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順風耳
楊牧梳洗完,換了上自己原在人界穿的一身白衣,雖然是粗衣麻料,難掩楊牧出眾的氣息,加上楊
牧現在沒了沙蜥皮,更顯得翩然俊雅,蘇嘉靜像小喜鵲般,在楊牧身旁雀躍不已,看得無尤尊者直

搖頭,楊牧向在場的人行禮道:“在下先回邪霄城了”,說完要轉身離去時,戴著黑面紗的女子叫道
:“等等”,楊牧疑惑的回過身來,戴著黑面紗的女子拉下面紗,露出她芙蓉如面,嬌豔驚人的容貌

跟楊牧行禮道:“小女蘭鐵欣,見過楊公子”,楊牧回禮道:“不知蘭姑娘叫住在下有何事?”,蘇嘉
靜看蘭鐵欣拉下面紗,也拉下自己的,高興得跑道蘭鐵欣旁挽著蘭鐵欣的手向楊牧道:“你真有眼

福,看過蘭姐姐真容的男子,不超過十人”,蘭鐵欣笑道:“幫我拿一下”,說完把手中的長槍拋給楊
牧,楊牧一接到手,長槍輕如鴻毛,突然整支長槍噴發黑色火焰,纏繞整個槍身,楊牧不覺得黑色

火焰會燙手,反而覺得自己能驅動這黑炎,楊牧好奇翻看時,蘭鐵欣說道:“把你身上的黑龍令給
我”,楊牧翻手拿出黑龍令拋給蘭鐵欣,蘭鐵欣接到,用指甲劃破手指滴了滴血在黑龍令上,黑

龍令立即化作一團黑炎,蘭鐵欣揮手一拍,黑炎飄到楊牧面前,蘭鐵欣對楊牧道:“握住黑龍炎,
黑龍令為你所有”,楊牧將長槍拋還蘭鐵欣,搖搖頭道:“這是尊者給我的承諾,尊者已兌現承諾

,這可以請妳收回了”,無尤尊者嘴角一揚,彈指將黑龍炎打入楊牧體內,楊牧驚訝,黑龍炎馬上
被紫色長脈吸走,流轉全身,楊牧手掌一張,一團比剛剛小了一號紫黑色的黑龍炎出飄浮在掌心

,整個石室立即熱氣逼人,蘭鐵欣張大口叫道:“真黑龍炎”,楊牧面有難色,現在這樣怎麼還給
人家,無尤尊者笑道:“小娃,你不用對我們那麼有戒心,要真對你不利,在魔界,我還不用那麼

大費周章”,楊牧苦笑握手收起黑龍炎,無尤尊者看楊牧收起黑龍炎點頭說道:“這黑龍炎,會隨
你修為增長,有這黑龍炎在身,任何魑魅魍魎也無法近身,算是一種保護,不信你可以去跳那本

遊記裡寫的,鬼哭海試試就知道啦”,楊牧連忙行禮道:“謝尊者好意,在下初來咋到,難免要小
心些,望尊者及蘭姑娘莫見怪”,無尤尊者“呿”了聲道:“你這小娃,話倒說得好聽,算啦,跟我
們一起坐小黑回邪霄城吧!

”,楊牧偏頭疑惑道:“小黑?”,蘇嘉靜跑來楊牧身旁指著六翼飛龍道:“牠就叫小黑”,楊牧嘴
角抽搐,這叫大黑吧,怎麼這種兇獸要取個像家犬的名字,牠不會抗議嗎?.

六翼飛龍,緩緩落在邪霄城裡,蕭鎮岳率眾人相迎恭敬道:“在下已包下鶴頂居,請尊者移駕前往
休息”,無尤尊者笑道:“不用這般破費,我只等收回調兵令”,轉頭看了看蘭鐵欣,再看了看楊牧

說道:“看這小娃住哪,就在那弄幾間乾淨的房間就好”,蕭鎮岳聽無尤尊者這樣講驚訝“啊~這...”
蕭美英立刻上前笑道:“那請尊者隨我來”,楊牧跟在一行人後面走著,經過獨角金猊棲身處時,

獨角金猊對楊牧露出齜牙裂嘴憤怒的表情,楊牧笑了一下走到獨角金猊前,舉起拳頭,獨角金猊
馬上縮了起來,楊牧也收起拳頭揮手把從血嬰子身上搜刮來的東西,都擺在獨角金猊前說道:“上

次實在情非得已,地上這些東西,只要你看得上的,都給你”,獨角金猊對地上的東西嗅了嗅,兩
爪抱住一瓶玉瓶,壓破玉瓶後,掉下三,四顆鮮紅色的藥丸,散發濃濃的血腥味,獨角金猊高興

得把藥丸全吞了,露出一臉幸福的樣子,楊牧揮手收起其它東西後道:“這樣,我們兩就不相欠”,
說完趕緊跟上其他人.

楊牧回到房間,開始修煉穩固這二,三日所得,楊牧沉心於修煉之際,不知他房外院子裡,來了
許多血魔教的女弟子,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能露的地方都露了出來,交頭接耳細聲對楊牧房裡

議論不停,俞舜傑跟閻將飛走來,兩人臉上都一掃陰霾,眉開眼笑的,俞舜傑看到這麼多同門師
姐妹圍在這,且都細心打扮過,立即明白壞笑叫道:“妳們都跑到這來幹嘛啊”,當中一位女子嬌

聲道:“俞師兄,我們想看看楊師弟,你可否代為引見”,俞舜傑聽完跟閻將飛相視一眼,兩人露
出猥瑣的表情,穿過人群站到楊牧房前台階喊道:“這那有什麼問題,只要親我跟閻師兄各一下

,就可以站到我們身後隨我們一同進去”,說完撇過臉露出臉頰叫道:“來,來,來時間有限”,
所有女弟子都露出鄙夷的表情“噓”聲四起,閻將飛剛要學俞舜傑露出臉頰時,驚覺不對,趕緊抽

身站在楊牧房門前,故作正經,只聽到俞舜傑痛苦叫道:“唉呀,唉呀~唉呀”,所有女弟子都
嚇得跑光光,蕭芳荷氣得紫漲了面皮,擰著俞舜傑耳朵罵道:“難怪姑丈要你教教楊師弟,你

不要臉的功夫可真到家了啊”,俞舜傑痛苦叫道:“就捉弄她們,沒別的意思,師妹...放...手.
.耳朵....快斷了...咱們先談正事”,蕭芳荷“哼”了聲放開手咬牙道:“晚點再收拾你”,轉身瞪

著閻將飛,閻將飛眼神左飄右移,慢慢的跨步讓出房門位置,俞舜傑在蕭芳荷身後,苦喪著臉
捂著疼到發紫的耳朵,朝閻將飛氣憤的指了指,意思像是在說,你不夠義氣人來了也不打個招

呼,閻將飛,兩手一攤意思是我也沒辦法啊,楊牧自房內走出,看到俞舜傑捂著耳朵問道:“俞
師兄,你受傷了”,俞舜傑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直搖頭,蕭芳荷惡狠狠的盯著俞舜傑咬牙道:

“別理他,你師兄最近又開始修煉順風耳了”,楊牧疑惑“啊,有這功法”,閻將飛聽到忍不住“噗
哧”,正要笑出來,被蕭芳荷一瞪吞了回去.

楊牧被帶到一間很大的地下密室裡,該來的人都在,楊牧向大家行禮後就站到一旁,無尤尊者
白玉杖朝地上一點,整個密室被層層的陣法圍起後道:“都差不多啦”,炎肖興這時奮力的拖著

一個大黑布袋走出來道:“小兄弟,你要的東西”,楊牧趕緊走過去一手提起背在肩上道:“有勞
炎掌櫃了”,楊牧說完蘭鐵欣就手持長槍走到楊牧身旁,無尤尊者說道:“鐵欣對地形熟,讓她

跟你去也有個照應”,楊牧點頭跟蘭鐵欣退到一旁,只見蘇嘉靜跺著腳,嘟嘴手裡不斷捲著衣角
極為不悅,無尤尊者不好意思“咳”了一聲接著說道:“傳音牌,都帶著,明日拂曉就讓那紀老賊

知道,我魔界不是他可以為所欲為的”,在場的人紛紛開始回報目前的情況,兵力的調度及紀雲
海等人的動向,無尤尊者聽完點點點就道:“都各自到位置上吧”,說完解除陣法,揚牧快步走
到呂城跟碧雲瑤前道:“兩老要多加小心”,兩老感激的點頭,楊牧吸了口長氣,堅毅轉身離去.

深夜兩道黑影快速穿梭過邪霄城,所經之處,連灰塵都沒揚起無聲無息躍過城牆,往邊境方向
飛掠而去,不時借岩石,樹木掩身,蘭鐵欣在前,楊牧在後兩人的速度都快化作黑芒與暗夜融

合,蘭鐵欣訝異出城後她不斷提高速度,楊牧還是緊跟在後,要命的是楊牧還背著一大袋重物
這讓向來在天魔殿高傲的她有點不是滋味,卯足全力往目的地去,不一會兒兩人已出城一百餘

哩,到達一處山谷頂樹林,蘭鐵欣已是香汗淋漓,楊牧對蘭鐵欣平淡的說道:“蘭姑娘,妳休息
一下,我去找記號”,蘭鐵欣聽到楊牧這樣講咬牙道:“不用,這裡我比你熟,我的任務是幫你

,不是拖累你”,楊牧摸摸頭道:“蘭姑娘,我沒這意思,妳別往那想去”,蘭鐵欣不理楊牧,就
躍身消失,楊牧搖搖頭也消失跟上,蘭鐵欣不知楊牧只要稍微放開遮天印,不用運起功法,就

能吸取魔氣,這樣邊跑邊吸根本無窮無盡,她怎麼拼得過楊牧,兩人找到一棵約四人才能環抱
的大樹,蘭鐵欣朝樹上射出一面黑色玉牌後,四周地上,樹皮裡紛紛有身穿黑甲的人探出頭來

,樹上緩緩落下一名濃眉大眼,體形高大壯碩,長滿絡腮鬍身後背著兩支長鉞的中年男子,中
年男子小聲向蘭鐵欣行禮道:“末將,張羽,見過兩位特使”,說完一擺手冒出頭的人又都隱藏

了起來,張羽馬上接道:“請兩位隨我來”,說完向樹梢上掠去,楊牧,蘭鐵欣跟上,三人借各
樹梢交換借力飛掠靠向山谷頂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