晾在一旁
三人停在一棵樹梢上,看著森黑的山谷,張羽小聲道:“兩位特使要萬分小心,驚動一隻,會整窩
都跑出來的”,楊牧笑道:“張統領放心,我有準備,並不是兩位,只有我一人要下去”,蘭鐵欣正

要發作反駁之際,楊牧搶著說道:“蘭姑娘的任務,是熟地形帶我到目的地,並不是幫我佈陣”,蘭
鐵欣聽完撇過頭去不講話,楊牧向兩人行禮後,往谷底一躍而下,運轉遮天印跟心力到極限,像片

落葉般緩緩向下飄去,張羽跟蘭鐵心大驚楊牧躍下後兩人看得到楊牧,但完全感覺不到楊牧,張羽
驚訝之際跟蘭鐵欣問道:“這位特使看來歲數不大,當我兒子都可以了,怎麼如此了得”,蘭鐵欣翻白

眼道:“不就隱匿的功法,跟輕功還能上得了台面,有什麼了不起的”,張羽回道:“不是這樣的,
剛剛,我跟弟兄們藏得很好,身上都帶有隱匿的法寶,妳跟這小兄弟來時,妳踩到我三十幾個在地

下的弟兄,這位小兄弟好似知道我們的位置,完全都閃過”,蘭鐵欣聽完氣呼呼的瞪著張羽,張羽
看到馬上縮頭專心看著山谷下,不敢對上蘭鐵欣的眼神,蘭鐵欣氣自己能力不如楊牧,更氣楊牧明

明知道位置還跟著她在樹林裡東翻西找,楊牧落到谷底,谷底山壁處有四個大洞穴,散發濃濃的血
腥味,楊牧小心翼翼的解下背後的大布包,抽出一把大劍往一個洞口頂上飄去,楊牧緩慢的將大

劍崁入洞頂山壁,一連崁了兩把劍,到第三把時,楊牧突然有警覺,停下手,屏息伏貼在山壁上,
三道鵝卵大的紅光,快速自一個洞穴內飛出,尋視一圈後就返回洞穴,楊牧沒有放下警戒足足等

了十二息才再開始動作,楊牧佈置完開始快速繪製陣紋,再用樹枝枯葉遮好巨劍,手捏法印升起
四方劍陣,一連試了幾次楊牧才滿意的向谷頂飄去,楊牧回到樹梢上剛鬆了口氣,就看到蘭鐵欣

瞪著自己,楊牧心中疑惑道:“我好似沒得罪妳啊”,張羽趕緊打破冷場道:“我帶兩位去休息一下”
兩人隨張羽到一處大樹洞後張羽丟了個儲物帶給蘭鐵欣一溜煙就不見,楊牧在樹洞口佈下三層隔絕

陣,走到角落處閉目盤坐休息,蘭鐵欣拉下面紗跑到楊牧前坐下叫道:“你明明知道位置,為什麼
還跟我在樹林裡東反西找的”,楊牧睜開眼睛不好意思抓頭回道:“我只是大概感覺,沒真能確定”

蘭鐵欣咬牙道:“你當我三歲小孩,會信你講這話”,楊牧無奈兩手一攤道:“真的,妳不信我也
沒辦法”,蘭鐵欣知道確實她無法確認楊牧所說,從儲物袋裡拿出個水壺往楊牧身上用力砸了過

去,楊牧接著手裡還隱隱發疼,還是連忙道謝,楊牧有苦說不出,他用神魂搜查方圓一哩,早就
記下每個隱身將士的位置,看蘭鐵欣跑得汗流夾背的,本想叫她休息一下,自己前去打暗號,沒

想到蘭鐵欣相當倔強,楊牧實在不好逆她意思,只能跟在她後面,楊牧喝了幾口水,就把水壺遞
給蘭鐵欣,蘭鐵欣瞪了楊牧一眼搶過水壺喝了起來,蘭鐵欣喝完放下水壺,翻手拿出一卷玉簡,

丟給楊牧道:“這是黑龍炎的招式,你先收著”,楊牧拿起玉簡打開,開頭看到,“炎王黑龍破”,
五個大字,共分十二式,每式都相當不可思議,簡直驚世駭俗,楊牧驚訝偏頭看向蘭鐵欣,蘭鐵

欣臉上才露出點笑容,意思像是在說總算嚇著你了吧,蘭鐵欣揚起嘴角說道:“炎王黑龍破,只有
上代黑龍王練成,只練到前面三式,到目前已有百年,沒人能練就,你手上拿的是真的複本,坊

間,有很多不完整的抄本,假本,我怕你像那本魔界遊記一樣亂買,亂看”,楊牧聽蘭鐵欣講完
訝異問道:“這種驚世招法,就....就....就這樣給我?”,蘭鐵欣苦笑道:“無法練就的招式,一點

價值都沒有,只是想讓你能多了解黑龍炎”,楊牧點頭回道:“那謝過蘭姑娘了”,說完就專心開始
研究著手裡的玉簡,由於楊牧跟蘭鐵欣提前許多到達,所以還有一段時間才到天明,楊牧完全把

蘭鐵欣晾在一旁,蘭鐵欣癟嘴自說道:“難怪尊者會說是石頭”,說完看楊牧也沒反應,氣呼呼的
起身,走到另一邊盤坐調息,心裡很不是滋味,她在天魔殿也算是眾星拱月的對象,那有像現在

這樣,這邊楊牧看著玉簡眼皮直跳,知道為何無人能練了,從一到十二式,每一式都在玩命,越
後面越危險,光是要激發黑龍炎到能出招程度,難度就很高了,除了要身具黑龍炎,還要黑龍炎
跟持有者本身契合度要高,說白了在激發黑龍炎時,如無法跟自身氣息契合根本白費氣力.

黎明來到,蕭鎮岳身後帶著煉屠天,蕭美英及一干血魔教人等進到茶館裡,紀雲海跟紀泉平在角
落處喝著早茶,紀泉平臉色還是有些慘白,蕭鎮岳跟煉屠天,蕭美英三人走了過去,其他人在四

周警戒,蕭山鎮岳直接在紀雲海對面坐下,煉屠天,蕭美英站在身後,蕭鎮岳拿起茶壺幫紀雲海
斟茶,也幫自己倒了一杯笑道:“多少年啦,沒跟紀大長老喝早茶了”,紀雲海“哼”了聲道:“歸還

本屬於我的,我們結成親家,以後天天一起喝早茶”,蕭鎮岳大笑道:“本屬於你的,那我妻子的
性命,我岳丈大人的性命,暗城那些忠義之人的性命,本不屬於你,可你卻奪走了,連我最後

守著的女兒,你也想奪”,紀雲海不削笑道:“你我沒什麼好談的”,蕭鎮岳點頭道:“是沒什麼好
談的,我只是想請你交出暗城令,帶著你的人離開,發誓永遠離開暗城,其它恩怨就讓它隨時間

去吧”,紀雲海聽完大笑,笑了足足有三息後道:“蕭鎮岳,你腦子壞了去,你........”,紀雲海突
然停下話,專心聽著某處傳音,臉色驟變拍桌叫道:“想拖住我,沒那麼容易”,話一落,推掌送

走紀泉平,起腳踢向蕭鎮岳,整間茶館一般平民穿著的人都拿出武器,血魔教人等也動手迎上
,一場戰事就此爆發,蕭鎮岳拿出一把豹頭大刀,跟蕭美英一同使出修羅刀法,煉屠天千羅魔

掌,三人纏鬥紀雲海,紀雲海游刃有餘觀察了全場,發現蕭鎮岳等人只拖著沒認真打,不禁怒
火中燒,翻手拿出黑白雙劍,運勁橫掃蕭鎮岳三人,蕭鎮岳三人被掃飛,撞破街上的圍牆,三

人站起,蕭鎮岳,蕭美英刀斷,兩人露出驚訝的表情,紀雲海滿意的看著雙劍,露出不削表情
笑道:“之前你們拿我沒辦法,現在我有這雙劍,你們更是望塵莫及”,說完化作一道白光,往

東邊射去,留下陣陣回音道:“所有人不得戀戰,速速隨我來”,現場打鬥的人漸漸變少,最後
只剩下血魔教的人,蕭鎮岳三人相視一笑,率眾人快速離去.

荒野上四隻狂奔的魔駝蜥,背上騎著四個身穿黑斗篷的人,往邊境去,後方天際一道白光快速
追來,四人進入樹林,被紀雲海欄下,紀雲海叫道:“老朋友,多年不見了,不聚聚那麼急著去

哪兒啊!”,四人翻下斗篷赫見,呂城,碧雲瑤,閻將飛,蕭芳荷四人,呂城急忙跟閻將飛叫
道:“將飛快送芳荷走,我們拖住他,快...,後面大隊人馬趕來,我們都走不掉的”,說完跟碧雲

瑤連手攻向紀雲海,閻將飛拿出旱魃拉著蕭芳荷找尋空隙要離開,紀雲海一邊要應付呂城,碧
雲瑤的猛攻,一邊要防閻將飛跟蕭芳荷逃走,不知不覺的被往樹林裡的山谷方向帶,呂城跟

碧雲瑤強攻了半響手持的黑,白劍已是滿佈缺口跟裂痕,不遠處揚起衝天塵埃,紀雲海大笑
道:“能與旱魃對抗的雙劍果真不凡,今天你們誰也走不了”.

紀泉平為首,領著百多人往樹林快速靠近,只有紀泉平及寥寥幾人騎著魔駝蜥,其他多數人都是
全力飛馳,後方蕭鎮岳騎著獨角金猊,其他人等都騎著魔駝蜥在後追趕,紀泉平所有人全進樹

林後就遭伏擊,後方蕭鎮岳等人追上成合圍之勢,蕭鎮岳轉頭跟俞舜傑叫道:“舜傑,這裡就交
給你了”,說完跟煉屠天,蕭美英快速穿過戰區.

呂城,碧雲瑤傾全力合擊幾雲海,被紀雲海轟碎手裡的劍,撞在一棵樹幹上,這時原本跟在閻將
飛身後的兩名枯黃老者出現,連手對上紀雲海,紀雲海被突如其來的兩掌逼退了幾步,紀雲海

訝異之際,神識一掃驚覺不妙,因為他已找不到閻將飛跟蕭芳荷的蹤影,且他的神識範圍被阻
一時慌亂失神,突然紀雲海哀叫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