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斗天府
楊牧聽到關門的聲音,就拉開斗篷立即大吃一驚,五台滿滿的餐車,何眉琴推了一台給坐在床舖上
的水無月,在餐車上拿了幾根雞腿丟給楊牧,像在喂小狗一樣,自己則拉過椅子,霸著四台餐車吃了

起來,楊牧看傻了,何眉琴吃得相當猛,一整隻雞連骨頭都沒吐出半根,水無月趕緊抬腳用力踢了何
眉琴一下叫道:"吃慢點",何眉琴笑道:"沒關係自己人",水無月沒何眉琴辦法,挪了一個位置出來

對楊牧說道:"楊師弟,你過來坐這邊,我們兩吃這台的",楊牧張大口呆視著何眉琴,搖搖頭道:"沒
關係我在這吃就好,妳們不用理我",機械式的拿起雞腿啃,水無月解釋道:"眉琴天生地脈力大無窮

沒錯,不過有個缺點,所需的食量也是平常人的五到八倍,讓楊師弟見笑了",何眉琴聽完還撇過頭去
給楊牧一個燦爛的笑容,楊牧驚呆了吞著口水,他手裡剛吃完一根雞腿,何眉琴就掃光一整台餐上

的食物正換第二台,水無月接著說道:"我們本來訂上房的,可是要讓眉琴吃得飽,才換成平房",
楊牧臉上僵硬笑著,心想真是難為水無月了,楊牧吃完雞腿把骨頭丟到何眉琴吃完的餐車上,抬頭

向水無月問道:"我看武師兄跟昌師姐,還有跟在妳們身邊的人,都不是天劍宗或是盤古城的人,難
到是遠望鎮的人",水無月解釋道:"那些都是天府的店家,這些店家大都是天府六大家的產業,平日

裡借這攀雲舟互通貨物有無等買賣,只有血月這個月才會全都隨我們這些嫡子回天府",何眉琴已
經吃完四台餐車喝了口水叫道:"你別看那武馮帶那麼多人,他們家是天府裡產業最少的,那些人

都是前幾日武馮那混蛋從武家,江家叫來撐場面的,第一大的是你楊家,第二大的是昌師姐她們昌
家",楊牧搖頭道:"應該不止撐場面那樣簡單,當中可能絕大原因是因為我吧",楊牧說這話時是對

水無月說的,水無月讚許楊牧的微笑點頭道:"是的,為了掌握楊師弟的行蹤",楊牧疑惑問道:"為什
麼這樣在意我呢?",水無月正色道:"不只在意你,也在意楊宣,你本來有個表哥,是楊伯父的獨子

十年前進修羅界,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被抬出,你伯父伯母傷心欲絕,無奈楊伯父早年受過重傷,已
無法再生育,跟你爺爺開始到處找你父親,楊家若大的產業不能沒有人繼承",說到這水無月停頓下

來對楊牧道:"接下來我要說的都是猜測,請師弟佈下隔絕陣法",楊牧點頭揮手佈下三層隔絕陣法
水無月看了一下四周後說道:"我懷疑武家,跟江家要對楊家圖謀不軌,所以每每都誤導你楊家的人

找尋你父視的線索,且你表哥的死跟他們也可能有關係,你跟你弟弟的出現打亂了他們的計劃
,這也是我為什麼叫你小心武家跟江家的原因",楊牧面無表情的點點頭道:"針對我來沒關係,要是

敢碰楊宣或是銘叔我會殺盡他們的",楊牧說得平淡,但水無月跟何眉琴都心中一凜,楊牧發出的氣
息讓兩人感到恐懼,楊牧撤掉隔絕陣法,何眉琴將空餐車推了出去,何眉琴吃飽倒頭大睡,楊牧則還
不斷的翻看水無月給他的書,看了一遍又一遍怕自己有遺漏的地方.

晚餐吃完,何眉琴坐在楊牧前重力鐵劍插在地上,盯著楊牧看對楊牧叫道:"告訴你,你連想像都不
准",楊牧面有難色的苦笑點頭拿著手中的玉簡看,

水無月剛梳洗完換了身輕便的衣服出來道:"眉琴換妳了",何眉琴握拳對楊牧比了一下轉身對水無
月道:"看好這小子",水無月看何眉琴進梳洗就直接坐在床舖上整理頭髮

看楊牧還是專心的在研究那堆書問道:"看了一整天了,有看出什麼嗎?",楊牧笑道:"對修羅界的
記載其實相當有限,特別是大修羅,還有一般修羅這兩種,我主要想找大修羅跟修羅的棲身地,既然

是被大羅修所傷,那找大羅修下手會快點,其它的奇花異草,寶石礦產的我不在意",水無月點頭道:
"確實,不過天府的記錄都跟這些大同小異,因為遇到大修羅或修羅能活著的人目前只有我弟弟一

人",兩人在討論時,何眉琴走了出來,手交叉護住胸部驚慌道:"無月妳怎麼沒看著他,他不會把我
看光光了吧",楊牧不好意思的撇過頭去,水無月給何眉琴一個白眼道:"人家沒那麼下流,又不是武

馮那一家人",說完轉頭對楊牧道:"楊師弟你也趕快去洗洗",楊牧聽到反而不好意思,水無月"呿"
了聲道:"你又不是姑娘家比我們倆還害臊".

一連幾天三人都是這樣生活,到了第四天清晨,楊牧被何眉琴死死的按在椅子上,何眉琴咬牙叫道:
"你別亂動,這樣無月會畫歪的",水無月也叫道:"師弟你忍忍,快好了",楊牧欲哭無淚,三人討論了

一陣要怎麼下船,楊牧想的是隱身在人群裡快速離開,不過被水無月否決,因為六大家的高手雲集
在停靠處,為接回各自的嫡子,一但露出點蛛絲馬跡,馬上會引來為數不少的試探跟搜查,水無月提

出個想法,何眉琴馬上開心的執行讓楊牧男扮女裝,水無月收起胭脂盒,心中不禁讚嘆連連,何眉琴
也跑到水無月旁一看叫道:"哇~這明眸皓齒的絕代佳人是誰家的閨女啊", 楊牧皺眉道:"別笑話

我了",說完拿起何眉琴去要來的衣服進到梳洗室換了走出來,何眉琴看楊牧走路的讓子實在是難
過跑到楊牧身旁笑道:"你這樣走路不行,你看女孩子要這樣走",邊說邊走著蓮步給楊牧看,楊牧搖

搖頭道:"不行這是最大底限了,我穿著斗篷只露出頭來,誰也看不到我怎麼走路的",水無月連忙叫
道:"眉琴別玩了,船快停靠了,妳趕緊跟師弟過來,我倆幫他把頭髮弄一下",過沒多久船身震盪了一

下,噹 噹 的鑼聲響起,三人如臨大敵的站在房門口,水無月還不斷的交代道:"記得跟在我和眉琴後
面,我等一下介紹我水家跟何家的店家幾人時千萬別開口說話",楊牧認真的點點頭,三人走出房門

刻意放慢速度,走了一陣楊牧看到之前跟在水無月跟何眉琴身邊的幾人在前面等他們,就深吸了口
氣,幾人快步靠了過來三男二女,只有一名男子比較年輕,其它四人都是中年男女,水無月跟何眉琴

介紹了一下說楊牧是水無月遠房堂妹姓木,五人看到楊牧都驚為天人,楊牧跟五人點了點頭,水無月
特別介紹了那名年輕的男子給楊牧道:"這位是雲棲樓的少東,單少離",單少離高興得對楊牧文質彬

彬的行禮這讓楊牧有種一拳打下去的衝動不過還是點頭回禮,水無月對單少離道:"我木妹妹說話
不方便,我還沒跟我家裡提及她也來到天府,所以等一下就請單大哥送木妹妹到我水家附近的豐悅

棧休息,待我跟家裡稟明方便接木妹妹到家裡",單少離高興得快要跳起來拍著胸道:"小姐放心,我
一定將木姑娘安安全全送達",楊牧斗篷下拳頭握得緊緊的,真的想一拳把單少離打飛,何眉琴在旁

邊憋著笑,被水無月用力掐了一下腰間,瞪了她一眼後道:"我們也趕快下去吧,大家怕是等急了",
幾人在船艙口排隊繳回鑰匙,輪到楊牧時,之前給楊牧鑰匙的老者抬頭一看呆住了,心想不是個小伙

子嗎?,怎麼成了一個小家碧玉的姑娘了,楊牧沒理他快步走過,後面單少離"咳"了聲老者才回過神
來繼續收鑰匙,單少離瞪了老者一眼,就跑著到楊牧身旁笑道:"木姑娘花容月貌,讓那老頭都驚為天

人啊",楊牧沒搭理他自顧自的跟上其他人,一下船,楊牧眼前一個直衝天際的石牌寫著四個大字"斗
南天府",轉頭放眼,沒有邊境之地滿目的蒼涼這裡只有青山綠水,楊牧趕緊低著頭跟上水無月和何

眉琴,單少離像隻蒼蠅般繞著楊牧噓寒問暖,沒一會兒楊牧抬頭一看前方有五大群的人,備了好幾台
華麗的馬車跟輦轎,另一邊只有一台插有青龍旗幟的超大台馬車整整用了二十匹駿馬拉著,楊牧看

旗幟大約知道六大家的人都來了,心中疑惑沒人知道自己有來,怎麼會有楊家的馬車呢?,下船的人
群漸漸分成幾個方向,楊牧一直跟著走,靠近六大家時單少離喊道:"欸~欸木姑娘,我們只能到這裡

要從旁邊走了",楊牧點點頭讓單少離在前他低頭跟在後面,不時偷偷看向六大家處,接水無月
的是一名大水無月幾歲的女子,從輦轎裡走出就眼角含淚的緊緊抱住水無月,這時楊家的馬車下來

一個威嚴年紀稍大的男子跟一名雍容華貴的婦人向水無月這邊靠了過來,水無月轉頭看楊牧還沒
走遠立即跟兩人欠身行禮大聲叫道:"見過楊伯父,楊伯母",楊牧知道水無月故意要讓他認識他的血
親伯父楊程伯跟伯母景蘿煙,楊牧不敢看太久連忙低下頭心情複雜的跟著單少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