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刀上場
跟俞舜傑交頭接耳的幾人,待俞舜傑交待完後就匆匆離去,俞舜傑看向楊牧及蘇嘉靜方向,面露驚
訝雖然蘇嘉靜戴著面紗,不過應也是傾城容顏,怎麼楊牧像根木頭似的,自顧自看著書,過了半

響,接近黃昏,楊牧上場了兩次都輕鬆獲勝,楊牧看魔晶板上,自己的賠率,整個翻了過來,俞舜
傑派出去的人陸續回來,在俞舜傑的耳邊講個不停,俞舜傑聽完不禁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幾

人,心想怎麼可能,紀泉平等人不來找麻煩,連吃了虧都閉口不提,俞舜傑知道紀泉平可不是什麼
善男信女.楊牧靜靜的看著手上的書,蘇嘉靜一臉幸福的樣子,也靜靜的坐在楊牧身旁,小雨小霜,

都相當不滿楊牧怎麼可以這樣,自己家小姐什麼身份,願意坐在這裡已是楊牧天大的福氣,楊牧還
敢不理會自己家小姐,兩人越看越氣,氣到兩個腮膀子都鼓了起來,很快夜幕來到,大會宣布,明

天進行第二階段比試,血魔教眾人紛紛起身離去,俞舜傑也過來要帶楊牧去吃飯休息,蘇嘉靜急忙
道:“楊公子,可以到我觀比室那吃飯休息,那邊比較舒適”,楊牧面有難色道:“謝蘇姑娘好意,

不過我已先答應俞師兄了,非常不好意思”,俞舜傑拉著楊牧就快跑,蘇嘉靜正要追,馬上被雨,
小霜擋下,小霜勸道:“小姐,妳出來一整天了,尊者傳了好幾次傳音來催,我們回去,不然尊者
要親自出來帶妳回去”,蘇嘉靜不悅跺腳,心不甘情不願的隨兩女離開.

俞舜傑帶著楊牧進到一間石室,蕭鎮岳及煉屠天,蕭美英,蕭芳荷等圍坐在一張大石桌,石桌上滿滿
食物美酒還有幾名侍女穿梭張羅,楊牧跟俞舜傑跟大家行禮後就坐,俞舜傑猛吃一陣後對楊牧道:

“楊師弟,你也覺得那蘇姑娘不簡單吧,所以沒搭理她”,楊牧不解回道:“她有什麼問題嗎?,就
她做她的生意,我看我的書,我跟她不算認識”,俞舜傑正夾著顆肉丸要往嘴裡去,聽楊牧這樣回

答,呆了一下,肉丸掉在桌上叫道:“師弟你真傻,還是裝傻,那姑娘擺明對你有意思”,楊牧喝了
口茶問道:“嗯,她想針對我,可我感覺不到她別有用心,或是敵意”,俞舜傑聽完,剛喝了口酒馬

上噴了出來,蕭美英叫道:“舜傑,有長輩在,不可以這樣沒禮貌,有什麼事講來大家聽聽”,俞舜
傑連忙賠不是後只講楊牧顧著看書,沒理會蘇嘉靜的事,他們捉弄紀泉平的事沒講,俞舜傑講完,

變成大家都注視著楊牧,楊牧疑惑問道:“這樣有什麼問題嗎?”,俞舜傑搖搖頭道:“師弟唸過窈
窕淑女君子好求吧”楊牧點點頭,俞舜傑接著說道:“以你的聰慧,應當知道什麼意思,這我就不解

釋了,那蘇姑娘雖然戴著面紗,看得出來也算是傾城容顏,出門還帶兩個女婢,想來身份不俗,人
家坐你身邊大半天的,你連一句話都沒跟人家說,你腦子有問題,還是身子有問題”,楊牧看了自

己的手握了握,道:“都沒問題啊”,俞舜傑“啊”了聲嘆氣道:“師弟你今年貴庚啊?”,楊牧還是滿
臉疑惑回道:“十八”,俞舜傑無奈搖搖頭道:“讓師傅,師娘跟你講吧,我講不下去了”,聽完蕭美

英急忙問道:“小牧,你修煉有出什麼岔子嗎?”,楊牧回道:“沒有啊!,就算我沒發覺,我師
祖,師傅他們也會查覺的”,蕭美英不知道怎麼問下去,著急的看向煉屠天,煉屠天咳了聲道:“沒

事就好先吃飯,吃飽到後面石室休息一下”,楊牧“喔”,了聲就起身往石室方向去,看楊牧離開,
煉屠天才不好意思道:“讓大家看笑話了,這孩子自己是名醫者,他的身體他自己最清楚,我想問

題是,從小到大,小牧只知修煉,,沒人跟他說過這方面的事”,大家才恍然大悟,煉屠天轉向俞
舜傑叫道:“這些天你就教教他”,煉屠天一講完,蕭芳荷馬上怒視俞舜傑,俞舜傑急忙道:“師傅

您太為難我了,我教什麼啊”,蕭芳荷拍桌離去,俞舜傑苦笑跟上,還邊小聲唸叨“師傅您害死我
啦....”,蕭鎮岳,煉屠天,蕭美英三人看來看去一陣無語.

第二天比試開始,血魔教這邊個個如臨大敵,俞舜傑跟楊牧解釋道:“昨天算是熱身,刷掉一些阿貓
阿狗,今天對上的可都是各方好手”,楊牧點頭問道:“俞師兄,我怎麼都沒看到閻將飛上場”,俞

舜傑苦笑回道:“跟他對上的,都棄權了”,俞舜傑回答完左看右看問道:“蘇姑娘沒來”,楊牧不解
道:“她有來沒來有差別嗎?”,俞舜傑無奈邊搖頭邊拍著楊牧的肩道:“沒差,沒差,你看你的書
吧”,說完就在楊牧旁躺著翹起腳來閉目養神.

離血魔教參比區不遠處的觀比室裡,蘇嘉靜嘟著嘴坐在一張大椅上,年邁老婦在旁唸叨道:“先不
說妳是天魔殿十二支的聖女,妳一個大姑娘家的,老往那臭小子身邊黏,這像話嗎?,今天妳給我

乖乖的待在這啊”,蘇嘉靜起身拉著年邁老婦的手撒嬌道:“奶奶,妳不用去主持大會嗎?”,年邁
老婦笑道:“我還不知道妳這丫頭的心思,也沒什麼事主持什麼啊?,小雨小霜沒妳辦法,還幫著

妳,我今天就在這待著,要就那臭小子自己來,妳甭想給我跑出去”,蘇嘉靜氣得直跺腳,臭臉坐
回椅子上.

比試開始一連幾場,血魔教這邊已出現傷亡,楊牧,跟俞舜傑上場了幾次,楊牧開始用千羅魔掌擊
退對手,俞舜傑也是殺招上手,血魔教參比區裡,大家都聚精會神看著比試場,昨天的擂台比較

小約有十座,今天的擂台只有三座,大很多,楊牧注意到離他的位置最遠的那座擂台,一名身體像
七八歲孩童,全身穿著特殊紋路藍色衣服,手裡拿著一支骨矛,身形略胖,面目猙獰,滿身邪氣的

人,他對手一上場,楊牧看到有這人眉心處射出一道紅色針狀物,他的對手像沒查覺到般被射中眉
心後就定住不動,這人簡簡單單上前,直接用骨矛刺入對手心窩,取其性命,楊牧因煉魂的關係,
看到這名邪異的男子,手中的骨矛除奪去對手性命外,還吸取了他的靈魂.

俞舜傑來到楊牧身邊,臉露凝重之色道:“那人叫鬼嬰子,練的是一門叫天邪聖法的邪功,以他人
魂魄為食,前些年為突破修為,在魔都到處捕食未足月的嬰兒魂魄,聽說有百多人受害,魔都發

起追緝想不到他跑到這來了”,俞舜傑說完拿著魔晶板看了一下道:“師弟下一場對上他,要當
心”,楊牧平淡回道:“師兄下一場對上紀泉平也是要多加小心”.

楊牧開始解下戴在身上的重力鐵圈放到一旁,時間一到,楊牧拿起重力鐵刀,跟俞舜傑一起走出參
比區,兩人往各自的擂台去,楊牧一上場,所有認識楊牧的人,都很為楊牧擔心,蘇嘉靜也是一直注視

著擂台,憂心仲仲的跟年邁老婦道:"奶奶,如果等一下那個鬼嬰子敢傷楊公子性命,您可否出手救下
他",年邁老婦點頭道:"先看看吧".

楊牧上場,裁判喊開始後,跟鬼嬰子一直對視著,鬼嬰子不敢動作,因為楊牧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楊
牧轉頭看向隔壁擂台,俞舜傑跟紀泉平己經打得難分難捨兩人不相上下,鬼嬰子看楊牧無視他,怒火

中燒吼叫道:"臭小子,我不會那麼容易讓你死的",鬼嬰子說完眉心射出一根虛影紅針往楊牧眉心去
,楊牧鐵刀插在地,隨即消失,再次出現在鬼嬰子上方,催動千羅魔掌,漫天掌影蓋向鬼嬰子,鬼嬰子大

叫“鬼影刺",手中骨矛化作腥紅潰堤的洪流迎上,一聲巨響後雙方招式的威壓四溢,楊牧輕輕落回自
己插在地上的鐵刀旁,鬼嬰子若有所思,眼神陰晴不定的注視著楊牧,鬼嬰子“啍”了聲再從眉心射出

一根虛影紅針往楊牧眉心去,楊牧一樣閃過,這次楊牧提起重力鐵刀,修羅刀第一式,修羅衝籠就往
鬼嬰子招呼去,修羅衝籠如同上古兇獸出閘,加上用如此大支的重力鐵刀出招,光是風壓就讓鬼嬰子

倍感壓力,鬼嬰子連忙用骨矛擋下化勁,不碰到還好一碰到,鬼嬰子驚嚇到運起十二分功力抵抗,楊牧
這一刀力量堪稱鬼神,力量無窮無盡,卸無可卸,一刀轟飛鬼嬰子,鬼嬰子撞上擂台防護大陣上,整個

會場都震了一下,楊牧心裡也暗自心驚,這鬼嬰子不簡單,這樣都打不死,鬼嬰子跌趴在地上,看著自
己顫抖不已的雙手及地上的骨矛二息後站起瘋狂大笑,撕開自己的上衣跟楊牧叫道:"你看得到血魂

針對不對?你看得到對不對?",楊牧沒理會鬼嬰子拿著刀當盾護在身前,鬼嬰子身上的氣息驟變,擂
台上邪氣聚來,鬼嬰子的身軀開始變大,不時發出骨頭脫臼磨擦的聲音甚是駭人,鬼嬰子一邊變異一

邊高興的道:"想不到你還是魂修的高手,正好我吃那些雜食吃膩了,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眼中的美食,
我一定要吃到,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