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開序幕
小雨小霜分別站在楊牧左右,聽楊牧這樣叫喚急忙道:“楊公子應稱無尤尊者才對”,楊牧點頭要
再次行禮之際,無尤尊者擺擺手笑道:“叫什麼無所謂,你能叫我聲蘇奶奶,我也高興得很”,無

尤尊者說完對楊牧揮著手道:“小娃娃,來來,這坐”,楊牧就坐後無尤尊者拉著蘇嘉靜坐在楊牧對
面,楊牧注意到蘇嘉靜沒戴面紗,露出她禍國的容顏,讓楊牧有點眼熟,蘇嘉靜看楊牧看著自己

則害羞的靠在無尤尊者的肩上,無尤尊者咳了聲,楊牧才連忙左看右看,小雨小霜,端來茶水
服侍,無尤尊者笑道:“我孫女你都看了,是不是也該讓我看看你的真容啊!”,楊牧連忙撕下沙

蜥皮道:“不好意思,戴習慣了”,無尤尊者一直盯著楊牧看,楊牧感覺像脫光衣服被看光光一樣
無尤尊者還不時笑著點頭,楊牧如坐針氈,蘇嘉靜連忙推了無尤尊者一下小聲道:“奶奶,您別

一直盯著人家看”,無尤尊者拍拍蘇嘉靜的手道:“小娃,想不想入天魔殿啊!”,楊牧立即回道
:“在下只是名記名弟子身份上不符,這次出比為的是還恩志向並不在此”,蘇嘉靜,小雨,小

霜聽楊牧這樣講,三人驚訝張大口看著楊牧,所有魔界的人無不想盡辦法,要入天魔殿,就算
幹個雜役也好,楊牧居然拒絕能進天魔殿的機會,無尤尊者不驚反喜大笑道:“不錯,不錯,男

兒志在四方”,無尤尊者說完,反手丟了一枚墨黑色龍形玉牌給楊牧臉露正色道:“我們談個交易
,這令牌你帶著,這是我的承諾,只要你答應不傷閻將飛性命,我可以幫忙應付應付紀雲海,怎

麼樣啊!”,楊牧拿著玉牌笑道:“您太高看我了,我這便宜佔得有點大”,無尤尊者答道:“你就
收著,沒壞處的,要害你我不用跟你多費唇舌”,楊牧想了一下就翻手把令牌收下,無尤尊者滿意

的點點頭道:“外面的人怕是等急了,我不方便露臉,靜兒妳送一下這小娃娃”,楊牧起身向無尤
尊者行禮後,無尤尊者就消失不見,楊牧拿起沙蜥皮,以茶水為鏡貼回,蘇嘉靜則戴起面紗,高

興陪著楊牧向外走去,石室大門一開,蕭鎮岳等人急忙上前,蕭鎮岳,煉屠天看到蘇嘉靜,馬上
行禮道:“見過聖女”,蘇嘉靜揮著手道:“不用那麼客氣....”,楊牧也向蘇嘉靜行禮謝道:“謝蘇姑

娘送我出來”,說完轉身要回到蕭鎮岳等人處,蘇嘉靜拉住楊牧衣袖笑道:“要謝就請我吃頓飯吧”
蘇嘉靜笑著臉,水汪汪的大眼眨啊眨的,楊牧偏頭不明所以,俞舜傑眼看不對,就在楊牧張口之

際,跑過來搭著楊牧的肩叫道:“這有什麼問題,對吧楊師弟,能請聖女吃飯啊,別人求都求不到
”,俞舜傑說完就拉著楊牧,轉頭對蕭鎮岳等人使了個眼神,蕭鎮岳等人連忙附和,大家往吃飯的

石室走去,一進石室,蕭鎮岳本想請蘇嘉靜坐在主位,不過看蘇嘉靜一直挨在楊牧身旁,有點不
知所措,蕭美英見狀,拉拉蕭鎮岳就坐,大家就坐後,蕭美英張羅叫侍女上菜,小雨小霜也來幫忙

不過只服侍蘇嘉靜一人,楊牧就自顧自的吃,蘇嘉靜在一旁幫楊牧夾菜倒酒,楊牧連忙阻止道:"蘇姑
娘,我自己來就好",蘇嘉靜像沒聽到一樣還是繼續,俞舜傑剛好坐在楊牧旁,煉屠天跟俞舜傑使了個

眼色,俞舜傑馬上拿起酒杯,叫道:"來來來,大家敬聖女一杯,感謝聖女幫忙",大家連忙舉杯,楊牧要
拿茶時,俞舜傑馬上用另一手推開楊牧要拿茶杯的手,把蘇嘉靜倒給楊牧的酒杯硬塞給楊牧,楊牧勉

為其難的拿起酒杯,蘇嘉靜高興得跟大家舉杯同飲,蘇嘉靜眼裡只有楊牧,其他人她都不理,就算楊牧
都不理她,蘇嘉靜也無所謂,俞舜傑為帶動氣氛開始跟蘇嘉靜講關於楊牧的事,俞舜傑投其所好,蘇嘉

靜則聽得津津有味,問到楊牧時,楊牧都只有平淡的回答"是啊","沒錯","對","讓大家見笑了"等,其
他人看了直搖頭,一番吃喝後,蘇嘉靜心不甘情不願的被小雨小霜架走,蘇嘉靜三人走後,大家都一臉

擔憂看著楊牧,楊牧喝了口茶說道:"大家放心,那血魂針對我沒影響",俞舜傑看著楊牧嘆了口長氣,拍
著楊牧的肩膀道:"你能打那一拳,我們都知道你沒事,只是........唉,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煉屠天

放下手中的酒杯說道:"嘖~先不談這個,談談正事,明天舜傑你要對上閻將飛,可以的話直接棄權吧,
讓小牧直接對閻將飛",俞舜傑點頭道:"我也是這樣想的,看師弟的意思",楊牧回道:"好我盡力",蕭鎮

岳這時插話問道:"那天魔殿找你真的只是坐坐",楊牧聽到蕭鎮岳這樣問,就說了一下無尤尊者提的條
件,翻手拿出那塊墨黑色龍形玉牌,蕭鎮岳等人定眼一看,異口同聲叫道"黑龍令",蕭鎮岳臉露凝重之

色說道:"怎麼會是黑龍令,而不是金蛟,銀蛟或是鐵蛟令",楊牧疑惑問道:"就是個信物有差別嗎?",
煉屠天急忙說道:"小牧,這黑龍令你收好,千萬不要輕易示人",楊牧聽完揮手收走黑龍令,蕭鎮岳這時

說道:"你才來魔界沒多少時日,對這邊不是很了解,我大致說一下,天魔殿是我魔界的中樞,天魔殿由
十二支強大的魔族組成,有一位共主,混沌天魔,許多年前混沌天魔率驍勇善戰的黑龍一支征戰外敵,

雖然戰勝,不過只有混沌天魔一人重傷返回,混沌天魔痛心疾首,黑龍一支傾全族之命,保住混沌天魔
,雖說天魔殿十二支,但黑龍一支名存實亡,只剩下一些血脈不純的旁系人馬,黑龍令許多年不曾在魔
界出現,無尤尊者給你黑龍令讓我們都相當不解是何用意".

無尤尊者這時在一間觀比室裡喝著茶,蘇嘉靜在旁幫她捶肩,觀比室憑空出現兩團黑色霧氣,霧氣
散去,出現兩名華服黑衣的一男一女,女的載著黑面紗,男的隨在她身後,拿著一把黑色長槍,面無表情,

兩人向無尤尊者行禮道:"見過尊者",蘇嘉靜見到來人高興的跑向前拉著女子的手叫道:"蘭姐姐,妳怎
麼來了",載著黑面紗女子跟蘇嘉靜笑道:"就順路來看看",無尤尊者叫道:"靜兒妳跟小雨小霜先去休

息,我跟妳蘭姐姐有事要談",蘇嘉靜"喔"了聲就跟小雨小霜向內室走去,載著黑面紗女子看蘇嘉靜離去
後揮手佈下隔絕陣急忙問道:"不知尊者急忙招我們過來,是那閻將飛不同意成為我黑龍一脈的聖子

嗎?",無尤尊者搖搖頭道:"由蛟化龍,我們努力了多少年,還是無法完成,當中的難度妳我都知,將飛
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但失敗的可能性還是很高,你們有天魔大人支撐著,不過黑龍淵已經

經不起多次這樣損耗了",無尤尊者說完喝了口茶接著說道:"如果由青龍化黑龍成功的機會會高很多
,妳覺得呢?",載著黑面紗女子聽完馬上失態急忙問道:"是誰在哪裡?",無尤尊者揮手撤掉隔絕陣後

道:“別急,我把黑龍令給他了,明天妳就看得到,不過那小娃娃還小,妳要等等”,載著黑面紗女子說
道:"只要進黑龍淵能成功返祖我黑龍一脈能等的",無尤尊者笑問道:"妳也別那麼篤定,一切都是我
的猜想,讓妳帶那東西來,明天讓他們兩個試試就知道".

隔天一早萬眾矚目的一戰,巨岩武場,滿滿都是人,今天擂台只有一個,楊牧提著重力鐵刀緩緩走
向擂台,閻將飛早已在擂台上雙手交叉於胸,閉目等待,閻將飛身旁插著一把長到肩,如岩石般的刀身

刀刃處是透明的黑刀,散發出攝人心魄的氣息,楊牧一站上擂台,閻將飛睜開雙眼道:"你不該上來的
,雖然你的刀不錯,可是還不及我的旱魃",楊牧點點頭回道:"我知道",說完把重力鐵刀也插在地上,

空手走向擂台中央,閻將飛看狀大笑道:"好氣魄,多少年了,沒人敢跟我赤手空拳近身肉搏",邊說也
邊走向擂台中央去,這時擂台四方各出現一名全身黑衣,頭蓋黑面罩的人,開始手掐法印,升起防護陣

法,擂台上裁判出現,看楊牧跟閻將飛兩人在擂台中央站定,相互直視對方,兩人距離不到二步,全場
鴉雀無聲,落針可聞,裁判看時辰已到,大喊"開始"後消失,楊牧跟閻將飛兩人同時擺腳向後,成弓箭
步互毆,沒有招式,沒有魔氣靈氣,單單純純互毆,拉開萬眾矚目一戰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