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你耳朵
楊牧跟令狐嫣紅坐在涼亭裡,白靈跟袁青站在令狐嫣紅身後,楊牧摸著發疼的耳朵心想,這女子
心機真重且擅攻人心,真是不得不小心,令狐嫣紅在石桌上美人托腮,笑瞇瞇看著楊牧,楊牧不

耐煩的道:“令狐姑娘,不會為給我個教訓,跑來鬧這一齣戲的吧!”,令狐嫣紅“哼”了聲,揮手
拿出兩個白玉酒罈在石桌上道:“昨天你多給了,這兩罈百年百果靈釀就便宜你了”,楊牧揮手收

起說了聲:“謝謝”,起身就要離去,令狐嫣紅連忙躍出擋住楊牧道:“不多陪陪我,我去找伯母
喔”,楊牧笑道:“在下實在不習慣這種妳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大不了我實話實說,還有

我伯父,師兄可作證,頂多再被擰幾下耳朵我受得了的”,令狐嫣紅露出楚楚可憐的模樣道:“
你真如此狠心”,楊牧搖搖頭回了句:“收起妳的演技,我還要準備行李,妳請自便”,說完閃身

消失回到房裡,令狐嫣紅也跟了過來丟了個紅玉牌給楊牧道:“我想邀請你去個地方,看你何
時方便”,楊牧丟回紅玉牌道:“沒空,也沒興趣”,令狐嫣紅一跺腳開始哭鬧,楊牧抬手升起隔

絕陣,不理她,自顧自的整理東西,令狐嫣紅氣得腮膀子都鼓了起來,翻手拿出天殘羽琴彈了
兩下震碎隔絕陣叫道:“你走啊,今天你不答應我,我連有了你的孩子我都敢到處宣揚”,說完

用力將紅玉牌拍在桌上,楊牧惱怒瞪了令狐嫣紅一眼,令狐嫣紅叫道:“怎麼樣你罵啊,我就
是不要臉,你罵啊,多難聽的話我都聽過”,楊牧嘆了口氣拿起紅玉牌收起說道:“我現在沒時

間,等我有空再說要去哪裡吧”,令狐嫣紅疑惑看著楊牧,楊牧道:“我是男子,別人怎麼說我
沒關係,妳一個姑娘家連自己的名節都要犧牲,想必定有難處,我能作的是我能力所及,超過

了我辦不到的”,令狐嫣紅聽完難得臉露正色看著楊牧,楊牧說完也沒理她,就忙著整理玉簡
跟書籍,撇頭看到令狐嫣紅還在叫道:“都答應了,妳還賴在這幹嘛”,令狐嫣紅“哼”了聲就坐

到桌前自己倒茶喝,這時白靈跟袁青也走了進來,令狐嫣紅笑道:“聽伯母說你琴也彈得不錯,
昨天我彈給你聽,你也彈曲給我聽聽”,楊牧沒搭理令狐嫣紅像沒聽到她說話一樣,令狐嫣紅

開始纏著楊牧不放,楊牧無奈道:“就一曲,曲終人散,答應就彈”,令狐嫣紅嘟著嘴點點頭,
楊牧拿出伏羲琴,令狐嫣紅眼睛為之一亮,清澈明淨的琴聲潺潺流動,如同來自深谷幽山,

靜靜地淌著,淌過人生的皺摺,淌過歲月的顛沛,淌過老藝人洞悉塵世的盲眼,靜靜地淌著
突然琴風一轉憂愁自琴聲中緩緩流出,像漲潮時的海水拍打著海岸,時而委婉低沉,牽動著

每個人的心隨著琴聲被卷進了記憶的漩渦……令狐嫣紅想起自己背負的一切,不禁落下淚來,
白靈跟袁青也是,琴聲一停楊牧揮手收起琴,就轉身整理東西,令狐嫣紅喝了口茶平穩情緒

,眼睛盯著楊牧轉,一個衝上前咬著楊牧的耳朵,楊牧冷不防令狐嫣紅來這下“唉呀”一聲,
令狐嫣紅咬一下就趕快退回原處,臉紅嬌羞不已,白靈跟袁青則張大口驚訝令狐嫣紅這個舉

動,楊牧正要趕人,發現令狐嫣紅已在房門口風情萬種,眼神複雜看著自己,一擺衣袖到口
的話吞了回去,令狐嫣紅嬌羞說道:“這一下讓你永遠都記得我”,說完轉頭就跑,白靈,袁
青連忙跟上,楊牧摸著耳朵覺得奇怪,搖搖頭繼續整理.

令狐嫣紅邊走邊跳躍著,心花怒放的樣子藏不住她心中的歡喜,白靈跟袁青看到這樣相視
一笑,白靈笑道:“要是妖界知道小姐主動向楊公子求愛,不知道會轟動成什麼樣子”,令

狐嫣紅羞紅著臉嬌嗔叫道:“白姐妳別亂說,我就氣他那個樣子咬他一下消消氣”,袁青笑道
:“那咬哪都可以,怎麼特別咬耳朵,小姐不會不知道我族咬異性耳朵的意思吧”,令狐嫣紅

不知所措道:“就..就..就剛好咬到,誰叫他,那時剛好偏過頭來”,白靈有意作弄令狐嫣紅道
:“哦~那要是給老祖知道,這個誤會可就大了去”,令狐嫣紅慌忙叫道:“今天的事,要是有

第五個人知道,我就...我就...不理妳們兩個”說完快步就跑,袁青跟白靈看著令狐嫣紅離去的
身影,袁青臉露憂傷道:“楊公子跟小姐確實登對,楊公子人品不俗,希望他能不要在意小姐

現在聲名狼藉的囧況”,白靈接說道:“妳都說楊公子人品不俗了,如他了解實情就會知道小
姐實在情非得已,況且小姐一直是清白之身”,袁青點頭道:“是啊,無奈我族不夠強大,只
能這樣到處找人選幫忙”.

剩下來幾日,楊牧不是看書,就是在院子裡舞著一把青紅相間的長槍,不時還拿出一把赤紅
色無弦的巨弓運力成弦,楊牧越是研究,越是欽佩這位炎帝,炎帝留下的東西無一不是曠古

絕今之物,光是琉炎槍,赤龍弓還有搭配的功法蒼龍槍訣,霸箭十射等楊牧都無法判斷是哪
一階的功法,跟滅神訣,遮天印法訣一樣只能藏起不敢對外人道,炎帝還是一位煉丹師,也

是名醫者,針對鬼蠻的創傷有特別深入的研究,楊牧在房裡喝著茶,手裡拿著一卷相當大紫
黑色的玉簡看得入神,此為炎帝成名功法,照炎帝記載所述,這卷神雷炎龍訣是炎帝年輕時

在一處遠古未崩解的域界發現的,炎帝稱那個域界為神域,炎帝九死一生總算在神域崩解前
將其帶出,此功法共十二重,炎帝只修煉到第九重便無法再突破,且一直炎力用得得心應手

,雷霆之力反而弱很多,這就是為什麼他被稱作炎帝,而不是雷帝的原因,炎帝推測應是早
年他從煉體九重突破到煉氣境有關,照神雷炎龍訣的方式,煉體共有十二重,而非九重,楊

牧看到這裡收起神雷炎龍訣細想了一下,自己的滅神訣,跟遮天印法訣並不完整,只能算是
一種心法這神雷炎龍訣則是一套完整的心法跟功法,如要修煉神雷炎龍訣要有雷力跟炎力才

有辦法,炎力楊牧有神火虛無,雷霆之力照炎帝留下的引雷珠配合引雷法陣應該可以,楊牧
傷腦筋的是引雷陣引來雷霆之力,聲勢太過浩大,怎麼避免,炎帝也沒有記載,況且楊牧現在

煉體九重已接近滿溢,如沒馬上修煉神雷炎龍訣上的煉體法,就會自行突破到煉氣境,楊牧
本想到煉氣境後就可開始煉丹,現在要緩一緩了,楊牧在房裡來回踱步,當下有所決定離開
房裡找蕭美英跟呂城去.

一處山谷裡,楊牧專心刻繪著引雷陣,山谷外呂城等暗城人馬跟蕭美英的血魔教眾多弟子駐
守在外,過了半響天空烏雲迅速聚來,忽然,天頂上裂開了一道道的縫,一條條銀龍在雲端

里直竄,白色的閃電照亮了地面,轟隆隆的雷聲緊跟著響起來,震得谷外眾人耳朵嗡嗡地響
雷聲隆隆,電光閃閃,整個天空好像著了火,一條條水桶般粗的紫銀色雷霆,鋪天蓋地從天

空中掛下來,“隆,隆,隆”的直衝往山谷裡去,谷外所有人都嚇得目瞪口呆,楊牧說想試新
陣法,怕引來不必要的人,請蕭美英跟呂城幫忙戒護,沒想到弄出那麼大的動靜,炎冷悉,

炎肖興,炎嵐伊,蕭鎮岳,蕭芳荷等不少人都陸續過來,蕭鎮岳慌忙問道:“你們在幹嘛?要
毀掉這一區啊!”,蕭美英不好意思回道:“小牧說要試新陣法,沒想到弄出那麼大的動靜”,

炎冷悉聽到“呿”了聲叫道:“又是那小子,不嚇死人他閒不下來是不,這威力可比渡天劫還要
大上三倍有餘,到底在搞什麼”,說完閃身入谷,不一會就出來,臉露不悅叫道:“臭小子,還
用陣法防止人進入”.

楊牧盤坐在引雷陣中,照神雷炎龍訣的煉體心法,引雷霆之力煉體,同時力催神火,往煉體
十重煉去,遮天印如獲感召般也自己快速運轉起來楊牧衣服早就化作灰燼,全身印紋閃耀不

已,連神魂上靈紋也極速翻騰,楊牧的頭髮,眉毛慢慢的變成銀白色閃爍著雷光,紫色長脈
像無底洞般吸取所有的能量,淬煉著楊牧全身筋脈,各大神竅.

時間飛快已是黃昏,谷外眾人看這樣的異像一直持續,都已麻痺,不相干的人早被驅離
蕭美英憂心道:“這孩子不會又再作什麼危險的事吧?”,呂城笑道:“我想不會,依他的個性
要以身犯險,絕對不會讓我們知道的”,蕭美英點點頭心想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