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火虛無
六翼飛龍飛到一處火山頂落下,衣著破爛的老頭高興得躍下六翼飛龍,對身後的楊牧招招手叫道:"小
娃,來...來...來",楊牧也躍下跟上,隨著這老頭楊牧來到一火山口處,炙熱的氣流不斷冒出,老頭在一

塊很大的黑石板前停下,翻手拿出一塊玉牌,玉牌顯出影像,三顆火紅色的石頭虛影出現,老頭指著虛
影對楊牧道:"紫紅色的最上等,我孫女就要這種的才能配得上她的身份,我也面子十足啊!,不過你剛

成年還是頭幼龍,沒關係這種暗紅色的也可以,我不會計較的啊,等一下不行就別硬撐,先拿點出來,日
後能力夠了再補上就好",楊牧聽得一頭霧水道:"前輩您可能誤會了,我完全聽不懂您在說什麼",老頭

像沒聽到楊牧說話一樣說道:"來,射滴血到盤龍岩上",老頭指著身前巨大的黑石板,楊牧搖搖頭,隨即
消失要逃,老頭也跟著消失,楊牧又再次像被拎小雞一樣拎著到盤龍岩前,老頭沒生氣反而笑道:"放

心沒事的,你可能對你們一脈不了解,所以能藏到現在,沒關係等一下下去後,你就能知道啦",老頭抓
住楊牧手指,用指甲插破楊牧手指頭,楊牧大驚瞪大眼不敢相信,這老頭居然用指甲就能穿破自己的指

頭要知道,楊牧的煉體可是連魔蛟金身都可以硬抗的,老頭一揮楊牧的手指,楊牧的血滴射在盤龍岩
上,血珠似有生命般流繪出一條龍紋,老頭看到後大笑道:"拿越多越好啊,去吧",一拋把楊牧直接拋入

火山,楊牧想哭都沒時間哭,連忙運起黑龍炎到極限包住全身,全身的衣服燒得精光,"拍"一大聲,楊牧
撞入火紅炙熱的岩漿,不一會兒,楊牧冒出頭來大聲喊叫道:"前輩啊...您認錯人啦....",火山隆隆聲響

徹雲霄,楊牧怎麼喊都沒用,楊牧無奈決定不理這瘋老頭,蓄力準備要飛身離開時,楊牧體內的遮
天印震了一下,遮天印的印紋自己發動流轉楊牧全身將楊牧保護了起來,並慢慢的將楊牧往下拉去,

楊牧覺得遮天印好像被什麼東西吸引,左右為難,他想離開,不過遮天印從小就在他體內,除了紫色長
脈外,遮天印是他不願人知的秘密,能吸引遮天印的東西想來就不簡單,楊牧一咬牙就順著遮天印開
始向下沉入.

火山頂盤龍岩前,老頭看著楊牧滴血繪出的龍紋,開始向下方慢慢移動,高興得手足舞蹈,這時火山山
腰處,十多頭魔駝蜥極速往火山頂上去,無尤尊者等人騎到六翼飛龍旁就甩下魔駝蜥往老頭方向跑,

蘭鐵欣大聲叫道:"爺爺啊!人咧?",老頭一轉身,除了無尤尊者,炎冷悉,蘭鐵欣,蘇嘉靜外,全部通通
跪了下去行禮道:"見過天魔大人",此人便是混沌天魔蘭若陽,蘭若陽高興笑道:"都免禮啦,你們個個

都大功一件啊,特別是妳無尤",炎冷悉"呿"了聲罵道:"蘭老頭,先別高興太早啊",蘭若陽皺了皺眉馬
上開朗笑道:"冷悉啊!,放心妳也有功,生意上我天魔殿會都找妳買的",炎冷悉"唉"了聲撇過頭去不

理蘭若陽,無尤尊者連忙上前道:"天魔大人,您先冷靜聽我說完.....",蘭若陽疑惑的點點頭,過了
半響,蘭若陽蹲在地上抓著頭髮咬牙叫道:"唉呀,妳們...妳們不早講,小黑不在,我看到黑龍衝天,

騎死百頭那醜蜥蜴,趕了萬哩路,又看到炎王黑龍破問世,怎麼...唉呀",現場一片愁雲慘霧,蘭
若陽突然想到什麼,站起指著盤龍岩叫道:"你們別這樣,那小娃還活著,你們看",大家全都靠到盤

龍岩前,無尤尊者點頭道:"確實那小娃還活著,他的黑龍炎能抗這地心之火已實屬難得,還不斷向
下真想拿到烈炎神髓啊",轉身跟蘭若陽問道:"天魔大人,您怎麼跟這小娃講的",蘭若陽拿出玉牌

把他跟楊牧說的講了一遍,蘭鐵欣氣得直跺腳叫道:"爺爺,他真的挖出來怎麼辦啊",蘭若陽兩手一
攤耍無賴道:"還能怎麼辦,就先後問題,叫他再去黑龍淵泡個澡就好啦",無尤尊者點頭道:

“正好,那小娃還搞不清楚情況,可能以為拿到烈炎神髓後天魔大人就不會纏著他,天魔大人
也需要烈炎神髓,將舊傷治好”,炎冷悉笑道:“你們這不是明著坑那小傢伙嗎?”,蘭若陽叫

道:“沒坑,沒坑,那小娃吃了我一顆九轉金丹,且他還要去黑龍淵,能使出炎王黑龍破
,用膝蓋想都知道能不能成,到時候他賺大了他”,蘭若陽講到這臉露不悅,看著蘭鐵欣小
聲唸道:“我還賠個孫女,真不知道誰坑誰”,蘭鐵欣聽到羞紅著臉,趕緊撇過頭盯著盤龍岩.

楊牧不斷往下沉,越往下越是炎熱,楊牧心裡叫苦不知道遮天印想要帶他去哪裡,過了許久
楊牧看到前方有白色光芒,有別於四周暗紅色光華,遮天印飛出讓楊牧握著在前破開高溫熱
流,加速往白色光芒前去.

火山頂,知道清況的人都張大口,看著盤龍岩久久說不出話來,蕭美英左右看看冒出話問道
:“小牧到底了,是可以開始挖那烈炎神髓了嗎?”,張大口的人像失了魂般呆滯的轉向蕭美
英,煉屠天趕緊過去捂住蕭美英的嘴,把蕭美英拉走,蘭若陽首先回過神來大叫道:“這小娃

真是人嗎?”,其他人也回過神來,炎冷悉皺眉道:“那小傢伙,確實是人沒錯,厲害歸厲害
,也沒有可能到底啊”,蘇嘉靜不解問道:“不能到底嗎?”,無尤尊者走到盤龍岩旁,提起玉

杖往盤龍岩上一點,盤龍岩上原本覆蓋的火山灰震落,盤龍岩角邊由上到下,密密麻麻的名
字,越往下名字越少,過半後只有寥寥幾人,蘭鐵欣走過去指著最下面的名字道:“這是上代

黑龍王,黑龍一脈代最強者”,其他人靠過去一看也呆住了,蘭鐵欣手指的位置差不多是盤
龍岩過半後再向下兩掌寬左右,離到底還有一段距離,楊牧的龍紋現在在盤龍岩底部左右移

動,差距相當明顯,蕭美英看了看脫口道:“難道是火龜殼”,炎冷悉聽了問道:“那小子身上
有火龜殼?”,蕭美英把程萬里跟姜子遠的事大略說了一下,所有人才像放下心中疑惑般直點

頭,蘭若陽叫道:“這樣算作弊”,炎冷悉回道:“你試看看,什麼都搞不清的情況下,被人丟
入火山裡,還能不拿出保命的東西”,蘭若陽癟嘴叫道:“不行一碼歸一碼,這次不算數,那小
娃去黑龍淵後,要給我再來這跳一次,不准用火龜殼”,所有人聽了無語紛紛轉頭注視著盤龍岩.

楊牧握著遮天印穿過一層薄膜後,遮天印就由楊牧握著的手消失進到楊牧體內,楊牧總算踏到
實地,快速的環看四周,這裡有六根紫紅色半透明石柱坐落六個方位,中心有一個石台,石台

上跳躍著一團碗口大的白色火焰,楊牧看到的白色光芒就是這白焰發出,楊牧判斷這裡應是用
陣法構成,那團白焰是陣眼,楊牧感覺白焰好似在呼喚自己般,楊牧拿出青鱗,驚雷小心慢慢要

靠近白焰,這裡遍地都是蘭若陽給楊牧看的石頭不過不是紫紅色是紫黑色的,最小的如嬰孩般大,
最大的如牛,散發著溫熱的光芒,楊牧用神魂要搜查,發現這石頭會擋住他的神魂,讓他能夠查覺

的範圍大幅縮小很多,接近白色火焰時,楊牧看到一張石案桌,石案桌上放著一把青色的古琴,一本
青石書,一個玉質的臂環,楊牧收起青鱗,驚雷走過去翻看石書,這石書簡直鬼斧神工

,每頁玉質石片薄如蟬翼,刻繪在上面的景象更是躍然紙上,刻畫入微,楊牧被這石書深深的吸
引著,這是一個叫炎帝的人一生的摘錄,炎帝一生追擊鬼蠻一族,追求能殺盡鬼蠻最有效率的方式

及功法,鬼蠻以萬靈為食殘殺各族生食,烹飪等畫面看得楊牧極為心驚,鬼蠻就算斷頭還能生存,
,炎帝身帶天火,以天火之威重創鬼蠻,石書上刻繪著炎帝大小戰役到最後一場大戰要滅盡鬼蠻

時,鬼蠻躲進荒界,自行封印,其它各族也合心齊力將荒界封死,炎帝原想帶領死士進荒界,無奈各
族也損失慘重只能作罷讓各族休養生息,此後炎帝不想讓慘劇重演開始四處找尋比天火更強的火

,在炎帝破碎虛空前,總算讓他找到,神火虛無不過只是火苗,炎帝當下決定放棄破碎虛空,耗盡天
火及修為將神火激發,只為能留下一個希望給世人,炎帝在石書留下一句震撼人心的話"承

神火,救萬靈,吾身雖滅,志永長存",楊牧看到這句話內心翻起千重浪澎湃不已,楊牧再翻一頁突然
定住,眼露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