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一戰
兩人的拳頭都往對方的身上招呼去,打得陣陣悶響,像是兩頭巨獸相互撞擊般,越打越激烈,閻將飛身
上開始泛起金色紋路,楊牧則是紅色遮天印印紋,楊牧左拳,逆八打向閻將飛肋骨處,閻將飛整個身體

向左邊提起,雙腳離地三吋,閻將飛不甘示弱一拳打向楊牧貼沙蜥皮的右臉,直接粉碎沙蜥皮,楊牧的
頭被打得向左偏去,轉回頭又是一拳打中閻將飛下巴,現場一般人看得眼皮直跳,他們知道,兩人隨隨
便便一拳,如果打在自己身上,那可不得了,不死也重傷.

兩人互毆的半響,各自被對方一拳打中胸口退了三步,閻將飛笑道:"痛快,小心啦",話一落下,閻將飛
蓄力,全身金色紋路肉眼可見,紋路像是鱗片,以閻將飛中心,形成一個金色蛟蛇的虛影,楊牧見狀,也

催動遮天印,全身紅紋不停流轉,散發出淡淡紅芒聚成一條紅龍的虛影,整整比閻將飛的金色蛟蛇虛影
大了數倍有餘,楊牧從沒有全力施展過自己的煉體,會變成這樣自己也不知.

閻將飛見狀叫道:"媽的,早知道你是個硬紮,沒想到你也有血脈之力",說完身形爆射向楊枚去,楊牧也
隨身一動快速迎上,兩人拳對拳拼上,一陣巨響,整個巨岩武場都震了一下,閻將飛直接被楊牧轟落在

地上翻了兩圈,回到旱魃旁,單膝著地,看著與楊牧對拳的手顫抖不停,再看向紀雲海處一眼,咬牙拔起
旱魃魔刀,楊牧也向後躍去,提起重力鐵刀.

蘇嘉靜巨岩武場高處的觀比室裡,無尤尊者,載著黑面紗女子,所有人等都目不轉睛盯著這一戰,載著
黑面紗女子,偏頭向無尤尊者問道:"不是青龍嗎?",無尤尊者笑回道:"青的紅的有差嗎?只要能變黑
的就好了",載著黑面紗女子高興笑道:"也是,也是".

在炎冷悉的觀比室裡,所有人也都緊緊盯著看,炎冷悉點頭說道:"這小傢伙的煉體,煉得很是奇怪",呂
城看了也說道:"我跟雲瑤跟他過招都以劍為主,沒想到他煉體可以敗魔蛟金身",這時葉無弦疑惑的偏

頭問炎冷悉道:"師姐,那楊牧是天府楊家的人大家都知道,不過應該是青龍啊,怎麼是紅龍呢?",炎冷
悉不悅叫道:"我怎麼知道,你是他師祖,不會自己去問他啊,倒問起我來了",葉無絃被堵無話可說.

閻將飛拿起旱魃魔刀後整個氣息驟變,陣陣冷冽的魔氣,像風刃般佈滿整個擂台,楊牧拿著重力鐵刀,激發靈紋抵擋,閻將飛無奈叫道:"這一戰我不能輸,你當心了,我實屬無奈",說完身形一動,殺招上手

叫道:"旱魃焚天",楊牧也用修羅刀法回應,整個擂台己看不見兩人身影,黑光,紅光不相上下,各佔擂
台一半,整個防護大陣搖搖欲墜,地面也開始震動不已,維持陣法的四人,汗流夾背,咬牙苦撐,這時又

多出四人,快速捏掐手印幫忙,才穩住大陣,楊牧跟閻將飛一陣相互攻伐後,兩人停下各站擂台一邊,
楊牧摸著重力鐵刀的刀身已經出現幾道裂痕,閻將飛叫道:"退下擂台認輸,我們可以交個朋友",楊

牧轉頭道:"交個朋友可以,認輸就看誰能撐到最後了",說完出刀正是閻將飛的旱魃焚天,閻將飛
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連忙也以同樣的招式對上.

在場的所有人看到楊牧用閻將飛的招式,紛紛交頭接耳,議論不已,無尤尊者這時在觀比室裡笑道:"
想不到這小娃娃,還有這等天賦,著實不錯",載著黑面紗女子聽完回道:"能得尊者這句話,他雖敗猶

榮了,他手中的刀撐不久了",呂城這時在炎冷悉觀比室裡也笑著說道:"跟這小子過招很虧的",血魔
教參比區裡,俞舜傑等人看到楊牧用閻將飛招式早就張大口個個都說不出話來,只能死死的盯著擂
台上看,反倒是蕭鎮岳跟蕭芳荷一直纏著煉屠天跟蕭美英兩人問東問西的.

擂台上爆炸聲響徹天際,楊牧手中的重力鐵刀,碎裂散落擂台各處,閻將飛站定道:"好了,下擂台去
吧,不然我真的會下殺手的",楊牧一臉輕鬆回道:"剛剛是熱身,閻兄也不是沒出全力嗎?,現在才是

真的比試",翻手一個銀色的劍匣重重的落在擂台上,紀雲海看到劍匣站起身,在觀戰的人群裡,也有
不少人開始竄動,呂城跟碧雲瑤向炎冷悉及葉無弦行一禮道:"多謝兩位的幫忙,我倆已是非常感激

,接下來的事,還請兩位別插手了,一切看老天安排",說完正欲離去之際,被炎冷悉叫住道:"等等,那
小傢伙有驚喜給你們",呂城跟碧雲瑤不解轉身回到炎冷悉身旁看向擂台.

擂台上楊牧一開劍匣,一黑一白兩道光芒衝天而去,楊牧躍身踏上劍匣借力,也直衝上天,閻將飛尋
楊牧的身影朝天空看去,只看到楊牧變成一個小黑點,突然由空中一道巨大的黑色劍氣直取閻將飛

,閻將飛大驚反手揮刀化去,重重的退了三步,楊牧一落擂台,只見他一手黑劍一手白劍,昂然挺立,
紀雲海剛要打出訊號,看到楊牧拿的不是青鱗跟驚雷,手舉到一半就定格在那邊,其它紀雲海安插

在觀眾裡的人都停住,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上坐好,紀雲海一揮袖"啍"了聲也坐回位置上,呂城,
碧雲瑤,煉屠天,蕭美英等都相當訝異,呂城跟碧雲瑤正要問炎冷悉時,被炎冷悉搶先說道:"先別問
那麼多,看下去就知道了".

楊牧雙劍一出,就朝閻將飛攻去,兩儀劍法一手魔氣,一手靈氣交互攻防,閻將飛被楊牧攻得相形見
拙,閻將飛大吼一聲,全身息氣爆漲,一刀把楊牧逼退,楊牧與閻將飛拉開距離後,站定一看,閻將飛

持刀的手與旱魃同化,整支手都成岩石狀,全身青筋凸起眼露紅光,相當駭人,閻將飛吼叫道:"我本
不想用這招的,是你逼我的,死了別怪我",語畢大聲嘶吼衝向楊牧,楊牧立即在幾處刺出劍氣後舉

劍攻去,閻將飛一靠近楊牧,用刀掃除楊牧劍氣,再收勢回刀時,被楊牧一劍擊中,在地上滾了幾圈
後站起,搖搖頭不明所以,又衝上前.

無尤尊者邊說邊轉頭向載著黑面紗女子道:"想不到這小娃娃,如此了得連這招都會,我早知道就
先收下他,不推薦給妳了",載著黑面紗女子笑道:"尊者說笑了",蘇嘉靜一直莫莫的看著擂台,不
時露出緊張跟歡喜的表情,無尤尊者看到嘆口長氣直搖頭.

炎冷悉看了轉頭對呂城跟碧雲瑤笑道:"這傻小子,何時學會這招的",呂城邊看著擂台,邊說楊牧
學成奕劍的過程,碧雲瑤等呂城說完後急忙問道:"炎樓主,當初妳不是說沒那驚雷跟青鱗無法對

抗旱魃嗎?怎麼小牧現在拿著黑白雙劍也能抵擋得住旱魃",炎冷悉笑道:"那小傢伙現在拿的就
是驚雷跟青鱗,要問為什麼就問無弦去",呂城跟碧雲瑤聽到這樣就纏上葉無絃,葉無絃無奈說出

楊牧想幫兩人所以把驚雷跟青鱗煉入體了,呂城跟碧雲瑤聽完碧雲瑤落下淚來道:"這孩子,就是
這樣讓人心疼",呂城也快哭了,只是強忍著看向擂台,不讓其他人看到自己的樣子.

閻將飛這時因為連連中招,加上與旱魃魔刀同化的關係已顯瘋狂,卻又拿楊牧沒辦法,閻將飛知道
不能再這樣耗下去,再耗下去旱魃魔刀會開始影響他的心智,大叫一聲向天上衝飛上去,四周魔氣

開始聚向閻將飛,原來晴朗的天空,開始暗了下來,只看到天空中一雙紅眼跟一柄巨大魔氣形成的
旱魃魔刀,楊牧知道閻將飛要分輸贏了,楊牧持劍張開雙臂,放開遮天印快速原地轉了起來,這招

是楊牧在鍛仙域適應寄靈於劍時試出來的,楊牧開始搶奪能搶得到的魔氣,魔氣形成一個巨大
狂爆的風捲,整個巨岩武場地面開始龜裂,魔淵的魔氣從龜裂縫隙處出來,巨岩武場地下石室的第
二顆魔核,跟圍在旁的魔晶全被掏空變成了粉,肥碩的中年男子欲哭無淚.

楊牧引動天地異變,在場所有天魔殿高手全部出現,加入防護大陣的維持,有幾人受不了都力竭昏
死過去,楊牧隱起遮天印後,全力把雙臂中驚雷跟青鱗的力量灌入黑白雙劍,天空開始落下水桶般

粗的紫雷纏繞著巨大的魔氣風捲,閻將飛這時刀勢已成,大吼"旱魃寂滅",巨大的刀氣自空中落下
光是威壓,在防護陣外的觀眾,都快受不了了,一聲震天龍吼,硬是抗住威壓,還差點把防護大陣撐
破,楊牧隨身與風捲化作一條巨大兇猛的青龍,纏繞著驚人的紫雷,往巨刀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