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他一臂
楊牧剛走沒幾步,突然整個巨岩武場暗了下來,大家紛紛向外看去,只有炎冷悉跟無尤尊者平淡喝
著茶,楊牧看到巨岩武場上空不知何時,飛來一頭非常巨大的怪物,背上有六翼,四隻爪,後腳還特

別發達,通體全黑的鱗片,頭上有一對尖角,嘴裡兩顆長長的獠牙,看起來兇猛異常,蕭鎮岳煉屠天
兩人驚訝異口同聲叫道:"六翼飛龍",這隻六翼飛龍,直接落在巨岩武場裡,整個巨岩武場震了一

下,六翼飛龍背上下來三個人,載著黑面紗女子為首,後面跟著隨行持長槍的男子跟閻將飛,三人下
來後就快速的往楊牧這方向來,不一會三人就出現在觀比室裡,閻將飛臉上掩不住高興的表情,大

聲道:"楊兄弟,多謝了,家父已經醒來,不過目前還不方便外出,他叫我一定要代他邀請你到我閻魔
城一聚",楊牧向三人行禮後道:"尊者找我有事,我們等一下再說",說完就到茶幾前跟炎冷悉跟無

尤尊者行禮,這時蘇嘉靜,偷偷的靠向楊牧身邊去,被無尤尊者"咳"了一聲瞪著,蘇嘉靜嘟著嘴停下
腳步,翻翻白眼,無尤尊者說道:"我想請萬寶樓打刀,由你來刻像你在比試時用的刀一樣的靈紋可

否?,價錢你開沒關係",楊牧想了一下回道:"在下刻那靈紋實屬無意中完成,是否能再次刻
繪成,真的不敢跟尊者保證,怕有損炎樓主的心血",無尤尊者"嗯...."沉思了一會,楊牧接著說道:"

不過我願意盡力一試",無尤尊者眼露深意的看著楊牧道:"你這小娃毛都沒長齊,還跟我玩這心思,
什麼條件你說",楊牧不好意思摸摸鼻子說道:"讓尊者見笑了,我需要能短暫調動邪霄城的兵力",

楊牧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張大口不敢相信,炎冷悉聽楊牧這樣說笑道:"你想對付紀雲海",楊牧點點
頭轉向閻將飛說道:"這也是我要拜託閻兄的事,我製造機會給你,請你幫忙斷紀雲海戴儲物戒那

一臂",閻將飛聽到這樣殺氣騰騰叫道:"這不算幫你什麼,反倒是你幫我了,可以的話讓我砍死那紀
老賊,我再欠你一次怎麼樣啊!",蕭鎮岳在旁點頭道:"你要搶暗城令",楊牧嘴角一揚笑道:"對,用那

雙劍,加上閻兄的旱魃,很有機會,就算搶不到,也該是讓那老人家知道不是什麼事都是由他說了算
的",無尤尊者聽完大笑一拍茶幾叫道:"好你個小娃,如此膽魄",說完射出一枚金色令牌給蕭鎮岳

道:"邪霄城聽令",蕭鎮岳等人連同楊牧都單膝跪地接令,無尤尊者接著道:"准你調動邪霄城兵力
三日,以正我魔族威嚴",蕭鎮岳高興大聲回道:"邪霄城得令",所有人起身後,炎冷悉叫道:"這事好

玩,早就看那紀老賊不順眼很久了,這次最好能弄死他,要武器找肖興拿,全部五折",楊牧跟炎冷悉
說道:"還真需要樓主幫忙,我需要仿製大家的隨身兵器,用一般鐵打造就好",煉屠天這時叫道:"唉

~小牧,你就一次說完",楊牧點點頭,翻手拿出他一直在看的書,大家定眼一看叫道:"魔界遊記",楊
牧笑了一下,翻開他特意折起的幾頁,開始跟在場的人說明他的安排,楊牧邊說,蘇嘉靜喜孜孜的挨
在楊牧身旁,無尤尊者看了直搖頭.

楊牧解說完,大家紛紛離開各忙各的去,只有閻將飛跟楊牧被留下來,無尤尊者對載著黑面紗女子
跟她身後的男子點了一下頭,拿著長槍的男子將長槍直直射入石室天花板,載著黑面紗女子隨即

對長槍打出十幾手印後,整個石室被黑藍相間的隔絕陣法籠罩,載著黑面紗女子作完立即拿出一
個黑玉盒放在茶幾上,無尤尊者打開黑玉盒對楊牧跟閻將飛兩人說道:"這裡有兩顆黑龍精血,讓

你們兩吸收了,算是這場比試的獎品",楊牧聽到黑龍精血倒是沒什麼感覺,閻將飛則是瞪大眼睛
盯著茶幾上看,激動的說道:"尊者,這...這太貴重了",無尤尊者拿起兩顆龍眼大墨黑色的石珠,拋

給兩人一人一顆,楊牧拿在手裡,覺得訝異,這石珠看來只有龍眼大,不過拿在手裡如萬斤重,閻將
飛看著手上的黑龍精血口水都快流下來了,無尤尊者笑道:"將飛你先來吧,有我們看著,能吸收多

少就看你的造化了",閻將飛點頭一口把精血吞下運氣煉化,約十息後,閻將飛身上氣息爆漲,閻將
飛大吼一聲,全身金鱗顯形,化成一頭巨大的蛟蛇,比跟楊牧對戰時足足大了幾倍,蛟蛇頭上還突

起兩支小尖角,石室裡金光閃閃,閻將飛收勢調息,握了握自己的雙手後笑得很大聲道:"謝尊者賞
賜",無尤尊者有嘴角一揚直點頭道:"你應得的",再轉向楊牧道:"小娃,該你啦",楊牧回道:"可否

等我有時間時再慢慢自行煉化",無尤尊者笑道:"怕我們知道你的真身啊!,都不是秘密啦",楊牧
面有難色回道:"也不是,就依尊者",其實楊牧是擔心他的脈象跟遮天印,至於是不是天府楊家人

他一點都不在意,楊牧吞下精血後運起滅神訣煉化,運轉一大周天後,只是覺得神清氣爽,沒有什
麼改變,在場的人都不敢相信的看著楊牧,楊牧在自己身上東摸西模,還把了一下自己的脈象,沒

覺得有什麼異常的,無尤尊者嘆了口氣搖搖頭,這時楊牧突然覺得不對單膝重重跪在地上,全身熱
氣逼人,蘇嘉靜急忙要過去,被無尤尊者拉著,楊牧覺得自己的血液好像在沸騰,溫度還節節升高

,痛苦抓著自己的胸口,不停的喘息,炎熱的氣息散佈整間石室,整間石室像放在火裡烤一樣,連茶
幾上原本涼透的茶水都開始冒煙,閻將飛站在楊牧旁受不了這種炙熱,連忙跑到無尤尊者身後,無

尤尊者白玉杖向地上一點升起一片光幕,擋住熱氣,楊牧受不了,仰天大吼,撕碎上衣,身上佈滿黑
色龍鱗,一條兇悍的黑龍虛影成形,狂爆的氣息直接撐破黑藍相間的隔絕陣法,肆虐整間石室,石室

裡的東西,除了在無尤尊者身後的之外,全都化成了粉塵,釘在天花板的長槍,似感應到什麼開始
發出黑色的光輝,自行落下直插在楊牧身前,一聲震天龍吼,一條巨大的黑龍衝破石室,破空而去

楊牧力竭,頹座在地,這時六翼飛龍超大的頭伸進石室裡,朝楊牧去,楊牧沒感覺到六翼飛龍有敵
意,加上自己也沒力氣閃躲,任由六翼飛龍的頭靠來,六翼飛龍嗅了嗅楊牧後,就高興得直往楊牧
身上磨蹭,還伸出舌頭舔了楊牧一身濕.

遠方一個優靜的山壁平台上,一名老者正悠閒泡著茶,研究石桌上的黑白棋,突然"嗯"了一聲,看
向東邊一條黑龍衝天而去,馬上瞪大眼消失不見.

載著黑面紗女子激動得不停顫抖,眼淚都快流下來了,無尤尊者收起光幕後,拍了載著黑面紗女子
肩幾下,載著黑面紗女子連忙轉過頭去,整理了一會兒,恢復原來的樣子,走到楊牧前,拔起長槍,並

對六翼飛龍叫道:"不許這般調皮,退回去",六翼飛龍唉叫了一聲就退了出去,載著黑面紗女子要伸
手扶起楊牧之際,蘇嘉靜衝了過來連忙扶起楊牧問道:“有沒有感到那裡不適?”,楊牧不好意

思臉紅了起來連忙掙脫蘇嘉靜的手直搖頭,因為他現在光著上半身,露出相當勻稱結實的體
魄,載著黑面紗女子看到楊牧這樣,忍不住偏頭過去,掩嘴笑了出來,無尤尊者笑道:“靜兒

,妳帶這小娃去洗洗”,轉身對閻將飛道:“這幾天,你就住邪霄城裡,好好休息,順便調度
你能用的人手,去吧”,閻將飛行禮後離去,無尤尊者看閻將飛走遠後跟載著黑面紗女子說道

:“看來這把賭對了,不過妳也別高興太早,之前約三成機會,現在查不多六成,妳也看到啦
那小娃還小,過個幾年,應該能完整承受黑龍淵洗煉”,無尤尊者說完“唉”,嘆了口長氣道

:“妳看靜兒這個樣子,加上如果他反祖成功,連妳都搭進去了,真是便宜了這臭小子”,載
著黑面紗女子一聽無尤尊者這樣講,嬌羞道:“尊者,等事成之後再說這事也不遲”,無尤尊

者無奈說道:“妳自己拿主意吧,不過趁這些時日,跟那小娃打好關係,綁好他知道吧,那
小娃還是個雛,嫩得很,像根木頭似的”,無尤尊者說到這不禁氣得牙癢癢的,手中白玉拐
杖還戳了地上兩下叫道:“不對像石頭,真不知道屠天那小子怎麼教的”,載著黑面紗女子聽
完“噗哧”,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