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龍逐日
紀雲海的雙腳被由地下穿出的一青一紫的劍尖刺穿,紀雲海咬牙大吼,全力向地下一擊,地面爆開
一個大坑,只見驚雷跟青鱗雙劍,沒有任何人影,紀雲海疑惑之際,驚雷,青鱗自坑內射出直取紀

雲海雙眼,紀雲海提手揮劍成交叉狀鉗住雙劍,正高興要收取時,與旱魃同化的閻將飛出現在身後
一刀往紀雲海右臂腋下逆八砍去,紀雲海揮開驚雷,青鱗,回劍向腋下擋去“砰”的一聲,只見一條

手臂飛起,帶著無數黑,白碎片,紀雲海大聲痛苦哀嚎,一掌打飛閻將飛,眼見得手,呂城,碧雲
瑤手,兩名枯黃老者同時出手,黑白劍氣,一對巨掌,重創紀雲海,紀雲海口吐鮮血又被逼向山谷

幾分,紀雲海站定,楊牧扶著閻將飛自樹林內走出,蕭鎮岳,煉屠天,蕭美英也來到呂城等人身後
三人躍下坐騎走向紀雲海,獨角金猊這時叼走紀雲海斷臂往樹林裡消失,紀雲海痛苦咬牙手按斷

臂處,惡狠狠看著身前數人,原應被他擊毀的兵器又完好被這些人拿在手中,紀雲海凝神境六重修
為爆發,氣蓋全場仰天大笑道:“好個連環計中計”,呂城嘆了口氣搖頭道:“老朋友,收手吧”,紀

雲海傲慢“呸”了聲道:“他日,定叫你們求我給你們個痛快”,說完化作白光欲衝天離去,剛離地十
尺,就被黑色箭網欄下,墜回原地,紀雲海定眼一看頂上黑鴉鴉一片都是身穿黑甲手持巨弩的士

兵,紀雲海吼叫道:“蕭鎮岳,沒想到你調兵,看來今天是不死不休啦,要我的命沒那麼容易”,說
完脫下長袍拿在手中,全身泛起白色光芒,蕭鎮岳大叫道:“不好,他燃燒元神要搏命”,語落,所

有人快速攻向紀雲海,紀雲海以手中長袍揮掃抵擋,一時地動山搖,碎木飛石四濺,楊牧扶著閻將
飛向後退去,這戰鬥不是他跟閻將飛能參與的,閻將飛看紀雲海手持長袍揮舞,咬牙道:“沒想到
,紀老賊,身上穿的是件法衣”.

紀雲海沒放棄逃脫,幾次飛身用手中長袍揮開箭矢,要衝破箭網之際,都被張羽手持一對長鉞擋
下,紀雲海像頭受傷的猛獸,不要命的到處撕咬,雙方都各有大小傷勢.

不遠處六翼飛龍背上,站著無尤尊者,炎冷悉,蘇嘉靜,小雨,小霜,在空中緩緩飛來,無尤尊
者笑道:“這小娃,真是個人才,這樣算計紀老賊”,炎冷悉回道:“要那紀老賊的命,我看也沒那

麼容易,要看最後一下,誰要推他進去”,無尤尊者奸笑道:“多年不見炎樓主之威,想來炎樓主
準備出手啦”,炎冷悉“呿”聲叫道:“妳們魔界的事,哪輪得到我插手,鼎鼎大名的無尤尊者,動
動小指,不就捏死他了嗎?”,兩人妳一言我一語的抬槓了起來.

呂城眼看紀雲海久久都沒再退向山谷,當下有所決定,口中唸唸有詞跟其他人傳音,說完其他人
都臉露悲痛之情,碧雲瑤更是流下淚來,楊牧一看不對,心裡已猜到,躍身上樹開始移動,楊牧

早就跟呂城說過,拿回暗城令就好,但呂城一直沒點頭答應,因為機會難得,他想了結這段恩怨
以報暗城城主之恩,所以楊牧也暗自決定,真的不行就用遮天印把紀雲海轟入山谷,遮天印一現
楊牧就永無寧日,楊牧心裡清楚,但顧不了那麼多,楊牧已視呂城跟碧雲瑤為家人.

蕭鎮岳等人開始以傷換傷的方式朝紀雲海猛烈出擊,要給呂城製造最佳的機會,紀雲海被斷一臂
又遭重創,雖然燃燒元神要奪一線生機,也漸感不支,向山谷退去,楊牧在一棵樹梢上翻手向天
準備時,腦中靈機一動,手掌出現紫黑色的黑龍炎漸漸變大,楊牧全身也開始冒出黑炎.

紀雲海已是強弩之末,大吼要拼盡最後的氣力衝破箭網的封鎖時,呂城轉頭對碧雲瑤笑道:“老婆
子,我先去啦”,說完也飛身躍上準備拉著紀雲海入谷,一青一紫兩道光芒截斷呂城身形,呂城墬
地,碧雲瑤趕緊扶起呂城,乎然方圓十哩全陷入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所有人大驚.

無尤尊者跟炎冷悉在六翼飛龍上,看到一個半圓的黑球籠罩著十哩範圍,無尤尊者一改平穩顫抖
著手指著黑色半球“這....這......”,不遠處一個衣著破破爛爛的老頭,騎著一頭超大的魔駝蜥,後

面還跟著一隻,不過被樹藤套住脖子,樹藤另一端被老頭揣在手裡,魔駝蜥沒有鞍且遍體鱗傷,
老頭看到黑色半球瞪大眼睛,飛身躍起,可憐他騎著的魔駝蜥被他借力踩入地上發出哀嚎,蘭鐵欣

也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著四周,黑暗急速收縮聚到楊牧身上,變成一束黑色光柱穿透天地,大家恢
復視覺,只見楊牧在半空中,上半身纏著紫黑色火焰,連頭髮都如火焰般不停躍動,在黑色光柱中間,

楊牧仰天狂吼道:"炎王黑龍破,炎龍逐日"語落,大地開始顫動,光柱變成衝天黑炎,震天嘶吼聲,
一條紫黑色炎龍往紀雲海咬去,紀雲海大駭左拍右閃,炎龍就是追著他咬,楊牧咬牙控制的炎龍,兩

相拚上,紀雲海在炎龍嘴裡奮力撐著,楊牧放開遮天印,魔氣四面八方聚來,連肉眼都能看得見魔氣
的走向,楊牧痛苦吼著,把紀雲海往山谷裡逼去,所有人都握緊拳頭緊張的看著這一刻,楊牧硬撐,心

裡倒數算著,十步...九步..八步,紀雲海兩腳插入地,拖出兩條長溝地面震動不已,距離剩三步時,紀
雲海總算擋了下來,楊牧快要力竭,這招超出楊牧所能承受的範圍,楊牧身體開始爆出傷口不斷流血

,呂城眼看只差一點與碧雲瑤相視一眼,正要動身之際,俞舜傑結束戰事帶著大隊人馬趕來大喊道:"
所有人把身上的魔晶全掏出來,掏多少我雙倍奉還,快....",邊說邊把自己的儲物袋拿出,拼命的掏

魔晶往地上丟,有些魔晶還未著地就變成了粉,俞舜傑看這樣更是拼命,所有人都趕緊使出吃奶的力
氣拼命的砸出身上所有的魔晶,楊牧感到濃厚的魔氣聚來,提起最後的氣力大喊道:"給我進去",炎
龍爆漲一倍,把紀雲海推離地面撞向山谷壁上.

楊牧落地,快速結起幾十手印往地上一打,四方劍陣升起,楊牧作完直接趴在起上喘,現在他連動一
根手指頭都全身痛,蕭鎮岳等人飛掠到楊牧身旁,煉屠天急忙急忙叫道:“把他抬到那堆魔晶上”

幾人慌忙的把楊牧放躺到魔晶上,過了十息,楊牧盤坐起運轉滅神訣,眾人才放下心來,轉頭
看向山谷處,紀雲海被一大群鵝卵大鮮紅色的螞蟻追咬,呂城無奈搖頭唸道:“善惡終有報,早

知如此何必當初”,蕭鎮岳也嘆氣道:"我給過他機會,這噬血蟻不死不休的",紀雲海瘋狂喊叫,揮著
手中的長袍,打死無數的噬血蟻,噬血蟻不少反增,越來越多漸漸的紀雲海被紅潮淹沒.

張羽,蘭鐵欣兩人自谷頂落下,蘭鐵欣到楊牧旁臉上表情複雜看著楊牧,張羽則注視著山谷裡的情況
衣著破爛的老頭笑得臉上開了花憑空出現在楊牧身後,一把抓著楊牧的衣領拎起就消失,蘭鐵欣

大驚跺腳"唉呀"了一大聲,所有人都轉過頭去,只有看到蘭鐵欣,楊牧則不見人影了,蘭鐵欣慌亂不知
要從那個方向追去,這時無尤尊者,炎冷悉等人趕來蘇嘉靜沒看到楊牧開口就問蘭鐵欣道:"楊公子呢

?",蘭鐵欣趕緊拉著蘇嘉靜到無尤尊者前叫道:"我爺爺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把他像拎小雞一樣拎走
,我不知道他往哪個方向去了",無尤尊者等人聽到這樣大叫聲"啊",不遠處六翼飛龍飛起往北方快

速飛去,所有人都傻住了,心中只有現在是什麼情況這句話,無尤尊者看六翼飛龍飛去的方向叫道:"不
好,他一定是看到剛剛那一招誤會了,拉著那小娃要去拿聘禮啦",蘭鐵欣聽完氣急敗壞叫道:"他都還

沒進黑龍淵,怎麼能去那裡啊",蕭鎮岳等人也急忙靠過來正要發問時,無尤尊者擺手急道:"先別問啦
快準備速度最快的魔駝蜥,隨我來,希望能趕得上啊.....快".

楊牧坐在六翼飛龍上閉眼調息,知道自己被擄,不過能驅動六翼飛龍的人想來跟蘭鐵欣應有關係還不
致於對自己不利,衣著破爛的老頭越看楊牧越順眼直點頭,楊牧睜開雙眼,一開口衣著破爛的老頭彈

指射出一枚金色的丹藥到楊牧口中笑道:"先恢復吧",楊牧點頭開始煉化丹藥,不煉化還好,這一煉化
反讓楊牧驚訝不已,這丹藥化作無數生命氣息,開始快速修復楊牧的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