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打飛
年邁老婦似故意要氣炎冷悉,自顧自的倒起炎冷悉的酒就喝了起來,炎冷悉一拍茶幾叫道:"有事就講
,看到妳我就發不了財",年邁老婦放下酒杯笑道:"跟妳打聽個人",說完一手指向血魔教參比區,楊牧

身上,炎冷悉一看皺眉問道:"他得罪你們天魔殿,還是得罪妳們魔蛟一族",年邁老婦搖搖頭笑道:"得
罪我就一把掌拍死這小娃,我還用得著那麼大費周章跑來這跟妳抬槓",炎冷悉"啍"了聲道:"血魔教

煉屠天的記名弟子,還用得找我打聽,大會資料就有,不然依妳的身份找煉屠天那小子來問不就知道
了",年邁老婦回道:"煉屠天那小子未必會講真話,就算他講假話為了一個記名弟子我也拿他沒辦法,

那小娃可能對我魔蛟一族有恩,我只是想確認一下他的來歷",說完揮手,在茶幾上出現一塊紫金色石
塊,有點像鐵又不大像,散發出紫金色的光芒,炎冷悉看到嘴角一揚,揮手收走,開始講楊牧的事給兩人

聽,炎冷悉講完,看到白衣女子兩行淚流個不行,年邁老婦也拉起白衣女子的手拍著安撫她,白衣女子
擦拭了一下眼淚問道:"炎樓主,那他的臉能否醫治",炎冷悉吐了口葡萄子擺擺手笑道:"貼的,那小娃

長得可俊了去",三人說完,年邁老婦就拉著白衣女子消失,炎冷悉捏碎一塊白玉牌後,之前離開的人就
走了進來,那三名穿著黑色大斗篷坐在椅子上觀看比試的人,拿下蓋頭,赫然是葉無弦,呂城,碧雲瑤三

人,葉無弦開頭就問道:"師姐,來人是誰,連我都沒查覺到她來",炎冷悉叫道:"你別問那麼多,這是我
萬寶樓的事",說完轉身跟呂城,碧雲瑤道:"你們的事,天魔殿很有可能會向著你們,到時候看著辦吧"
呂城,碧雲瑤相視一眼急忙要問,被炎冷悉擺手示意不要多問.

輪到楊牧要上場了,血魔教參比區的人都緊張到不行,年邁老婦,跟白衣女子,小雨,小霜二名女婢在觀
比室裡也一直注視著比試台,只見楊牧在比試場下驗明正身,就兩手空空的走上比試場,那把重力鐵刀

被楊牧丟在參比區,楊牧一上場,遠遠的看到一名冷漠的男子也慢慢走上來,這名男子一身黑衣,手拿
一把黑色大劍,輕蔑的眼神看著楊牧,像是在說,你已經死了,這名黑衣男子便是楊牧的對手朱瑞,朱瑞

站定後,場上的中年男子看了一下時辰後喊道:"開始",話剛落下,朱瑞跟中年男子就同時消失,朱瑞一
劍砍了楊牧,不到一息的時間,朱瑞立馬感覺不對,他砍的只是殘影,還來不及找楊牧的身影左臉就

被一拳打中,力量相當可怕,朱瑞被楊牧一拳打飛撞在比試場的防護大陣上噴血滑下,本跟朱瑞一起消
失的中年男子隨即出現,看了一下朱瑞的情況後,大喊"血魔教楊牧勝",整個比試場鴉雀無聲,隨即歡

聲雷動,大家都相當驚訝楊牧的實力,整個過程不到二息的時間,楊牧跟中年男子行禮後,緩緩的走下
比試台,血魔教參比區裡,也是一陣陣歡呼聲,俞舜傑更是笑到闔不攏嘴,一賠十,二十多萬魔晶,翻了
十倍有二百多萬魔晶,扣掉借的自己大賺了一大筆,不等楊牧回來,就馬上帶著兩人拿著金票跑去
兌換.

離血魔教參比區不遠的觀比室裡,年邁老婦,看完楊牧比試點頭道:“這小傢伙煉體煉得不錯,跟
妳表哥的魔蛟金身有一較長短的本事”,白衣女子跟另兩名女婢一聽都相當訝異,因為她們知道
魔蛟金身是什麼.

白衣女子想了一會,就喜孜孜的跑向外去,年邁老婦跟兩名女婢不明所以,年邁老婦用眼神示意
兩人跟上,楊牧正要走回休息區,被迎面而來的白衣女子欄下,白衣女子一個欠身跟楊牧行禮道

:“小女蘇嘉靜,萬寶樓主特派我來駐紮血魔教這邊,看貴教有何需要,我們萬寶樓都可提供服務”
,楊牧覺得奇怪,還是回禮道:“在下楊牧,只是記名弟子,妳可找我大師兄,俞舜傑”,這時,小

雨,小霜也走到蘇嘉靜身後對楊牧行禮,蘇嘉靜也不管楊牧的回答,就拉著楊牧的手臂道:“走,
祝賀你剛剛旗開得勝,還贏的這麼漂亮,我請你喝茶”,楊牧被蘇嘉靜碰到,左手虎口的傷痕立即

刺痛了一下,楊牧看看自己的左手虎口處,再看看蘇嘉靜,雖然蘇嘉靜戴著面紗,但是給楊牧一
種熟悉的感覺,蘇嘉靜看楊牧反應,眼睛笑得瞇了起來,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著楊牧就走,小雨

,小霜看到這樣,都張大口不敢相信,自己家的小姐自己知道,蘇嘉靜對一些世家的年輕俊傑,
通常不削一顧,看都不看,話也懶得說,現在居然主動拉著一個男子走,看人漸漸遠去,兩人

才回過神連忙跟上,楊牧被蘇嘉靜拉著,不知所措,要掙脫好,還是真的要去喝茶,沒多久,
蘇嘉靜就拉著楊牧到一處石亭,跟楊牧就坐,小雨,小霜上前開始泡茶,蘇嘉靜雙肘撐再石

桌上,美人托腮,笑瞇瞇盯著楊牧看,看得楊牧有點不好意思,蘇嘉靜在楊牧身邊,之前那種
萬唸俱灰中一點溫暖的感覺,又回到了她的心裡,蘇嘉靜開口跟楊牧話家常,東問西問,楊牧
敷衍回答,有答跟沒答一樣,蘇嘉靜也不以為意,只要能跟楊牧說上話她就很開心了.

俞舜傑帶著兩名弟子,用推車推著滿滿的儲物袋,三人臉上都笑歪了,俞舜傑看到楊牧在石亭
叫另兩人先回去,自己則跑向石亭處,楊牧見俞舜傑跑來,馬上起身,介紹了一下,俞舜傑也

就坐喝起茶來,蘇嘉靜理也不理俞舜傑,只顧著楊牧,讓俞舜傑一個人有點尷尬,不一會兒,
一群青衣勁裝約五、六人向石亭這走來,為首的是一名,二十七、八歲,面冠如玉的青年,一

群人靠近石亭,小雨小霜馬上站出石亭警戒起來,俞舜傑,楊牧也起身將蘇嘉靜擋在身後,俞
舜傑認出來人怒叫道:“紀泉平,我們只剩擂台上見,如果你想找麻煩,我也不介意現在就把

你們處理掉”,說完就開始暗自聚力,紀泉平露出不削表情,囂張訕笑道:“你跟我,了不起五
五分,說五五分還高看了你,只是先來跟你說說,把我暗城的人跟物交還,大家省得麻煩,

如果你們能答應,你的蕭師妹,我玩膩了,就送你玩幾回,怎麼樣啊?”,楊牧知道紀泉平故
意找麻煩,伸手拉住俞舜傑,怕俞舜傑衝動,俞舜傑看了楊牧一眼道:“放心,我會在擂台上

找回來的”,紀泉平看這樣,眼睛示意了一下左右後道:“這兩個女婢,長得真是標緻,讓我先
收點利息”,說完跟其他人就圍上小雨跟小霜,楊牧要動身之際,被蘇嘉靜按住,楊牧慌忙轉頭

看到蘇嘉靜笑笑的看著他,也不著急,紀泉平幾人色相盡露靠近小霜小雨時,只見兩女眼睛泛
出綠芒,紀泉平等幾人,身體馬上就定住不動,神情呆滯,小霜小雨眼睛恢復躍身回到蘇

家靜身後,蘇嘉靜笑道:“他們一時半刻還醒不過來”,說完拉著楊牧就跑,小雨小霜也高興跟
上,楊牧轉頭叫道:“俞師兄”,俞舜傑看紀泉平等人被定住若有所思,聽到楊牧叫喚回過神來,

連忙用手在地上抹上爛泥,快速的塗在紀泉平幾人臉上後,放聲大笑跟上楊牧,蘇嘉靜及小雨
小霜,看到俞舜傑這樣捉弄紀泉平等人,邊跑邊笑,蘇嘉靜手裡拉著楊牧,從沒這麼開心過,

幾人跑到蘇嘉靜租的觀比室前,蘇嘉靜還拉著楊牧,楊牧柔荑在手,臉紅得跟蕃茄一樣,蘇嘉
靜看到,噗哧笑了一聲,臉上腆然趕緊放開楊牧的手,小雨小霜,直掩嘴偷笑,蘇嘉

靜白了兩女一眼後,對楊牧道:“楊公子,進來坐坐”,俞舜傑來到馬上道:“楊師弟,我們先回
參比區,我怕紀泉平那混蛋,找不到我們,會找那些師兄弟妹的麻煩”,楊牧點點頭跟蘇嘉靜三

人道:“妳們趕快進去,關好門別出來”,蘇嘉靜笑了一下道:“那我們就跟你們回參比區”,說完
也不顧楊牧,俞舜傑同不同意,就帶著小雨小霜,往血魔教參比區走去,還不時回頭催促兩人

快點跟上,楊牧跟俞舜傑相視一眼,只能跟上,俞舜傑看著蘇嘉靜三人的背影,眉頭深鎖,不知
到在想什麼,問楊牧等於白問,幾人回到參比區,血魔教眾人個個荷包滿滿笑容滿面,紛紛上前

跟楊牧寒暄,蘇嘉靜趁這空檔,在小雨跟小霜耳邊細語,說完小雨小霜就離去,俞舜傑也叫來幾
人不停交頭接耳,楊牧跟大家寒暄後,就拿出一本書,獨自坐到一處不顯眼的位置翻看起來,蘇
嘉靜挨著楊牧旁靜靜的坐在楊牧身邊.

紀泉平帶著人氣沖沖,個個殺氣騰騰往血魔教參比區方向來,小雨小霜兩女,早等在那邊,紀泉
平一干人等看到兩女,正欲動手之際,小雨從懷裡拿出一面黑色令牌,紀泉平等人看到急忙停下

腳步,驚恐的看著兩女,小霜笑道:“識趣的快滾,我家小姐還不削理你們”,紀泉平心叫糟糕,
馬上和顏悅色賠不是,腳底摸油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