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決擇
楊牧左右看了一下,他們在一處山谷裡,周圍都是天劍宗的人,葉無弦上前笑道:“呂大長老,
總算光榮歸來”,呂城笑回道:“葉老鬼,別這樣左捧右煽的,要消息,頂多打個折不能免費”

,葉無弦“呿”,了聲道:“我不會找我徒孫問啊?,好歹也是你暗城特使”,兩人抬槓一會兒,
炎冷悉早已離去,幾人一出山谷,楊牧認出這裡是天蒼山的另一側,被劃作禁區,呂城跟碧雲

瑤動身回永安堂,楊牧則找一處無人的地方貼上沙蜥皮,跟葉無弦回天劍宗,楊牧離開是用接
宗門任務的名義,除要銷去任務外,楊牧主要關心楊宣,一進外門,沒多久就找到楊宣跟董菁

菁還有趙坤虎三人,三人看到楊牧高興的跑到楊牧前,楊宣高興叫道:“大哥你這次接的是什麼
任務,怎麼出去那麼久,呂老跟碧嬸也不在”,楊牧笑道:“就去遠地送點東西,銘叔身子還好

吧?”,楊宣點頭道:“我們三天兩頭的都有回去,一切安好”,董菁菁連忙插話道:“楊大哥,
我姐跟何師姐找你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每天都去派任堂,何師姐都快把

派任堂拆了,你接的任務也太奇怪了,卷宗上只寫特殊任務回程不定八個大字,怎麼問都沒人
知道任務內容”,楊牧一聽苦笑心想敢這樣隨意寫的只有葉無弦了,楊牧跟三人話家常一會兒

,就到派任堂銷任務,也去向甘封絕,嚴平北等人請安,隨即趕下山去跟行丹閣,玄摯門報平安
後就回永安堂,楊牧跟馬鐘祥及黎若潔道謝,並拿出兩個儲物袋給兩人說道:"真是感謝馬師兄跟

黎師姐的幫忙,這是一點心意請兩位不要推辭",馬鐘祥還在跟楊牧說話,黎若潔驚叫一聲"啊",手
裡捧著打開的儲物袋發抖的說道:"師弟,這些靈石太多了,我跟馬師兄真的不能收",馬鐘祥一聽

連忙打開自己的也相當驚訝,楊牧說道:"我這次宗門任務有賺點,真的沒關係,我聽師娘說兩位
好事將近,順便恭賀一下兩位",黎若潔一聽羞紅著臉躲到馬鐘祥身後推了他一下,馬鐘祥摸著頭不

好意思笑道:"楊師弟,其實我跟你黎師姐有事想跟你討論一下",馬鐘祥"咳"了聲說道:"這事我一
直難以啟齒,這永安堂是你父母留給你的,不過我跟若潔還是想把這頂下來,一來這客源穩定,一來

這離行丹閣跟玄摯門最近,況且你伯父在隔壁買了間大宅也把這打通了,你也可以隨時過來看看的"
呂城這時跟碧雲瑤走出來笑道:"小牧啊!我覺得你師兄這樣講也可行,我把另外一邊買下來當作

辦事的地方,你把永安堂納到行丹閣下,讓你師兄管理,產業還是算你的,以後他們小兩口在這裡也
算安居樂業",楊牧想了一下,自己現在真是不務正業到處亂跑,不過該處理的也都處理完了,還能有

什麼事,正要婉拒時看到駱元銘漸漸年邁的身軀自內堂走出來,心中一緊吸了口氣道:"好,呂老隔壁
的宅院我來買,跟規劃,其它的辦理事宜我來處理",馬鐘祥跟黎若潔聽到都高興得快要跳起來,楊牧

則快步的走到駱元銘身旁扶著他,駱元銘看到楊牧回來高興得直問楊道:"大少爺,你回來啦,吃飯了
沒",楊牧笑著直點頭,眼裡盡是不捨,呂城跟碧雲瑤看出,楊牧想讓駱元銘多休息,日後能夠安享晚年
才會作出這個決定,在心裡讚許楊牧孝順.

一連幾日楊牧四處奔走,永安堂的另一邊也大張旗鼓翻修整地,楊牧則簽了幾份合同給馬鐘祥,黎若
潔帶回行丹閣去辦相關永安堂納入行丹閣的事,馬鐘祥跟黎若潔不在,楊牧就開始幫人看病開藥,呂

城跟碧雲瑤也都如往當般各忙各的去,楊宣,董菁菁,趙坤虎,吳青瑜來過幾次,這天黃昏,楊牧幫忙收
店後一回到後院就看到董菁婉,何眉琴兩女氣呼呼的瞪大眼坐在那邊盯著他,楊牧抓抓頭靠過去跟

兩人請安,董菁婉叫道:"出去那麼久,回來也沒打聲招呼,我跟何師姐還是去派任堂才知道你回來了,
小妹不是有跟你說過我跟何師姐在找你嗎?",楊牧"哦"了聲不好意思道:"董師姐,不好意思,我剛

回來忙,忘了這事了請妳見諒",何眉琴一拍桌子,手掌陷入桌上三分叫道:"見諒可以,一個月後隨我
回天府,幫我拿件東西回來就放過你",楊牧摸摸鼻子心想,妳們兩個套好招了吧,令狐嫣紅的演技十

分之一都比妳們好多了去,這時水無月自拱門那走出來道:"眉琴妳們怎麼沒等我就用妳們想的方
式講",水無月就坐後也請楊牧坐下道:“我現在不是用你師姐的身份,是用我水家的身份想向

你拜託件事”,楊牧看了水無月一下,水無月臉露哀傷接著說道:“我水家親友,受到一種咒詛
多年,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起因是天府六大家看守的一個地方,修羅界,修羅界的屏障,

每三年紅月時會衰弱,到時會由楊家的人身穿青龍甲破開屏障讓其他人跟隨進入,主要是採集
修羅界裡的資源,要解我水家咒詛也需要裡面一個寶物,玄陰魄,最多只讓煉氣六重能進入修

羅界,不然就算屏障破開也會被彈出”,水無月接著把楊家跟水家的共識跟條件也都細說一遍,
還說楊家目前只剩楊崇煥,楊程伯兩個,楊崇煥要自廢修為到煉氣六重損失大過了天,只能楊

程伯來,水無月說完拿出一個玉簡放到桌上道:"這是楊伯父要我交給你的,雖然你應該有複本,
這青龍翻天掌是你楊家獨門的功法,楊伯父說無論你願不願意去,都希望你能收下,當中第三式就

是破開屏障所需,你考慮一下,一個月後我跟眉琴會在遠望鎮搭飛船離開回天府",說完拉著何眉琴
董菁婉離開,留楊牧一人坐在桌前呆視桌上的玉簡.

幾日來永安堂的另一邊快完工了,永安堂裡也重新整修了一遍,楊牧花錢根本沒把錢當錢用,死命
的砸用的都是上等的料,不過以樸素耐用為主,看得馬鐘祥跟黎若潔眼皮直跳,永安堂外表看不出

所以然來,裡面確是全都煥然一新,連後院也整個打掉重新蓋過,楊宣,董菁菁,趙坤虎,吳青瑜,四人
跑來都張大口驚訝不已,楊牧正好與駱元銘,跟在呂城跟碧雲瑤後面走了出來,楊宣疑惑問道:"大

哥,這是.....",楊牧笑道:"正好你們都來了,跟我們一起去看看新的宅子",所有人跟著楊牧到後院
也是一陣驚呼,原來的一個拱門變成了兩個,一邊一個,楊牧帶著眾人往另一邊拱門走去,新宅院子

裡除了有石亭,還特別種了一些藥草,飄散著陣陣藥香味,大都是楊牧特地買來的,還有幾株百年凝
神葉,楊牧介紹了大廳內堂,呂城的房間,碧雲瑤的房間,駱元銘的房間,駱元銘看完驚訝說道:"大少

爺是仿造中都楊家建的",楊牧笑著直點頭,就要領著大家回永安堂,董菁菁叫道:"楊大哥怎麼沒帶
我們去看你的房間",楊牧笑道:"男孩子房間有什麼好看的",楊宣,趙坤虎,吳青瑜包括呂城,碧雲瑤

駱元銘等都露出好奇的眼光看著楊牧,楊牧坳不過只好帶著大家走到一間僻靜的石室,一推開石門
除了兩個窗戶,一張小石桌,兩張石椅,跟一個石團蒲就什麼都沒有了,整間石室都刻繪著特殊的紋

路,楊牧滿意的關上石門一轉頭看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動也不動,楊牧"咳",了聲大家才回過神來,
駱元銘馬上叫道:"大少爺這是修煉室不是房間,你要睡那裡啊",楊牧扶著駱元銘就走,邊走邊說道

:"銘叔,你放心,這才符合我的需要",後面人看得直搖頭,只有呂城跟碧雲瑤知道,楊牧把修煉當休
息,這天永安堂重新掛牌,維持原來永安堂的字號,只是加上了三個小字,行丹閣,馬鐘祥跟黎若潔

特地向行丹閣借調來一些人忙進忙出的,後院裡程萬里跟姜子遠林長鋒,徐清江,程芊芊,孫白默都
來了,除了來恭賀呂城外也順便過來看看楊牧,跟永安堂重新掛牌,呂城開心的招待來人,兩名女婢

乖巧的上小菜,這是呂城找來的,主要是服侍駱元銘,楊牧跟駱元銘也都在坐,楊牧拿出一罈百年百
果靈釀分給大家程萬里跟姜子遠兩人拼了老命灌,直說好喝.

夜裡楊牧送走其他人後,獨自坐在後院裡喝著剩下的百果靈釀,拿出伏羲琴彈著,何眉琴拉著董菁婉
走來,直接坐下自己倒酒自己喝,楊牧彈琴的手停了下來撫在琴上,並沒有抬頭看兩人,何眉琴叫道:

"我希望你能幫忙,無月小時笑口常開,她的父親,她的弟弟,還有陪她一起長大的叔叔伯伯親友,受這
種咒詛所苦都無法認得無月,無月原本看著他們吃生肉會害怕,還是強迫自己要去看他們,只為能給
她的親友心中有點溫暖,漸漸的沒有了笑容",楊牧沒有回答,他現在真的難以決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