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琴姬
楊牧一看,兩人是煉屠天跟閻將飛,煉屠天四處看了一下連忙小聲問俞舜傑道:"沒被發現吧",俞舜
傑得意的拍胸小聲回道:"完全沒被發現",煉屠天點點頭語重心長的對楊牧說道:"小牧啊~我跟舜

傑這次豁出去了,你答應伯父一件事,等會兒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許逃知道嗎?",楊牧露出凝重
的表情道:"伯父放心,我不會逃的,不過可以先說說是什麼事嗎?",煉屠天拍拍楊牧的肩說了幾個

好後道:"只要你不逃,到時候就知道了,趕緊的都隨我來",四人就快速離開,都只走暗巷往邪霄城最
熱鬧的中心區域去,到了一處暗巷處,煉屠天就停了下來露出興奮的表情開始脫下斗篷,俞舜傑,閻

將飛也是,楊牧怎麼看來看去不像是要來廝殺或是探消息之類的,也跟著脫下斗篷,楊牧收起斗蓬
定眼一看呆若木雞,煉屠天,俞舜傑,閻將飛三人都精心打扮過特別是閻將飛穿著一身書生長袍,還

拿出一把扇子,跟他如熊般壯碩的身形顯得格格不入,煉屠天三人看到楊牧也是驚呼連連,楊牧雖
沒精心打扮但一直都是隨意穿著梳理,今天換上一身純白華服,加上頭髮用玉髮環束起更顯佼佼不

群,豐神俊美,楊牧搖搖頭急忙問道:"伯父,你們這是.......",煉屠天這時滿面春風大聲笑道:"伯父
今天帶你見見世面,你在那邊陲之地待久了,修練得沒日沒夜的,男子漢大丈夫,就要出來見見世面
知道吧?",煉屠天說完就大步向暗巷處走山,俞舜傑,閻將飛兩人也喜眉笑眼的拉著楊牧跟上.

煉屠天領著三人走出暗巷,楊牧就看到整條街滿滿都是人,左右店面華彩炫爛,樓上及門口一堆又
一堆穿著大膽,打扮妖艷的女子,整條街都是看不到底,不一會兒,煉屠天帶著三人到一間佔地極

大,金碧輝煌的店前,店門上高掛著"紅袖坊"三個大字,楊牧驚覺不對,正要轉身之際,俞舜傑,閻將
飛兩人一人一邊搭上楊牧肩膀,阻止他跑掉,俞舜傑神飛色動道:"你答應過師傅,無論發生什麼事

,都不會逃啊",兩人就這樣架著楊牧進到紅袖坊,紅袖坊裡馬上出來一位美婦,搔首弄姿的靠上煉
屠天嬌笑道:"死鬼,這麼久沒來,不想我了啊",煉屠天直接摟上這名美婦的肩笑道:"這不是來了嗎

?,還把巨岩武場的前三甲,都給帶來了",說完轉身指了指楊牧三人,俞舜傑,閻將飛兩人得意滿滿
裝作高手的樣子,楊牧則嘴角抽搐,煉屠天點點頭跟三人道:"這位是紅袖坊,坊主卓連芳,卓坊主",

三人向卓連芳行了個禮,卓連芳笑得花枝亂顫的,轉身叫道:"貴客來啦,都出來見見人啊",語畢一
群群燕瘦環肥,鶯鶯燕燕都圍了上來,卓連芳則甩開煉屠天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往楊牧靠了過去,像

是要把楊牧吞了一樣,煉屠天一把把卓連芳拉回,在卓連芳耳邊說了幾句話,卓連芳聽完笑道:"這
事我拿手,交給我辦啊",俞舜傑,閻將飛兩人臉上都笑開了花,這個抱,那個親的,楊牧則被一大群

女子圍著,不知所措,卓連芳嘴角上揚上前兩步,舉手拍了兩聲,兩名女子緩緩的自店裡走出來,一
名身穿白衣,一名身穿綠衣,身後都還跟著兩名女婢,俞舜傑一看大叫道:"哇~師傅你這次大手筆

啊,把白靈,跟袁青兩位鎮店名花都請出來了啊",煉屠天一手抱著一個一手又拉過卓連芳搭著笑
道:"我又不像你們兩個臭小子,只顧著玩,想想我們這麼辛苦跑來的目的是要讓小牧見見世面"

俞舜傑,閻將飛笑著連忙說是,手跟嘴都沒停下來,白靈跟袁青向楊牧靠了過去,白靈揮手
遣退圍著楊牧的女子,跟楊牧行禮道:“妾身白靈,見過楊公子”,袁青也跟楊牧行禮道:“

妾身袁青見過楊公子”,楊牧也對兩人回禮,白靈跟袁青笑著千嬌白魅上前,一人一手拉著
楊牧手臂,楊牧連忙要抽手,袁青嘟著嘴叫道:“楊公子嫌棄我倆人不是”,楊牧直搖頭說不
是只能被兩女拉著.

幾人來到一間華麗的包廂,四人就坐,卓連芳跟兩名妖艷的女子服侍著煉屠天,俞舜傑跟
閻將飛身邊都有四個穿著曝露的女子服侍,兩人一手抱一個,捏,揉,搓,掐,嘴裡還有

送上前的美酒佳餚好不快樂,只有楊牧如坐針氈,問白靈跟袁青道:“這有茶嗎?”,袁青
掩嘴一笑身子往楊牧倒了過去,楊牧連忙用手把袁青推回去坐好,袁青嘟嘴回道:“楊公子

不喝這酒就太不識貨了,如說那鶴頂居是菜餚出名,我紅袖坊就是以酒成名的”,白靈也笑著幫
楊牧倒酒道:"我紅袖坊的百果靈釀可是連天魔殿都要排隊來買的,可強體魄,快速恢復靈力,

魔氣對修為的提升更是有助益",一邊說著放下酒壺,一邊跟袁青一樣身子向楊牧倒了過去,楊
牧滿臉通紅,又一手把白靈推回去坐好,白靈跟袁青相視一眼都掩嘴偷笑,袁青拿起酒杯朝楊牧

嘴裡去道:"讓妾身服侍公子,喝一杯試試",楊牧連忙道:"不敢,不敢",搶下酒杯一飲而盡,把酒
杯放好,楊牧喝下百果靈釀,一股熱流充沛全身,紫色長脈立即吸收熱流給神火虛無,神火像被

澆了油一樣,旺盛了一下,就什麼事都沒有,袁青跟白靈訝異的相互看了一見,因為煉屠天等三人
,都一直在喝了這酒,不過可以感覺得到三人熱氣外洩,兩人離楊牧最近,楊牧一杯下去,別說熱

氣了,這時節兩人還感到陣陣徐風帶來的涼意,袁青又倒了一杯給楊牧撒嬌道:"楊公子都喝白
姐姐倒的酒,也喝喝我倒的",楊牧怕兩人又拿著杯子要餵自己喝,趕緊拿起酒

杯又一飲而盡,就這樣三人像是卯上了,袁青倒完白靈倒,楊牧則一直喝,像在喝水一樣,一壺酒
盡,女侍紛紛端出一般的酒要換上,白靈跟身後的女婢細語幾句,兩名女婢就點頭離去,兩名女婢

各抱著一個青玉酒罈進來,卓連芳臉色驟變驚訝看著白靈跟袁青,兩女給卓連芳使了個眼神,女
婢就開始幫酒壺添酒,楊牧則繼續喝,袁青也向身後的兩名女婢細說了幾句,給果兩名女婢拿來

青玉碗,給楊牧換上,卓連芳不淡定了,在煉屠天耳邊說了幾句,就快步到楊牧先道:"楊公子真是
海量啊",楊牧則點點頭道:"卓坊主過獎了,貴坊有茶嗎?",卓連芳看楊牧還很清醒,也感覺不到

任何熱氣,伸手摸了楊牧的手笑道:"有酒喝,喝什麼茶呢?",楊牧一被碰到,就趕緊縮手直點頭說
是,是,是,卓連芳起身眼神朝兩人飄了一下,就又回煉屠天身邊,過了一會兒,白靈跟袁青傻眼了

已經開第二罈在喝了,這時包廂台上走出三人,一名穿著白紗,身形若隱若現,前突後翹,上圍傲人
且酥胸半露的女子抱著一把黑玉琴,走了出來這女子簡直天生尤物,風華絕代身後跟著兩名女婢

也是如此穿著,煉屠天,俞舜傑,閻將飛,都看呆了臉露癡迷之色,俞舜傑,閻將飛連口水都流了下
來,女子對所有人一笑齒如含貝,放好琴大聲說道:"妾身令狐嫣紅,再此為諸位貴客演奏一曲",令

狐嫣紅坐下時注意到楊牧並沒有盯著她看,讓白靈跟袁青倒著酒直喝,掩嘴笑了一下,便開始彈奏
一陣悠揚的琴聲夾雜著徐徐清風輕輕送入每個人耳中,琴聲似乎很遠,遙不可用,又似乎很親近

,繚繞耳際一串串靈動跳躍,讓煉屠天等人陷入無邊無際幻想歡樂中,煉屠天,俞舜傑,閻將飛三人
不停的扭動身軀,極為猥瑣的動作都出來了,楊還則還是繼續喝著酒沒受到影響,楊牧抬頭看了一

下煉屠天三人,再斜眼瞄了一下令狐嫣紅將酒碗放到桌上"叩"的一聲,煉屠天三天隨即回過神來,
繼續癡迷的看著台上,楊牧剛剛發覺不對,對方也沒有敵意,就用彈奏伏羲琴的方式,用神魂震了

一下剛剛將酒碗放到桌上的聲音,讓煉屠天等人回過神來,令狐嫣紅也沒生氣,只是一臉有趣的看
著楊牧,俞舜傑跟閻將兩人起身往令狐嫣紅靠去想一親芳澤,被令狐嫣紅身後的兩名女婢擋了下來

二人則趁機吃兩名女婢豆腐,令狐嫣紅笑道:"兩位貴客請先回坐,妾身今天會為你們四人當中一
人單獨奏一曲",嬌羞了一下小聲道:"在妾身房裡",俞舜傑跟閻將飛馬上衝出,閻將飛借身形碩大

把俞舜傑撞走,"咳"聲文質彬彬的道:"小生閻將飛,還望令狐姑娘許小生有這榮幸",俞舜傑靠過來
“呿”聲道:"你還小生,壯得跟頭熊似的叫大生還差不多",說完擠開閻將飛向令狐嫣紅行禮道:"在
下俞舜傑對音律尚有鑽研,還請令狐姑娘不吝賜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