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求於他
無尤尊者與載著黑面紗女子見狀相視一眼後同時消失,出現在擂台兩側,無尤尊者將白玉枴杖,往地
上一插,揮手打入一個法印,載黑面紗女子拿著隨行男子的長槍一樣插入地面,也打入一個法印,防

護大陣,立即發出黑光,穩固下來,兩人抬頭向天空看去,剛好楊牧與閻將飛兩相對撞,毀滅的威力開
始由兩人處散開破壞,整個巨岩武場震動不已,青龍穿破巨刀,楊牧雙劍帶著紫雷同時擊中旱魃

刀身,旱魃被楊牧挑飛,隨即楊牧用刀柄重擊閻將飛胸口,閻將飛變異解除,直直向防護陣外落去,楊牧
一翻身落回起身處,嘴角流血,雙手也裂開大小裂痕滲出血來,煙塵散去,大家定眼一看,擂台完全消失

只有一個大坑,楊牧雙劍在背站在坑的中央,閻將飛則在觀眾台前圍欄處,單膝跪地,披頭散髮旱魃魔
刀躺在身側,不停咳血,這時之前跟在閻將飛身後的兩名枯瘦中年男子,急忙來到,把閻將飛扶起,餵了
幾顆丹藥給閻將飛.

裁判出現在坑上,馬上大喊"血魔教楊牧勝",現場歡聲雷動,這時紀雲海氣急敗壞,手裡捏著一顆像魔
核如蛋大的石頭到閻將飛前吼叫道:"你敗了,我要你馬上調兵,攻打邪霄城,不然你老子的本命魔元

我馬上捏碎它",閻將飛痛苦回道:"調兵沒天魔殿令,會被視為叛變,整個閻魔城會被剿滅的,您老
行行好,把我父親的本命魔元還給我吧",紀雲海氣得臉都紅了叫道:"那還談什麼",聽到這樣閻將飛

反而露出堅決的表情,拿起旱魃盯著紀雲海,那兩名枯瘦中年男子同時"啍"了一聲,發出相當可怕的
威壓直逼紀雲海,閻將飛視死如歸的表情冷冷道:"你敢毀去我父親的魔元,我也要你一起陪葬",雙

方劍拔弩張時,無尤尊者跟載著黑面紗女子來到紀雲海身後笑道:"紀老賊,欺負一個黃毛小兒很是
得意啊"閻將飛三人見到來人馬上行禮,紀雲海轉身叫道:"無尤妳別多管閒事,這事跟你天魔殿無關

,這是我跟他講好的條件,魔族向來不管其它人協議的不是嗎?",無尤尊者"呿"了聲道:"你跟將飛
講好的事我不管,但是你敢毀掉魔元等於殺我魔族大將,你以為你能離開嗎?",紀雲海聽完大笑道:

"我回人界再毀去魔元,妳也拿我沒辦法",這時一黑一白兩道光芒自空中落下,插在三方中間的位置
甚是巧妙三方好奇的看著地上的黑白雙劍,再抬眼看到楊牧慢慢走來,所有人都不解楊牧要作什麼

時,蕭鎮岳煉屠天跟蕭美英,葉無弦,炎肖興等,在楊牧身後趕來,楊牧站定後緩緩拿出一個白玉瓶
說道:"這是從血嬰子身上搜到的,能解血魂針的傷,當然依紀前輩的能力也有辦法治,不過可能需要

一年半載的令郎才能康復,如能有這藥,相信會少很多痛苦,這藥的真偽,您一看便知,我就不多費唇
舌了,這瓶藥加上這雙劍,能否換到前輩手中的魔元呢?",紀雲海臉上疑惑問道:"你想幫他",楊牧搖

頭笑回道:"我有求於他,當然要付出代價,前輩不也是",蕭鎮岳等人已來到楊牧身後,其他天魔殿的
人也漸漸聚來,紀雲海想了一下咬牙喊道:"成交",將手中的魔元射向閻將飛,楊牧將手中的白玉瓶

射向雙劍,紀雲海化作一道白光連同雙劍消失當下,楊牧本強忍著一口氣,見紀雲海走掉後吐出血來
,雙手馬上變成一青一紫,顫抖不已,煉屠天跟蕭美英要上前扶住楊牧時,蘇嘉靜憑空出現,搶先扶住

楊牧著急問道:"你怎麼樣了",炎冷悉自空中優雅落下笑道:"這小子沒事,死不了,就會死撐給他點
教訓也好",說完舉指凝氣,在楊牧手臂幾處大穴點下,楊牧轉頭道:"謝炎姑娘",所有人聽到楊牧這樣

稱呼炎冷悉,當場張大口"啊"了一大聲響徹雲霄,無尤尊者,“嘖”,“嘖”兩聲道:“老不死的,妳真
不害臊,明這佔著小娃的便宜,這不是說話的地方,都到我那去”.

所有人到了巨岩武場最高處的觀比室裡,葉無弦首先發難,指著炎冷悉道:"小牧啊,你要叫他祖師伯,
或是炎樓主都可以,我都要叫她師姐了,你不能稱她作姑娘的",楊牧聽完傻住了,連忙向炎冷悉行禮

道:"祖師伯",在場所有人都站著,只有炎冷悉跟無尤尊者對向坐著,炎冷悉擺手叫道:"不是說要叫
炎姐姐嗎?叫什麼祖師伯的都叫老了",楊牧聽完面有難色,炎肖興很不好意思連忙跟炎冷悉叫道:"

唉呀,樓主啊難怪這小兄弟說不認識您,您這玩笑開大了",葉無弦向楊牧問道:"誰給你萬寶令的?"
楊牧回道:"我伯父給我的",葉無弦轉向煉屠天叫道:"屠天,你給小牧萬寶令,沒跟他說清楚啊",煉

屠天皺眉怎麼想也想不起來,楊牧咳了聲不好意思說道:"那天伯父,你跟伯母有點爭執",蕭美英才
惡狠狠瞪著煉屠天叫道:"都是你,讓我姪子給人佔了那麼大的便宜",煉屠天才"唉"了一大聲道:"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錯,弄清楚就好了",閻將飛這時小心捧著魔元跟兩名枯瘦的老者急忙向前跟
無尤尊者道:"尊者,這......",無尤尊者"嗯"了聲轉向載著黑面紗女子道:"妳答應將飛的,去吧",

載著黑面紗女子點頭帶著閻將飛三人離去,閻將飛離去前轉身向楊牧道:"等我父親的事處理好,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放心",楊牧向閻將飛行禮道:"救人要緊,我這小事",閻將飛用力點頭後快

速跟上其他人,閻將飛等人離開後,小雨小霜領著兩個身穿黑斗篷的人進來,石室門一關上,兩人
拿下斗篷正是呂城跟碧雲瑤,碧雲瑤急忙跑到楊牧前,抓起楊牧的雙手流著淚道:"你這孩子怎麼

那麼傻啊!",葉無弦聽碧雲瑤這樣問驚覺不對,連忙拿出一張紙丟給蕭鎮岳叫道:"那兩把劍,花了
我整整兩塊萬寶令,方便時就補償我一下吧,我宗裡還有事先走啦",說完一溜煙就跑不見,楊牧心
裡叫苦,炎冷悉笑道:"這老小子溜得挺快的".

另一旁只見楊牧跪在地上,蕭美英對他罵道:"上次知道你以身當器,我沒教訓你,現在倒好你變本
加利連雙手就搭上了,你爹娘要是知道,會有多心疼你知道嗎?,你還知不知道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不敢毀傷",煉屠天在旁也叫道:"難怪葉宗主跑那麼快,唉~",呂城跟碧雲瑤在一邊護著楊牧,蕭美
英氣得酥胸不停起伏說道:"事情一碼歸一碼,這孩子老是這樣不是辦法,那天要是出了什麼事,我

怎麼對得起他爹娘",楊牧用求救的眼神看向煉屠天,煉屠天直接回他一個,你自己扛我也沒辦法的
表情,這邊炎冷悉喝了口茶叫道:"老妖婆,妳這的茶次了點,我難得來,別藏著有什麼好貨色拿出來

",無尤尊者笑道:"就只有這個,妳愛喝不喝,讓妳坐在這裡是相跟妳萬寶樓談筆生意",炎冷悉聽到
馬上豎起耳朵問道:"什麼生意說來聽聽",無尤尊者故意釣炎冷悉味口,慢慢的拿起茶杯細細的品

嚐,炎冷悉馬上氣得咬牙聲都能聽得到,無尤尊者放下茶杯後笑道:"這茶還不錯啊",炎冷悉"啍"了
聲偏過頭去,無尤尊者才道:"那小娃用的刀是出自妳萬寶樓,我想訂那刀,不過不是用重力鐵打造"

炎冷悉聽完擺擺手不耐煩道:"打刀沒問題,不過靈紋妳要找那小傢伙刻,連我都不知道,那小傢伙
刻了什麼玩意兒上去",無尤尊者瞪大眼急忙問道:"那小娃,還是個靈紋師啊",這次換炎冷悉慢慢

的拿起茶杯,喝了幾口,無尤尊者不悅"呿"了聲,炎冷悉放下茶杯後道:"這茶還真是次了點,下次找
我買,我那兒頂級貨色不少",炎冷悉接說道:"不算是靈紋師,那把重力鐵刀我的人沒法刻,只能讓

那小傢伙自己刻去,不過我試過那小傢伙刻一般的靈紋勘稱完美",無尤尊者聽完點頭道:"所以關
鍵還是那小娃",無尤尊者轉向楊牧那邊叫道:"丫頭罵那麼久,妳不會口乾啊!,罵夠了就讓那小娃

來,我有事問問他",蕭美英一聽不好意思的向無尤尊者行個禮後轉頭跟楊牧叫道:"起來",楊牧站
起,蕭美英用力擰了一下楊牧耳朵叫道:"臭小子,算你運氣好,這次先放過你,沒有下次啦",楊牧摸
著發痛的耳朵嬉皮笑臉道:"知道了伯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