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年往事
在幾十人護衛中間的三名女子,有一名一身白衣,頭戴蓋頭式白紗斗笠,全身包得密不透風,後面跟著
兩名女子,也是一身華麗白衣,面貌相當姣美,儀態得體看似達官顯要裡的ㄚ環.

楊牧專心駐足在巨岩武場的地圖前,沒去裡會其他,這十幾人隊伍靠近楊牧時,楊牧突覺左手虎口處,
有點刺痛感,拿起自己的左手細看,虎口處有兩點小小的傷痕,沒近看連自己都忘記了自己虎口處有

傷痕,全身包得密不透風女子,似感覺到什麼,在楊牧的背後處急忙停下,轉身盯著楊牧看,楊牧摸著自
已左手的虎口,看向這十幾人笑笑的點頭行禮後就離開,這名女子看到楊牧握著自己左手虎口的樣子

身體漸漸顫抖了起來,像是在涰泣,身後的二名婢女急忙上前問道:"小姐,妳怎麼了,是他有得罪妳嗎?
我馬上叫人去把他抓回來,妳等等",為首的女子馬上喊道:"不是,小霜,妳跟小雨幫我注意著他",被叫

小霜跟小雨的兩名女婢聽到這名女子說話像是在哭,慌張的東問西問,為首的女子不講就是不講,轉
身就走,所有人也立馬跟上.

楊牧邊走邊摸著自己左手的虎口處,想到自己五,六歲時,中都來了一個雜藝團,當時楊宣還沒出世,楊
程仲夫婦兩人,帶著楊牧去看雜藝,看到尾聲時,有人牽出一名全身長滿鱗片花紋,頭髮全白,嘴裡有兩

顆尖牙的小女孩,手腳都被人用鐵鍊綁著,脖子上也是,鐵鍊還有種特殊的紋路,散發著微微的藍光,身
上只有幾片布遮著重要部位,拉著她的是一名身穿獸皮的彪形大漢,用相當粗爆的方式,拉著這名女孩

展示給大家看,有些人都覺得太殘忍紛紛看不下去,就離開了,楊牧也被帶走,走時還一直回頭看著那
名女孩,楊牧遠遠的看到這小女孩眼裡的哀求.

隔日晚上,楊牧就偷拿了一些飯菜,偷偷進到雜藝團,四處找這名女孩,找了許久,才聽到一陣陣皮鞭抽
打及罵聲,楊牧尋聲過去一處帳蓬,從縫裡看到女孩被綁在一根木椿上用皮鞭抽打,這名女孩被皮鞭

抽打,不叫也不喊,眼神呆滯,好像失去了一切的希望般,當時拉著她出場的彪形大漢打累了,吐了幾口
口水在女孩臉上,氣呼呼的把皮鞭隨手一丟,就轉身離開,楊牧看四下無人就趕快跑進帳蓬,拉著一個

木箱到女孩身前,站上木箱才可以跟女孩一樣的高度,楊牧難過的用袖子擦著女孩臉上的口水,跟傷痕
冷不防女孩一轉頭,直接從楊牧的虎口處咬下,楊牧不敢叫出聲,只能咬牙掙紮想要把手抽回來,因為

女孩有兩顆尖牙的關係,楊牧的虎口處被兩顆尖牙刺入流出血來,女孩回過神來,發覺不對,鬆開口看
著楊牧,楊牧滿頭大汗,抽回手,把拿來的飯菜餵給女孩吃,女孩邊吃邊流下淚來,楊牧用自己的衣袖溫

柔的幫她拭去眼淚,楊牧餵完飯菜跳下木箱,拿出一塊手帕把自己的手包了一下,開始拉扯的鐵鍊想
把女孩救出來,弄了老半天,楊牧覺得不行,就再爬上本箱,小聲說,明天自己再帶工具來,讓女孩忍耐

一下,楊牧放回木箱一溜煙的跑走,隔天晚上,楊牧再來,除了飯菜外,楊牧還偷拿了一把靈器小刀,餵
女孩吃飽後,楊牧開始用小刀一點點的削去鐵鍊一處,弄了老半天總算把鐵鍊弄斷,鐵鍊一斷原本在

鐵鍊上的藍色紋路馬上失去光澤,女孩身上散發出淡淡的白色光芒隨即消散,楊牧帶著女孩小心翼翼
的跑出雜藝團,不久雜藝團裡燈火通明人聲鼎沸,楊牧跟女孩一出雜藝團便死命的跑,楊牧想帶著女

孩回家,一回到家裡就安全了,無奈還是被追上,楊牧拿著小刀,把女孩護在身後,抽打女孩的彪形大漢
帶著十幾人,惡狠狠的看著兩人,彪形大漢一把掌把楊牧打飛,楊牧昏了過去,再醒來時,所有人都不見

了,楊牧跑回雜藝團,整個雜藝團所有的人也都消失,只留下空的帳篷跟牲畜器具,楊牧不明所以,就
莫莫的走回家,回家後連提都不敢提怕被責罰,楊牧邊回想這段陳年往事,就走回到血魔教參比者區,

大家一看到楊牧跟都圍了上了,楊牧有點驚訝後退,大家七嘴八舌的問楊牧真有把握三息
內打敗朱瑞的事,俞舜傑也趕緊出來叫大家坐好,反正輸了他會賠,楊牧無奈笑笑,找了個空位坐好

全身包得密不透風的白衣女子一行人來到,巨岩武場高處一間巨大的石室前,幾十護衛就停下腳
步駐守在石室門前,另二名女婢趕緊開門讓白衣女子進入石室,走到一半,白衣女子停下腳步道

:“妳們兩個,去好好的盯緊剛剛那個人,順便打聽一下關於他的一切,切記不可驚擾到他”,
兩人領命關上門離去,白衣女子進到石室便取下斗笠露出她禍國的容顏,雪白的皮膚,加上她

勾魂的眼睛,足可讓天下男子為之瘋狂,白衣女子取下斗笠不加思索,便換上一身白衣勁裝,
坐在梳妝台前細心梳妝打扮,臉上露出喜悅的表情,像是要去見朝思暮想久未見面的情人一樣,白

衣女子專心打扮不覺後面一名體型瘦小且年邁的老婦人,也是一身華麗的白衣,手裡杵著根白
玉拐杖疑惑看著眼前梳妝打扮的白衣女子,年邁老婦不經意咳了一聲,白衣女子慌忙站起轉

身叫道:"奶奶",邊喊邊快步走過去攙扶,年邁老婦問道:"今天是吹什麼風啊,從小到大沒看
過妳打扮,現在倒好,還插上珠花了",年邁老婦邊說邊拍著白衣女子攙扶著她的手看得出這

名年邁老婦很是溺愛這名白衣女子,年邁老婦左右看看問道:"小雨跟小霜呢?妳要打扮這兩個
ㄚ頭又野那去了,也不幫幫妳",白衣女子回道:"我叫她們兩個去辦點事",說完就戴上白面紗,拿

出一把白玉刀掛在腰間道:"奶奶,我去找她們兩個,馬上回來",說完一溜煙的就往門外跑,年邁老婦
剛要叫喊白衣女子就不見人影,只自言自語道:"這ㄚ頭今天很是反常啊",白衣女子一出門外,十幾

名護衛立即要跟上,白衣女子停下腳步叫道:"都別跟來,不然有你們好看的",說完一閃身就不見,留
下十幾名無奈的護衛,白衣女子很快的來到一處巨岩武場參觀者的休息區,這裡有種植一些花草,還

有幾處石亭,白衣女子著急的來回踱步,不久小雨跟小霜就急忙跑來,兩人回報了一下白衣女子交代
的事,說只知楊牧是血魔教煉屠天的記名弟子,其它一概打聽不出來,且楊牧是一個月前才出現在邪

霄城,兩女說完注視著白衣女子,小雨驚訝道:"小姐妳怎麼開始梳妝打扮了,要打扮也不叫上我跟小
霜,我們兩個一定會幫小姐打扮得明艷照人的",白衣女子"呿"了聲在帶著小雨小霜快速離去.

白衣女子三人在離血魔教參比者區很近的地方,租了間很豪華的觀比室,白衣女子不知道該不該直
接去找楊牧,也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更不想讓楊牧就這樣離去,白衣女子的奶奶,憑空出現在觀

比室裡,小雨小霜兩人見到馬上行禮道:"見過尊者",白衣女子也上前去扶著她叫道:"奶奶,妳怎麼
跑來了",年邁老婦眼露疑惑看著白衣女子道:"是不是該說給奶奶聽聽啊",白衣女子瞪了小雨小霜

一眼,兩人拼命搖頭,年邁老婦笑道:"她們兩個沒講,是妳今天太反常了",白衣女子聽年邁老婦這樣
講立即不依搖著年邁老婦的手撒嬌,年邁老婦被搖到不行高興得直說"好,好,好,別搖了,說說奶奶

幫妳作主",白衣女子才說楊牧很有可能是當年救他的那個小男孩,就是年邁老婦找到她時,她拼命
護著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的那個,因為當年自己咬過他,喝過他的血,能夠感受到他,不過小雨小霜去

打聽的結果楊牧過往一片空白自己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年邁老婦聽完大笑道:"這還不簡單,我去
找煉屠天問問不就得了,如果他是當年救妳的人,奶奶自然會以禮相待",白衣女子馬上阻止道:"奶

奶,我不想找血魔教的人問,我怕會問不出所以然來",年邁老婦聽完沉思了一會道:"好,妳跟我來",
說完就拉著白衣女子消失在房間裡.不一會兒,兩人就出現在另一間豪華的觀比室,觀比室裡炎冷悉

正坐臥在一張大臥床上,看著底下的比試,臥床下兩名女婢不時的幫她倒酒撥水果等,還有炎肖興,
炎嵐伊,還有幾名身穿黑色大斗篷的待者,其中有三名是坐在椅子上也跟著觀看場上的比試,兩人憑

空出現嚇得所有人都警戒起來,炎冷悉抬抬手慵懶的道:"住手,所有人都先離開一下,我有老朋友來
拜訪我",所有人都退出觀比室關上門後,炎冷悉拉下臉上的面紗叫道:"老妖婆,妳來幹什麼?",年邁

老婦也不甘示弱找了張椅子就坐,回道:"老不死的,多年不見了,來這討杯茶喝喝",炎冷悉"呿"了聲
看了年邁老婦身旁的白衣女子一眼後道:"沒事妳會來,當我跟妳交情很好啊",白衣女子一個欠身跟
炎冷悉行禮道:"見過炎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