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同遊
單少離喋喋不休的直跟楊牧介紹自己家酒樓的菜色,跟等一下要進的天府城有多麼雄偉壯闊,還高興
的向楊牧說了幾個景色優美的地方,楊牧當單少離是空氣,走沒多久,後方隆隆聲起,六大家的馬車,輦

轎紛紛急駛而過揚起不少塵灰,單少離這時說道:"六大家就是霸氣",跟著單少離走了一會兒,前方出
現一整排的驛站,有不少馬車跟騎著快馬的人離去,單少離高興的問道:"木姑娘我租台馬車,我們倆共

乘可好?",楊牧怒目一瞪搖搖頭,單少離覺得自己可能太唐突了,就不好意思說道:"在下唐突了,那
兩台馬車,木姑娘一台,我一台",楊牧還是搖頭,單少離皺眉一下再問道:"那兩匹快馬你一匹我一匹",
楊牧微笑的點點頭,單少離不敢相信"啊"了一大聲.

兩匹快馬在草原上極速奔馳,單少離苦著臉騎在前,楊牧緊緊的跟在後面,單少離不知多少年沒騎過
馬屁股痛死了,而且今天自己租到的這隻馬不知道怎麼回事,怎麼連趕都不用趕自己會拼命的跑,震

得他的屁股都快要變四瓣了,後面楊牧一邊加速自己的馬,一邊用微弱的劍氣,不停的打著單少離騎
的馬,不久遠處就出現一座氣勢磅礡的大城,好似連接兩邊天際一樣,楊牧停下劍氣單少離的馬漸漸

變慢停了下來,楊牧也勒馬停下,看著遠方這座大城,單少離得意的說道:"怎麼樣夠大吧,這天府城
是除了中都外最大的城了",楊牧心中讚嘆這城真是夠大的比邪霄城還要大上百倍,單少離看自己的
馬不走了,拉了幾下就兩腳一夾用正常的速度帶著楊牧往天府城的方向去.

到天府城外的驛站還了馬後,單少離走路怪異的領著楊牧進城,一進城楊牧就拉起斗篷將頭蓋起,天
府城很大,兩人走到傍晚才走到豐悅棧,沿路單少離還介紹天府六大家的位置,順便介紹自家雲棲樓

的位置,豐悅棧的掌櫃看單少離帶著個人進來,就連忙走出櫃台客氣道:"單少爺,這位是木姑娘吧,
周管家已經過來打點過了,請木姑娘隨我來",楊牧頭蓋著斗篷向單少離點了個頭就隨掌櫃的上樓去

單少離看楊牧連回頭看自己都沒有,摸著疼得厲害的屁股搖搖頭轉身離去,楊牧一進房裡,連忙關好
門佈下幾層隔絕陣,坐在桌前鬆了口氣,看了一下房間還算不錯,連熱水都準備好了,趕緊把衣服脫了

跳進去拼命的洗要把身上的胭脂洗掉,躺在澡盆裡楊牧望著房裡天花板,想著今天看到楊程伯的樣子
想起了自己的父親楊程仲,搖搖頭起身穿上件一般的衣服,隨意綁了一下頭髮,到銅鏡前貼好沙蜥皮

穿上斗篷,撤掉隔絕陣閃身從房間窗戶躍出,一落地小心的看一下四周,就再從豐悅棧門口走進,到
櫃台上道:"掌櫃的要住店,麻煩給我間安靜點的",說完拿出一顆上品靈石擺在櫃上,掌櫃一看連忙

站出來低頭哈腰道:"這位客官請隨我來",掌櫃帶著楊牧上樓左轉右拐的到一間最靠邊的房間,楊牧
滿意的點頭道:"不見客,也不許也打擾",掌櫃連忙說是的離開.

楊牧進房後佈用一些小靈石佈下幾個隔絕陣方,跟防護陣法,還用陳師孟給他的錦圍玉牌打在房間
天花板上,防止有人用神識探查,作好這些楊牧開始用神魂翻找看看炎帝有沒有留下修羅界的記載

,找了半天房裡已經滿滿的玉簡,連走路都有困難,楊牧嘴角抽搐拿著一大卷寫著"修羅同遊記"的玉
簡心想不會吧炎帝有可能馴服修羅,自己怎麼可能辦得到,把玉簡放在桌上,先收著滿地的玉簡,收

完楊牧打開修羅同遊記開始看一直看到清晨,楊牧翻手收起玉簡,倒了杯茶喝,炎帝記載的修羅跟水
無月她們說的出入很大,修羅在炎帝眼裡跟人一樣只是未經開化,炎帝並不是馴服修羅而是用一種

叫蛭冥石的東西交換請修羅帶他一遊修羅界,裡面並沒有寫道任何關於玄陰魄的訊息,楊牧休息
一下,拿起桌上的紙筆寫了一封信再拿出暗城特使令灌入靈氣後放在桌上,讓其自行旋轉,撤掉陣法

收起錦圍玉牌走到窗邊將窗戶打開,不久就有兩人從窗戶躍進房裡,暗城特使令飛回楊牧手中,這兩
人一個體形壯碩有點肥胖滿臉落腮鬍穿著一身豬肉販的衣服,另一名則顯枯瘦看起來像是名攤販,

體形壯碩的男子先開口道:"小人東震宇,見過特使",另一名也自報名諱道:"小人房南文,見過特使",
楊牧請起兩人,丟了個儲物袋給兩人道:"這是給兩位的茶水錢,我要知道這天府城那裡弄得到蛭冥

石,另外幫我送封信要親交到水家水無月小姐手中",說完把剛寫的信拿給東震宇,接著說道:"有蛭
冥石的消息如我不在這房裡,可以在窗邊留下信號",兩人點頭離去,楊牧也穿上斗篷從窗外躍出,

不一會兒嘴裡咬著顆肉包,手裡拿著兩顆又從窗戶回來關起窗戶,拿出修羅同遊記繼續看,看
到中午,楊牧收起修羅同遊記伸伸懶腰,坐到床上閉目修煉,到半夜,楊牧的窗戶被顆小石子擊

中發出微微的聲響,楊牧用神魂掃了一下四周睜開眼,穿上斗篷後就消失,水無月在一處暗巷小
心左右張望,楊牧瞬間出現在她身旁,水無月有點嚇到,她完全沒有查覺到楊牧來,小聲跟楊牧

說道:“我還真是看不透你,這麼短的時間你就能找到人,幫你隱匿的送信到我手裡”,楊牧摸摸
鼻子道:“這我日後在解釋,我提的事怎麼樣”,水無月面有難色道:“還有六日就是血月之夜,

最近我跟眉琴被盯的緊,可以的話,我想找眉琴的小弟當你我之間傳話跟行動的人,看你的意
見,另外蛭冥石,我問過很多人都說不知道是什麼,你要拿來幹嘛?”,楊牧想了一下回道:“

可以,就讓眉琴的小弟當中間人,蛭冥石我再處理就好,主要是能想辦法讓我先看看妳弟弟等人
的情況”,水無月聽完點回道:“你跟我來,眉琴的小弟在不遠處,我帶你去見他”,說完就掠身

躍出,楊牧也隨即跟上,兩人隱匿身形來到另一處暗巷,楊牧看到一個體形瘦弱文質彬彬,身著一身
書生青衣的少年,頭戴斗笠站在那邊,見兩人來連忙行禮,水無月跟楊牧介紹道:"這位是眉琴最小的

親弟弟,何添,是天府城十大才子之一",何添馬上揮手道:"那都是虛名而已,大家講著好玩的",水無
月也跟何添介紹道:"這位是我請來的木先生,你姐姐應該都有跟你交代過了",何添看了楊牧一下點

頭道:"兩位放心,能為家裡出點力,在下定會全力以赴,不過我看木先生年紀與我差不多,我稱你為
木兄可否",楊牧對何添的表現很滿意,點頭笑道:"何兄,你我就不必多禮了,你我就用一般稱呼就好
",三人討論了一會兒就各自離開,楊牧與何添約定在一個地方放置往來書信互通.

隔天傍晚何添帶著楊牧往水家後門走去,邊走邊說道:"我常帶三,五好友到水家後院廚房蹭吃蹭喝
的,打打牙祭,木兄應也知道,如帶回家去吃會嚇到不少人的",楊牧疑惑問道:"不止妳大姐一人是地

脈?",何添隨手撿起地上一塊石頭,輕輕一握,石頭馬上變成了粉笑道:"全何家都是地脈,我主攻不
是蠻力是陰柔之力,所以吃的量跟一般人差不多",楊牧咋舌不已,全何家都是地脈,那一起用餐那個
畫面,讓楊牧連想都不敢想,難怪何添不敢帶朋友回家吃飯,何添一邊還一直講著等一下的計畫.

何添熟門熟路帶著楊牧繞了大半天,進到水家後院廚房,何添簡單的跟看守幾人介紹了一下楊牧,就
拿了一袋銀子給看守的幾人,隨即兩人就坐到角落邊去,何添去廚房拿了幾樣小菜跟一壺酒出來,兩

人裝裝樣子談文論詩,何添自儲物袋裡拿出一把二胡拉了起來,楊牧跟何添點了一下頭起身往何添
指給他茅廁的方向去,楊牧一進茅廁,就穿上斗篷,自茅廁小窗處離開,何添算準了時間,便招呼看守

的人過來一起喝,聽自己拉二胡,楊牧運轉遮天印藏匿氣息,借假山,樹影快速移動,這水家五步一崗
十步一哨的真讓楊牧夠嗆的,楊牧好不容易來到一處戒備森嚴的地室入口,伏身在假山處等候,入口

處不時傳來陣陣淒厲的吼叫聲,相當駭人,水無月這時一人提著一個大木桶走來,楊牧打了個暗號,
讓水無月知道自己到定位,水無月靠近入口時,不小心跌倒"唉呀"一大聲叫道:"你們來幾人幫幫
我",守衛馬上跑了過去,楊牧趁機快速的自上方無聲無息的進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