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家盪產
楊牧跟其他人行禮後,就找個地方坐下,楊牧發現他們的位置下全是用魔晶打造,還相當的厚實,不
知道可不可以吸,正想著時,俞舜傑開口道:"楊師弟,這巨岩武場,底下本是魔淵,上古時代,不知那

位大能,用這巨岩堵住魔淵,沒讓魔淵的魔氣消散,你看旁邊有間魔晶打造的石室,是專門給比試完
的人用來吸收魔氣恢復用的,裡面有用之不盡的純正魔氣,由這巨岩武場的負責人使用萬年魔核催

發魔淵的魔氣到每一處參比者的休息區,這場地天魔殿包下了,可以盡量用",楊牧聽完心中一喜
想到自己還真要恢復一下,俞舜傑看楊牧喜形於色,就丟了一塊魔晶板給楊牧道:"楊師弟,上面有

這次出比的對手及排名,你還排很後面出場,這塊你帶著,先到休息室去恢復一下,這次不用客氣,你
能恢復多少就恢復多少",楊牧喜孜孜的拿著魔晶板朝俞舜傑點點頭就跑到休息室裡,一進休息室,

楊牧立即感到相當濃郁純正的魔氣,流轉在休息室裡,楊牧馬上坐下,放開遮天印,運起滅神訣心法,開
始吸取魔氣,俞舜傑看楊牧進休息室後一轉身,其他血魔教參比的人就圍上俞舜傑問東問西的,打聽
楊牧,蕭鎮岳及煉屠天,蕭美英,蕭芳荷等也都到來,俞舜傑就一次從頭到尾講了一遍.

巨岩武場底下一間廣大的石室裡,四、五個枯黃老者忙碌著在一片大形光幕上登記出比人的資料
還有幾人負責催動陣法傳送資料,楊牧手上魔晶板上資料便是來自於此,石室的中心,有一顆

人頭大半透明黑石,像心臟有生命般規律跳動,上面佈滿如人體裡鮮紅色脈絡,這便是萬年魔
核,不停的吸取魔淵中的魔氣,再催發送到各修息室,石室高臺上坐著一名肥嘟嘟尖耳,豬鼻

全身珠光寶氣,穿得比董世芳還誇張還華麗的中年男子,一手抱著一個穿著曝露,身材惹火的
女子,一手拿著某種獸類的烤大腿吃,監看石室裡的一切,突然魔核開始巨烈跳動,像人被追
殺拼命逃跑一樣.

巨岩武場裡,各參比者,也有些人都進到休息室想臨陣磨槍,提升一下實力,陸續有參比者走
出休息室,向大會抗議,休息室裡的魔氣少得可憐,楊牧不知外面動靜,只覺這裡的魔氣相當

精純,不用太多時間煉化,就可以吸收,加上俞舜傑的說法,楊牧更是放開手腳拼命吸,楊牧
的特殊紫脈,好比無底洞不停的吸收著精純的魔氣,吸不夠就開始搶,巨岩武場的魔氣同源於

底下石室裡的魔核,楊牧搶別人的不夠,就直接搶到魔核這來,魔核被逼得加速催發魔氣,楊
牧這時開始準備突破到煉體九重,提起滅神訣心法加上遮天印法訣,全身轉為印,神魂也開始融合
遮天印上的靈紋.

巨岩武場底下石室裡,因為收到抗議,那四,五名枯黃的老者也開始催動陣法,協助魔核催發魔氣,
那名肥碩的中年男子也瞪大眼睛站起來盯著魔核看,不一會兒,魔核劇烈收縮顫抖,漸漸變成一個

拳頭大,石室裡的人都大驚,那名肥碩的中年男子更是急得大吼道:"穩住啊.....",吼聲還沒消失,
只聽到一陣碎裂聲,魔核崩解成無數碎片消散虛無,肥碩的中年男子一看到這樣,兩眼死寂往後跌

坐去,一坐下還讓石室裡震了一下,那四,五名枯黃老者被震動從驚慌裡驚醒,慌忙的跑上高台上,
著急的七嘴八舌的問肥碩的中年男子接下來怎麼辦,那名肥碩的中年男子回過神來,面有難色吼

道:"慌什麼,趕快去把那顆小的魔核拿出來,再用大量的魔晶,把陣法維持住",一堆人才慌慌張張
的四處張羅去,肥碩的中年男子拿出一塊魔晶板在上面寫了一些訊息後就哭喪著臉低頭不語.

楊牧收勢,感覺一下相當的滿意,自己現在神清氣爽,精氣神達到一定的巔峰,才走出休息室,發現
時間已經接近中午了,有幾個血魔教參比的人也都出比回來,大家像看一頭怪物一樣看著楊牧,因

為休息室的魔晶,也被楊牧吸得有點變透明了,楊牧轉頭看看休息室,再看看其他人有點不好意思
摸摸鼻子,趕緊退到一旁,讓有上場的幾人進到休息室裡,俞舜傑靠上來,端看了楊牧一會兒,開口

問道:"楊師弟感覺怎麼樣",楊牧點點頭回道:"真是不錯的地方,我恢復得很好",俞舜傑搖搖頭心
想,休息室裡的魔氣精純,一般人進去了不起停留個三~五刻,楊牧足足在裡面停留了半天,不會在
裡面睡著了吧.

楊牧找個地方坐下,俞舜傑坐在他旁邊,指著前面的大光幕說道:"楊師弟,這比試除了用毒外,沒有
任何的限制,如果能奪走對方的性命,輸的人身上所有的一切也都歸贏的那方所有",俞舜傑說著拿

出給楊牧一模一樣的魔晶石板,教楊牧怎麼用道:"你看,這是我們買的,光幕上是大會的資料,這魔
晶板下面還有賭盤的對賭大小",楊牧拿出俞舜傑給他的魔晶石板,仔細的找,看到自己的名字在很

後面,自己的對手是幻魔宗的朱瑞,煉氣二重,自己的這場比試沒有朱瑞輸,只有楊牧能撐幾息不被
朱瑞殺死或是楊牧能贏,最大的賭注是楊牧三息勝,一賠十,楊牧看完會心一笑,俞舜傑看這

樣跟楊牧解釋道:"朱瑞早就成名在外多年,你在魔域沒沒無名,又是煉體八重,賭盤開成這樣也合
理,不過我有信心你能贏,但是我一壓大注,莊家會收手的,只能小賭一下",楊牧點點頭想了一下道

:"俞師兄,我這次花了你們太多錢了,我想幫你們賺點",說完隨即靠在俞舜傑耳邊說了一些話,俞
舜傑邊聽邊露出壞笑,楊牧說完俞舜傑興奮起身,叫血魔教所有參比的人把身上的魔晶全部交出來

等一下雙倍歸還,大家一聽,想說俞舜傑有內幕消息,紛紛把魔晶淘給俞舜傑,俞舜傑高興領著兩人
就跑出參比者區,楊牧沒事,也跟在後面想到處逛逛.

楊牧遠遠看著,俞舜傑他們還跑到大型觀戰台上跟蕭鎮岳及煉屠天,蕭美英,蕭芳荷借魔晶,楊牧苦
笑,可能自己真的花了俞舜傑太多錢,俞舜傑想錢想瘋了,想一把定輸贏,自己要是輸了俞舜傑可是
會傾家盪產的,俞舜傑帶著二名弟子三人

共提了二十幾個儲物袋,俞舜傑邊走邊小聲交代等一下要壓注的事,另外兩人聽了都嚇到慌張追問
俞舜傑,俞舜傑也不理二人飛快的往下注區去,一到下注區,俞舜傑帶著的二人開始死拉活拖著俞舜

傑嚷嚷著叫俞舜傑想清楚,當中一個還擋在櫃前不讓俞舜傑下注,俞舜傑大吼道:"你們幹什麼,我們
血魔教的人什麼時候讓人這樣看不起了,那朱瑞有什麼本事,我就是要壓楊師弟贏,還是三息內",下

注區櫃前一陣吵鬧,引來許多人圍觀幾名大嘆走出來維持秩序,櫃前老者不滿叫道:"要下注趕快,別
擋在這,我這還要作生意",俞舜傑推開二人把二十幾個儲物袋往櫃上一丟吼道:"二百零七場我下注

血魔教楊牧三息內敗朱瑞",所有人聽到都拿出自己的魔晶板開始翻看,看完大家都相當驚訝交頭接
耳的細聲討論,櫃前的老者眼中略帶思量看著俞舜傑,另外二名弟子箭步上前把二十幾儲物袋趕緊

搶回,拉著俞舜傑叫道:"大師兄,我們都知道師弟必敗無疑,您別這樣,對上朱瑞楊師弟能夠保命就
不錯啦",俞舜傑咬牙爭脫並搶回儲物袋,憤憤不平又把儲物袋重重的壓在櫃上擋著,另二人也衝上

前要把俞舜傑拉開並搶回儲物袋,三人就這樣你推我拉的,櫃前老者也是老奸巨滑,看這情況跟聽另
二的的說法心中一喜,趕緊把儲物袋收走開始清點數量,另外二人一看馬上急了,跟俞舜傑的推拉更

是嚴重,櫃前老者,飛快的辦好下注,放了一張金色的卡片在櫃前,另二名弟子推開俞舜傑後,慌慌張
張的跟櫃前老者拜託退回魔晶,櫃前老者,身後出現幾名壯碩的大漢,櫃前老者左右看了一下訕笑

道:"下注就下注了,還有退的,我這生意以後怎麼作啊",二人不死心還是一直拜託,櫃前老者油鹽不
進,二人又不能進到櫃台,俞舜傑一閃身拿著金票就跑,二人發覺才趕快追了上去,櫃前老者看了一

下,就大聲叫道:"要下注趕快,其他沒事就散了吧",講這話時,心裡偷笑,這次賺二十幾萬魔晶,場主
一定會大大的賞賜的.

楊牧遠看事情成了,就轉身要回參比者區,走了老半天,這巨岩武場實在是太大了,楊牧有點找不到
方向,正看著牆上掛著巨岩武場的地圖時,另一側走來十幾威風凜凜的大漢,身穿漆黑色的盔甲,十
幾人一絲不苟,面無表情,護衛著三名女子要經過楊牧所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