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砍我
鬼嬰子變異成兩個人高,青面獠牙,手長過膝,十指森黑色的尖爪,撿起地上的骨矛,真的像
餓了很久看到一大塊烤肉般,流著口水盯著楊牧看,楊牧看這鬼嬰子變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樣子心想不好應付了,鬼嬰子突然消失,出現在楊牧身前,骨矛立即刺出,楊牧心驚這速度,以刀側
擋下,被刺飛倒退十多步,鬼嬰子隨即躍身向楊牧來,像瘋狗一樣撕咬,爪抓都用上,楊牧運轉魔氣

灌入重力鐵刀,整支鐵刀泛起淡淡紅色光芒,光芒沒有消散,流轉在刀身上,楊牧一刀劈退鬼嬰子
鬼嬰子左肩流下腥臭的黑血,鬼嬰子不顧左肩的傷勢,舔了舔嘴角,餓鬼搶食般又欺身向楊牧去

炎冷悉的在觀比室裡,罕見的站起身看著,雙手在背上點頭道:"這小傢伙,在那把刀上刻繪的靈
紋相當的有意思",炎肖興也點頭道:"這刀因為靈紋的作用,竟然可以超出刀本身的材質,相當的
神奇,看來結束後要好好的跟這小兄弟請教請教".

鬼嬰子在擂台上已是滿身傷血流不止,鬼嬰子眼睛變成血紅色大叫道:"血魂梨花爆",楊牧看到由
鬼嬰子身上射出無數血魂針,楊牧左閃右躲,這次鬼嬰子射出的血魂針像有生命般追著楊牧,鬼嬰子

大笑道:"越生猛的越是美味,我看你乖乖的讓我吃上一頓",說完身形爆射向楊牧去,又是一陣攻伐,
大量的血魂針漸漸的壓縮楊牧能活動的範圍,楊牧不經意用重力鐵刀,揮中血魂針,居然可以打中,且

偏離原來路徑,射到防護陣法外的地面上去,鬼嬰子停下追擊的腳步,瞪大眼看著楊牧手上的刀叫道:
"媽的,沒想到你連魂器都有",楊牧邊揮打追擊過來的血魂針,邊向鬼嬰子方向去,鬼嬰子咬牙拿起骨
矛迎上.

其他無法看到血魂針的人,都滿臉疑惑,楊牧像是一個人在舞刀一樣到處揮舞著手上的大刀,能看得
到血魂針的人才知道,楊牧應戰是多麼精彩.

炎肖興則一臉驚訝轉向炎冷悉問道:"這小兄弟有辦法煉魂器,重力鐵,應該無法載魂啊",炎冷悉眉頭
深鎖回道:"這小傢伙可能連魂器是什麼都不知道,我猜應該是他刻在刀上的靈紋所致",炎肖興聽炎

冷悉這樣回答"啊"了一聲,搖搖頭不可置信,還想要問,被炎冷悉擺手阻止,蘇嘉靜也在觀比室裡看得
手都捏成了一團,年邁老婦則點頭道:"這小傢伙手上的刀有點意思".

楊牧發覺自己刻在重力鐵刀上的靈紋可以抗血魂針,腦中突然有個想法,就在電光火石間,楊牧眼角
看到俞舜傑左肩被暗器射中,頹坐在地用手撐地奮力向後退去,紀泉平則一臉興奮握著手上的長劍

像是在玩弄俞舜傑般慢慢進逼,鬼嬰子注意到楊牧跟自己對戰還不專心,氣得咬牙吼叫道:"臭小子
,你當你爺爺我是在跟你練手啊,跟你爺爺對上,還有心思去看別人",說完爆身對楊牧一陣猛攻,鬼
嬰子真的發瘋了,從沒有人這樣看不起他.

楊牧修羅刀法上手,整個擂台被紅色刀芒覆蓋,鬼嬰子的血魂針全都被打出防護陣外亂射,楊牧運力
打中一支血魂針,直取隔壁擂台紀泉平腦門,紀泉平正想了結俞舜傑手中劍一提起,腦門被楊牧打來的

血魂針擊中,紀泉平立即眼神呆滯,手中長劍掉在地上,人直直躺下一動不動,俞舜傑看向楊牧擂台一
眼後,用劍當枴杖撐起身子,想上前收取紀泉平性命,這時一聲大吼,聲響震天,所有人都停了下來,大

家目光尋吼聲看去,看到一身白衣,白髮,白鬚的老者,全身散發出可怕的威壓叫道:"小子爾敢",楊牧
定眼一看,這人應是紀雲海,年邁老婦在觀比室裡,嘴角上揚露出不削的表情,白玉枴杖,輕輕提起放

下,整個巨岩武場晃動了一下,紀雲海發出的威壓就消散不見,只見年邁老婦嘴裡唸唸有詞,整個巨岩
武場的人都聽到一名老婦說道:"誰敢壞了規矩,我天魔殿必究,怕死當初就別參加",紀雲海,聽完也不

敢再造次,惡狠狠的盯著俞舜傑像要把他盯穿一樣,俞舜傑趁這空檔恢復了點氣力,也不理紀雲海盯
著他看,自顧自的看了蕭鎮岳,煉屠天,蕭美英,蕭芳荷方向一眼,就走到紀泉平旁,用力的往紀泉平臉

上踩了兩下,一腳把紀泉平踢下擂台,比試裁判出面大喊"血魔教俞舜傑勝",俞舜傑轉身大笑走下擂
台,紀雲海氣得直發抖,叫人趕快去把紀泉平帶回來,俞舜傑一下擂台幾名血魔教的弟子趕緊上前攙
扶,俞舜傑邊走還邊注視楊牧的擂台.

蘇嘉靜的觀比室裡年邁老婦笑道:"這姓楊的臭小子,還有餘力去幫別人,他那一下要不要算他壞了
比試的規矩呢?",年邁老婦講這話時是轉頭對蘇嘉靜講的像是在問蘇嘉靜一樣,蘇嘉靜癟嘴回道:"

那鬼嬰子的血魂針會穿透防護陣法,被擋亂射,能怪誰啊,總不能乖乖的站在那被他射吧",年邁老婦
笑著搖頭"嘖","嘖"兩聲道:"那臭小子就是知道這樣,才敢幫他師兄,這小子城府可深了去",蘇嘉靜
嘟著嘴叫道:"哪有幫,不小心被射到,不會躲啊",年邁老婦搖搖頭繼續看向楊牧的擂台.

楊牧這邊鬼嬰子不要命似的猛攻,鬼嬰子每每被楊牧擊退馬上又欺身上來,這次鬼嬰子的骨矛挑中
重力鐵刀,鬼嬰子奮力將重力鐵刀要挑離楊牧手裡,楊牧嘴角一揚順勢將重力鐵刀向空中擲去,鬼嬰

子奸笑聲起,身形向後躍去,地上射出一支血魂針射入楊牧眉心,鬼嬰子仰頭大笑,手中骨矛直取楊
牧心窩,呂城,碧雲瑤,煉屠天,蕭美英,蘇嘉靜,要動身之際,被眼前一幕定住身形呆視著楊牧,因為楊

牧沒被血魂針定住身體反而一腳踏出,正拳砸在鬼嬰子腹部,鬼嬰子雙腳離地全身弓了起來,五臟六
腑差點都被打了出來,倒在地上痛苦翻滾,楊牧抓起鬼嬰子雙手,讓鬼嬰子臉朝地,一腳踩著他的背,

鬼嬰子不停掙紮,這時被楊牧拋向空中的重力鐵刀,咻聲的落下,像斷頭鍘一樣斷了鬼嬰子的頭,由
於落刀的速度太快,鬼嬰子嘴裡還唸著:"是誰砍我.......",鬼嬰子斷氣,頭顱七孔慢慢流出腥紅色

的霧氣,聚成鬼嬰子七,八歲身形的樣子,楊牧猜這是鬼嬰子的神魂,鬼嬰子的神魂看到楊牧注視著
自己正要飄離,楊牧運起遮天印於右手,抓住鬼嬰子的神魂,鬼嬰子無法掙脫,不停的扭動叫吼,除

了楊牧外沒有人聽到,這時擂台的裁判出現,喊道:"血魔教楊牧勝",楊牧拔起重力鐵刀,將鬼嬰子
身上的東西收刮乾淨,走下擂台,楊牧邊走邊看著鬼嬰子的神魂,不一會兒用力把鬼嬰子的神魂打

入他刻在重力鐵刀上靈紋的主陣處,運起魔氣激發靈紋,鬼嬰子被打入重力鐵刀,重力鐵刀上的靈
紋像鐵鍊般不停的纏繞,鬼嬰子被死死鎖住,楊牧一激發靈紋,靈紋開始吸取鬼嬰子神魂的力

量,楊牧陣法造詣不弱,靈機一動就把鬼嬰子的神魂打入他刻的靈紋當陣眼,重力鐵刀抖了兩下,安
靜了下來.

蘇嘉靜的觀比室裡年邁老婦看楊牧越看越順眼,轉身跟小雨小霜交代道:"妳們倆個去請他過來坐
坐",蘇嘉靜聽到高興從椅子上跳起要出去,年邁老婦叫道:"我說倆個是小雨跟小霜,不包括妳,妳
給我待在這等",蘇嘉靜跺腳嘟著嘴走回到年邁老婦身邊.

小雨小霜領命,剛出石室就遇到楊牧提著重力鐵刀走來,兩人連忙上前,小霜道:"楊公子,我家家主
有請",楊牧偏頭想了一下回道:"我要先回參比區,看一下我師兄的傷勢,且我身帶兇器,也不大禮

貌,不然我改天得空再拜訪貴家主可否",兩女直搖頭,正要上前拉楊牧之際,蕭鎮岳,煉屠天,蕭美英
在前,蕭芳荷扶著俞舜傑在後走來,蕭鎮岳,煉屠天一看到小雨小霜,馬上驚訝倒退了兩步,蕭鎮岳

咳了聲道:"關於血魂針的事,非我教弟子刻意為之,望天魔殿能夠明查",所有人聽蕭鎮岳這樣講也
都驚訝的盯著小雨小霜看,俞舜傑這才明白為什麼紀泉平不敢來找麻煩,反而連提都不敢提,兩女聽

蕭鎮岳講完小雨馬上上前道:"諸位放心,我家主只是來請楊公子,過去坐坐並無他意",換大家疑惑
的看向楊牧,楊牧把重力鐵刀往走道邊一插,向兩女行禮道:"走吧,麻煩兩位姑娘帶路",小雨小霜
高興的領著楊牧向不遠處的觀比室走去,蕭鎮岳等人望著楊牧離去,心裡都為楊牧擔憂.

小雨小霜打開石室的門讓楊牧進入,兩人也隨後跟入,順便關門,蘇嘉靜看到楊牧來到,高興
得要上前去,被年邁老婦揣在身旁,蘇嘉靜臭著臉跟楊牧介紹道:“楊公子,這是我奶奶”,楊
牧隨即行禮道:“見過蘇奶奶”,楊牧心驚這年邁老婦,明明站在那裡,但楊牧完全感覺不到這
人的任何氣息,好似這人不存在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