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殺到
令狐嫣紅笑道:"這個妾身也無法決定的,一切要看諸位貴客今天的運氣",說完翻手拿出一顆紅色
如蛋大的石珠,向包廂中間拋去,石珠飄在半個人高處,令狐嫣紅說道:"四位貴客此為落花珠,等一

下爆開,花落誰家,就是誰了",俞舜傑跟閻將飛趕緊回坐坐好,盯著落花珠直看,突然"㕷啦"一聲,落
花珠不見,煉屠天三人左看右看,只見到楊牧頭上一朵紅花直直飄落,俞舜傑,閻將飛捶胸頓足,咬牙

抓頭,白靈跟袁青向楊牧道賀,白靈笑道:"楊公子真是好福氣,令狐妹妹到現在從未幫任何一位男子
獨奏",楊牧拿下頭上紅花放在桌上道:"令狐姑娘,在下尚有要事,可否將機會讓與其他人",煉屠天

一聽馬上對俞舜傑,閻將飛兩人使了個眼色,兩人起身就跑到楊牧身旁把楊牧架起,壞笑道:"兄弟
要事,我倆處理就好,機會難得啊",楊牧心裡罵道:"你們兩個幹嘛戳破我,機會讓給你們不好嗎?"

這時令狐嫣紅抱著黑琴飄然來到楊牧前行一禮道:"那就請楊公子隨妾身來",轉身時還給楊牧回眸
一笑,楊牧苦笑倒是沒什麼感覺,俞舜傑,閻將飛兩人看到這樣魂都快被勾走了,白靈跟袁青接過楊

牧拉著就跟令狐嫣紅走出包廂,俞舜傑,閻將飛兩人看得眼淚都快流下來了,煉屠天這時走到兩人身
後,拍拍兩人的肩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們是在幫他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閻將飛回頭叫

道:"第一次就給他件萬中無一的貂皮大衣,會不會太浪費了點",俞舜傑也轉頭叫道:"師弟還未經人
事,不行我要去教他幾招不然很吃虧的",卓連芳這時上來笑道:"你們說什麼呢?令狐姑娘賣藝不賣

身的",三人如放下心中大石,"切",了聲叫道:"不早講",又回到坐位上開始飲酒作樂,楊牧被拉到一
間雅房裡,令狐嫣紅換了一身白色的勁裝,坐在一張黑色的木案桌前撫琴,突然房裡升起層層的隔絕

陣法,琴聲立即急速如千軍萬馬奔騰,鬼哭神號,楊牧走向桌前倒了杯水坐下細細聆聽,令狐嫣紅額頭
開始冒汗,皺眉看著不為所動的楊牧,楊牧只覺神魂被琴聲牽動,沒有感覺什麼異常,令狐嫣紅一曲彈

完將琴收起,說道:"楊公子的神魂異於常人啊",楊牧摸摸鼻子只回道:"感謝令狐姑娘為在下彈奏一
曲",說完起身準備要走,令狐嫣紅撒掉隔絕法陣,笑著拉起楊牧的手臂,往房外走去道:"我初來乍到,

想去買些東西,你陪我去吧",也不理楊牧同不同意,拉著楊牧就走,兩人走了幾條街,令狐嫣紅高興得
東看西看,楊牧則默默被令狐嫣紅挽著,兩人走在街上,成了所有人的焦點,男的俊,女的嬌大家都不停

的對兩人談論不休,楊牧覺得奇怪,令狐嫣紅好似有意讓大家知道楊牧跟她再一起,這些街上的人,
楊牧看起來有些奇怪,特別是他們看令狐嫣紅的眼神.

不遠處傳來陣陣打鬥跟哀嚎聲,楊牧回過頭去,看到煉屠天跟俞舜傑,兩人慌張的東躲西藏,兩人後面
閻將飛奮力的擋著蕭美英跟蕭芳荷,蕭美英手持古青色的細刀吼叫道:"煉屠天,你這老不修老娘今天

跟你沒完",蕭芳荷更是誇長,拿著一把長槍殺氣騰騰神擋殺神佛擋殺佛般的氣勢往俞舜傑去,煉屠天
跟俞舜傑看到楊牧像是看到救星一樣跑到楊牧身後縮起身來,蕭美英跟蕭芳荷來到楊牧前,楊牧也嚇

得直吞口水冷汗直流,蕭美英看到楊牧帶著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在逛街,馬上變得和顏悅色問道:"小
牧啊,這位姑娘是....",楊牧連忙道:"伯母這位是令狐嫣紅,令狐姑娘",令狐嫣紅馬上對蕭美英一個欠

身叫道:"小女令狐嫣紅見過伯母",令狐嫣紅表現得落落大方,蕭美英更是對令狐嫣紅跟著楊牧叫她
一聲伯母滿意的直點頭,蕭美英叫道:"小牧啊,你們讓開點,繼續逛你們的啊",馬上繞過楊牧兩人,往

煉屠天砍去,蕭芳荷也跟上,就這樣四個人繞著楊牧你追我跑的,蕭芳荷叫道:"說帶師弟見見世面,師
弟人在這裡,我看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四人離開,閻將飛急忙上前問道:"兄弟你怎麼跑出來了?",楊牧

解釋了一下,接著問道:"這是怎麼....",閻將飛咬牙"唉"了一大聲道:"百密一疏啊,忘了暗城令已拿
回,蕭師妹問一下就知道俞師弟去哪裡了,紅袖坊都快被拆了,我今天總算知道副教主夫人為什麼被

稱作玉面羅剎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先回閻魔城避避,下次一定要來我閻魔城啊",楊牧點點頭道:"好
一定",閻將飛笑著轉身快速離去.

楊牧轉頭疑惑看著令狐嫣紅問道:"紅袖坊都快被拆了,我看令狐姑娘好似一點都不擔心",令狐嫣紅
給楊牧一個迷死人的笑容道:"有什麼好擔心的拆了再蓋就有了",楊牧似笑非笑的點點頭拿出腰間

的儲物袋給令狐嫣紅道:"這些當作今天的酒錢跟補償卓坊主的損失,如果不夠我會再想辦法的",令
狐嫣紅二話不說就收走儲物袋,楊牧接著說道:"在下要先告辭了,妳也看到真的是有要事",令狐嫣

紅撒嬌道:"我一個弱女子這大半夜的你不送我回去啊",楊牧轉身離開口裡唸道:"神魂奏曲,破人心
神,所為何事,何來遊街",短短幾句話道出楊牧心中的疑惑,也道出紅袖坊沒那麼簡單,令狐嫣紅

驚訝張大口要喊楊牧之際已不見楊牧身影,氣得跺腳嘟著嘴說道:"都看出來了,還陪我逛這麼久",
四周的人都向令狐嫣紅靠過來,當中一個老頭冒出頭來道:"小姐他...他..就是石頭龜傳來的那個

人",令狐嫣紅聽了更氣得直跳叫道:"唉呀你不早講",這時卓連芳白靈跟袁青也趕來,令狐嫣紅把楊
牧儲物袋丟給卓連芳道:"楊公子說要補償妳的",卓連芳打開一看連忙收起說道:"小姐這不是說話

的地方",眼神示意了一下剛剛冒出來說話的老頭,老頭左右看一下就叫道:"都回去作自己的事",再
跟令狐嫣紅道:"請小姐跟護法隨我來",幾人來到一間房裡,老頭馬上設下層層隔絕法,卓連芳把楊

牧給的儲物袋拿給令狐嫣紅道:"小姐,妳一定沒看過這裡面的東西吧",令狐嫣紅點點頭疑惑的打
開儲物袋叫道:"這麼多,買下整間紅袖坊都措措有餘了",卓連芳接著說道:“能抗小姐天殘羽琴,

石老看得沒錯,他的確是人選,不過我問過煉屠天,他沒幾天就要回人界了,人界不比這裡,
有些人對我們妖族很不友善”,令狐嫣紅奸笑道:“我來想個辦法讓他去妖界一趟,我請二叔公
去跟天魔大人談談”,眾人紛紛點頭.

隔日清晨,楊牧還忙著整理炎帝留下的東西,典籍等,數量相當龐大,楊牧細心的分類,武器
,典籍,戰袍,護甲,煉丹爐,丹藥,還有一堆楊牧看不懂的東西,只能翻看典籍了解,楊牧

泡了壺茶喝著,一邊看著厚重的玉簡,這時有人來敲門,楊牧翻手收了玉簡去開門,一名血魔
教的弟子笑得很淫褻道:“師兄,師娘有請”,楊牧點頭剛跨出房門,這名弟子就對楊牧豎起大

拇指對楊牧道:“師兄真人不露像,真是好手段,何時教教師弟啊”,楊牧疑惑正要問之際,
蕭美英牽著令狐嫣紅的手走來,後面還跟著白靈跟袁青,蕭美英跟令狐嫣紅邊走還有說有笑的

令狐嫣紅看到楊牧就高興的跑到楊牧身旁挽起楊牧手臂,楊牧想抽手,被令狐嫣紅緊緊挽著
越是用力令狐嫣紅越是緊抓,楊牧手臂都快碰到令狐嫣紅,雄偉的胸部了,楊牧才放棄掙紮

,蕭美英靠過來說道:“小牧啊,你也多去找找令狐姑娘,讓個大姑娘家的跑來找你,你好意
思嗎?”,楊牧有苦說不出總不能去跟蕭美英說要找令狐嫣紅要去紅袖坊吧,只能尷尬笑著,

令狐嫣紅這時臉露哀怨說道:“伯母,沒關係能看到小牧我就很開心了”,講到這頓了一下嬌
羞捲著衣角小聲說道:“雖然昨晚共處一室,我不會這樣要求他要來找我的”,楊牧瞪大眼驚

恐的看向令狐嫣紅,連忙叫道:“昨天是聽妳彈琴,妳別用這種樣子跟口吻說,會造成誤會
的”,旁邊叫門的弟子直笑,蕭美英遣退他後,擰著楊牧的耳朵罵道:“人家是好姑娘,你這

麼兇幹嘛”,轉頭對令狐嫣紅小聲問道:“真的共處一室,就你們兩個”,令狐嫣紅嬌羞撇過頭
去直點,楊牧緊張叫道:“喂~妳...”,蕭美英手一用力楊牧“唉呀”一聲,蕭美英說道:“我

們家小牧,知書達禮不會對不起令狐姑娘的,妳放心伯母幫妳作主,定叫他三天兩頭去陪陪
妳啊!”,令狐嫣紅乖巧的跟蕭美英欠身行禮道:“謝伯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