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人界
楊牧收勢調息,查看了一下自身,總算推向煉體十重不用擔心一不小心就自行突破到煉氣境了,
撤去引雷陣法,楊牧左手握拳運力,整支手臂“劈哩啪啦”,電弧,白炎纏繞不停發出閃光,楊牧

本想拿出衣服穿上,想了想炎帝不可能每次與人過招或殺敵都光著身子到處跑吧,揮手拿出一口
古樸的大木箱打開,裡面滿滿的衣服,還有幾套紫金色的戰袍,楊牧翻了一下,總算找到幾件較

素雅的衣服,其它的楊牧都覺得太過華麗,楊牧穿上一件淡藍色衣服,衣服的質料相當特殊,如
水般柔滑,穿到身上衣服還會自動收縮適合楊牧體形,楊牧再次握拳運力果然衣服毫髮無損,只
發出淡淡的水波流紋,楊牧收起木箱,撤除三層防護陣法就向谷外走去.

楊牧一到谷口所有人就靠了過來,蕭美英看楊牧換了身衣服問道:“小牧,你怎麼換了身衣服”,
楊牧笑道:“剛剛不小心,把衣服弄破了”,炎冷悉自楊牧出谷就眼露驚訝直盯著楊牧看,不時

還眉頭深鎖,聽楊牧這樣講炎冷悉揮手升起隔絕法陣後問道:“臭小子,你身上這套金蠶琉雲寶
衣哪來的”,炎肖興跟炎嵐伊聽到驚訝得張大口叫道:“不可能”,急忙上前抓著楊牧的衣服研究起

來,楊牧不好意思,也沒法閃躲,楊牧知道炎冷悉見識廣博,眼光更是獨到,只能讓兩人抓著衣
角看,過了十息,炎肖興大叫道:“真的是金蠶琉雲寶衣”,兩人退回炎冷悉身後,楊牧摸摸鼻樑

心虛道:“在下無意中得到的,並不知道這是件寶衣”,炎冷悉“呿”了聲罵道:“我聽你這小鬼扯皮
”,語落刀出,炎冷悉隨手拔出炎嵐伊腰間細刀直接砍向楊牧,一切都在眨眼瞬間,楊牧舉起左

手運力直接握住細刀,一陣耀眼雷光伴隨爆碎聲響,細刀變成碎屑隨風飄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看著這一幕,炎冷悉只是試探一刀,收勢拍拍衣裙笑道:“難怪要穿金蠶琉雲寶衣,小傢伙你

在修研雷霆之力,可以告訴我是誰在教你修煉雷霆之力,跟給你這件金蠶琉雲寶衣嗎?”,楊牧
苦笑搖頭道:“我只能說,那人早已仙去,我只是照他留下的功法練,這衣服也是他的”,炎冷悉

沒有逼問反而淡淡說道:“金蠶琉雲寶衣,能抗雷霆與炎力,一般修煉炎力只會穿火羽衣以抗運
勁時熱氣炙燒,跟金蠶琉雲寶衣比起還差多了去,金蠶琉雲寶衣只有妖界雲妖一族能織製,雲妖

一族隱世多年無人能尋,目前還是有幾套留在各界有些只是穿著顯示身份尊貴,有些在專修烈炎
功法的老傢伙手裡,都沒有修雷霆之力的,你能修雷霆之力才是讓我驚訝之處”,楊牧想了一下

雙手手掌一攤,青鱗跟驚雷出現楊牧將雙劍插地說道:“這是我無意中發現的,當我全力以赴時
,青鱗會隨我血脈化形青龍,驚雷則會引發雷電吸附”,炎冷悉笑道:“這就要問問呂大長老囉”

,呂城笑著順鬍鬚道:“炎樓主客氣了,炎樓主也知道那個傳聞啊!”,說完轉頭對楊牧道:“傳
說青鱗乃上古神獸青龍逆鱗打磨而成,驚雷則是雷獸獨角,至於何時在暗城出現已無從考究”,

炎冷悉接說道:“這雙劍其堅韌與神器無異,但無法列神器是因為沒有靈性,我猜想照你這樣煉
下去過個百多年,不一定可讓這雙劍名列神器”,楊牧收起雙劍咋舌直搖頭百多年歲月不是他現

在所能想像的,況且這只是他拋出轉移大家注意的議題,並不是真的用驚雷來煉,要跟炎冷悉
打馬虎眼沒用這種接近事實的假設真沒那麼容易混過去,楊牧看炎冷悉還是一臉猜疑的樣子,真
是有點後怕,心中暗自決定以後要離她遠點比較妥當.

隔日楊牧隨呂城碧雲瑤等要返回人界,楊牧驚訝炎冷悉一等也要隨行,更詫異這陣仗有必要搞
這麼大嗎?,兩台金碧輝煌的輦轎,都用六頭威風凜凜的魔駝蜥拉著,兩旁還有血魔教弟子,

跟暗城的人馬一字排開直延到城門,還築起一個大紅平台,蕭芳荷在中央,站在暗城令前,蕭
鎮岳等在兩側高興的看著眼前這一幕,煉屠天一手杵著柺杖,一手用布吊著掛在脖子上,全身

包紮大小傷,俞舜傑更慘,坐在椅上被人抬著,鼻青臉腫四肢都被包紮固定,一對耳朵發紫
相當明顯,蕭美英站在兩人中間,楊牧與碧雲瑤站在對面,楊牧看兩人這樣心裡真是過意不

去,這時令狐嫣紅穿著一身白色禮服後面跟著白靈跟袁青走來,立即吸走所有人目光,有些還
流下口水,令狐嫣紅有禮貌的向在場的人欠身行禮,蕭美英滿臉笑容的直點頭,炎冷悉則很

有深意笑著看看楊牧再看著令狐嫣紅,令狐嫣紅大方的走到楊牧旁挽著楊牧的手臂,楊牧要撥
開令狐嫣紅的手,看到蕭美英瞪著他,只能作罷,在場的男子無不羨慕不已,對面煉屠天跟俞

舜傑看到令狐嫣紅跟楊牧親密的樣子後面還有白靈跟袁青,眼中泛著淚光,兩人心裡罵道:“我
們被打個半死,好處都讓你小子佔了”,楊牧疑惑偏頭問碧雲瑤道:“碧嬸,不就回去,跟來時

一樣就好了不是嗎?”,碧雲瑤笑道:“除順便舉行暗城大長老的任命儀式,還有召告天下,我
暗城興起”,楊牧點點頭趁蕭美英不注意趕緊撥開令狐嫣紅的手,令狐嫣紅馬上又快速挽住還運

力扣著,這時呂城一身黑色華服緩緩走到蕭芳荷前,蕭芳荷轉身彈指射了一滴血入暗城令,與
呂城兩人開始快速繞著暗城令轉,並一邊結手印打入暗城令,暗城令從最外圈開始裂解成混天

儀的樣子不停運轉,發出一道金光直衝天際,呂城這時單膝跪地,彈指射入自己的血,呂城的
樣子立即出現在金色光芒的中間,蕭芳荷打出一個複雜的印記進去,衝天金光分成八道往八個

方向消失,蕭芳荷連忙扶起呂城道:“以後暗城就請呂大長老多費心了”,碧雲瑤眼淚直流,多
少年了總算撥開雲霧見得青天,呂城也激動得眼淚都流下,蕭芳荷趕緊扶著呂城跟碧雲瑤上轎

楊牧跟眾人拜別,跟在三人身後,看蕭芳荷怎麼也跟著坐上去,炎冷悉走過楊牧身旁叫道:
“傻小子,我們三個是坐這頂的”,楊牧疑惑叫道:“哪來第三個?”,令狐嫣紅笑著拉楊牧一起

進到轎裡,楊牧心中哀嚎出聲說道:“炎樓主,在下實在沒這榮幸與兩位共乘,我下去騎魔駝蜥
”,炎冷悉拉下面紗,一腳踢住轎門楊牧臉馬上垮了下來,乖乖回到炎冷悉跟令狐嫣紅對面坐

好,炎冷悉賊笑道:“算你小子識相”,輦轎相當寬敞,中間還有一個桌子,令狐嫣紅笑著揮手
拿出一罈黑玉酒罈道:“炎樓主,這五百年百果靈釀,是我叔公給炎樓主的問候”,炎冷悉笑容

滿面收起道:“令狐老祖還跟我客氣什麼”,令狐嫣紅笑道:“叔公說,炎樓主風華絕代,這五百
年百果靈釀當個問候都還有點過意不去”,炎冷悉聽了笑得更開心,跟令狐嫣紅兩人不時瞄向

楊牧,楊牧看得心裡直發毛,炎冷悉一拍桌子笑道:“放心,我一定好好督促那臭小子”,楊牧
心想那臭小子指的好像是自己,一老一少就這樣妳一言我一語的講,不顯山不露水,聽得楊牧

打冷顫,不久轎輦減速停下,楊牧趕緊下車,白靈,袁青躍下魔駝蜥靠了過來站到令狐嫣紅身
後,原服侍炎冷悉的兩名女婢也不知何時已站在炎冷悉身後,楊牧看蕭芳荷正在拜別呂城跟碧

雲瑤,前方一大片光滑山壁,山壁上刻繪著複雜的破界陣紋,山壁下有重兵守衛,令狐嫣紅悄
悄的靠到楊牧耳邊細語道:“記得快來找我,不然我等不及就去找你”,楊牧嚇一大跳臉紅跳開

,回頭時看到令狐嫣紅隨白靈,袁青進自己來時坐的轎輦,還眼泛淚光唸道:“送君千里,終
需一別,希君長唸”,說完轎輦的門關上就開始往回消失,炎冷悉在楊牧身後嘆了口長氣道:“

小子感情債,最好別欠太多”,楊牧“啊”,了聲疑惑道:“什麼債....”,炎冷悉罵了句“傻小子”,
就走向山壁,楊牧也跟在後面,來到呂城碧雲瑤身後,呂城回頭看了一下,確認人都到了,

就丟給一個黑玉牌給領頭的人,再拉下腰間儲物袋丟出道:“諸位辛苦啦,給大家加點菜”,領
頭的人連忙道謝開心的快步離去,呂城看出楊牧心中疑惑笑道:“我們來時用的破界陣,是耗

費相當長的時間一點一滴建起,是偷接的,只能用一次且非常不穩定”,說到這嘆口氣道:“我
跟你碧嬸,原就沒打算能活著回來,你倒是可以用血魔教弟子的身份,讓副教主帶你返回,沒

想到結局竟是如此圓滿,我跟你碧嬸都相當感激你為我們作的一切”,楊牧對兩老行禮道:“兩
老對我恩重如山,我作的不足掛齒”,楊牧話剛說完,地面開始震動,山壁慢慢開出一個極大的

黑色旋渦,呂城高興大喊“走”,幾人快速進入旋渦,一陣天旋地轉,幾人回到人界,楊牧深吸
了一口氣,一個月了,總算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