要離去時對水無月道:"月兒,妳不陪奶奶走走",水無月搖搖頭道:"我想再待會兒,
要進修羅界前我想再多看看大家",南宮遙搖頭踏上樓梯無奈道:"妳別太晚休息",說完就走了上

去,楊牧正想起身動來動去,水無月還覺得不妥,用力敲了一下楊牧的頭,南宮遙似感覺到什麼,走
到一半回頭看了一下,又搖搖頭走了上去,足足過了二十息,水無月才趕緊起身,看楊牧臉紅得跟血

似的,自己也羞紅著臉想在地上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兩人相視一眼,心中同時一跳,各自撇過頭去
整理了一下,水無月在前引開守衛,讓楊牧趁短暫的空檔離開,楊牧鑽進茅廁小窗,收起斗篷自茅

廁走出,看到何添跟幾十守衛,都喝得醉醺醺的,正要過去把何添扶起,一名濃眉大眼,身穿
勁裝的大漢率著六人氣呼呼的走來,瞪了楊牧一眼,楊牧連忙行禮,大漢走到何添旁,直接抓

著何添的耳朵提起,何添痛得直叫道:“唉呀,唉呀,羅叔放手..放手痛啊...痛”,大漢吼叫道:“
你小子平時帶人來這蹭吃蹭喝的,我睜隻眼閉隻眼,今天連我的人都跟著你混,我這護院還幹

不幹啊?”,說完把何添甩給楊牧叫道:“滾,以後再來看我不打斷你的腿”,楊牧連忙賠不是,
扶著何添快步離開.何添蹲在小河邊直吐,連膽汁都快吐出來了,楊牧拍著他的背幫他順順氣說道

:“何兄,真是抱歉拖累你了”,何添挽起河水喝了幾口吐掉笑道:“沒事,正好可以跟我大姐,
跟無月姐要點錢上上館子吃幾頓好的,又不是第一次了”,說完跟楊牧解釋剛剛那個大漢是水家

的看家護院羅屏山,相當厲害的,六大家裡除了楊家護院外,就屬他最厲害早年水家家主有恩
於他,水家出事後他就跑到水家,願當護院幫忙守護水家,兩人分別後,楊牧剛從窗戶躍進就發

現窗邊刻了個不起眼的記號,知道蛭冥石有消息了,隔日清晨楊牧一身黑斗篷尋著記號來到一個
豬肉攤處,東震宇正扛著半邊豬走出來要擺攤,不遠處房南文也正忙著擺上南北雜貨到自己的攤

上,楊牧走上前跟東震宇行禮道:"老闆,我家有喜事,想要買整隻全豬,可否讓我挑一下大小",東震
宇點點頭叫道:"有貨色齊全請客官隨我來",領著楊牧向房裡走去,房南文左右看一下也放著攤子

不管人一轉身就消失,三人進到一間小房間裡,楊牧揮手佈下隔絕陣法後,拉下蓋在頭上的斗篷,東
震宇跟房南文要行禮被楊牧阻止,東震宇看了房南文一眼摸著頭拿出楊牧給他們的儲物袋笑道:"

特使上次給的茶水錢太多了,我倆實在是不敢收",楊牧笑著推回儲物袋道:"沒事收著,這不是暗城
的錢,倆位大可放心,事事都需要花費的",倆人才不好意思的收下,房南文說道:"蛭冥石經過打聽,

實在是沒有相關的傳聞或是記載,不過倒是有個地方可能就是特使要找的蛭冥石",說到這房南文
頓了頓,東震宇接著說道:"那地方在城外五十哩處,這的人都叫那作冥河,四周枯骨遍地,原因是河

裡全都是如蟒蛇粗長的黑水血蛭,整條河黑鴉鴉都是,據說河底有種黑石,可以像那血蛭般,接觸到
人會吸取人體的精血",楊牧聽完眉頭皺成川字形,房南文面帶憂色道:"特使不會想去吧,我跟老東

真的不建議您去啊,那黑水血蛭光是一條,不到十息就可以吸光一頭牛的血,且皮膚相當堅韌靈器
難傷,要到河底幾條命都不夠用啊",楊牧還是跟兩人要了地圖,再到約定的地點留下字條說明這兩
天可能不在城裡,趁清晨沒什麼人,快速出城到城外驛站租了匹馬,往冥河方向去.

東震宇跟房南文兩人在房裡憂心忡忡,東震宇來回直踱步,房南文叫道:"老東,你別這樣走來走去,
看得我煩死了",東震宇叫道:"我們收了人家那麼多錢,給人家一個只死不生的消息,我們倆都白幹

了這麼多年我們",東震宇說完拿起殺豬刀往腰後一插就要走出去,房南文急忙叫道:"老東你幹嘛
去",東震宇叫道:"我把攤子收一收跟去看看,真的出事了,也可以把消息傳回暗城",房南文跳起道
:"那等等我,我也去收收,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