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到場啦
呂城跟碧雲瑤還有些事要忙,跟楊牧說五日後,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從邊境處回去,楊牧閒來無事,就
一直在房裡,整理炎帝留下的東西,楊牧拿出一個特殊的青玉盒,打開裡面有七十二支大小不一,金

色琉璃的針,手裡翻看著一卷子午七十二琉炎針的醫書,直到傍晚,楊牧房裡七十二支帶著細微白
色火焰的子午琉炎針,在房裡飛來飛去,楊牧照書上的穴位,用神火控制著子午琉炎針練習下針,直

到隔天清晨,楊牧才收起子午琉炎針頹坐在地,汗流浹背,楊牧剛梳洗完,房門就被敲響,楊牧打
開房門立即聞到俞舜傑跟閻將飛滿身酒氣想來昨晚喝了一整夜,俞舜傑連忙道:“師弟那萬寶樓
來人,說尊者訂的刀打好了,請你過去刻靈紋”.

楊牧,俞舜傑,閻將飛三人走在街上,不少女子對楊牧猛送秋波,有些三三兩兩駐足看著楊牧細聲討
論,弄得楊牧相當不好意思,加快腳步往萬寶樓去,俞舜傑搭著楊牧的肩道:"唉~你身在福中不知福

啊",楊牧偏頭向俞舜傑"啊"了一聲,閻將飛也接著說道:"經過那場比鬥,你現在算是名滿邪霄城了,
兄弟哥哥告訴你啊,我在你這歲數時,已經經歷過不少床頭大戰,有時還一對三啊,你來我閻魔城,哥

哥找幾十個,包你滿意",楊牧露疑惑頭偏向閻將飛問道:"戰只分輸贏,還有滿不滿意的嗎?",閻將
飛停下腳步拉住楊牧,俞舜傑也停了下來,閻將飛瞪大眼不敢相信指著楊牧"你...你..你不會連這事

都不知道吧!",俞舜傑嘆了口氣跟閻將飛道:"他確實不知道",楊牧左右看看俞舜傑,閻將飛問道:"知
道什麼?",兩人搖搖頭就拉著楊牧繼續走.

一進到萬寶樓,炎肖興,炎嵐伊還有一群花甲老者就靠了過來,所有人都七嘴八舌的跟楊牧問關於靈
紋的問題,楊牧推拖有答跟沒答一樣,其他人才紛紛離去,只有炎肖興,炎嵐伊留著,炎肖興這時翻手

拿出一個玉盒跟楊牧道:"這是尊者要的刀,就等小兄弟你上靈紋了",楊牧接過玉盒打開一看一把紫
紅色的柳葉刀發出銳利的氣息躺在玉盒裡,楊牧點頭道:"好刀",隨即收起轉身要四處逛逛時,炎肖興

吞吞吐吐說道:"小兄弟,我知道我跟你提這事有點強人所難,不過我跟嵐伊很想看看你怎麼刻繪靈
紋的可以嗎?",楊牧摸摸鼻子想了一下點頭道:"可以,不過我怕上不了抬面,會讓兩位見笑了",炎肖

興馬上跟楊牧說道:"怎麼可能,請小兄弟快隨我來",炎肖興跟炎嵐伊高興得帶著楊牧三人到地下一
間石室,炎嵐伊快速的將門關起並佈法層層的隔絕陣法,楊牧盤坐在石椅上,拿出晶石刻筆跟刀,閉上

雙眼,靜靜的讓自己進入空靈的狀態感受手中刀上的脈絡,楊牧開始運轉神火催動刻繪在自己神魂上
遮天印的靈紋,楊牧的神魂一執筆,炎肖興等人立即汗毛豎起仿佛靈魂被凍結一樣,楊牧眼泛紅芒,

開始刻繪靈紋,直到下午炎肖興等四人都站累了坐在地,四人都不敢出聲,怕打擾到楊牧,楊牧收勢
刀身散出紅芒流轉整間石室,再收束回到刀身上,炎肖興等人急忙站起跑到楊牧前看著刀上的靈紋

,俞舜傑跟閻將飛看不懂,炎肖興跟炎嵐伊盯著刀上的靈紋馬上就被嚇呆了,這像靈紋,卻又不像,怎
麼靈紋會動,怎麼看不出總共有多少靈紋,一堆問題讓炎肖興跟炎嵐伊全都無法理解,楊牧開始動手

將靈紋隱去,完成最後一道工序,楊牧將刀放回玉盒捧起交給炎肖興道:"我答應尊者的事完成了",
炎肖興回過神來,連忙收下玉盒,炎肖興搖頭苦笑因為他連想問都不知道怎麼問,幾人出了石室,

楊牧隨即向炎肖興問道:"炎掌櫃,您這可否有在賣沙蜥皮?",炎肖興回道:"是沒有,那小玩樣要弄
到很簡單,如小兄弟有需要明天我找人幫你送去,你需要多少?",楊牧拿出一顆魔晶給炎肖興道:"

看這一塊能買多少",炎肖興將楊牧手裡拿的魔晶推回去笑道:"那東西值不了幾個錢,我明個找人
送十幾二十張過去,就當小兄弟你讓我們觀看你刻繪靈紋的一點心意",一陣推拉,楊牧才勉強同意

跟俞舜傑,閻將飛離去,炎肖興跟炎嵐伊看楊牧等人遠離兩人相視一眼,立馬往頂樓奔去,兩人到炎
冷悉處,炎肖興急忙拿出玉盒給炎冷悉說道:"那小兄弟很大方,答應讓我跟嵐伊觀看他刻繪靈紋,

可是....可是...",炎嵐伊面有難色接說道:"可是我跟三叔,完全看不懂,也完全無法理解楊公子的
手法,我們從未看過會自己流轉的靈紋,連要數有多少個都無法算,更別說靈紋的構成了",炎冷悉

眉頭深鎖,打開玉盒拿起刀灌入靈力,刀身立刻被紅芒包覆,炎冷悉翻手拋出一顆與刀一樣
紫金色鐵塊,揮刀一砍,紫金色鐵塊馬上變成兩半落地,炎肖興撿起端看,切面光滑如鏡,

炎冷悉疑惑說道:“與這刀一樣的紫銳靈鐵,刻上靈紋後竟如此容易削斷,這靈紋那小傢伙到
底,哪弄來的”,三人百思不得其解.

楊牧回到房裡,練了一會兒子午七十二琉炎針,就拿出伏羲琴,照著炎帝留下的琴譜彈起,
一連兩天楊牧房間四周琴聲悠悠蕩蕩,時而急速如千軍萬馬奔騰,時而緩緩如流水潺潺,時

而低回委婉似竊竊私語,時而高亢挺拔似巍峨高山,聽到的人無不有種心凝形釋,與萬化冥
合之感,這時楊牧房外聚來不少人,都靜靜的聽著楊牧彈琴,突然,隨著一個扣人心弦的雙

音,琴聲戛然而止,楊牧收起琴想找個地方試試如琴譜上所載,用神魂彈奏,看看威力如何
一開房門,就被一大群血魔教的女弟子淹沒,楊牧連滾帶爬逃出,消失往

山邊掠去,在旁煉屠天看得直搖頭,走到俞舜傑跟閻將飛身後小聲道:“你們倆隨我來”,倆
人隨煉屠天到一處僻靜涼亭,煉屠天就慌張的東張西望後小聲說道:“我們晚上帶小牧去紅

袖坊走走”,俞舜傑驚訝“啊”到一半,煉屠天趕緊用手捂住俞舜傑的嘴,還緊張的四處張望,
煉屠天放開俞舜傑小聲叫罵道:“你想被擰下耳朵別拉我下水”,俞舜傑也小聲回道:“叫將

飛帶師弟去就好,他們倆頂多就被唸幾句,師傅啊,您跟我可是在玩命”,閻將飛露出猥瑣
的笑容小聲道:“當然,兩位如果不便,我拖也把他拖去,聽說絕代琴姬剛到紅袖坊,我正

想找機會去看看,是否如傳聞般是男人看得都會受不了啊,不過要聽她彈琴不容易,場場
都被重金預定”,煉屠天露出識途老馬的笑容拍拍閻將飛的肩膀小聲道:“將飛啊,想不到

你消息這麼靈通,剛好我與那坊主算舊識,今晚你有福了,我包到場啦”,閻將飛激動的
豎起大母指道:“還是您厲害”,煉屠天再小聲問俞舜傑道:“怎麼樣你去不去,不去就掩護

好我,有動靜趕快用傳音牌,你看你,還沒過門就怕成這樣,小牧幫你不少忙,你也該幫幫
他,不然你看他那樣子,我都覺得煩惱”,俞舜傑咬著手指,左瞄一下煉屠天右瞄一下閻將

飛,放下手小聲道:“去,師傅說得沒錯,還沒過門我怕什麼,以前我都睡那的,現在都成
什麼樣子了真是”,三人相視笑得一顛一顛的,開始小聲討論起來.

邪霄城一處山谷,木屑碎石遍地,塵埃漫天,楊牧收起伏羲琴心裡訝異,難怪炎帝會用大舉
擊殺這四個字,這種攻擊方式只要在範圍內,都會從內部開始破壞爆裂,還可鎖定強化力量
楊牧揮揮衣袖,抖掉身上塵土,就飛掠離開.

楊牧在自己房前看了一下確定沒人了才快速進房關起房門,楊牧進房吐了口大氣,倒杯水喝
沒多久房間窗戶就發出“叩”,“叩”聲響,楊牧走過去打開窗戶,看到俞舜傑偷偷摸摸半伏在地

問道:“師兄,你怎麼在這”,俞舜傑驚恐的用手指比自己的嘴示意楊牧別那麼大聲,還不斷的
四處張望,俞舜傑拿出一口木箱丟給楊牧小聲道:"師傅叫我拿給你的,晚上疏洗一下換上,等我

通知,切記不可對任何人說起,記得不可對任何人說喔!知道嗎?",俞舜傑說完左右看一下,就隱
匿身形快速離開,楊牧疑惑的看著俞舜傑離開,關起窗,在桌上打開木箱心中更是不解,木箱裡一
套相當華麗的白色衣服跟鞋子,還有一顆精緻的玉髮環,跟一件黑斗篷.

夜幕低垂,楊牧穿著黑斗篷在房裡等待,窗戶又發出“叩”,“叩”聲響,楊牧趕緊過去打開,俞舜傑
也身穿黑斗篷露出張臉緊張得四處張望小聲道:"師弟快隨我來,小心藏好身形不要被發現",楊

牧慎重的點點頭,就隨俞舜傑快速的飛掠,俞舜傑東彎西繞,全都是走沒人的地方,兩人飛身出宅
邸落在後巷裡,另兩個身穿黑斗篷的人馬上靠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