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大工程
楊牧思量了一會兒道:"呂老跟碧嬸於我有大恩,我可以保證不會出驚雷跟青鱗,但比試我一定要比,
且也一定要贏",三人聽了都驚訝的互看有點不大能相信楊牧講的話,楊牧看三人的樣子說道:"放

心吧,有些事我現在還不能說,不過如果有機會,還不一定能夠給這些人一個反擊",三人滿頭霧水,
不過現在也沒辦法,只能先聽楊牧的,倒是俞舜傑若有所思後跟楊牧道:"如果楊師弟你說的能成,需
要什麼幫忙,你盡管說,我一定會處理好的",楊牧朝俞舜傑點點頭後,三人吃了點東西就離開包廂,

剛到二樓走廊處,楊牧看到前方有三人有意阻攔去路,為首的是一名身材相當壯碩的年輕人,背著一
包用黑布包起像刀形的大布包後面跟著兩名枯瘦的中年男子,三人擋住楊牧一行人的去路,俞舜傑

跟楊牧在前,把蕭芳荷跟羽宮花二人護在身後,俞舜傑開口道:"將飛兄,別來無恙",楊牧聽到俞舜傑
講完驚訝開始端視,身前的人,氣勢跟力量讓楊牧都感到相當的有壓力,閻將飛表情無奈的嘆了口長

氣道:"舜傑我想三日後,你不要上場,我只要能拿回我父親的本命魔元,我在此發誓,一定會幫你把
蕭師妹安全搶回來的,不然一旦上場,那紀老賊看著,我不會手下留情,事關我父親的本命魔元,

我希望你能明白",俞舜傑苦笑搖頭回道:"我自知不是你的對手,但我希望能贏,也希望閻伯父的本
命魔元能夠奪回,不過事本無奈,我們各自盡力吧",閻將飛點點頭欲轉身離去時,定眼看著楊牧,閻

將飛覺得楊牧給他一種威脅與壓迫這種感覺,他已經很多年沒感受到了,閻將飛眉宇之間立即露出
深鎖,丟了句:"看來你也不是沒有準備",就轉身同那兩名枯瘦的中年男子離開.

俞舜傑看了看楊牧,覺得心中的苦悶總算露出了一絲的希望,因為閻將飛似把楊牧視為能與他一戰
的對手了,蕭芳荷跟羽宮花離去,俞舜傑跟楊牧也回到住所,楊牧開始拿出紙筆,畫出他心中所想

要刻畫在重力鐵刀上的靈紋,楊牧閉上雙眼,靜靜的讓自己進入一種空靈的狀態,由自己的神魂來執
筆,畫出流轉在自己神魂裡的靈紋脈絡,剛一下筆,就聽到爆破的聲響,楊牧回過神來一看,桌上一疊

紙跟他手裡拿的筆都成了灰了,楊牧想想了拿出炎肖興給他的那一支晶石刻筆,心想不會要用這畫
吧,可是這也不能畫在紙上,楊牧收拾了一下,就跑去找俞舜傑,俞舜傑才說通常練靈紋需要有妖骨

板或是妖獸皮,一般的紙筆無法承載靈力的流動,一下就會崩壞的,俞舜傑知道楊牧想在重力鐵刀上
刻畫靈紋,所以想先建構靈紋,就派人帶楊牧去庫房裡領,有多少領多少,不夠的俞舜傑會想辦法,楊

牧帶著一大包妖骨板跟妖獸皮回房後,再度用晶石刻筆開始之前的刻畫,一整夜楊牧都沒有休息,一
直專心的刻畫著,早晨已是滿地燒焦或是碎裂的材料,俞舜傑一早便來關心楊牧的靈紋刻畫得如何

楊牧房門也沒關,也沒注意到俞舜傑走來,只是一直聚精會神專注刻畫著,身旁的材料已經所剩無幾
俞舜傑馬上轉身招呼自己能叫得動的人,再邪霄城裡四處買妖骨板跟妖獸皮,一批又一批的材料送

到楊牧房裡,楊牧一點感覺都沒有,像個失了魂似的,拿了材料就刻,壞了就再拿,楊牧毀了一批
批的材料後,到了深夜,楊牧房裡一團紅色耀眼的光芒爆散直衝天際,楊牧回過神來,手裡拿著一

大塊妖獸皮,皮上有像遮天印般流轉的紅色靈紋,楊牧呼出一口長氣,看著自己有生已來第一次的
作品,雖然沒有遮天印上靈紋那樣具有生命,但像不像也有七分樣了,楊牧不知道,像遮天印這種

神器上的靈紋是由天地法則形成的,並不是人為,自己能刻畫出像天地法則成形的靈紋,被知
道,不知會造成什麼樣的轟動,楊牧看了一下時辰,發覺沒有時間了,趕緊把一堆又一堆的廢料往

房外清,拿起重力鐵刀,開始刻畫靈紋,楊牧一直刻到清晨,才將一百零八道靈紋刻完,對高階的
靈紋師來說,一百零八道靈紋是個非常浩大的工程,一般會由好幾人接力完成,楊牧刻完全身像脫

力般頹坐在地,勉強起身,作完最後一道工序隱去靈紋後,就緩緩睡去,俞舜傑帶著十幾人往楊牧
房間走去,靠近時,大家都有種心悸的感覺,好像在靠近一處洪荒兇獸的巢穴,越近這種感覺越是

實質,有幾人已經運起功力抵抗,俞舜傑站定在楊牧房門口,看楊牧直接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楊牧
身旁的重力鐵刀,散發出躡人的氣息,俞舜傑終於知道他們心悸的感覺來自於這把重力鐵刀,也知

道楊牧總算將重力鐵刀的靈紋刻繪完成,眼前放在楊牧身旁的重力鐵刀,像是有生命般,震懾著眾
人,俞舜傑心想楊牧應該累壞了,叫其他人先到比試場抽籤,他跟楊牧隨後就到,俞舜傑想讓楊牧

多休息一下,其他人離開後,俞舜傑坐在楊牧房門口,不一會兒楊牧醒來,俞舜傑馬上進房對楊牧
道:“楊師弟,你還好吧”,說完從懷裡拿出一瓶玉瓶給楊牧道:“這是血龍丹,你吃下,可以補你

失去的精氣”,楊牧擺擺手道:“謝俞師兄,我需要魔晶或是靈石,有的話給點時間就能恢復”,俞
舜傑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魔晶都淘給楊牧,轉身走出房外道:“我去看看府裡還有多少”,俞舜傑給

楊牧的數量已是相當可觀,楊牧馬上運轉滅神訣,吸收,不一會就去了大半,俞舜傑提著五大袋儲
物袋回來,看到有點說不出話來,這速度太快了吧,他離開再回來還不到十息的時間,俞舜傑搖搖

頭,打開儲物袋,拼命的淘出魔晶,楊牧像是無底洞,一直吸,俞舜傑淘得都有點手軟了,淘光五
個儲物袋,俞舜傑心想這些魔晶都可以買十顆血龍丹了,楊牧收勢跟俞舜傑謝道:“謝俞師兄,有

點氣力了,剩下的我慢慢可以恢復”,俞舜傑嘴角抽筋心想這樣才有點氣力而已,便對楊牧道:“師
弟你梳洗一下,其他師兄弟已先去比試場抽籤了,我們也要趕緊去”,楊牧應了聲

邪霄城的街道,一陣陣的震動,一隻一般大的魔駝蜥極速奔馳,後面跟著一隻體形比一般魔駝蜥還
要大上五倍全身赤紅如火頭上有根獨角,像頭獅子的魔物再後面跟著,地面的震動來自於這頭魔物

此乃血魔教代教主坐騎,獨角金猊,兇悍異常,不過現在看來這隻獨角金猊,好像鼻青臉腫,被
爆打了一頓,一點都沒有兇獸之名的樣子,楊牧坐在獨角金猊上,死命的催促加速,獨角金猊只

能乖乖聽話追著前面的魔駝蜥跑,前面俞舜傑苦笑搖頭心想,日後看教裡要怎麼懲罰吧!,重力鐵
刀太重了,加上楊牧穿上重力鐵圈,壓死了三隻魔駝蜥,沒辦法,用身法極速跑到比試場,早就脫

力了還比什麼,無奈俞舜傑帶楊牧去照顧獨角金猊處想借,結果教中長老一句輕蔑的話“你們有辦
法騎就借”,楊牧躍身騎上獨角金猊把獨角金猊打到快廢了,騎出來,靠近城門,守城將士看到

獨角金猊被騎出來,都張大口傻站在原地,連問都沒問,一出城門,俞舜傑兩腳一夾,身下魔駝蜥
開始加速,楊牧拿起背在身後用青布包著的重力鐵刀,往獨角金猊的屁股上招呼去,獨角金猊發出

悲痛的低鳴,也加速追上,獨角金猊如能說話,一定破口大罵,我好歹也是有名兇獸,給點面子,
把我像馬一樣騎,我已後還有臉見人嗎?

極速奔馳下,楊牧已遠遠看到一處大山,四周一片荒蕪,只有這座大山,相當醒目,不一會就到大
山處,近看楊牧才發覺說是大山,不如說是一塊巨石,這巨石相當的大,約有邪霄城一半的面積,

俞舜傑放慢速度,到楊牧旁說道:“這裡是巨岩武場,比試在裡面,等一下只能用走的”,楊牧聽
完點點頭,兩人騎到入口處,楊牧已經看到煉屠天等血魔教的人臉露焦急之色在入口處等,大家一

看到獨角金猊,被楊牧騎著都傻住了,兩人躍下身來跟大家行禮,獨角金猊馬上跑到一位中年人前
低吼,還不時看向楊牧,像是在告狀,中年男子馬上向俞舜傑問道:“舜傑,怎麼把猊兒弄出來了”

俞舜傑向中年男子行禮恭敬回道:“教主,實因...”,煉屠天馬上打斷急忙道:“大哥等等再解釋,
時間快到了,先讓他們倆進去報名抽籤”,煉屠天說完催促倆人趕緊進去,蕭鎮岳點點頭,楊牧跟

俞舜傑身形一動,只在原地留下殘影,倆人就進巨岩武場,蕭鎮岳看在眼裡,才有點放心道:“身
法不錯,還可以把猊兒打成這樣,屠天,你選的人相當有意思”,不一會兒,楊牧跟俞舜傑,就報

好名抽到屬於自己的籤號,倆人剛好趕上最後一個時辰,俞舜傑帶著楊牧東彎西繞的走了一大段路
楊牧已經聽到一陣陣吵雜聲,一個轉彎,楊牧看到前方有光線進來,跟著俞舜傑的腳步,印入楊牧

眼簾的,是一座像城池大的比試場,依巨石的形建造,共有百層,每層都是滿滿的人,楊牧心中咋
舌看這人數起碼有數十萬之譜了,俞舜傑領著楊牧到參比者區,血魔教參比的人在一處