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同一間
楊牧黃昏時分到新宅邸,梳洗了一下,走出石室蹲在水池邊貼沙蜥皮時,董菁婉急忙跑來,拉起
楊牧叫道:“水師姐跟何師姐今早已經出發去遠望鎮,你也給我趕快去,明早飛船就要開了”,楊

牧有點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說:“我.......”,董菁婉急得直跺腳,眼淚都快流下,駱元銘這時拿著楊牧
父母的牌位出來,交給楊牧道:“大少爺,可以的話讓老爺跟夫人的牌位,入到楊家宗祠裡,也算

了我一件心事”,楊牧臉露哀傷的接過牌位轉身走進石室,將石門關起,駱元銘看了直搖頭,董菁
婉急得來回踱步,到半夜駱元銘坐在石亭裡,董菁婉趴在石桌上睡著,楊牧穿著黑斗篷走出石室

,看到駱元銘坐在石亭裡趕忙過去道:“銘叔夜寒露重,我扶您進房去休息”,董菁婉睡眼惺忪的醒
來,看楊牧扶著駱元銘,也急忙起身跟在後面,楊牧送駱元銘進房後說道:"銘叔,我出趟遠門,你要注意

身子",駱元銘笑著直點頭,後面董菁婉也高興得直笑,楊牧跟董菁婉行一禮後人就快速往盤古城外掠
去,楊牧在一處山丘上停下看著天上的星辰判斷方向,就又消失,快速行進間還有點不大能適應心想這

時有魔駝蜥多方便,楊牧到遠望鎮已是清晨,遠望鎮的街道上只有三三兩兩的人在走動,遠處山壁上飄
浮著一艘巨大的飛船停靠在那邊,楊牧沒搭過飛船,東問西問下才知道現在已經無法買到船票了,正想

要怎麼辦時,街上的人漸漸多起紛紛朝飛船方向去,楊牧隱身在暗巷中,不久就看到武馮領著一大隊人
悠哉悠哉的走向飛船去,昌飄飄也帶著不少人,不過在街道上買東西,楊牧覺得奇怪,他們兩個帶的人

哪來的啊,不像天劍宗的人,也不是盤古城裡的,街道前端,楊牧看到水無月跟何眉琴身邊只有幾人,兩
人盯著鎮口直看,像是在期待什麼似的,水無月嘆了口氣,拉著何眉琴轉頭就朝飛船處去,何眉琴嘟著

嘴拿出三片青色的小玉牌叫道:"票都幫他買好了,他真如此狠心",突然一道小劍氣,直接射走一片小
玉牌何眉琴剛要叫出聲,被水無月用手捂住,眼神示意她裝作沒事,水無月抿抿嘴看了一下四周,就拉

著何眉琴快步走向飛船方向,她認出這小劍氣的氣息,楊牧看其他人都差不多往飛船那邊去了,就閃身
到對面巷裡撿起小玉牌上面刻著十三的數字,開始動身往飛船方向去,水無月走的速度很快,先越過昌

飄飄,剛要越過武馮時,武馮叫道:"欸~無月妹妹,妳跟眉琴要不要跟我坐同一間啊,我那間可是全攀雲
舟上最大的",水無月沒搭理他繼續走,武馮心情不錯,揚起嘴角叫道:"楊家那臭小子沒來,我的人說他

昨晚都沒出城,這次有我在妳不用擔心啊~",水無月根本當武馮是空氣,武馮也不以為意,只是滿面春
風的走著自說道:"這次一定讓妳屈服在我跨下,烈馬騎起來就是刺激",這時昌飄飄走過來"呿"了聲
露出看到屎的表情就快步離開,武馮看到這樣"啍"了聲撇過頭去.

武馮一行人站在船艙口,直到船艙門緩緩關起,才大笑著離開,一名老者帶著十幾人在整理收回的小玉
牌,船艙門剛關到一個人身能過的縫隙時,一道黑影眨眼間進入,把小玉牌直接射出嵌進桌上就消失無

蹤,老者也沒感到驚訝,把小玉牌拔出收起自說道:"在外面看那麼久,我還以為是送人的,沒想到是搭
船的",搖搖頭對一處無人的柱子處射出一道金光說道:"鑰匙拿去",楊牧走出柱子陰影對老者行一禮

後消失,水無月跟何眉琴在一間稍大的船艙裡,水無月來回踱步,不久房門被打開,楊牧進入後小心的
看一下門外悄悄關好門鎖起,剛一轉身看到水無月跟何眉琴嚇了一大跳小聲說道:"妳們怎麼在這裡"

,水無月皺著眉頭"唉呀"叫道:"眉琴,妳不會三張票都買同一間吧",何眉琴眨著眼睛回道:"對啊",楊
牧解下斗篷,佈下幾層隔絕陣後說道:"我先講明,我可以幫忙,不過兩位也要幫我",水無月點點頭,

楊牧接著說道:"我想我父母的牌位能入楊家宗祠,其它楊家的條件,水家的條件我一概不會接受與承
認,另外我會在天府找個地方棲身,到血月那天前兩位不可洩露我的行蹤,一但事成,我如無法脫身也

請兩位幫忙",水無月回道:"沒問題",楊牧點點頭就走到角落處盤坐起來,何眉琴高興得跑到楊牧旁
拍著楊牧的肩說道:"喂~天府有很多好吃跟好玩的地方,我帶你去",水無月坐在床邊嘴角稍揚看起來

也如釋重負般說道:"眉琴先別想著吃跟玩,目前的問題要先處理一下",楊牧跟何眉琴都抬頭疑惑的
望向水無月,水無月說道:"男女有別,這只有一張床,我跟眉琴兩人的,也只有一間梳洗室,這船要四天

三夜才會到天府,還有送吃的來,如有人來拜訪等,以上這些怎麼辦",楊牧聽完驚覺自己唐突了,趕緊
撤掉隔絕陣,說道:"我另找個地方待著去",剛到門口,水無月說道:"這攀雲舟上有六成都是天府的人

,你待在這裡反而隱匿,特別是武家跟江家的人你要小心,我也不想你讓人發現",楊牧無奈走回到角
落處坐好,何眉琴似有意作弄楊牧,把楊牧解下的斗蓬直接將楊牧蓋起來笑道:"有人來時你就裝成斗

蓬架,反正洗澡我們兩個有一個人會看著你,你敢偷看我就大叫",楊牧拉下蓋著的斗篷露出一張苦瓜
臉道:"好像只能這樣了",水無月走到楊牧前從儲物袋裡拿出十幾本書跟一些玉簡給楊牧說道:"這

裡有一些天府跟修羅界的記載,你看一下",時間接近中午,楊牧一直專心的再看水無月給他的書,對
天府在地及天府六大家,修羅界等有了初步的了解,剛在收拾滿地的書,房門被敲響,三人大驚,楊牧趕

緊蓋上斗篷運轉遮天印把自己的氣息隱藏起來,水無月跟何眉琴驚訝張大口心想,事前如不知道楊牧
坐在那裡,根本無法查覺那裡坐著個人,水無月急忙把何眉琴推去門前開門,自己把一張椅子搬到楊

牧前坐好擋著,何眉琴一開門見敲門的是昌飄飄,就叫了聲:"飄飄姐",昌飄飄笑著點點頭,進到房
裡,何眉琴關上門,昌飄飄看水無月沒招呼她自顧自的在翻著書看,自己直接坐在床舖上說道:"楊牧

確定沒來,他弟弟楊宣也還在宗裡,妳逃吧沒人會怪妳的",水無月蓋起書淡淡的說道:"我不想聽這
些",昌飄飄一聽發起火來,站起搶走水無月手中的書往斗篷處砸去叫道:"妳老是這樣姑母也是這樣

,我爹去武家看過,武家老祖不知從那弄來了一張白虎王皮,說很有可能不用靠楊家就可以破開屏障
,且這次武馮的大哥特地從中都返回會帶隊進修羅界,他大哥可是堂堂中都無極道宗的天之驕子,真

的拿到玄陰魄,妳要嫁給武馮那個人渣的妳知道嗎?",水無月搖頭道:"真是這樣我只能認命,我真的
很需要玄陰魄",昌飄飄氣得眼淚都快流下來,轉頭講了句:"我跟我大哥講好這次他也會進修羅界,真
的不行就跟我們聯手搶",說完就離開.

水無月臉帶哀傷的回到床舖上坐著,何眉琴過來坐在她旁邊安慰她,楊牧拉下斗篷看著水無月,何眉
琴轉過頭去對楊牧叫道:"你給我爭氣點,知道嗎?",楊牧揮手佈下隔絕陣後道:"其實妳們根本沒人看

過玄陰魄對吧,那為什麼會知道這東西",水無月訝異轉頭問道:"你怎麼知道的",楊牧笑道:"這些書
裡完全沒有記載關於玄陰魄的事,修羅界的奇花異草,寶石礦脈倒是鉅細靡遺,連六大家的歷史裡也

沒有玄陰魄的出現",水無月回道:"確實從沒有人看過,可能唯一看過的是我弟弟,我弟弟就是第一
個變異的人,被大修羅所傷,變異前嘴裡直唸著,玄陰引魂,煞靈換魄這八個大字,之後被我弟弟所傷

的人全都變得跟他一樣,天府六大家漸漸的把這八個字指向一件寶物取名玄陰魄",楊牧偏過頭想了
一下再問道:"那有沒有可能就是這玄陰魄讓妳弟弟變成這樣的呢?",水無月點頭道:"多年來我們推

敲了無數可能,如果是玄陰魄造成的,那找到玄陰魄的話也是很有希望可以了解變異的發生,至少可
以對症下藥,不會像現在這樣束手無策",楊牧聽了直點頭,房外有人喊道:“送餐”,何眉琴高興的
去開門,楊牧則又用斗篷將自己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